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99章 大疏忽?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大疏忽?

一缕阳光从窗外照进来。

陈京端坐在椅子上正认真的批阅着文件,他脑子里正在琢磨德高的事情。

单家强昨天到省城来了一趟,跟陈京诉苦,说德高的问题很多,尤其是干部问题严重,风气很差。

在官场上买官卖官,行贿受贿成风,老百姓民怨很重。

单家强多次和殷林隐晦的提到了这些问题,殷林都闪烁其词,在常委会上,殷林强调得最多的是团结。

老生常谈的就是体制内的官员要上下团结一心,为整个德高的大发展添砖加瓦。

单家强跟陈京抱怨道:“秘书长,我看这么搞下去要出事。现在有个新提法,叫高薪养廉,我看咱们德高是利益驱动工作。有能力捞钱的,在关键岗位上,边捞钱边工作,干出成绩就没问题。

如果一直这么搞下去,根基不稳,发展不是空中楼阁?”

陈京皱皱眉头,当即就批评单家强言辞过激,不要看问题太片面偏激,要认真做好本职工作,要坚持作出成绩来。

但是,事后陈京却不得不考虑德高问题。

德高是省里树的新标杆,可这个标杆却频频出问题,上一次的德高事件,陈京虽然动作迅速,进行了所谓的查处。

其实根本就是蜻蜓点水,没有深查,目的还是要尽量掩盖问题,不能让省里的标杆在全省出洋相。

但是这件事情之后,德高干部对他情绪反弹很大。这一点陈京有容人之量,也没有多计较。

可是关于德高的问题。陈京却接二连三听到了不止一次的负面消息。

单家强不是第一个提出的质疑的,肯定也不是最后一个。

陈京昨天已经把相关很多材料做了归纳,直接递给了书记,可是材料递过去,如泥牛入海,没有消息。

这让陈京一下紧张起来。

因为这违背了常理,伍大鸣的办事风格,怎么可能会这么麻痹?

陈京意识到。这其中可能还有自己没有想到的地方。

“咚,咚!”

“进来吧!”

陈京抬头,孙千石笑眯眯的从门口进来。

陈京愣了一下,连忙站起身来道:“哎呀,千石书记,您有事儿来个电话就行了,我过您那儿才对。您这……”

孙千石哈哈一笑,道:“秘书长,省委机关谁不知道你日理万机,我刚才正闲着没事,就过来跟你聊聊!”

他摊摊手道:“书记最近一直在玉山办公,咱们汇报工作不方便。只能辛苦你两头跑了!”

孙千石笑得很畅快,看上去十分豁达的样子。

在陈京的记忆中,他履新以来,好似从来没像今天这般热情过。

他心中暗暗好笑,心想还是书记有办法。

省委宣布成立楚南发展领导小组。这个小组由孙千石牵头,孙千石大受鼓舞。热情很高。

这接连一个多星期,他多次到楚南几个市视察,在沅水视察的时候,他甚至还有一番被媒体大肆报道的讲话。

他说领导干部,要多到基层考察,市委书记要跑遍每一个乡镇,县委书记要跑遍每一个村,乡镇基层干部,要挨家挨户都要到,各级干部要有这样的实干精神,要敢于接地气。

而他似乎也在以身作则,到沅水一个市就考察了整整四天,每个县都到了一遍,指点江山,意气风发。

现在下一步就是确定领导小组的人选。

省委要研究具体人员配置,这个任务陈京作为秘书长,正在紧锣密鼓的协调。

陈京请孙千石坐下,亲手给他冲了一杯茶,孙千石开门见山的道:“秘书长,关于领导小组人员的问题,现在进展如何?”

陈京心想这就来了,他沉吟了一下,顺着他的话道:“千石书记,按照书记的意思,您是头,领导小组的具体人员,您来把关。我这两天忙着各处跑文件,安排马上要召开的工商联会议和省委的几次大会议,没来得及跟您沟通!”

陈京从办公桌上拿出一份材料,道:“这是我让编委的同志拟定的一个人员架构表,您过目一下!”

孙千石从陈京拿过材料,认真看了一遍,道:“现在咱们机关的同志很精干,效率高,你这个秘书长当得好,领导能力强!”

他夸了陈京几句,话锋一转,道:“不过秘书长,我看咱们这个领导小组,初期还是要精干为主,不要搞得太大,规模上我们要控制。省委看得起我,让我牵头,我很高兴。

但是,一个小组一个常委我看差不多了,我看执行方面,再随便配个副省长担任副组长,然后发改委挑选一个领导担任副组长,这个配置就不错了,你看怎么样?”

