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98章 暗中酝酿的风暴!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暗中酝酿的风暴!

楚城三江鱼馆。

今天德高的几个领导进省城,晚上在这里聚餐。

由于三江鱼馆老板周婷和苏华平的特殊关系,这里几乎就成了德高领导干部在省城的一个据点。

这一次苏华平遭了无妄之灾,被免去市长的职务送中央党校学习,学成归来以后,本来是拟定调整他担任能源局一把手,可是人大那边遭遇意外不通过任命,目前他可谓尴尬到极点,情绪极其低落。

今天殷林恰好进省城,两人便约在三江鱼馆吃饭喝酒。

饭桌上人不少,这次殷林进省城是来跑项目的,带了一众干部,大家都在这里聚餐。

因为彼此熟悉,饭桌上的气氛倒很融洽。

而三江鱼馆风韵出众的女老板周婷更是亲自充当服务员,有她在中间搅合,气氛更是很好。

殷林安慰苏华平,道:“老苏,你的事儿不用急。书记是信任你的,问题出在人大那边,要不你自己再活动活动,吕书记你不是也熟悉吗?多走走关系,这事最终我觉得问题不大。”

苏华平摇摇头,不说话,他眼睛盯着手机,忽然对一旁的周婷道:“对了,肇主任怎么还没到呢?”

周婷道:“肇主任从玉山赶过来,还要一点时间!”

殷林冲身后的秘书示意,压低声音道:“你去把酒店里的东西取过来,待会儿肇主任过来直接给放车上,省得再麻烦!”

因为殷林和肇易的关系。德高很多干部和肇易走得都近。

苏华平和肇易认识也是殷林牵线搭桥的。

而德高的工作这几年能够受到如此多的关注,能够得到省委如此高的重视。和肇易在伍大鸣面前的斡旋也是分不开的。

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肇易和殷林都是一个圈子。

外面雨很大,肇易过来的时候,略显有些狼狈。

殷林和苏华平几乎同时站起身来迎过去,殷林哈哈大笑,道:“肇主任啊,真不容易啊,这么晚都让您跑一趟。外面刮风下雨的,过意不去,过意不去啊!”

肇易摆摆手道:“两位领导,别这么客气了,最近在玉山待着,身上都发霉了。书记皮肤病的老毛病,一犯病都要到玉山疗养。天天温泉泡得我四肢发软,早就想出来放松放松了。

今天二位领导请客,我恰好有个借口出来!”

肇易来了,场面变得略微有些乱,周婷早就给他准备好了椅子和餐具,他的位置放在苏华平的旁边。

肇易坐下。苏华平亲自给他斟酒,一一给他介绍桌上的人。

肇易却扭头看向周婷,玩笑道:“周婷嫂子,好长时间没见,你倒是越来越年轻了。看来咱们苏市长最近功课做得不错嘛!”

周婷脸一红,旋即便泼辣的道:“肇主任就喜欢开玩笑啊。你最近到玉山天天陪着书记,也不怕弟妹在家里憋成黄脸婆?”

“哈哈!”大家同声而笑,酒桌上带色的笑话是永远的乐子。

尤其是姿色不俗的女人说暧昧的段子,更是最出彩。

几句话的功夫,房间里的气氛又恢复了刚才的热烈。

肇易分别和殷林以及苏华平喝了一杯酒,道:“殷书记,今天是没办法,书记日程实在是排不过来。下午陈秘书长就到了玉山,我来的时候还没走呢!不是陈秘书长去,我还没这么容易脱身。

整个楚江,争书记日程,谁能争得过陈秘书长?恐怕只有自忠省长有这份面子。”

肇易这话一说,一屋子人脸上都露出古怪之色。

陈京陈秘书长,那才是书记跟前的第一大红人。

他在处理德高事情上面,毫不留情,手起刀落就有无数人落马,连殷林都跟着背记过处分。事后殷林还不服气,还想告书记状,可是最终证明,一切都是徒劳的。

在书记心中,陈京不是德高任何一个干部能比得上的,陈京做的任何事情,貌似书记都在背后大力支持。

甚至包括陈京断然对德高事件的强势处理。

不服气有什么用?人家是秘书长,是领导,人家按照规矩办事,有章有据,同样都是书记这一系的人,那也分亲疏。

似乎感受到了殷林等人的神色异常,肇易心中也只是暗暗叹气。

他是省委第一秘,在外面多风光潇洒?

在楚江这块地面上,他走到哪里,别人不给他几分面子?

