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300章 陆冀言的尴尬!

第一千三百章 陆冀言的尴尬!

陈京拎着公文包出门。

秘书长唐正华凑过来道:“秘书长,刚刚纪委蒋书记打电话来,说那份材料……”

陈京愣了愣,道:“材料在哪里?还在我这里吗?”

唐正华点点头,陈京略微沉吟了一下,道:“送书记那里去吧,最近事情多,幸亏你提醒,要不然……”

陈京吩咐完唐正华,走出门去,他走到楼梯口,刚要下楼梯,他愣了愣,咬了咬嘴唇,重新返回。

“小唐!”

唐正华一惊,倏然抬头。

“那份材料在哪里?对了,你把那份关于德高的材料也一并找出来!”

唐正华的动作很快,两份材料两个卷宗。

一个卷宗是纪委关于衡州天河水产公司改制问题的调查材料,一份是关于举报德高殷林、苏华平等领导干部严重违规违纪的举报材料。

“订书机给我!”

陈京把举报材料叠放在纪委调查材料上面,两份材料合二为一,用订书机“咔嚓!”一声钉在了一起。

然后把厚厚的材料塞进文件袋,又拿了出来,摆摆手道:“换一个保密袋,b级保密!送书记办公室!”

唐正华一脸疑惑的看着陈京,有些莫名其妙。

陈京皱皱眉头,道:“你愣着干什么?干活儿去啊!”

“是,是!”唐正华只觉得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他感觉刚才秘书长那个眼神太骇人了。似乎能一眼将其洞穿。

重新换了文件袋,陈京用手掂量了一下。嘴角微微弯起一个弧度,将材料放下,道:“立刻送过去,不要耽搁!”

……

陆冀言办公室。

陈京这还是第一次和陆冀言面对面。

相比徐自清,陆冀言瘦一些,看上去温和一些,但是似乎还没有徐自清那般有亲和力。

陈京过来,他表现得非常热情。但是陈京却感觉中间总好像隔了一层膜似的,让人感觉不那么自在。

陈京把这一次楚南经济领导小组的情况向陆冀言做了详细的汇报,陆冀言手上拿着一支钢笔,侧耳仔细听着。

他的眼睛却并不和陈京对视,而是看着桌上的那一盆兰花,十分入神。

陈京有点搞不清楚,陆冀言究竟是在认真看兰花入迷。还是听自己汇报入神。

陈京把汇报做完,过了好大一会儿,他似乎才恍然惊醒,道:“哦,很好!省委的这个安排很周到,我完全赞同!千石书记牵头比较合适。他在衡州担任了那么多年的书记,对楚南很了解,我们都要向他学习!”

陈京道:“那陆省长,您对领导小组的人选,有没有什么想法?”

陆冀言道:“编委的安排十分妥当。考虑周全,具体人选。千石书记是领头人,还是他确定吧!”

陈京哑然无语,陆冀言的话似乎显得他很宽宏,很理解省委的决策,但是在陈京听起来,却感觉他对楚南发展似乎并不热心。

他热心什么?

“陈秘书长,有个问题我一直想跟省委提一提,就是最近我们政府这边很多单位的一把手任命下不去。咱们的关系协调问题很大啊。和人大代表们的沟通不够。

人大代表,体现的是人民的意志,如果我们的任命屡屡通不过人大,是不是咱们在挑选干部的时候,出现了偏颇?”陆冀言忽然道,他语气温和,温文尔雅。

陈京道:“陆省长一针见血,这一次我们有几个人选人大那边没通过。省委的几个领导都在反思,我个人也在反思。毕竟协调联络是我的职责。您放心,您的这个意见我会向领导们转达,如果是咱们挑选干部方面有偏颇,我相信很快就能纠正过来的。

书记说得好,惟楚有才,我们要相信楚江干部群体是一个藏龙卧虎的群体。一批干部不合适,我们再挑选一批,一直可以挑选到最合适的人选为止!就是多费一些精力罢了!

但是省重要干部的选拔,多花一点精力,挑选合适的干部到合适的岗位,我认为很值得!”

陆冀言眉头微微蹙了蹙,道:“陈秘书长思维新颖,见识独到精辟,这一番话,发人深思啊!”

陈京淡笑道:“陆省长您太客气了,这些话都是书记说的,我就当个传声筒而已。要说水平高,还是书记水平高,我主要是服务领导,传达领导的精神!”

他顿了顿,道:“陆省长,我的工作汇报完毕了,关于这一块工作您有什么新看法,意见,都可以随时跟我联系。我很希望能够服务好咱们楚南发展领导小组,让各位领导都满意!”