陈京眼皮跳了一下,他终于明白孙千石的意思了。

孙千石是想把常务副省长陆冀言一脚踢开呢,省常委分工,陆冀言是负责联系沅水市的常委,沅水和衡州一样,同为楚南大市,现在楚南发展没

陆冀言什么事儿了,孙千石这是想当楚南王吗?

对这个问题,陈京当然无法表态,他道:“千石书记,这个表您先拿过去,具体人员您先确定。不是还要常委会商议吗?到时候我相信各位领导会尊重您的意思!”

孙千石深深的看了陈京一眼,嘿嘿一笑,道:“秘书长,你可不能偷懒啊。人员协调是你的工作,我把人员选定了,那不是揽你的权吗?省委刚刚印发了相关禁止领导干部揽权的通知,你逼我犯错误?”

陈京暗骂一句老狐狸,面上却哈哈笑起来,道:“千石书记,您饶了我,我最怕别人给我扣帽子!人员协调的工作我倒是没偷懒,我有了一个初步人选,但是关键人选,我可不敢乱提名,还得省各位领导共同商议!”

陈京变戏法似的又从自己的办公桌上给孙千石送了一份名单。

孙千石拿在手中一看,连忙摇头,道:“这人员太多了,哪里要这么多人?咱们是个领导小组,又不是办事机构,要这么多人不是让大家吃干饭?”

陈京微笑,道:“千石书记,这一些都是提名人选,我认为合适的人,不过是帮领导们划了一个框框而已,范围缩小了,方便领导进一步筛选不是?要不然,咱们楚江干部这么多,没有一个范围,岂不是大海捞针?”

孙千石脸色一滞,露出一丝尴尬,不过旋即他便哈哈大笑,用手指着陈京道:“好啊,你考虑周全,很周全!我现在有些明白书记为什么看中你当这个秘书长了。

很细心,思虑周详,方方面面的工作都能考虑到,实在难得,难得啊!”

他扬扬手,道:“这份名单我拿回去斟酌一下,擦亮眼睛仔细看看!”

陈京亲自送孙千石到门外,孙千石忙拦住他,道:“不送了,这么几步路,不要搞得太生分了。你事情多,去忙吧,忙吧!”

陈京也没坚持,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淡去了。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自己怎么就把陆冀言给忘记了呢?

陈京仔细的想想陆冀言这个人,作为常务副省长,自履新以来,他是极其低调,和孙千石完全是截然不同的风格。

陆冀言是个低调的人吗?他是个俯首甘为孺子牛的人民公仆?

这样的异常情况,似乎和外界对陆冀言的评价大相径庭,不像是那么回事啊。

事情反常就定然有自己没想到的问题。

西北系徐自清在楚江经营了十几年,力量不可谓不强,陆冀言过来这些资源都丢了,陈京怎么也不会信。

陈京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材料,上面密密麻麻全是名字,名字后面附有照片。

这一些所有的人就是全省厅以上干部名单,以及重要的副厅实权干部名单。

陈京自打履新省委之后,几乎每一天他都会把这份名单从头到尾看一遍。

一个个的名字和照片对号入座,这是秘书长的基本功,全省的各个单位的领导干部,都必须牢牢的记在心中,唯有如此,才能做到心中一盘棋。

他拿出一支笔来。

从头开始一个个的看上面的名字。

偶尔,他会在某些人的名字上画一个小圆圈。

西北系的干部他不陌生,徐自清经营了十几年,在楚江留下的那一套人马,陈京不能说全认识,但是基本八九不离十。

毕竟他怎么说也是西北系核心家族方家的女婿,这一点也算是得天独厚的条件。

一个个的划圈圈。

材料翻到第五页,倏然一张照片映入他的眼帘。

照片上的人白白净净,尖脸,一双小眼睛几乎要眯成一条缝。

苏华平!

陈京微微愣了一下,用笔在“苏华平”三个字前面画了一个小圈圈,他愣了很久,微微的皱眉,脑子里面似乎有了一点灵感。

他抓起电话拨给毛军建,电话接通,他道:“军建吗?有个事儿,关于楚南经济领导小组的问题。我这边正在协调具体人选问题,你帮我协调一下,看看陆副省长什么时候有空。

有相关问题,我需要向他单独做一个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