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316章 是开始还是结束?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是开始还是结束?

时光就如同一批脱缰的野马,飞快的流逝着。

转眼间,又是半年过去。

出乎所有人意料,让很多人大跌眼镜,今年楚江省各市经济排名,荆江的最后一个季度的生产总值,竟然强势的超过了省会楚江,傲然排在了全省第一位。

一个卫星的地级市,经济超过省城,这在楚江的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

而荆江的这一成绩,也必将载入历史。

荆江从一个问题城市,现在成为全省发展最快,发展最好的城市,一共只用三年时间。

三年以来,荆江坚定的走符合自身的发展之路,现在在国企改革,招商引资,建立物流中心等多个方面取得巨大成功。

走马圃码头的建设,更是让荆江成为了整个楚江海陆空交通的总枢纽。

依托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荆江市委和市政府在年底又提出了打造荆江成为中原地区货品批发中心、商业中心的庞大计划。

这个计划估计会给荆江市带来数百亿人民币的产值,另外每年还有近十亿元的财税收入。

计划重要是依托荆江传统的优势服装行业为中心,在奠定荆江市货品集散地的前提下,政府大力开发商业,鼓励商业繁荣,目的是打造荆江成为中原第一货品集散地,通过迎来送往南来北往的客商,从而带动整个荆江的经济活力。

这个计划很庞大,可是实施起来非一朝一夕的事情,但是这个计划很诱人。

一旦这个计划实施,荆江的城市繁荣和城市规模,都将得到极大的拓展。而随着楚城发展的迅猛势头。荆楚一体化的进程将会进一步加快。

也许十年之后,楚江省的荆楚经济圈,将成为整个中原地区规模最大,最成功的经济圈。

荆江在用这种方式告诉全国,其自身的潜力和价值。

而因为荆江经济的带动。今年全省的经济整体向好,虽然目前全国的经济数据还没出来,但是楚江省肯定会向前稳步迈进,这基本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荆江。

荆江船厂。

省委伍书记,省委陈京秘书长一行今天到船厂考察慰问。

虽然说很多外媒解读,荆江船厂现在已经成为了共和国中低吨位军用舰艇的生产总基地。

但是荆江船厂毕竟还是民用企业。现在重新改组过后,荆江船厂也成了楚江省最大的企业。

伍书记和陈秘书长到这里视察,荆江市委主要领导全程陪同。

一行人参观完船厂,一起登上了玉山。

玉山现在是真正的军事区,船厂的重要专家、保密技术人员都住在玉山。

玉山常年都设有军事禁区的标示,山上雷达阵地随处可见。守备森严。

否则整个玉山守备工作的就是船厂保卫处,一个团的编制,其负责人就是陈京的死对头秋若寒上校。

荆江船厂现在已经鸟枪换炮了,从玉山顶上望过去,整个船厂区域一片热闹繁忙,到处都是工人在各个工地施工忙碌。

因为荆江船厂的成功引进,荆江军分区规模进一步扩大。

军分区司令员何寿山兼任了省军区司令。在大军区今年的授衔仪式上,他也被高调的授予了少将军衔。

可以预见,何寿山现在的职务肯定只是暂时职务,他必将会到大军区某主力集团军高层任职,共和国一位跃马疆场的将军从是从荆江走出去的,不得不说,这也是荆江的骄傲。

在玉山,何寿山紧握着陈京的手,感慨颇多,道:

“几年之前。荆江还像个孩子,荆江船厂更是个病入膏方的坏孩子。几年过去了,一切都沧海桑田了。就连玉山这片荒山,也在也完全变了模样。说句心里话,这些成绩当初都是我们想象不到的。也是不敢想的。

在和平年代,我们荆江重新进入国家国防建设,军事建设的视野,这不得不说是个奇迹。秘书长,你可是奇迹的缔造者!”

陈京道:“何司令员,这么说你就太过誉了!我不过就做了一些穿针引线,牵线搭桥的事情。实话讲这算不得什么,成绩都是同志们努力取得的,这一点我在省委待着,可是天天听到荆江的捷报!

作为曾经在荆江工作过的干部,我感到十分骄傲,也非常的欣慰!”

