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314章 绝对是煎熬!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绝对是煎熬!

邵永强到省城待了两天。

这两天对他来说简直就是煎熬,省委的电话来得急,可是等他到了省城以后又让他等着,似乎直接把他晾了起来。

这让他本来悲观的情绪,变得更加悲观。

市委领导到省城,能够随时见到省领导,这其实体现的是这个市在领导心中的地位,有些发展好的市,受重视的市,一把手进省城,往往会得到很高的礼遇。

甚至省委领导的日程安排,省委办公厅都会打电话给下面的一把手,征求他的意见,询问他那个时候方不方便。

邵永强曾经也有过这样的待遇,可是现在,这种待遇不复存在了。

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这就是官场千万年以来的铁律。

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时候,到处都有人过来锦上添花,一朝落魄,绝不会有人过来雪中送炭。

邵永强利用这两天空余的时间拜访了一次吕军年。

吕军年还是人大常委会主任,可是这一次的神气明显比不上以前了。

一场病似乎让他懂得了人生的真谛,同样是一场病也似乎让他变得苍老了,邵永强第一次发现,吕军年头上竟然有了那么多的白发。

谈到庸州的局面,吕军年出言谨慎,他对邵永强道:

“庸州这些年,发展不容易。一个基础这么薄弱的市,一个人口基数这么小的市。能够稳扎稳打,发展到这一步,很不错了!永强,以后还是要稳扎稳打,少一些意气之争,多一些埋头苦干,这对你个人,对庸州都好!”

邵永强认真点头,心中却想,前几年鼓动庸州和德高争也是你的意见。现在让庸州不争。稳扎稳打也是你的意见。

他心中已然清楚,庸州以后想倚仗吕军年几乎没有可能了。

吕军年这话的意思,流露出来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和吕军年聊的时间并不长,因为双方关注点已经不一样了。

邵永强内心忐忑。需要有一个定海神针。而吕军年则眼看着年龄要到岗。只想最后的时刻求个平安。

他和伍大鸣争了这么多年,最后他终究还是失败了,也许坐在现在的位子上。顺顺当当的退休,就是他现在最好的选择。

从吕军年的住处出来,在回酒店的路上他突然接到省委的电话,电话是陈秘书长亲自打过来了。

他心一紧,忙道:“秘书长,您……您有什么指示?”

陈京在电话那头很温和,道:“不好意思邵书记,让你在省城等了两天了,今天我才有时间理你,还望你别往心里去!”

邵永强道:“秘书长您太客气了,您有指示尽管说。”

陈京道:“这样吧,我们找个地方。我听说你会打高尔夫,有个东唐高尔夫会所,我下午两点在那里等你,我们打一场球如何?”

邵永强愣了一下,不知陈京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

他顿了好大一会,才道:“好,我一定准时到,全凭秘书长您安排!”

东唐高尔夫会所。

陈京平常很少光顾这里,今天他选择在这里见邵永强,一来是想营造一个非正式的环境,另外也是出于保密考虑。

邵永强进省城,受到的关注很多。

很多人都认为,邵永强这一次在庸州可能凶多吉少。

伍书记上次视察效果很不好,德高固然遇到的问题比较大,庸州难道就没问题?

邵永强一直就是楚江北部几个市有名的死硬分子,经常和省委顶牛的家伙。

省委深化改革的时候,他曾经公开阻挠过省委政策在庸州的执行,以前他倚仗吕军年,现在吕军年不行了,省委会容得了他?

德高的问题要解决,在解决德高问题之前,庸州的问题可能还得排在前面,这是目前很多人对楚江政坛的解读。

在这么敏感的时候,陈京可不想让人知道,他和邵永强有秘密的接触。

最近这几天,陈京也在做剧烈的思想斗争。

现在伍大鸣考虑德高要换人,邵永强究竟合不合适?

能力方面,邵永强是有的,但是邵永强毕竟有很多前科,这个人固执,不太听招呼,让他主政德高这样的大市,会不会捅娄子?

德高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正因为犹豫,陈京故意冷了邵永强几天。

他还是觉得应该深思熟虑,同时也还要对邵永强观其行,听其言。

伍大鸣让他找邵永强谈谈,这体现了伍大鸣的心胸和气度,但是另一方面,这何尝又不是无奈之举?

德高的局面要保住,德高发展了几年的成果要保住,殷林又必须要撤换,谁接替殷林以后,能够保证德高的局面平稳过度?

