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303章 吓中风了?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吓中风了?

楚江省委宣布免去三名未通过人大任命的省直主要领导。

对此,省委_书记伍大鸣专门视察了省委组织部,在组织部发表了重要讲话。

在讲话中他强调,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国家的基本制度,全省干部要树立正确的观念,要充分支持和尊重人大的工作。

这一次人大未审议通过几名干部的任命,这说明咱们的干部在工作中还存在各种问题,还未能得到人民代表的认同,首先,几名干部自身要深刻反思。

除此之外,组织部门也要反思总结,在今后的干部选拔和筛选中,要更加全面的考察干部,要更加透彻的了解干部,要杜绝像这样的组织提名干部,最终得不到人大代表认同的现象再次发生。

伍大鸣表示,关于省直部门领导的选拔和任命,要不怕浪费精力,耗费资源。多花时间,选合适的干部,选好干部,选人民满意的干部,这才是重中之重。

伍大鸣这番讲话,在当天的楚江新闻中被大篇幅报道,社会反响激烈。

不得不说,全省上下第一次见识到了省人大的能量,而与之同时,省人大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在伍大鸣讲话结束之后。

省人大立刻成为了记者们围堵的重点单位。

人大为此不得不加强门禁管制,人大的主要领导个个深居简出,直接避免迎头撞上记者,惹下麻烦。

省人大一号会议室。

人大常务会议,人大常委会主任吕军年今天脸色铁青,坐在主位上,一语不发,脸上写满了严肃。

而作为副主任的马柏坤则表现十分活跃。

他主持会议做了主旨发言,认真组织学习了省委伍书记的讲话,在学习的过程中,他很动情的表示,现在人大工作已经进入了新的时代,省委对人大工作高度的支持和重视,这说明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先进性。

下一步,人大需要更加的努力务实工作,把属于人大的职能履行好,把人大的工作推到新的高度。

马柏坤讲话完毕,下面掌声雷鸣,各常委们也纷纷发言,会场的气氛十分的活跃。

吕军年坐在一旁,冷眼看着这一切,心中只觉得别扭难受,肠子像沾了灰一样。

他根本就预想不到,自己不过是想给陈京一个下马威,给他一个难堪,最终却招致了如此激烈的反击。

而且这个反击是由伍大鸣亲自出马。

伍大鸣这番讲话,大义凛然,摆出一副大力支持人大工作的态度,把人大给捧了起来。

其实暗中,让吕军年一下落入了极其尴尬的境地。

首先,下面的压力接憧而至,几个厅举办的一把手,省委的任命都下来了,可是在人大卡了壳。

现在就因为此,他们的仕途给断送了。

能够当上正厅省直单位一把手的人,有几个不是背景显赫,根基深厚的存在?

伍大鸣免了三个人,把责任全部扣在了人大的头上,下面已经闹翻了天,很多市的人大工作大受影响,这一次省人大代表选举,很多市的市委书记更是亲自参与,严格把关,力求选择的人大代表不跑偏。

吕军年的做法似乎是释放了一个不好的信号,那就是人大在跟党委争权,这个信号放出去,下面各市还不闹翻天。

下面市一级人大机关叫苦不迭,而几个没通过任命的厅局长有的已经上访到京城讨公道去了。

他们直接质疑人大常委会的审核程序不合法,质疑楚江省人大内部有个别主要领导擅权,干预人大审核工作,矛头直指吕军年。

而马上,省委新提名的人选又要通过人大审核,在这样情况下,吕军年还敢干预来个全票否决?

可以肯定,吕军年不会再有那个胆量和魄力了,这样闹下去,他这个人大常委会主任一年当不出头就会出大问题。

不仅如此,伍大鸣这一次是双管齐下,一方面是置吕军年以不利位置,另一方面他暗中掺沙子。

马柏坤最近在人大内部已经旗帜鲜明的跳出来反对吕军年的各种决策,打出了团结和配合的口号,直接表示要和省委、政府协同配合,不能够唱偏调,不能够因为个人的利益影响大局。

马柏坤资历很老,人脉很宽,在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位子上已经干了两届,现在他和伍大鸣搭上的关系,腰杆更是挺直了。

