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317章 何去何从?

【先给大家拜年了!推荐三羊猪猪新书《医道圣手》,推荐宝石猫官场新书《权雄》起点极少数的写实官场,不容易了……】

京城,这是陈京又一次回家过年。

去年陈京回来的时候,关于他的提拔风声传得很厉害。

而他在京城过完春节以后,返回楚江立马就被提拔为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成功进入了楚江省核心的决策层。

而时隔刚刚一年,陈京再回来过年,关于他再次履新的风声竟然又传开了。

仅仅一年时间,陈京似乎有实现三级跳的架势。

目前在中组部重点培养后备干部名单之中,陈京的名字赫然在列。

而在中组部关于陈京的厚厚的档案资料中,陈京的履历和其政绩也是让人不得不心服口服。

尤其是陈京在岭南工作的经历以及陈京在荆江担任市委书记期间,他给当地经济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的确是政绩显赫。

而他的年龄还不够四十岁,在这个年龄段,国内的年轻干部中已经挑选不出能和他并肩的存在了。

而陈京的这次回京可想而知,受到了怎样的关注。

要知道,省副部级实权干部,一般都是不能离开工作岗位休假的,尤其是春节这种大型节日,老百姓欢天喜地过新年,但是当权干部们却需要牺牲个人的休息时间,坚守岗位的。

陈京能够从省委秘书长的岗位上脱身,这意味着什么?

似乎答案已经不言而明了。

今年方家春节大办,方路平前段时间因为胃肠疾病动了手术,现在恰好在疗养期间。作为国务|院中坚的他,难得有这样的疗养机会。

而过了今年,恰恰又是方老将军一百周年诞辰。

所以今年方家二代三代子弟也是非常重视春节,能够到的,几乎全都到了。

方家是西北系的核心。方家大庆,势必也波及到西北系。

陈京回京以后,分别见了西北系的几位元老级老干部,比如文卓南老部长,和古明凡老将军。

两人级别相当,退下来以后都享受副国家级领导的待遇。一个住中央老干家属区,一个住八一老干别墅。

两老精神都不错,思维敏锐,虽然退下来有几年了,但是门庭并不冷落。

西北系盘子大,人很多。他们的门生故吏遍布全国。

虽然现在西北系主要是方路平掌控,但是还是有很多人在工作上遇到了难题,在关键问题上把握不准,会亲自登门拜访退下来的老同志,向他们寻求指点和帮助。

其实这两人和陈京并不熟悉。

他们在位的时候,陈京职位还比较低,还根本进入不了他们的视野。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如果把陈京算成是西北系的一员,陈京俨然成为了现在众多人中最耀眼的政治新星了。

不仅西北系上下对陈京的关注度极高,就连黄海系,京津系这些共和国最重要,最当权的圈子,他们也无法忽视陈京的存在。

比如国务|院苗总就推荐陈京去黄海任职,称陈京是新时代年轻经济干部的代表。

懂得西方经济,懂得世界潮流,黄海作为一座国际化的城市,应该要为共和国承担起培养年轻干部的重任。

他认为。陈京去黄海担任重要职务,不仅有利于他个人的成长,陈京的能力和发展意识,也必将对黄海的经济和整个城市形象起到积极的作用。

除了苗强以外,岭南省现任书记莫正据说也向中央建议。希望调任陈京担任岭南省省委常委,粤州市市委书记。

粤州作为共和国的南大门,其一把手的选定,往往都是备受瞩目的。

今年年末,恰逢粤州市委书记缺任,为了竞争这个名额,几乎全国的重量级的派系都参与了进来。

共和国的一线城市的市委书记,这绝对是共和国最优秀的干部才能够担任,在众多竞争之中,莫正书记推举陈京,有此可见现在陈京的关注之高,以及其人脉之广。

至于推举陈京去苏北任职,辽东任职,甚至西北任职的领导更是大有人在,今非昔比的陈京到西北系老干部的家里拜访,理所当然也成为了座上宾。

文卓南和方路坚的爱好相似,也喜欢花木。

院子里面花花草草很多,退休之后,他含饴弄孙,伺弄花木,完全过上了退隐江湖的生活。

陈京到他家,他热情的拉着陈京聊花木,兴致很高。

在这方面陈京还真不是外行,他以前在下面任职的时候,因为老将军有这个爱好,他对这方面也比较关注。

虽然水平不高,但是绝对算是内行。

两人聊得很畅快,文卓南便问道:“小陈,你年龄还不够四十岁吧?”

陈京恭敬的道:“文老,我三十八岁,四十岁也快了!”

文卓南点点头,又摇摇头道:“我明年就是八十岁了,比你整整大了四十多岁啊!”

