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305章 拉拢!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拉拢!

今天徐兵大宴宾客。

主要的客人有衡水市副市长欧先明,九澧市市委组织部长岑小川,沅水副市长、统战部长孙保健,这几个人都是徐兵的旧识。

而且这几人都是铁杆的吕军年系的人马。

其中欧先明还是吕军年的秘书出身,在省委工作超过八年。

在临江酒楼吃了饭,徐兵安排到夜朦胧歌舞城唱歌,然后做足底按摩。

用徐兵的话来说,今天能碰到几位老兄弟不容易,有个机会大家聚聚,坐坐,该珍惜。

这几年,大家天各一方,各忙各的工作,平常难得一见,有时候甚至连电话也甚少联系,都不容易啊。

在足底按摩中心,四个人开了一个大房。

徐兵趁着酒兴道:“保健,你还记不得的,我们上学的那会儿。咱们系文坛三杰,你可是大名鼎鼎呢!你我同龄,晃眼已经过了几十年了,韶华易逝啊!”

徐兵轻轻的感叹,心中还是颇有些得意。

当时所谓的系里的三杰,三人皆入仕途,有两个兄弟一直在国企里面,两人后来纷纷下海经商去了岭南,据说混得也不咋地。

而孙保健的起点比徐兵也高很多,孙保健在省委上班的时候,徐兵还在街道办做办事员。

那个时候汽车还很少,徐兵就特别羡慕孙保健走到哪里都能坐上绿皮的吉普车,到了下面。吃馆子,喝楚城老酒,那可真是吃香喝辣。

徐兵老婆工作调动问题,从郊区调城里,都是找的孙保健的关系才把事情办妥。

孙保健的优势就这样持续了十几年。

孙保健当区委一把手的时候,徐兵还是副区长。

可是后来,徐兵最先接触到了吕军年,深受吕军年的赏识和信任,开始一路青云直上。

孙保健虽然也和吕军年过从甚密,但他身上的文青气息太浓。在有些事情上低不下架子。该出手送礼的时候,扣扣索索,几年的功夫,徐兵就和孙保健不相上下了。

现在。徐兵已经成为了全省第一标杆市。荆江市的一把手了。更是后来居上,成为了当初吕军年一系的头面人物。

现在的吕派人马,除了邵永强以外。还有谁能跟徐兵竞争?

即使是邵永强,他庸州能跟荆江比得了吗?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吕军年江河日下是大势所趋,在后吕军年时代,邵永强还有多少机会跟自己抗衡?

孙保健和徐兵闲聊,一旁的欧先明和岑小川两人也时而搭讪。

他们在徐兵面前表现得很客气,很恭谨,徐兵现在名气很大,声望也高。

关键是最近崛起势头强劲的荆江系成为了楚江政坛的新鲜血液,省委陈京秘书长到楚江履新三年,高调踏进了省委常委的行业,风头之强劲,一时无两。

徐兵八面玲珑,没在一棵树上吊死,吕军年江河日下了,他又攀上了陈秘书长这样的新贵,仅此一点,就让人刮目相看。

一方有意向徐兵靠拢,而徐兵更是对整合吕派人马志在必得。

所以双方气氛非常融洽。

这一次吕军年生病,很多嫡系人马齐聚省城,与其说是担心吕军年的病情,还不如说是因为自身内心惶恐和不安。

吕军年存在,很多人就有主心骨,吕军年不在了,很多人就是无根浮萍,楚江政坛竞争如此激烈,今后他们的仕途还能像以前那般顺风顺水?

其实,通过这次事件,通过最近所谓的吕陈之争,吕军年病倒进医院。

稍有政治嗅觉的人都能够感觉得出来,楚江政坛,吕军年的淡出已然成了必然。

哪怕吕军年现在是人大一把手,但是立刻了省委核心的决策层,对很多事情的把控,已然是力不从心了。

岑小川等人也意识到,再不重新找出路,再不重新运作人脉,已经不行了,时不我待啊!

“小川,你是组织部长,和省委边部长关系应该还不错吧!”徐兵扭头看向岑小川。

岑小川年龄比徐兵要小几岁,但是头上已经谢顶,看上去年龄比徐兵还要长一些。

他淡淡的笑笑,道:“边部长门户深啊,要求也严,咱们九澧市这几年的组织工作,可没少挨批评!”

徐兵摆摆手道:“小川,组织人事工作现在是一个热点,省委主抓的热点。陈秘书长一直致力于推动这个工作,你们以后工作上还是要紧跟省委的步伐走,要及时的领会省委的精神。

这样吧,小川,今年两节期间,你做个准备,跟我一起去陈秘书长里走走。

跟领导多接触,对你们的工作会有很大的帮助。”

徐兵哈哈大笑,看向欧先明和孙保健,道:“你们也一样,不能只看老黄历工作,要与时俱进,是不是啊,老欧!”

欧先明最为老持沉稳,他话不多,听了徐兵这话,却笑道:“徐书记提携我们,我们能不识抬举?其实陈秘书长我也见过一次,还说过话。不愧是楚江才子,水平很高,只是一直没有缘分结识。

有徐书记帮忙,能结识陈秘书长这样的大才子,我个人感到很是激动!”

徐兵大手一挥,道:“那就这样说定了。回头咱们再联系,吕主任这病虚惊一场,反倒凑了咱们几个老兄弟聚首,这是一大好事!”

