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97章 分化拉拢!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分化拉拢!

马柏坤陈京还是好多年前见过。

当时马柏坤给陈京的印象是很强势,很傲气的一个人,东北汉子,生得高高大大,威严十足,平常见人,都是头望着天,架子端得很高。

不过今天,马柏坤却颠覆了陈京以前的印象。

有些年没见了,马柏坤苍老了很多,两鬓的头发已经花白了,原来直挺的腰杆也变得有些佝偻。

他进门看到陈京,略微愣了一下,连忙伸出双手,脸上笑容很盛,十分客气的道:“是陈秘书长啊,你好,你好!书记上午还跟我卖关子,说有重要陪同人员,原来是您!”

陈京耳朵很敏锐,听到这个“您”字,他错愕了一下。

要说资历,马柏坤比陈京不知老多少,级别两人一样,都是副部级,年龄来说,马柏坤比陈京大了二十岁。

可是马柏坤这个“您”字,却说得如此自然,这恰恰体现了他现在的心态。

权柄不再,淡出权利中心了,以前的神气也就在他身上见不到了。

这就是官场的生态,这也是官场中人如此追逐权利的根源,权势对有些人来说重于生命,就是他们的灵魂。

一旦权杖丢了,灵魂也就没了,人彻底就会改变。

陈京忽然有了无限的感慨,他热情请马柏坤坐下。

伍大鸣这时也从书房走了出来,马柏坤再一次站起身来。

伍大鸣声若洪钟,哈哈大笑。道:“老马,今天吃铁板石蛙。是你的最爱,刚才厨房已经来电话了,已然安排妥当。我们直接去吃饭吧!”

三个人,菜式不多,但是每一样菜式都是精品。

铁板石蛙是主菜,这道食料很不容易得到。

一般石蛙都生活在阴冷潮湿的野生环境里面,不宜人工喂养,一般都是山民夏天晚上去这些地方抓。

而夏天天气炎热。这种阴冷凉爽之地,蛇虫横行,陈京以前在澧河工作的时候,就常常听到有山民因为抓石蛙被毒蛇咬伤而丧命的。

石蛙肉质鲜嫩,内蕴一种天然的香味,烹饪得好,滋味回味无穷。

陈京刚才看了这一锅石蛙。如果折算金钱,在一般的菜馆至少需上千元才能吃得上。

有好菜,自然要配好酒。

伍大鸣提议喝茅台,三个人两瓶特供茅台,马柏坤自然也不推辞。

在酒桌上,马柏坤一直感叹陈京。说他当年就很看好陈京的前途,但是依旧还是没想到陈京成长这么快,现在就已经成为了楚江省最高领导层中的一员了。

他又说现在是专家治国,才子当家,楚江出才子。

首先伍大鸣就是大才子。陈京更是有楚江第一才子的美誉,写得锦绣文章。胸罗万象,都是有才华之人,将来党的事业和前途,都心系在陈京这一批有作为的年轻人身上。

马柏坤很健谈,出口成章,八面玲珑。

陈京心中只是暗暗好笑,他可记得自己当年在德高担任区委副书记的时候,有一次到财政厅办事在大门口遇到马柏坤。

他很客气的跟其打招呼,马柏坤不过也就瞟了他一眼,很矜持的点点头,然后再也没理陈京了。

现在他说当年就看好自己的前途,这不明显胡说八道吗?

但是官场之上有趣的地方就在这里,彼此都知道是胡说八道,但是说的一方很真诚,陈京就得谦虚周旋,要不然怎么攀得起交情来?

官场之中,交情就是关系,就是人脉。

哪怕大家利益一致,但是也得从交情着手,没有交情就要攀上交情,哪怕是牵强附会,那也得攀上去。

好像唯有如此,才名正言顺,大家合作才能够愉快似的。

这就是国人的文化体现,这也是为什么共和国很多派系都是以乡亲、亲情、同学情、地域情为核心的。

当然所有的交情都只是皮子,真正的里子还是利益。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大家利益诉求不一样,就没有合作的根基,自然也就永远走不到一起。

哪怕是交情再深,当年是再好的同学,是亲兄弟,利益冲突,那也是翻脸不认人,非得斗得你死我活的。

现在这一桌子,伍大鸣身份特殊,他是省委一把手,说话言简意赅,而主要说话的自然就是陈京和马柏坤,两人都向伍大鸣敬酒,彼此之间更是推杯换盏,越聊越投机。

一顿饭吃完,两人的关系就拉近了很多。

饭后,陈京亲自坐庄冲茶闲聊,喝了一个多小时茶,伍大鸣泡温泉的时候到了。

陈京和马柏坤两人也换了衣服去温泉池,由于伍大鸣有皮肤病,他有专用的小池子,陈京和马柏坤两人就在大池子里面享受。

温泉房里面水雾蒸腾,彼此**着在池子里面仰卧着,身边熟练的按摩技师帮两人按身子,周围没有其他的人了。

陈京道:“马主任,您好酒量啊。这一点酒,刚够您暖胃吧?”