他有些复杂的看了陈京几眼,心中很是感叹。

昨天楚江常务副省长陆冀言过来拜访他,情绪很低落,言语之中对这次履新楚江并不是很满意。

陆冀言的妻子是文卓南的亲外甥女儿,文卓南算是陆冀言正儿八经的妻舅,陆冀言能够在西北纵横这么多年,并且脱颖而出,背后少不了文卓南的影子。

而这一次陆冀言去中原,他也特意拜访过文卓南。

当时文老叮嘱他,让他千万注意搞好团结工作,绝对不能把西北学来的那一身坏脾气带到中原去。

西北的干部,普遍脾气大,火气大,工作作风粗暴简单,这样的工作作风在西北行。到中原也行得通?

陆冀言自然也是听从了文卓南的建议。

可是他到了楚江之后才发现,哪里的情况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得多,别说他没带脾气过去,就是带了脾气过去又能怎么样?

楚江派系构成复杂,他一外来者可以说是孤立无援。

就算是徐子清给他留了不少东西。可是这些人也并不一听都听他的。

他低调了试探了几次,企图在楚江敲出一条缝隙来,可是屡屡尝试,却屡屡失败。

尤其是和陈京的几次隔空角力,更是碰得他灰头灰脸,狼狈不堪。

他在楚江待得实在是憋屈。回到京城文卓南问到楚江的情况,他竹筒倒豆子,一股脑儿全倒了出来。

言辞之中不乏对陈京的各种攻击,称陈京在楚江搞山头搞派系,给领导干部画条条框框,制定规定动作。其工作作风最是独断专行,搞得楚江怨气很大,政令不通。

文卓南当时没有说什么,这事他一直就闷在心里。

待到今天再见陈京,却见陈京如此文质彬彬,温文尔雅,两人聊盆景。聊楚江,分明就是个雅人,哪里又能看出这个年轻人身上的强悍和独断专行?

文卓南是中组部的老领导,他当然知道下面的情况。

干部有魄力,能不能干出成绩,能不能保证地区稳定,老百姓归心,这才是评判干部好坏的标准。

至于有人背后毁谤,造谣攻击云云,那都是不能当真的。

共和国的体制就是这样。一个成绩优秀,各方面表现都优秀的干部,总会引发很多人的敌视,羡慕嫉妒恨嘛,下面不都这个德行吗?

想到这些。他对陆冀言只有失望。

在楚江一年,屁成绩都没干出来,却憋了一肚子牢骚。

而楚江的局面从去年开始,明显已经开始好转了,在中原地区也开始崭露头角了,陆冀言哪里来的那么多牢骚?

他有牢骚,只能说明他还没融入到楚江这个集体中去,这样的干部能不让人失望?

……

京城,八宝山。

北风萧瑟,万物肃杀,唯有寒风中的松柏树傲然矗立,英姿飒爽。

陈京携妻带女为老将军扫完墓,他静静的站在老将军的墓前,一语不发,久久不语。

春节休息,其实却是最劳心劳力,各种应酬,各种拜访,层出不穷,每天根本就休息不了几个小时。

昨天,中组部米部长终于和陈京谈话了。

他的谈话有两个意思,第一个意思是中央肯定会调整陈京的工作岗位,所以陈京想继续留在楚江任职的念头,可以斩断了。

在这个问题上面,米潜给了陈京严厉的批评,楚江什么时候出了一个荆江系?为什么会有荆江系的诞生?陈京考虑过没有,就因为这个荆江系,中组部收到了多少关于陈京的问题举报?

他批评陈京浑浑噩噩,丝毫没有政治敏锐性,不知道自我保护,在楚江出了点成绩就忘乎所以。

调陈京离开楚江,在某种意义上是保护他。

米潜的第二个意思是陈京去沿海工作的几率极大,他要求陈京必须要立刻深省自己,要找到自己的特点和缺点,要正确的做好自己的定位。

要快速适应党的高级干部这一身份,要有自己的政治理念和主张,这是每一个党的高级干部必须要拥有的基本素质。

两人见面一个多小时,米潜说了很多,而陈京也获益良多。

此时此刻,他矗立在此处,心中再想这些话,不由得心潮澎湃。

楚江很难舍,却又不得不舍,纵然身居高位,却依旧无法自由选择适合自己的去处,内心又颇感无赖。

下一站,自己又何去何从呢?

【结束了吗?敲完最后一个字,南华心情极其复杂,竟然不知道跟兄弟说一些什么。

后面陈京的经历,我会以后记的形式一一呈现出来,肯定是春秋笔法,点到即止,希望大家能理解……

还有什么要说呢?

两年啊……两年在沉默中的坚持,才走到今天,不容易兄弟们。感谢兄弟们一路不离不弃,鞠躬感谢。

其余的我真不说了,人的情绪不稳定,语无伦次。后记中我们慢慢一起扯吧……

兴许那个时候,我会渐渐的平复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