陆冀言愣了一下,道:“就走?那也行,你是大忙人,我就不留你了。有时候到家里去做客,上次婉琦小姐过来,我没来得及跟他打电话,都是因为太忙了,初来乍到,需要了解情况,事情很多、很杂啊!”

陈京打了一个哈哈,道:“一定,一定!呵呵~”

两人握手告别,陆冀言还准备送一送陈京,却被陈京拦住,他也不坚持,就站在门口目送陈京离去。

他的脸色渐渐的沉了下来,良久,他返回办公室。

秘书凑过来道:“陆省,苏华平局长来电话了!”

陆冀言点点头,回到办公室抓起电话,道:“华平啊,我是陆冀言!”

“陆省,事情出变化了,省委刚刚传出消息,我们几个没通过人大任命的干部,都撤销了任命!”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什么?出正式通知了吗?”陆冀言脸色一变,瓮声道。

“正式通知没下来,但是消息绝对准确,上午省委陈秘书长去了组织部,和边部长谈了一个多小时。组织部立刻召开了会议,消息是从会上传出来的,绝对可靠!”苏华平在那话那头认真的道,听声音,他显得无比的沮丧。

陆冀言对着电话足足有一分钟没说话,最后他只说三个字:“知道了!”

“啪!”一声挂断电话,陆冀言脸色瞬间变得极其阴沉。

苏华平是徐自清少数几个点了名的干部,也是他提醒陆冀言要重点关注,重点使用的干部。

可是苏华平先是在德高被免职,送到中央党校学成归来,省委任命其担任能源局一把手,在人大那边又搁浅了。

陆冀言下了大气力,疏通人大关系,他和吕军年关系刚刚建立,双方建立了足够的信任,吕军年给了陆冀言明确承诺,保证解决苏华平的问题。

这个保证他前几天才拿到,以为可以高枕无忧。

可是今天,却收到消息,省委已经先一步把这几名没通过人大任命的干部给免了。

省委免去了提名人选,提名都没有了,人大通过都没把柄了,苏华平的去向会怎么定?

下意识,陆冀言就想到了陈京。

人大出幺蛾子,起因就是陈京和吕军年交恶。

两人交恶,殃及池鱼,吕军年顶牛顶到伍大鸣头上去了,这才有了苏华平的任命搁浅的事儿。

陆冀言清楚,陈京肯定已经明白陆冀言或者是苏华平已经在暗中疏通人大的关系,他看到了这一点,所有就毫不犹豫的在伍大鸣耳边说了什么话。

要不然省委的免职不会来得这么快。

苏华平是德高的干部,殷林一直和伍大鸣走得近,德高的党政一把手一直很团结,伍大鸣没有理由对苏华平有什么看法。

要说有看法,只有可能陈京对苏华平有看法。

陈京和吕军年正在对峙,苏华平却扛不住压力,私底下和吕军年眉来眼去,他能够容得了苏华平临阵倒戈?

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先下手为强,直接把苏华平给挂了起来,让他两头落空,这份狠辣的手段,肯定是陈京一手推动的。

整个楚江省也就只有这个才像是陈京的风格。

陆冀言有拍桌子骂娘的冲动,他履新楚江以来,一直就选择低调隐忍,一直在慢慢消化徐自清留下来的各种资源。

经过了几个月努力,他渐渐站稳了脚跟,正准备要发力了。

可是他力还没发出来,陈京却先下手为强,直接给他一个当头棒喝。

他脑子里情不自禁的想起刚才陈京的那番言论:“书记说得好,惟楚有才,我们要相信楚江干部群体是一个藏龙卧虎的群体。一批干部不合适,我们再挑选一批,一直可以挑选到最合适的人选为止!就是多费一些精力罢了!”

当时陆冀言听到这几句话,就觉得十分刺耳。

当时他还没料到,陈京说的这一切已经成了事实了,现在再想陈京的这几句话,味道似乎和刚才又有了不同。

陈京这分明是在向自己发出某种讯号,是在提前告诉自己,苏华平这个人已经挂起来了,让陆冀言没必要再费心思了。

一念及此,陆冀言只觉得尾椎骨一麻。

心情一下子变得糟糕凌乱,耳边又响起了徐自清对自己的忠告。

在楚江,核心是要恰当的和陈京处理好关系,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当时陆冀言对这句话很不屑一顾,觉得徐自清就像是惊弓之鸟一般,可是此时此刻,他再回想这句话,心情瞬间就变得很复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