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304章 那些人来探病?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那些人来探病来?

省人大一把手吕主任中风。

这个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迅速传递开去,全省震动。

吕军年在楚江干了十几年,树大根深,方方面面牵扯到的关系极广,结的仇也极多。

这个消息传出来,不知多少人惶恐,也不知多少人欢欣鼓舞。事后陈京听到下面人说,因为吕军年的病情,事发之后,下面有人放鞭炮庆祝的。

当然,吕军年这些年经营留下来的一批嫡系,则一下慌了神。

不过好在一切都会虚惊一场。

陈京和伍大鸣到省第一医院高干病区看望吕军年,医院以业务副院长为首的专家诊疗团队专门向伍大鸣做了汇报。

吕军年并不是中风,而只是眩晕症,这种病症易发于中老年人。

具体病因不清楚,但是这种病的治疗预后良好,吕主任不会有任何问题,一个星期可以痊愈。

而就在医生专家团队向伍大鸣汇报完毕以后,病房就传来了消息,吕主任已经苏醒,意识正常,除了精神略有些疲惫之外,其他感觉良好,没有多少不适。

伍大鸣和陈京两人便在众人的陪同下直奔吕军年病房。

站在门口,伍大鸣叫了一声:“老吕!”

吕军年在**听得清清楚楚,蓦然抬头,神色十分尴尬,道:“书……书记,您……您都惊动了?”

伍大鸣微微笑笑,大踏步进门,伸手道:“别动,别动,你别动啊。你这一生病,震动极大,电话第一时间就打到了我那边,阵势了不得。他们说你初诊可能是中风,我当时就想老吕多健康的一个人。平常身体能打死老虎,怎么可能会是中风呢?

事实证明,他们是误诊,你放心,没什么大问题,你就安心在医院疗养几天,回头准好!”

吕军年几次要竖起身来,都被伍大鸣用手压住。他眼睛从伍大鸣脸上滑过,瞟向了陈京。

陈京微笑着站在伍大鸣的侧后方,他愣了一下,嘴一咧道:“陈秘书长也惊动了……实在是……”

伍大鸣道:“老吕。你可是咱们楚江的重要人物,你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我真都不知道如何跟中央交代。还好,没什么大碍。以后在工作上可不许太卖命啊,不必事事躬亲,多给年轻人表现吧。”

他轻轻的摆摆手,冲身后的陈京道:“陈京,外面守着的人还不少吧,你出去给大家做做工作。探病今天就不用来了。改天吧。我和吕主任聊聊天,谈谈心。让他们换日子,别干扰老吕休息了!”

陈京点点头,从病房中缓缓退出来。

走到走廊上,他心中就觉得有些好笑。

吕军年闹的这是哪一出?一哭二闹三上吊吗?

前段时间,他趾高气扬,天天到各处指手画脚。只要他出现的地方,他都会大侃特侃,谈的问题都很尖锐,矛头指向极其鲜明,陈京几次都中枪。

而现在倒好,现在的局面对他来说内外交困。

伍大鸣断然出手,一手直接捅到了他的筋上,人家上访大军直逼京城。中央调查组很快就会下来。

另外,马柏坤在人大内部断然行动,旗帜鲜明的反对吕军年,处处给吕军年制造麻烦,吕军年也是疲于应付。

至于苏华平的案子,陈京已经掌握了比较充分的证据。正准备动手,只要把苏华平揪住了,把他的问题暴露出来。他送吕军年的贵重礼品必然曝光,单这一点,就够吕军年喝一壶的了。

陈京什么可能都想到过,就是没想过吕军年突然就生病了,而且貌似还病得不轻,急救车抢救中心齐上阵。

阵势极大,声势更是惊人,最后却不过是虚惊一场。

这生病来得也太是时候了吧,头痛的事儿多,惶惶不可终日,束手无策,这可能才是病根。

他这是另一种方式的示弱?或者是举手投降?

也许这是他唯一可以下台的机会。

在病榻之上,和省委伍书记汇报工作,谈心,主动交代一些问题,承认自己的错误,保证今后不再犯类似错误,还有什么时机比现在合适?