徐兵说这话,颇有一些踌躇满志。

吕军年下面的人马,也不是铁板一块。

各自有各自的小团体,对徐兵来说,一直给他压力大的是邵永强。

邵永强这个人,最善于小殷勤。常年在吕军年那里得宠,吕军年一系人马,一多半都和邵永强认识,而且关系匪浅。

邵永强在庸州最近和德高在对着干。

据说暗中搜罗了很多关于殷林屁股不干净的材料,庸德之争,最终可能还是邵永强要占据上风。

而且自今年以来,庸州喊着搞旅游开发的口号,募集了大量的社会资本。

马上要新修一条直达省城的铁路,另外据说楚江北部唯一的机场也要选址在庸州。

那样一来,德高楚江北部标杆的地位岌岌可危。庸州占先机的可能性极大。

而出乎徐兵意料的是。邵永强最近和省委孙千石据说搭上了关系,孙千石大搞楚南发展的同时,竟然也没忘记楚北。

下一个星期,据说孙千石要专门到庸州视察旅游产业。实际上也是表示他对庸州工作的某种支持的姿态。

徐兵在资历上比邵永强要差一些。这是他的软肋。

但是今天他能轻松的拉拢岑小川几人。感觉也是非常的好。

他和陈京一起共事两年,内心对陈京是极其的认同,也很看好。

邵永强有邵永强的路子。徐兵则有徐兵的坚持,荆江一系现在势头强劲,但是底蕴还差了一些。

作为荆江一系的关键人物,徐兵此时能够把握住良机,壮大自身的实力,这势必也会给陈秘书长留个好的印象。

晚上一条龙搞完,已经凌晨了。

徐兵和三人作别,半夜依旧回到了荆江。

马上荆江的招商见面会,这是下一阶段的重点,陈京亲自批示过,要认真吧招商会搞好,搞出特色,争取能确立荆江更大的竞争优势。

而徐兵在暗地里野心更大。

现在荆江发展势头这么好,陈京在荆江留下了如此多的资源。

徐兵想趁着这个机会,一举实现大突破,甚至是赶超省城,如果荆江能够在经济上实现对省城的全面赶超,这势必会进一步增大荆江以及徐兵个人的影响力。

不过现在踌躇满志的徐兵,又哪里想那么多?

……

吕军年生病住院,虽然消息传出来,吕军年只是小问题,并没有大碍。

但是他这一入院,却让本来剑拔弩张的楚江政坛的氛围一下缓和了很多。

吕军年公然叫板省委,在人大方面出幺蛾子刁难省委的人事决策。导致省委伍大鸣的极度反感,针锋相对。

在省委公然施压和人大内部分化严重,内外交困的情况下,吕军年已然束手无策。

而前段时间被热炒的所谓吕陈矛盾,也因为这一次激烈的碰撞,而黯然失色。

谁也没想到,在关键时刻,吕军年会突然出现这样的状况。

吕军年这一病,可以说是恰到好处,他人往医院一住,外面天塌下来似乎都跟他没关系了。

虽然这几天陆陆续续有人到第一人民医院去探病,但是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吕军年是在找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台阶。

小姐的脾气,丫环的命。

吕军年有很多雄心壮志,有很多政治诉求,奈何他终究还是力不从心,现在的楚江省已经没有多少适合他生存的空间,已然成为了不争的事实了。

不过是一场小病,但是生病背后体现出的却是楚江政坛一次声势浩大的洗牌即将拉开帷幕。

本来很多人都想看一场好戏,都想看看吕军年在楚江经营了这么多年,其究竟有多大的能量。

但是很可惜,好戏并没有如期而至,反倒是这么一个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局面出现了,一边倒……

【最近有很多朋友抱怨更新,南华不知道怎么跟大家说!我犹豫了好久,还是该跟大家先说一说了!

《官策》这本书可能不久就要结尾!不要吃惊,上个月南华还踌躇满志,这个月却就说出了截然不同的话。真是这样,原因不好说,我只能说现在官场书的生存环境,想必兄弟们都感同身受,我们都懂!官策这个写到这个级别……

最近我情绪很低落,《官策》留下的遗憾太多了。开书的仓促,中途的犹豫彷徨,一路坚持的迷茫,导致了这本书磕磕绊绊。回首这近两年的时光,这几天我晚上彻夜难眠,甚至忍不住要流泪。

那种内心的空虚和不舍,那种心中不甘心和对自己没能以最佳的状态给大家呈现一本好书的失望,那种痛,难以用言语表达。

不过我还是安慰自己,在官策之前,我一无所有。两年时光,我有了老婆,有了可爱的小女儿,有了一个完整的家。这也许是我这两年写书唯一的收获!

现在还没到结束的时候,但是我终究还是忍不住先跟兄弟们说说,因为有些事憋在心中,人会发疯!

官策后面的情节,我会尽量写完,秘书长这一节结束之后。

后面的将会以春秋笔法后记的形式来写,这一次绝对不会忽悠。一定会有后记,毕竟官策和布衣不同,官策是一个没有结束的故事,后面还有很多需要给大家一一澄清的情节。

虽然书得结束,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但是南华今天还是要说声对不起,对不起几年追随官策的兄弟。我没把书写好,真的没写好,我自己遗憾太多,很失望,也很对不起大家……

也许从今天开始,我就要构思新书了,新书不知道写什么,脑子中一片浆糊。

但是我已经想好了,新书我会写很多存稿后才会发布,绝不仓促了。因为没写好的东西,仓促的东西就贸然发布,这是对书友的不尊重,也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

好了,不说了,语无伦次,不知所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