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96章 一把手解惑!

第一卷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一把手解惑!

车缓缓的进入玉山温泉别墅。

秘书唐正华扭头,却发现陈京已经躺在后座沉沉睡去了。

司机小汤有些不知所措,用眼神向唐正华请示,唐正华缓缓摇摇头,压压手,示意等一会儿。

车停在雨中,外面淅淅沥沥的雨水在玻璃上缓缓流淌,外面的世界看上去颇有童话般的意境。

陈京睡得很沉,这段时间他休息不太好,省委的事情很多,尤其是麻烦事儿多。

首先,人大那边终于出幺蛾子了,这一次省直班子调整,有三个厅局长的任命在人大没被审批通过,人大不通过,正式任命就下不了,几个领导都只能是暂时代替行使一把手的权利。

省直厅局,都是要害部门,有些厅局内面情况还很复杂。一把手在任上名不正、言不顺,肯定会干扰到他们正常的工作,在工作上施展不开,缩手缩脚,那是必然的事情。

吕军年现在好像是王八吃了秤砣,是铁了心要一意孤行了,他甚至不止在一个场合暗批过陈京。

在人大内部会议上,他甚至还讲过,现在楚江省人大的工作,要从严从紧搞好监管工作。楚江政坛现在有一股不正之风,有些年轻干部,年龄不大,身居高位,但脾气却不小。

不尊重老同志,不尊重老传统,工作处处标新立异,哗众取宠,作风蛮横粗暴,老子天下第一。

对这样的干部出现在楚江重要领导岗位上。楚江人民要引起高度的警惕,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很显然,吕军年这句话苗头直指陈京。

而正因为他在多个场合发表类似言论,也致使他和陈京的矛盾越来越表面化,楚江高层政坛可以说是人尽皆知。

吕军年脾气火爆,孙千石也麻烦事儿多。

孙千石是衡州出来的干部,其在衡州经营多年,根基很深。

这一次他视察衡州,在那边受到的礼遇相当高,不仅是衡州市委和市政府高规格接待。衡州三教九流。社会各界都对其热烈追捧,他在衡州又开了很多黄腔,大谈大衡州建设的构想。

提出了所谓楚南大经济开发区的计划,提出要在楚南规划大规模经济区。主要是消化岭南产业转型升级的企业内迁各种企业投资需求。另外。衡州一马平川,交通纵横交错,以衡州为中心。打造楚南经济圈,硬件条件成熟,资本条件成熟,省委会大力支持。

所谓楚南大经济开发区的计划,省委各类会议根本就没有提过,这完全就是个新名词,孙千石忽然蹦出这样的话,媒体大肆报道,搞得省委很被动,现在已经有记者上门求证此事,陈京怎么给他们答复?

说没有这个计划,那岂不是直接就和孙千石交恶,陈京这个秘书长是不是干得太出格了?

如果说有这件事,省委今年应该如果规划工作,才能够在政策上给予所谓的大经济开发区的计划以有效的支持?

为了这件事情,陈京已经和政府秘书长毛军建通了气。

毛军建是出了名的好脾气,也忍不住向陈京抱怨道:“现在咱们秘书长的工作难呐,总跟不上领导的思维,处处很被动,有些工作咱们干不了了!”

毛军建这样的抱怨,肯定不是空穴来风,秋自忠省长心中肯定是有了看法,要不然毛军建敢有这样的抱怨?

不过终究,皮球还在陈京手中,所以他只能第一时间往温泉别墅赶。

足足半个小时,陈京恍然惊醒,唐正华连忙回头道:“秘书长,我们到了!”

陈京点点头,笑道:“你看我这,一下睡过去了。下车吧!”

唐正华手上拿着伞,陈京却一手把伞扒开,一路小跑进了别墅。

伍大鸣在书房办公,桌上还提了一幅字:“祖武学校”。

陈京进门,伍大鸣恰好抬头,陈京便道:“书记,您的书法越来越苍劲有力了,这几个字笔力遒劲,颇有王右军的风采!”

伍大鸣淡淡笑笑,道:“别人看中的不是字本身,祖武你知道吗?是衡州的一个县,也是我工作过的地方。题字这个事儿啊,最是麻烦。你不答应别人吧,显得忘本了,自己从那块土地出来的,人家下面人有这个要求,你拒绝太生硬了,会给人留什么印象?

接受题字吧,有可能上行下效,大家都去题字,都去打理自己的关系网去了,还能保证工作的公平公正的态度吗?”