何寿山打了一个哈哈,没再说话。

他虽然是军方干部,但是对楚江政坛的讯息也是相当的灵通。

现在的陈京已经不是昔日荆江举步维艰的市委书记了,陈京在省委影响力巨大,荆江干部也被他归拢打造成了楚江政坛目前势头最强劲的荆江系,现在更有消息传出来,说陈京在荆江待不了太久了。

中央在全国的人事布局马上就要开始,陈京已经进入了中组织的视线。

中组部的某位重要领导为陈京的去向问题,已经数次和伍大鸣沟通了。

伍大鸣为了陈京的前途记,据说已经松口了。

现在楚江很多人都在议论,陈京的下一站将何去何从呢!

很明显,陈京在楚江这几年,是非常成功的,政绩也是卓著的。

楚江经过了这么久的沉淀,厚积薄发,也终于走出了泥潭,开始稳步向前。

在这个时候,一个秘书长的位子似乎已经严重的束缚了陈京的才华。

这次中组部应中央要求,在全国圈定了二十多个省副部以上重点培养干部的名单,陈京的名字据说排在第一位。

更有盛传,说岭南、苏北等几省的一把手已经在向中央开口要人了,陈京进入共和国政坛的中心圈子,距离越来越近了。

当然,现在不是谈这些问题的场合,但是陈京陪同伍大鸣视察的次数越来越少了,这是个客观的事实。

更多的时候,陈京是单独视察,他的每一次视察,几乎都是全省媒体关注的焦点,其在媒体上的曝光率仅次于省长秋自忠,甚至超过了副书记孙千石。

而今天,陈京时隔数月以后陪同书记视察荆江和荆江船厂,已经有资深的熟悉楚江政坛的老人解读,这可能是陈京在以一种很隐晦的方式向大家道别。

虽然这样的说法有些牵强附会,但是很明显,今天陈京受到的关注很多。

在省委和荆江市上午的记者见面会上。

甚至有外省直接直言不讳的向陈京发问:“陈秘书长,现在外面有很多传言,说您即将要离开楚江,请问您对此作何评价?”

陈京当即回答道:“我对楚江感情很深,我愿意在楚江工作一辈子!”

陈京这样的回答明显带有官方色彩,并不足以证明什么,反倒让大家对此更加的关注。

在玉山吃了晚饭,伍大鸣好久没去温泉别墅了,当晚就直接去温泉别墅休息。

在温泉池里面,陈京和伍大鸣**相对,一起泡在池子里面尽情的享受着温泉的疗养。

场面很安静,陈京和伍大鸣谁都没有说话,似乎都在各自思考问题。

过了很久,伍大鸣道:“陈京,我比你大了二十多岁,我这一辈子在楚江干到头,能把楚江的经济完全搞起来,这就是我最大的愿望了。我没有太多的想法,年龄到站了我一天都不赖,我为党工作的这一辈子,值了。

将来退休以后,就住在老干疗养院,天天泡这一眼温泉,颐养天年,归老山林了!”

他顿了顿,道:“可是你跟我不一样,你很年轻,还有大把的时光可以去展露自己的才华。共和国将来的前途和命运,将由你们这一代人掌握的。

现在和你同龄的干部中,你算是最优秀的了,这次米部长是下了决心了,通过红机就给我通了两次电话。他这些年性子已经平和了,可是冲我发了至少两次火了,说我搞小山头,不顾大局,只顾我楚江的一亩三分地。”

他轻轻的叹口气,道:“我反复思考了老领导的话,很理解他的心思。继续留在楚江这个地方,阻碍你发展了……”

陈京默然不说话,过了一会儿,他道:“书记,咱们省保密工作存在问题。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外面已经吵开了,对这样的事情,要严查!”

“嘿嘿!”伍大鸣回头一笑,道:“那是你的工作,你回头严查,查处了问题上报省委常委会,严肃处理吧!”

陈京哂然笑了笑,有些无可奈何的摇头。

离开楚江陈京并不是没有考虑过,只是他没想到会这么快。

刚刚进入楚江省委工作一年,才找到一点感觉,现在却突然要考虑离开楚江,不得不说,这个消息让陈京很震惊,也有些措手不及。

好不容易,在楚江的工作铺开了,干得得心应手了,方方面面的工作都熟悉,成绩也起来能看到希望了。

却在这个时候要离开,尽管这种离开是一种荣耀,是一种成功,但是陈京心中也难免有很多的感慨。

他从小在楚江生活,在这里过了几十年了。

对这个地方,对楚城这座城市的感情,是常人难以体会到的。

但是伍大鸣一句话说得好,作为楚城籍的干部,不可能在楚江担任一把手,既然这样,陈京能不考虑自己的发展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