官策

第1294章 春情勃发的感谢!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春情勃发的感谢!

吕军年发笑,是因为他怒极反笑。

陈京没有丝毫解释的意思,径直就给吕军年送了两份“礼”,这是什么意思?

很显然,陈京在赵安的案子上没有过多解释的东西,或者说他认为不用解释。有什么好解释的?那件事做了就做了,赵安出事是他罪有应得,能怪得了谁?

陈京并没有自己把手伸进了广电领域的丝毫歉意,他有的只是所谓“先礼后兵”的暗示。

陈京的暗示其实很清楚,吕军年这个人大主任有要求,省里会想办法解决妥当,会全面支持人大工作。

反过来说,人大也要配合好党委和政府工作,互相尊重,互相支持,才会有团结发展的大好局面。

但是吕军年……

吕军年心中火气很旺,他心想陈京能算什么东西?什么时候轮到他有资格在自己面前叫板说话了?

一个省委秘书长而已,真以为自己有通天能耐,全省上下大小事务都能拿得住?

别说是陈京,就算是伍大鸣,他总得也要有所顾忌吧,广电系统吕军年经营了这么多年,根深蒂固。

陈京想动就动,说要横插一杠子,就可以随便的突然袭击,直接把赵安这样重量级的领导干部给拿下了,陈京这是什么做派?

吕军年笑得很畅快,笑声中蕴含有无尽的怒气。

陈京笑容不减,依旧看着吕军年,模样一如既往的低姿态,很谦虚。

但他心中却颇为失望。

吕军年膨胀得有些厉害了,广电系统不查则已,一查倒处是问题。陈京让边硕林带几个督察员,就能够把赵安给灭掉,可以想象这条线的问题严重到了什么程度了。

可是吕军年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还只有自己奶酪被人动过后的愤怒。这哪里是一个领导干部的正确心态?

吕军年在笑,陈京心中就已然清楚,撕破脸的矛盾终究是不可调和的,以后人大这一边会有很多麻烦缠身的事儿。

想想也是,秘书长就是一个麻烦缠身的岗位,陈京虱子多了不怕咬,他没想过惹麻烦。但是麻烦来了他也不怎么怕,当年徐自清是个天大的麻烦,现在又碰上了吕军年,那也是很无奈的事情。

吕军年大笑过后,眯眼看着陈京,道:“陈秘书长。很好!你的工作尽职尽责,我看好你!”

陈京淡淡的点头道:“谢谢你,吕主任。您的肯定是我最大的动力,我一定继续努力工作,不辜负您的期望!”

双方的这次见面可以说是不欢而散,但是临别时两人的笑容都很盛。

周围的很多人看到的是两位大佬热情握手告别,临走的时候。吕军年还很亲热的拍了拍陈京的肩膀。

只是周围的人却不知道,这样的碰头,也许以后不会常见了。

楚江政坛从此会多一对宿敌,吕军年无法接受陈京的苦心,而对于陈京来说,他也没有过多委曲求全的意思。

事情既然到了这一步,以他的个性,哪里有退缩的道理?

陈京离去。显得悄无声息,吕军年的笑容渐渐淡去,接下来的球也不打了,招呼一众人,黑着脸离开了会所。

……

欧朗酒店,陈京刚刚接到越洋电话,金璐在美国生了。一个小男孩,重量七斤,母子平安。

这对陈京来说是一大喜事。

他和金璐交往这多多年,转眼都到四十岁了。金璐在这个年龄能够产下一个孩子,总算是两人多年感情有了一个伟大的结晶。

微微有些遗憾的是,孩子在美国降生,落地就是美国公民,自己的儿子成了外国国籍,终究还是觉得心里别扭。

不过这一点也很容易释然,人的繁衍,一代又一代,思维方式总归不一样,现在是个开放的世界,下一代的事情,陈京哪里又顾忌得上?

而今天在欧朗酒店的贵宾餐厅,是苗丹芳非得要请客。

在餐厅陈京不仅见到了苗丹芳,而且还见到了久违的高霞。

高霞年龄已经不小了,过了四十了,但是风情依旧,白皙精致的脸上没有一丝皱纹。而苗丹芳更年轻一些,打扮也更时尚一些,两个女人都刻意打扮过,颇有点争奇斗艳的意思。

高霞看到陈京,脸上就染起两朵红霞,很热情的请陈京入座,其交际花的本事展现得淋漓尽致。

而苗丹芳则要含蓄一些,但是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也没有离开过陈京的脸颊。

高霞道:“陈书记,这一次丹芳的事情真谢谢您了。我在岭南接到电话,魂儿都吓没了,丹芳这几年到楚江录节目,根本就没挣钱,现在又惹上了大麻烦,要处理不好,事业都可能完蛋。

在慌乱之间,我也没办法,只能打电话找您求救,给您倒添麻烦了!”

