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312章 苏华平的忐忑!

洁白的衬衫被熨得平整光洁,没有哪怕一丝褶皱.

苏华平对着镜子照了又照,一旁的周婷前前后后的帮他打理着,头发梳得一丝不苟。

“老苏,有必要搞得这么紧张吗?不就见个人吗?在楚江,你什么人没见过?”周婷在后面嗔道。

苏华平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扭头上下打量着自己的女人。

周婷年龄不小了,但身段依旧妖娆,皮肤光滑白皙,不见一丝褶皱。

熟透的女人,流露出的姓感的魅力,直接火辣,像一柄利刃一般,让一般的男人难以抵挡。

“小婷,换一身制服吧!显得端庄一些,待会儿话不要太多,点到即止就可以了!”苏华平道。

此时他内心的忐忑,无法用言语表达。

今天他要见陈京,为得到这个机会,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最后徐兵点头,他才有这个荣幸。

说起来这件事很惭愧,也很狼狈。

对陈京这个人,他最先是不屑一顾,后来又没瞧在眼里,再后来,他开始有些重视,并且耐心对付。

一直到现在,他不得不改变策略,哪怕是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为了前途和自己的政治生涯,那都得去贴。

苏华平的资历可比陈京老很多啊。

可是因为陈京,苏华平被免去了德高市长的职务。

然后又是因为陈京,他能源局长的任命在人大遭遇搁浅。

还是因为陈京,他被高高的挂了起来,而且,陈京还暗中在查苏华平涉嫌向吕军年行贿的事情,几个回合斗下来,苏华平从堂堂威风凛凛的市长,到最后离省纪委的双规大门只有一墙之隔。

说苏华平最近是肝胆俱裂一点都不会过。

他晚上根本无法入睡,需吃大剂量的安眠药才能稍微休息一会儿。

他想过很多办法来应付目前的局面,但是最后竟然束手无策。

他走陆冀言的路子,可是陆冀言在楚江根本就是立足未稳,因为吕军年的事情,他差点都不干净,在这个事情上,他能够有什么作为?

陆冀言是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在省委常委中排名第四。

可是他这个排名第四的常委,却根本没有陈京这个排在后面的秘书长管用。

这次陈京陪同伍大鸣书记到德高,回来省城就小道消息满天飞,一场巨大的危机席卷了整个德高。

苏华平隐隐察觉到,殷林可能不妙了,苏华平在德高工作过,殷林在德高的做派他最为清楚。

殷林的儿子、老婆、小舅子,个个都开公司,市里的几个大工程,他身边的人就没有不沾的。

他自己是这样做,下面的干部也是这样做,他对官员伸手捞钱,似乎根本就是睁一眼闭一只眼。

殷林强调团结,整个班子被他经营得风雨不透,凡属不是他圈子里的人,被他一一排除出全力核心之外。

德高的团结没有问题,方向没有问题,可是自上而下的干部风气,却是一年比一年差。

苏华平当时就感觉这样做下去问题可能会有集中爆发的一天。

可是殷林却反倒劝他,说自古以来,历朝历代,要想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的事情,根本就不存在。

官员当官不是出家当和尚,只要其能力不错,能够干出事情,干出政绩,些许小节问题,哪里能够事事都较真?

苏华平当时一听也觉得有道理。

再说了,谁也不能在德高干一辈子不是?

德高现在是省里确定的标杆市,只要在一任上干出成绩,把经济搞上来,那些小问题还不是被掩盖了?

正是沉浸在这样的思维之中,苏华平也学会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毕竟不是一把手,作为市长,他主抓的是经济建设,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把工作做扎实,配合殷林工作。

两人搞好团结,这不就是大局吗?

可惜,现在看来,他大错特错了。

德高的矛盾爆发比想象的要早得多,而这一次爆发,陈京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是显而易见的。

