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307章 没露脸,露屁股!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没露脸,露屁股!

书记视察日程安排很紧凑。

市委送过来的日程表让陈京过目,陈京瞟了一眼,不由得微微蹙眉。

看日程安排,视察南渡江水电站,回来视察德水去污水处理厂,然后安排在德水工业园吃饭。

下午视察德高第一中学,德高党校,走访德高困难职工家庭……

南渡江水电站和德水污水处理厂,水电站是伍大明在德高担任市委书记的时候拍板立项的,而污水处理厂是当初陈京在德水任职的时候上马的,其实也是伍大鸣拍板的。

德水工业园是近几年来德高重点打造的工业园,殷林上任以后,主要就是围绕这个工业园转,招商引资项目基本都在工业园落户。

不夸张的说,这个工业园是德高的标杆项目。

从这个日程安排陈京就能体会到殷林的良苦用心。

殷林先是安排老干部和伍大鸣见面,都是当年伍大鸣在德高干一把手的班子成员。

现在视察的第一站又选中了伍大鸣在德高任职时候的重点工程项目作为目的地,可以说这个马匹拍得不动声色,拍得老奸巨猾。

不仅如此,拍马匹的同时,他也没忘记把自己最得意的政绩拿出来让伍大鸣过目过目,一个工业园的视察,占据了所有日程的三分之一时间。

后面的学校视察,走访困难职工家庭什么的,那都是添头。

日程安排都是这样。重要的事情都往前排。

后面的日程都看时间,如果时间来不及,随时可以取消。

陈京到了人家地盘上,人家主人已经把菜单送到了面前,他当然不会无端的指手画脚。

他当即就在日程表上签下了大名,整个日程就这样敲定了。

晚上,吃饭到九点钟。

伍大鸣老友重逢,兴致很高,喝了好几杯酒。

他酒量不太好,喝酒以后回来头就发晕。陈京叮嘱肇易记。自己先回房间。

单家强在他房间门口早就恭候多时了。

他来的时候拎了两个大包,里面全是土特产。

他也没麻烦陈京,直接找到唐正华,直接寄送到了省城。到陈京门口的时候。他已然是一身轻装了。

进到客厅。陈京给单家强冲了一杯茶,道:“老单,不是我说你。你什么时候找我不可以。偏偏这个时候过来。外面有多少双眼睛你不知道?草率!”

单家强愣了愣,脸有些涨红。

他道:“秘书长,为这次书记视察,我们是劳民伤财。调动的警察就多达数千人,全市上下紧张得很。殷林要求又要搞得场面大,又要绝对保证书记视察平稳。为了这两天视察,市维稳办工作了一个月了。

可是还是不行,接连有上访户闹事,我来之前酒店门口就抓了二十多个人,都是来找书记告状的。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样下去,德高必然会出事,出大事!”

陈京微微蹙眉,道:“老单,你现在的责任是尽最大的努力做好本职工作。你作为市政府一把手,该你抓的工作你要抓起来。不要畏首畏尾,也不要担心得罪谁!

如果把德高比喻成一张网,总不能让人觉得这张网是密不透风,针插不进,水泼不进。

至于德高的走向问题,某些干部存在的违规违纪问题,这是你要操心的事情?什么心都让你操完了,还要领导干什么?”

陈京顿了顿,话锋一转道:“你呀,我看心态还是有些没摆正,认认真真的做自己的事情,该管的事情就管,不该管的事情你担一肚子心不是白搭吗?作为高级干部,相信组织,相信领导这是基本素质……”

单家强连连点头。

虽然挨了陈京的骂,但是他心中却舒服多了。

陈京说这一番话看上去是在骂他,实际上给他透露了一个重要的讯息,那就是德高的事情已经引起了领导的关注了。

也许这一次伍书记视察德高,就是要来看看德高的现状。

他是德高的老书记,在德高树大根深,殷林虽然这几年在德高经营得不错,但是要想在伍大鸣面前把德高的盖子捂得密不透风,那只能是异想天开。

陈京没有让单家强久留,送走单家强,陈京就给唐招招打电话。

因为上次德高事件,唐招招被殷林压制得厉害,今天陈京在政府的迎接大军中远远看到了他。

拖在最后面,神情很萎靡,看上去心事重重。

接到陈京的电话,唐招招明显激动,他道:“秘书长,您到了德高,我却没过来拜访您,实在是过意不去。我准备了两箱土特产,我和唐主任联系了,给您捎到省城去,就是一点心意,您千万不要推辞!”