陈京提前半个小时到会所,邵永强早就到了。

他足足提前了一个小时。

在会所休息区,他老远伸出双手,脸上挂着笑容道:“秘书长,您提前了!”

陈京和他握手:“你不是更早吗?”

邵永强道:“我能跟您比?您管着省委机关这么大一摊子事儿,一天日理万机。我这几天在省城述职,基本就是闲人一个!”

陈京哈哈大笑,摆手道:“去换衣服,咱们打几局!”

今天天气不错,有阳光但不是很热。

陈京打高尔夫是个菜鸟,邵永强也差不了多少。

两人打了两洞,陈京哈哈大笑,道:“老邵,我们还是歇会儿吧!咱们这球技,再打下去,周围的人都要笑我们了!那个有个亭子,我们过去喝点东西!”

凉亭里面,水果饮料一应俱全。

陈京和邵永强相对而坐,邵永强显得很拘谨。

陈京微微蹙眉,忽然道:“老邵,你知道这次省委为什么让你过来述职吗?”

邵永强心一跳,道:“还望秘书长指点!”

陈京摇摇头,道:“指点谈不上,但是最近外面传言很多,说省委要对北方几市有人事方面的动作。这个传言不虚,的的确确,省委在酝酿北方几市主要领导的调整。

这次让你过来,主要也是基于这方面的考虑,你自己是否有心理准备?”

邵永强愣了良久,木然的点点头,一颗心开始渐渐的下沉。

果然不出所料,这次过来就是这个事。

虽然他有心理准备,但是这话从陈京口中说出来,他感受又不一样。

“你……你有什么想法?”陈京道。

邵永强摇摇头,道:“没有太多想法,我服从组织安排!”

陈京一笑,道:“你都不知道组织安排你去哪里,你一点想法都没有?”

邵永强沉吟了很久,道:“我只希望庸州的下一任班子,能够把握好契机,把旅游搞起来,把庸州搞得越来越好!至于我个人,我……我……”

邵永强轻叹一口气,言语有些不知道如何继续。

陈京盯着他,道:“德高你熟悉吗?你和德高可是老对手!”

邵永强点点头,又摇摇头:“德高的情况我熟,但是人不熟。毕竟我们和德高的关系一直处理不太好,彼此很少有交流!”

陈京道:“这就是问题,说句实在话,这次伍书记视察最不满的就是这一点。德高和庸州毗邻,文化相通,语言相通,风俗习惯相通,可是两边的关系竟然如此恶劣。

隔山相望,却老死不相往来,这对整个楚江北部的经济发展,是很严重的阻碍!

在这个问题上面,你们和德高的主要领导,都是有责任的!”

邵永强抿嘴不说话,他端起面前的果汁喝了一口,头慢慢的低下去。

过了一会儿,他抬头道:“秘书长,和德高的竞争,我们处于劣势。我们的条件及不上他们,不能够走一个模子的发展道路,不能搞同质化竞争。在这个问题上,我还是坚持我们没有走偏路子!”

陈京淡淡笑笑,心想邵永强还真是有点意思。

都到了这一步了,他对自己的执政理念依旧还是那么执着,从这一点来说,他算得上是一个合格的市委书记。

派系啊!

一切都是派系惹的祸。

党内任用干部,什么时候才能够摆脱派系之争?

邵永强如果不是吕派人马,死忠于吕军年,屡屡走偏路子,单凭他在庸州这八年俯首甘为孺子牛的这种干劲,他早提拔了。

放眼整个楚江,像这样坚持有独立思想,能够抗住压力独挡一面的干部不多。

陈京端起果汁喝了一口,道:“老邵,你放松一些,不用那么紧张,更不用情绪低落。今天我跟你谈,主要是谈省委考虑调整你的工作,有意让你去德高干一届书记,书记的意思是想让我先跟你谈谈,看看你自己是否有信心!”

邵永强一下愣住了,他手颤了一下,杯中的果汁溅出来,衣服都湿了。

他慌忙拿纸巾擦拭,手却忍不住颤抖。

去德高担任一届书记?这怎么可能?

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从政三十年,早就练就了处变不惊的强大心脏。

可是乍听陈京这句话,他终究还是失态了。

德高是什么地方?德高是楚江北部最大的市,是省委拟定的改革标杆市,这么重要的市,让自己去主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