陈京先在省委废掉了殷林最大的倚仗肇易。

据说陈京当时是要把肇易拿下的,最后竟然是伍书记亲自求情,肇易才得以幸免。

经过了这件事,肇易完全吓破了胆,苏华平窝在省城,惶惶不可终曰,几次给肇易打电话,想找他探听一点消息,可是对方都百般推脱,根本就不吃苏华平的那一套。

而肇易和殷林的距离更是一瞬间就拉远了。

苏华平听到德高的同僚说,德高市委为省领导送礼,每年都是固定的分子。

可是这一次肇易竟然全被礼物原封不动的退了回去,搞得德高市委的几个副秘书长极其尴尬,还以为是自己的工作出了纰漏,惹肇主任生气了。

失去了肇易,殷林就成了瞎子。

省委的高层决策,省委的高层动向他就完全不知了。

殷林估计也意识到不妙,专门在德高召开了一个改进干部作风,家强干部廉政建设的专题会议。

德高的媒体大肆宣传廉政之风。

殷林身边的那一帮子人也开始收敛,殷林的儿子殷小天的公司转移到了楚城。

殷林一系列的动作,却并没能扭转局面,陈京的动作更快。

这一次伍大鸣去德高视察,带着陈京一起过去,几乎就是给了殷林致命一击。

殷林完蛋只是时间问题。

苏华平心中的仓皇失措可想而知。

三江鱼馆。

招牌菜红烧鲑鱼味道极其的鲜美。

陈京到的时候,徐兵一前一后的出门迎接,苏华平尽量让自己显得更自然一些,但是心中依旧还是紧张莫名。

陈京和徐兵握手,徐兵道:“秘书长,百忙之中打扰您,实在是过意不去!这次招商会取得了不小的成绩,我还没专程感谢您呢!”

陈京淡淡的笑笑,道:“工作是你们做的,感谢我干什么?倒是你说我忙,还真是忙!不过吃顿饭的时间还是有的!”

两人手松开,苏华平凑过去客客气气的道:“秘书长……”

陈京微微颔首,伸手和他握了一下:“老苏在党校工作,你可不要觉得委屈!抓好党校教育,下一阶段将会是省委工作的重点,有你们忙的时候!”

苏华平连连点头,心中却有些不是滋味。

现在他临时在党校担任副校长,没实权,天天就去坐班,曰子过得优哉游哉,宛若像是在养老一般。

两人迎接陈京到包房。

老板娘周婷过来亲自给客人斟酒。

陈京她见过几次,不过已经有些年了。

现在再看到陈京,似乎依旧还是那样年轻,但是当他看到堂堂荆江市委书记和前德高市长苏华平,两个人一左一右,将陈京围在中间,笑容是如此的谦虚,甚至还有些谄媚的味儿。

她心中就觉得感叹,隐隐又觉得不可思议。

她就想不明白,陈京这么年轻,怎么就能拥有如此显赫的权柄。

苏华平为了今天的饭局,从昨晚开始就坐立不安,整整一晚彻夜难眠。

周婷忙完,面带笑容道:“几位领导,你们慢用……”

徐兵压压手道:“你也坐吧,秘书长也不是外人,你和老苏的关系,也就只差个红本本而已,谁不知道那事?”

周婷脸微微一红,她今天还真有点紧张,平常交际花的本事硬就是发挥不出来。

陈京微微一笑,道:“老板娘,你这个我以前可是光顾过了。有好些年没来了,你风采不减当年啊。坐吧,你就当陪老苏吃顿饭!”

陈京开口,周婷才道:“那我就却之不恭,陪领导吃点。”

她挨着苏华平坐着,怎么都觉得拘谨。

平常她招待的客人可不少,很多客人喜欢开点带色的玩笑,基本都是取消她和苏华平的。

面对那种尴尬的场景,她常常都能应对自如,得体又不失礼。

但是今天真不行,陈京看上去很和蔼,平易近人,如果不是有先入为主的印象,说陈京是隔壁家的邻家男孩,也不为过。

可是当她一想到,苏华平的命运前途,几乎都在这个年轻人手上,她心中就安定不了。

再说了,苏华平对她也叮嘱过,让她少说话,她就更不敢胡乱开口,生怕弄巧成拙。

就那样静静的坐着,听着三个男人吃饭闲聊。

谁的酒杯空了,她就主动站起身来帮其添满。

几次跟陈京添酒,两人近距离接触,身体稍微的摩擦,她都忍不住脸有些红。

凑近陈京,她才真正见识到这个男人的年轻。

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年轻人才有的男人味道,这是苏华平这种年过半百之人,身上绝对不会存在的。

一时她心中竟然有些怪怪的。

周旋于官员之间,和官员接触打交道,基本是周婷的工作。

但是,有权有势的官员,有几个不是已过中年的男人,甚至有的还是糟老头子。

今天遇到这么一个比自己年龄还小,却权势显赫的领导,她还真是第一次,种种的不适应,让她觉得自己口舌不灵活,手脚像被什么束缚住一般难受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