这样一来,吕军年遭遇了内部的危机,局面内外交困,几乎天天都有不好的消息传到他的耳朵,他岂能做到无动于衷。

就在刚刚开会之前,他又收到了一个很致命的消息。

下面有可靠的人告诉他,省纪委正在调查有个别领导干部因为没通过人大任命,在暗中走行贿路线,向省人大主要领导行贿的事情。

据通报消息的人说,这个事情是省委秘书长陈京在推动,省纪委管事的副书记蒋平和陈京是穿一条裤子的。

陈京推动,蒋平甘当马前卒,矛头是直接指向吕军年的。

吕军年在苏华平的任命上,他和陆冀言已经达成了默契。

苏华平也大出血了一把,给吕军年家里送了一张黄花梨木的豪华双人床,另外还一尊嫦娥奔月的和田玉雕,这两样东西吕军年已经收了。

在这个时候,陈京的这一手,明显是要置吕军年与死地的一手。

吕军年是省一级干部,省纪委固然是没办法调查,但是苏华平他们可以尽情的去调查啊。

只要把苏华平拿住了,苏华平嘴巴不严实,来个坦白从宽,吕军年能逃得了?

现在这样的情况,就算是吕军年把收到的东西上缴纪委,时间都来不及了。

这一次会议,吕军年一语不发,自始至终昏昏沉沉。

会议结束,他回到自己办公室,越想越头疼,越想心中越犯虚。

陈京的个性他太了解了,这个家伙简直就是无孔不入,而且最是狠辣、敏锐,什么事情被他盯上了,那就如跗骨之蚁,绝对是十分可怕的。

到此时此刻吕军年才明白,伍大鸣不再是以前的伍大鸣了。

以前的伍大鸣根基不稳,顾忌很多,现在伍大鸣局面掌控牢固,他已经没有太多的顾忌了。

另外,吕军年现在虽然是人大一把手,但是没在常委之列,基本是淡出了省委核心的决策圈。

自己和伍大鸣角力,手上的牌真的不多。

一种难言的无力感传遍全身,他脑子如针刺一盘的剧痛。

他用扶着脑袋,嘴里大声嚷嚷叫秘书,秘书慌忙从外面进来,伍大鸣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便觉得天旋地转,一个站立不稳,就往地下倒下去。

秘书大吃一惊,慌忙过来扶着他,大声喊道:“来人了,来人了,主任出事了,主任生急病了!”

十分钟之内,省第一人民医院的急救车的笛声呼啸着响彻整个人大大院。

然后很多人看到人大主任吕军年肥胖的身躯躺在担架上被风风火火的塞进急救车中,汽车迅速发动,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陈京收到人大关于吕军年急病送医院的消息,当时他正在安排书记视察的相关工作。

电话是省人大办公厅主任肖克全打过来的。

陈京抓起电话,就只听那一头肖克全大声道:“是陈秘书长吗?出事了,吕主任突然晕倒在办公室,昏迷不醒,已经紧急送第一人民医院抢救了。刚才出诊医生初步判断可能是急性中风!”

“什么?”陈京的心中猛然一跳,“吕军年中风了?”

这个念头在他脑子里转动,他心情瞬间变得极其复杂。

这几天陈京一直在部署一张大网,就是要给吕军年一点颜色看看,让他认清自己的位置,搞清自己的角色。

这张大网已经撒出去了,方方面面的工作全部上马到位,只等着收网,吕军年必然会碰个灰头灰脸。

陈京和吕军年之间的矛盾,由吕军年公开撕破脸,然后先给陈京下马威。

两人你方唱罢我登场,陈京的架势才摆出来,吕军年这个时候中风?

陈京迅速想到,吕军年是不是急怒攻心,血压骤然升高导致中风的?

这些念头瞬间在他脑子里面转过,他道:“肖主任,我知道了,我马上汇报书记。你要负责要医院工作,指示下去,要不惜一切代价治疗。中风方面经常协和的专家比较内行,你负责迅速联系相关专家立刻赶到医院会诊。

不管怎么样,要尽最大努力治疗,现在在这个关口,你要负总责,非常时期,非常办法,消息要严密封锁住,知道吗?”

肖克全在电话那头连连称是,刚才他慌了神,乱了方寸,现在经陈京提醒,他迅速意识到了自己的职责。

都说陈京老谋深算,关键时刻能够顶住,思虑周详,果然名不虚传,经过陈京这一指点,肖克全心神定多了。

挂断肖克全的电话,陈京一分钟都没犹豫,直接用红机电话直接打给伍大鸣。

伍大鸣在电话中怔怔半晌,说了一句话:“立刻安排,我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