从这个角度来说,也算是姜还是老的辣。

陈京从特护区出来,外面很多人候着。

门一开,有人就迅速围拢过来。

一看清出来的人,大部分人却又不由自主的后退。

陈京眼睛扫了一眼等候的所有人,他一眼就看见了庸州市委一把手邵永强,还有徐兵。两个人身份颇高,人大的几名副主任和他们在一起。

陈京赫然发现,人群中还有苏华平的存在。

陈京一出现,苏华平明显尴尬,他刻意的躲在了邵永强的身后,脑袋只能看到一撮头发。

除了这个圈子之外,省直单位过来的人也不少,基本都是副职,有几个实权副职,都是吕军年的亲信,陈京以前还不知道。

另外就是下面市、自治州的一些班子干部,陈京有些人还面生得很,但隐隐又有点印象,事发一共才四五个多小时。

这些人能够都赶过来,看得出来,他们对吕军年出事的紧张。

陈京没有多看他们,仅仅一眼,但一切他都已经尽收眼底了。

省人大办公厅肖克全凑过来,道:“陈秘书长,情况怎么样?”

陈京微微一笑,道:“没什么大碍,出诊医生有误诊,不是中风,只是头疼。这对你们人大办公厅是个警示,你们服务领导的工作可有待提高。明明知道吕主任工作繁忙,你们怎么就不能合理帮他安排时间?

平常多督促他多锻炼,多休息,这个工作很困难吗?

幸亏没大事,如果出了大事,你们就是罪人!刚才书记动了肝火,让我给你们提个醒,老肖,你可是办公厅的老人了,资历比我还老,以后要多注意了!”

肖克全被陈京劈头盖脸的一通批评,搞得他冷汗涔涔而下,连连点头认错。

从事发到现在,他一直就心神不宁,很多关键的工作,都是陈京直接安排他做的。

不知不觉,陈京在他心中的威信一下就建立起来了,在某方面,陈京俨然也成了他的主心骨了。

陈京批评了肖克全几句,道:“老肖,跟大家都说说,吕主任病情不重,但是还是有些虚弱,今天看望大军就不要打扰他休息了。让大家都散了吧!要探病,等吕主任精神稍好一点后再来!”

肖克全连连点头,陈京淡淡的笑笑,转身就准备去休息室。

他需要等候伍大鸣一起返回。

但是站在这里,又碍眼的很,他往这里一站,很多人不自在。所谓不是一条路上的人,在一起就会很尴尬。

陈京从人群中穿过,并没有含笑向大家点头致意什么的,他步履匆匆。

徐兵凑过来,道:“秘书长……”

陈京才收住脚步,伸出手来,徐兵双手伸出来和他握手,神情有些不自然。

毕竟,现在徐兵已然被很多人认为他和陈京关系很近,算是荆江系人马陈京之后的重要人物。

而此时他出现在这里,显然让一些人意外。

陈京能体会到徐兵此时的微妙心理,吕军年毕竟是他多年的领导。

虽然这几年关系有些疏远了,甚至两人一度还产生了一些小矛盾。

但是对徐兵来说,他始终还是难以割舍吕军年这条线。

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谁不想多和几个领导有关系,东边不亮西边亮?

徐兵和陈京握手,握得很紧,陈京道:“虚惊一场,没什么事情,好好休息一下就没事了。刚才他已经醒了,书记留在那里跟他说话呢!”

徐兵点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万幸,万幸!”

他沉吟了一下,道:“最近我们搞一个招商见面会,想请秘书长您赏光,不知您能不能从百忙之中抽一点时间出来……”

陈京淡淡的道:“那都是小事,以后再说,今天你一路赶过来,舟车劳顿,还是先安排休息吧!这个时候也不宜去探病,就让领导好好休息吧!”

徐兵连连点头,松开手,陈京冲他点了点头,径直出去,直接去家属休息区了。

徐兵抬手看看表,对身旁的几个熟悉的人摆手道:“走吧,走吧!秘书长刚才说了,吕主任没大事,今天不宜探病,咱们改天再过来。今天你们几个可都别溜了,晚上我做东,咱们喝几杯。

然后再安排一点活动,到省城来,我算是半个地主,怎么说也要尽地主之谊!”

他嗓门有点大,像是故意大声说话的,秘书长这几个字咬字尤其加重,似乎在体现他八面玲珑的本事。

亲近吕军年的一帮人,内部也有分化,徐兵现在如日中天,身边自然也团结有一帮人。

他一吆喝,几个下面来的干部都跟在他后面,几人说说笑笑就出去了。

陈京在休息室抽烟,抽到第三根烟的时候,他看到伍大鸣从里面出来。

此时外面的人基本都走光了,只留下人大办公厅的几个人。

几人一一过去向书记见礼,伍大鸣含笑和他们握手,连连说辛苦辛苦。

最后走到陈京身边,两人一句话话没说,直接上了外面早已经等候多时的汽车。

两人一路直奔玉山,路上伍大鸣只说一句话:“人大的事情,放一放吧!遇上了一个会挑时候生病的,总算还不是一无是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