马柏坤摇摇头道:“不行了,秘书长,现在不比当年了。人老病出,我现在是三高,平常基本是不喝酒,今天是陪书记和秘书长,我算是舍命陪君子了!”

陈京感叹道:“马主任,现在离退休还早吧,六十五岁是线,您好像还有快十年喽!”

陈京顿了顿,道:“书记上午跟我说,说你和他是同龄人,你们资历差不多,你的才干甚至高于他,现在这把年纪了,他很希望您能老当益壮,再为咱们楚江的建设多添砖加瓦啊!”

马柏坤哈哈一笑,连连摆手道:“书记那是谦虚,秘书长你这高帽子戴得我飘飘然了。不过你后面说的这一点,书记算是说到我心坎上去了,现在咱们楚江处在发展的关键时期,人心有些浮动,有些干部思想还不太端正。

甚至有些领导同志都还存有私心,工作上注意力不集中,有时候很让人扼腕叹息啊!”

陈京道:“马主任,这一次省委对人大工作给予了极大的支持,其中有一项政策是专门鼓励同志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发挥各自能动性的。那就是要加强分管领导的权威,要规范权力的运行。

尤其是一把手不能过多干预分管工作,不能过于的揽权抓权,这个决策我看是意义十分重大的。

现在我们四套班子,应该要一起同舟共济,共同推动干部制度的改革,您说呢?”

马柏坤没有犹豫,连连点头道:“这个改革好,这体现了书记的胸怀和气魄,体现了咱们省委领导的高风亮节。我个人非常支持这样积极的改革,我们人大也要支持这样积极的改革!”

马柏坤是人大第一副主任,他说的这句话立场很鲜明,其语气中虽然没有流露出对吕军年的任何不满。

但是陈京和他是什么身份的人?官到了这个级别,说话都是讲究点到即止,有些事只能做不能说,有些话只能想不能说。

有些话只能说开头不能说结尾,任何话不能说透说白,这就是所谓的官场语言。

马柏坤表态积极,陈京当然也不能没有表示,他伸展了一下胳膊,道:

“马主任,我可以跟你做这样的表态,人大的工作我个人和省委机关绝对是全力支持。能够争取到的政策,我全力争取,你需要什么支持,尽管开口。

不管是要人要钱,您一句话,我能够支持立刻支持,不能支持,创造条件也支持!”

“哈哈!”马柏坤哈哈大笑,声音非常的洪亮,他大手一挥道:“好,秘书长您是个爽快人,咱们以前虽然没有多接触过。但是你的大名我可是早听说过了,都说你做事有魄力,有胸怀,果然是如此,我老马不服人,今天我服你!”

他兴致似乎一下上来了,他冲按摩技师摆摆手,道:“走,秘书长,咱们到池子里面再去泡泡。玉山温泉据说能够美容养颜,我这一身老糙皮,多泡泡,说不定还能返老还童呢!”

陈京也打了一个哈哈,一语双关的道:“那真有可能,今天泡了玉山温泉,您的第二春就要到了!”

说完,他纵身跳下水池,温泉水温适中,人泡在里面浑身懒洋洋的,全省上下每个毛孔都感到熨帖到了极点。

马柏坤在水中还真有点老当益壮的架势,他用手拍打着水面,溅起无数水花,水花从空中飘然洒下,淋得他满脑袋湿漉漉的,他却乐此不疲,哈哈大笑。

从玉山别墅出来,外面已经漆黑了。

汽车在玉山九转十八弯的山路上像一条游龙一般盘桓穿梭,陈京缓缓的闭上眼睛。

过了一会儿,他掏出手机给伍大鸣拨了一个电话,伍大鸣似乎刚刚小憩醒来,说话还有些含混不清。

他就问了陈京一句话,道:“陈京,今天晚餐吃得怎么样,菜式是不是还合胃口?”

陈京道:“书记,吃得太饱了,温泉更是好。泡了一个小时的温泉,浑身的疲劳都消除了,精神也轻松了,玉山真是一块风水宝地!”

伍大鸣打了一个哈哈,道:“那就好,是风水宝地就常来,对了,记得那副字,别弄坏了,我可不二次题字啊!”

两人这一次通话,没有一个字提到马柏坤,但是彼此却心有灵犀,一切已然了然于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