陈京连连点头,伍大鸣的话他只关注两个字“衡州”。

陈京才倏然想起,伍大鸣也是在衡州工作过的,而且还干过衡州的市长。

这一次孙千石搞了一个楚南大经济开发区的计划,伍书记对此是什么态度?

坐在伍大鸣的对面,陈京有些惭愧。

人大的事情,麻烦是他惹下的,而现在造成的消极影响,直接涉及到了伍大鸣。

孙千石的问题,虽然不能怪陈京,但是陈京作为秘书长,没有协调好正副职之间的关系,没能让正副职之间的沟通渠道畅通,难道没有责任吗?

陈京略微犹豫了一下,道:“书记,今天青干班顺利开学了,气氛搞得很好,千石书记出席了开学典礼。发表了重要的演讲,提出了一系列干部培养和教育的新观点,新思想。具体的讲话材料我整理了一份,我也送您一份!”

伍大鸣指了指办公桌,道:“放那里吧,我回头拜读一下。陈京啊,千石同志是能力很强的同志,他履新以来,在工作上欲望很强。这一次到衡州,更是受到衡州的热烈欢迎。

这是一件好事,目前我听说大家对楚南大经济开发区这个提法质疑很多,我认为没有必要。

楚南的发展,一直是我们关注的重点,他们有热情,有条件发展,这股积极性要鼓励。今天我和自忠省长商量过了,可以搞一个楚南经济区领导小组,千石同志担任组长,负责整体部署和规划,千石同志本就是联络衡州的,冀言同志联络沅水市,都是楚南嘛!

你以前在荆江班子中搞了一个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办法,对这个办法我也很受触动,我们现在省委也可以搞一搞八仙过海!”

他顿了顿,又道:“陈京,你稍后起草一个东西,把工作组的具体职能写个草案出来,回头给我过目一下。我们下周常委会再具体研究,把人员完全敲定,为楚南的发展,我们也可以奠定一个领导基础。”

陈京愣了愣,他来之前一直就在想这个问题,可是他现在毕竟不是一把手,不可以按一把手的思维去思考这个问题。

现在伍大鸣这么一说,他再一想,似乎领悟到伍大鸣的一些深意。

孙千石的问题,堵不如疏,他有想法,提出了这个所谓的南楚经济区的计划,干脆就让他牵头去做。

工作组一旦成立,省委联系他负总责,政策方面,资金方面,项目方面的很多问题,他就要负责去跑,去耗费精力。

孙千石如果真是心系楚南发展,他也有机会去展露自己的领导才能,楚南搞起来了,对整个楚江的发展也是大大的有利,这不是皆大欢喜吗?

一把手考虑问题,视野高,综合性和全局性很强,也亏得伍大鸣有这样的心胸和气度,要不然,这件事不会按这样的路子走。

似乎能够体会到陈京的尴尬和难处,伍大鸣站起身来将桌上已经干好的墨迹折叠好递给陈京:“这个东西你收着,回头衡州的干部跟你联系,你就给过去。”

他伸了一个懒腰,道:“这几天我就窝在别墅里面,皮肤潮湿,疹子又患了。对了,今天你不急着回去,晚上在这里吃饭。等会儿人大马柏坤副主任过来泡温泉,他想吃石蛙,恰好前几天德高那边有人给我送了一点,我安排厨房给炖了,你也尝尝?”

陈京双眉一拧,猛然想到马柏坤其人。

马柏坤这个名字可熟悉得很,以前省财政厅一把手,陈京在组织部人事处干处长的时候,当时马柏坤正是走红的时候,声名很响亮。

后来提拔副省长却没有上去,最后就只能去人大干副主任养老,声名自然大不如前了。

陈京隐隐记得,这个马柏坤和伍大鸣好像是不怎么对付的,怎么今天还过来泡温泉,还又吃又喝的?

不过旋即,他就释然了。

政治上哪里可能有永远的敌人?

马柏坤不是一个安分的人,这些年怨气很重,他上一届就争夺人大主任,却被唐建平抢了位子。

这一届吕军年硬生生的压了他一头,无论是唐建平还是吕军年,资历都比他老,他能怎么办?

一想到这里,陈京就有些不好意思,和吕军年交恶,这个屁股最终还是伍大鸣来擦,而看这个架势,伍大鸣对吕军年的耐心已经不太多了。

陈京脑子里瞬间就转过无数个念头,伍大鸣传递出了这个意思,陈京就得迅速酝酿,关键的时候得添一把火,他也是局中之人,可没有袖手旁观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