她用手碰了碰苗丹芳:“丹芳,还不谢谢陈书记?”

苗丹芳双颊绯红,忙道:“谢谢陈书记,这次您帮了大忙,可惜我无以为谢。我……我十分过意不去!”

高霞在一旁看着苗丹芳的模样,心头又忍不住起了放浪的心思,脱口就道:“丹芳,硬是没什么可谢,就以身相许呗!陈书记风度翩翩,又是楚江才子,可是很多女孩子的梦中情人呢!”

苗丹芳脸更红,低头不敢搭腔,陈京也愣了一下,感觉有些吃不消。

高霞这个女人,天生就是尤物一个,浑身上下就有一股浪劲儿,有时候说些话实在是让人措手不及,饶是陈京见惯了风流阵仗,也难免脸红心跳。

陈京压压手道:“高总,你就别开小苗的玩笑了。这一次事情她受的打击也比较大,当然主要还是咱们楚江的风气不行,既然我知道了这件事情,能够顺利的解决问题,算是给老朋友有个交代了!

对了,明华他们工作都还顺利?”

高霞面色一正,目光流转,道:“你说我哥啊,他一切还好,职位是升了,有个副市长的头衔。但是工作更清闲了一些,我哥人思想还是比较老,这些年过得太清廉,我在一旁都看不下去。

这一次侄子到国外上学,差一点分考公费,他硬是不送孩子出去,我答应出钱他都不干,闹得家里很有矛盾!”

陈京皱皱眉头,道:“我看明华就还不错,有点领导干部的样子。孩子不一定要出国,咱们中华民族不依旧是人才辈出吗?在我看来,国人的孔孟教育,不比西方的自由教育差多少。

关键是看孩子有没有潜力,自己有没有悟性……”

高霞轻轻的吐了吐舌头,才忽然意识到自己面前坐的是陈京陈书记,在陈书记面前说自己的哥人傻,不懂得捞钱,那还不挨批?

不过高霞喜欢陈京的就是这一点,现在的年轻干部,有几个有陈书记这般心性的?

陈京做事,外圆内方,不是那种古板的掉渣的老古董,但是内心却总有准绳和原则,手下统御的人才众多,但却能够掌控自若,举重若轻,这才是真本事,真能力。

跟陈京比起来,高霞这一类所谓的老总,那根本就不值一提。

高霞心中很深的一根刺就是卫华。

从卫华的沉浮,她就看到了陈京的与众不同。

高霞之所以和卫华搅到一起,起初还不是被卫华的幽默智慧所折服?卫华职位高,有几分风流气度,看上去也颇有男子汉的气概。

可是事实证明,卫华是个失败者,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陈京当初算是提携过他的,可是卫华对陈京并没有多少感激之心,在陈京离开岭南之后,卫华甚至一度还攻击过陈京。

可惜,失败者就是失败者,卫华的心胸决定了他的成就,最后,他在岭南政坛被彻底的边缘化,成为了垫脚石,成为了一颗毫不起眼的尘埃般的存在。

通过卫华的事情,高霞接触到了陈京,认识到了这个男人富有魅力的气质,然后她整个人彻底的沦陷,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单相思,花痴女。

高霞这样的女人,身边总不缺乏男人追求,要说追求她的男人,到现在还可以组成一个加强连。

可是高霞有自己的眼光,有属于她自己的执着,用苗丹芳的话说,她的肉体和灵魂都被人给拐卖了。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高霞欲望并不弱,但是她至今没有再找男人,因为有个人就是她疯狂幻想的对象,她骨子里面的**,似乎都属于了自己的单相思对象。

饭桌上没有酒,这是微微有些遗憾的,因为陈京现在不喝酒了。

苗丹芳和高霞两人轮流用茶敬了陈京好几杯,苗丹芳主持人的素养不是吃素的。

她总能在恰当的时机找到合适的话题,和陈京聊岭南,聊楚江,她找到的每一个点,都是她精心准备了很久的。

基本每一个点都是陈京的兴趣点,所以吃饭气氛很融洽。

苗丹芳也知道这一次的事情,自己会给陈京带来不小的麻烦,因为那个副局长据说背景很厉害。

但是陈京自始至终都没有提这个话题,苗丹芳几次都欲言又止,她能说什么?

她又有什么可以报答陈京的?就算是以身相许,陈京能看得中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