陈京道:“老唐,咱们是老兄弟了,搞那些花架子多余得很。我给你交代的事情,你办得怎么样了?”

唐招招压低声音道:“差不多了,我整理出了一个卷宗,我回头交给唐主任?”

陈京沉吟了一下,道:“先别给我看,先留着吧!我看你精神状态不好,这可要不得。工作上的事情总是起起伏伏,困难重重。遇到一点困难就不干了?受点委屈就意志丧失了?

你可不要自己把自己宠坏了,德高的发展还是需要人才的,你现在是缺乏机会。

可是机会永远只属于有准备的人,我希望你能清楚这一点!”

“是,书记,我……我改正!”唐招招道,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和陈京短短说几句话,唐招招就觉得精神振奋,似乎又回到了当日在德水的岁月。

陈京身上与生俱来似乎就有一种气质,总让人觉得放心,总让人觉得可靠踏实的气质。

遇到了困难,有陈京在,似乎就有定盘星,大家就都不会慌。

……

一夜无话。

第二天,南渡江水电站。

由于正值雨季,南渡江河面的水流湍急,大坝的水位标尺定格在138米,这基本算是南渡江大坝设计的最高水位了。

从大坝上下到江面,德高方面安排了两艘汽艇。

陈京和殷林两人陪同伍大鸣登上汽艇,船开动,碧空如练,水波荡漾,巨大的人工湖面看上去景色简直就是美轮美奂。

伍大鸣心情不错,戴着墨镜指着前面道:“那边是老乌镇,一个镇搬迁八百多户人家,现在老镇区全部在水面之下了,真是沧海桑田啊!”

殷林在一旁道:“书记,南渡江水电站是一个重大的利民工程,经济效益也极大。”

他指了指水面:“现在我们这里一是发电,二是开拓旅游,三是发展渔业,鼓励网箱养鱼。今天市里已经拨了专项资金,专用用于水库综合开发和利用。前面就是咱们德州水产的网箱养鱼区。

再往前走一点,就是欢乐岛,岛上种了红杉树,修了度假村,供城市人群休闲钓鱼度假,每到这个季节,生意就很火爆!”

他顿了顿,道:“我们初初估计,整个水库综合开发搞好,每年可以有几个亿的产值,这可是巨大的经济财富啊!”

伍大鸣沉默不语,陈京道:“殷书记,你们搞旅游开发和养鱼,还是挺有远见的。这里水质好,养的鱼价钱比一般塘里的要高得多。综合利用水库,这是一个好的发展方向!”

他眼睛看向伍大鸣,道:“书记,变化真是太大了,没想到啊。以前我陪你还视察过这边,现在全都成了一个大湖了!”

汽艇向前开,路过网箱区,再往前隐隐可以看到湖中心有个小岛,陈京隐隐记得,以前那里是一座山峰。

现在水淹了,周围都成了一片泽国,那里就成了岛。

岛上的确是栽了树,不过不是红杉,而是德高常见的柳杉。

偶尔可以看到几个钓台,有人在垂钓。

岛上的度假村也没见到,倒见到了一些低矮的茅舍,应该是养殖户用来养鱼用的。

殷林刚才勾画的是蓝图,真正要实现他所说的综合开发,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两辆汽艇围着岛转了一圈,陈京看看表,道:“书记,还往前走吗?”

伍大鸣有些意犹未尽,但还是道:“回吧,再往前也没什么看的了,前面一条峡谷,过去就是新管镇,那边肯定也是面目全非了!”

两艘汽艇范围,在码头陈京就看到德高市委马副秘书长一脸焦躁的在那里来回踱步。

船靠边停下,马秘书长迅速上船,却没有和伍大鸣打招呼,而是直接凑到殷林的身边附耳低语了几句。

殷林的脸色就变了。

陈京手机响起,他放在耳边接听,挂断电话道:“感情好,咱们今天困在水上了!”

“怎么回事?”伍大鸣皱眉道。

殷林脸色极其难看,尴尬的道:“书记,您放心,有点小问题,车子抛锚,马上就好!”

他言辞闪烁,眼神投向陈京,露出恳求之色。

陈京将头扭开,抿嘴不说话。

车队被围了,周围的老百姓来了几百人,都是告状的,随行过来的几个警察根本控制不住局面。

这下倒好,殷林马匹没拍到,把自己的屁股给露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