可是在省委,机关的真正老大是陈京,他个人都在陈京的领导之下。

肇易跟伍大鸣已经有三四年了,不可谓感情不深,为了德高的事情,肇易在其中不知斡旋了多少。

可是那又顶什么用?陈京的做派,书记似乎根本就没觉得不恰当,反倒是乐观其成绩。

说心中没有失落是不可能的,但是肇易在省委机关打拼这么多年,心中早清楚,在书记经历的这么多任秘书中,是没有那个人能有陈京的分量的。

甚至陈京到楚江任职,都是书记花了很大的代价才争取过来的,肇易有自知之明,明白自己哪怕有再多的失落,那也得藏起来,否则会极其危险……

他闷头喝了一杯酒,冲殷林道:“殷书记,我知道你对陈秘书长可能有点意见。但是我希望你还是听我一句劝,秘书长有他的难处,有他的苦衷。不能因为一件事情,就搞得彼此关系很僵,这对德高的工作不利!”

殷林皱皱眉头,嘿嘿笑了笑,道:“肇主任,我是替卫华市长鸣不平喽。他在德高的成绩有目共睹,可是现在,一个能源局长的位子,都卡了壳,现在我正在跟他支招呢!

人大的关系还得疏通,不能够就这么一直吊着,名不正,言不顺,他这个位子能坐得安稳?”

肇易一愣,脸色一变数变。

现在人大那边的情况他是再清楚不过了,陈京和吕军年矛盾闹得很厉害。

这一次吕军年出幺蛾子,就是要闹脾气呢。

在这个时候,苏卫华挺不住,去私自行动,和陈京的步调走不到一起,这回事什么后果?

在陈京的字典中,可没有“仁慈”两个字,苏卫华有点根基是不错,据说在京城都有人。

但是在陈秘书长面前,他的那点根基算得了什么?

徐自清有没有根基?雷鸣风有没有根基?陈京和他们正面交锋,又什么时候落过下风?

肇易忽然觉得很为难,苏卫华的心情他理解,殷林的心情他也理解。

殷林是省委老资格的副秘书长,下到德高担任一把手,可谓是踌躇满志,意气风发。

陈京资历根本就比不上殷林,他初走到秘书长的位置,就对德高下这样的狠手,搞得德高上上下下面子丢尽,殷林能够咽得下这口气?

有殷林在旁边撺掇,苏卫华说不定就一时犯糊涂,走上了一条岔道,回头局面一发不可收拾,肇易又该如何给自己定位?

“肇主任,你在我老殷的心中是条汉子,够义气,是兄弟!我任你这个兄弟!”殷林接着酒劲,站起身来,一只手搭在肇易的肩膀上。

他略微顿了一下,道:“但是,德高有德高的难题,我们有我们困难。我们首先充分支持伍书记的领导,但是我们也不能够因为个别干部的个人问题,就耽搁华平老弟的前途。

要不肇老弟你表个态,只要你表态,我和华平老弟就听你的,你的面子我们给!好不好?”

肇易瞟了殷林一眼,心中无数念头转动。

殷林这话说是给自己的面子,暗地里却是在表示他们不会给陈京的面子,这个时候去疏通人大,去找吕军年,不是拆陈京的台?

肇易本来的轻松的心情,一下变得分外沉重,他默然不说话,良久他摇摇头道:

“殷书记,我表态就算了,我表不了态!”

他端起酒杯,眼睛看向苏华平,道:“苏市长,咱们走一个,对你的事情我感到遗憾,实在是遗憾。希望你这一次能够顺利过关,就当一个小节坎儿,没什么大不了的。”

苏华平愣了愣,举起酒杯和肇易相碰,道:“谢谢肇主任,我老苏感激莫名!”

接下来,因为肇易心事重重,酒桌上的气氛就显得沉闷了很多。

几人强颜欢笑的喝了一个多小时,肇易抬手看看表,站起身来道:“各位,实在是没办法,这个时候不早了。书记那边不能没人,我得回去了,临走前我敬你们所有人一杯,我先干为敬了!”

肇易要走,大家都理解,作为省委第一秘,他的时间本来就不是自己的。

殷林和苏华平两人一起把他送下来,外面雨小了一些,两人冒雨送肇易上车,然后挥手致意,一直到肇易的车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中。

苏华平的笑容渐渐的敛去,心中瞬间升起无限的阴霾。

一旁的殷林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走吧,咱们进去再坐坐。小肇这个小伙子,有义气,但少魄力,有些可惜了。也不知将来书记会怎么安排他,希望他能够有个好的前途!”

苏华平一语不发,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埋首便跟在殷林身后进了酒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