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后记五大结局

后记五 大结局!

中央全国|代表大会在世界人民的瞩目之下在京城隆重召开。

这一次共和国执政党的当年最高级别会议,将会重新选出中央|新一届领导班子。

大会第三天,中央政治|局委员名单出炉,在新鲜出炉的这份名单中,备受关注的是年仅49岁的苏北省省委书记陈京赫然在列。

陈京在苏北执政超过十年。

在十年之中,陈京创造了无数个第一。

苏北经济第一次总量超过岭南,成为全国经济第一强省,这是陈京执政期间获得的最耀眼的成绩之一。

除此之外,苏北省全省高度发展,人均收入水平达到了近两万美金,这个数据完全达到了发达国家的人均收入水平,这意味着一个拥有八千万人口的大省,已经提前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富裕。

另外,苏北深化改革的成果在全国推广,为全国的经济转型升级,为全国更大范围内的深化改革和加大开放作出了突出而卓越的贡献。

因此,陈京的名字频频出现在国外媒体的报道之中。

在西方人的眼中,陈京俨然成为了共和国新一代实干派的改革家,政治家。

而这一次,陈京进入中央的序列,这意味着从此以后,陈京将会成为共和国这个十三亿人口大国最高一级别的领导。

大会最后一天。

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会议选举出新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陈京的名字再一次出现在名单中,他在七位|常委中排名第五位,而在他前面的四位领导,都是上一届政治|局的组成人员。

这个选举结果出来,海内外震动。

因为按照共和国的惯例,陈京这个位置将会是共和国下一届中央|核心的位置,很显然,共和国政治经过了激烈的筛选和博弈之后,终于确定了新的传承候选人。

而西方很多国家的重要级别的领导,在发贺电的时候,也罕见的为他的当选发了贺电,这在历史上也是从未有过的。

中央会议结束以后。

全国人大会议上,陈京当选为共和国|国家|副zuxi,这和外界的预测如出一辙。

……

六年后,中|南海,陈京漫步在枫叶漫天的夕阳余晖之中。

身后的警卫员抱着大衣,急匆匆的赶过来,陈京扭头皱眉道:“不用搞得这么紧张,我还没老到出门就要裹大衣的地步,再说,现在也不是隆冬,外面的天气真有那么冷吗?”

警卫员小舒缩了缩脖子,连忙紧抿着嘴唇,旋即站得标杆笔直,道:

“首长,您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您要是再不吃东西,我又要挨批了!我……”

陈京眯眼瞅着一脸倔强的小舒,哼了哼,道:“我说你这个小舒,也难怪你的老首长说你是个犟脾气,还真是!就那么芝麻绿豆的一点事儿,你都说了三次了!看来我再不吃东西,你还真要打小报告了冇。

我说你这小子是哪里学的这身本事,难不成都是方连杰教你的?”

小舒脸瞬间变得通红,不敢说话了。

他是刚刚从地方大军区上调中央|警卫局的战士,南方军区|司令员|方连杰把他当礼物送给了陈京。

小舒一家三代都给方家做警卫员。

他的祖父就是方老将军的警卫员,他的父亲是已退休的方总的警卫员。

现在到他这一代,他跟在方连杰身边整整五年,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日能进中央给陈总担任贴身警卫。

小舒在首长身边工作经验丰富,尤其擅长帮首长排解压力,工作认真负责,挨骂的本事一流。

这几天,警卫局的同志知道陈总心情不太好。

海上那边几个挑梁小丑又在起波澜了。

在几年前,那帮家伙被狠狠的教训了一通,个个都老实安分了很多。

可是终究还是架不住背后有某些霸权国家怂恿挑事,这帮家伙虽然不敢大闹,但总是隔三差五的要出点幺蛾子,让人闹心。

在两天前,陈总已经亲自和西方某国的总统亲自通了电话,在电话中,他发出了最严重的警告,冲着对方一通训斥,当时身边的工作人员都给唬愣住了。

这位总统可是号称新时代的俾斯麦,以铁腕强势闻名,陈总如此训斥对方,这会不会引起外交事端,或者是军事误判?

可就在所有人都提心吊胆的时候。

这位铁腕总统却连连的赔笑道歉,称最近发生的几起不愉快的时候和他们无关,他们完全不知情,他们是非常看重和共和国的大国关系的,两国有广泛的共同利益,不应该也没有必要为一点小事阻碍双方关系的进一步的发展。

这家伙说得好,其实背地里却完全另外一套。

刚刚通完电话,南方军区就有电话过来到军区汇报新情况,请示海上几起突发事件的处置方案。

可谓是速度相当的快。

“陈总,方司令员又来电话了……”秘书小盛一路小跑,急匆匆的过来汇报。

陈京一语不发,身上捻起一片正在飘落的枯叶。

一年又一年,年年不一样。

共和国改革开放这么多年,尤其是近几年在军事上面的长足发展,终于跻身于世界强国之林了。

在经济总量上,早在三年前就居于了世界第一位。

军事上面,海陆空三军无论装备水平,训练水平还是作战能力,都稳居世界第二位,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共和国一直依旧坚持和平发展的路线。

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冷冷一笑,陈京将手中的枫叶随手的放掉。

“走!去接电话!”

办公室,红机。

陈京抓起电话,就听到方连杰在聒噪道:“陈总,这么下去不是个事儿,我们不发威,别人还以为咱们是病猫呢!我郑重请示,请求军委批准军区的方案……”

陈京哼了哼,道:“你们做的那是什么方案?畏首畏尾,缩手缩脚,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吗?小孩子不听话,不听招呼,第一次晓之以理,第二次给点颜色,第三次就该打打屁股了!

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大屁股的方案,而不是一味只刮风不下雨的方案。

好好准备你们的新方案吧,这个方案就叫‘打屁股,方案!”

方连杰在电话那头听得一愣,旋即变得极度兴奋,道:“是,首长,我们马上拿出打屁股的方案,狠狠的打屁股!”

哐当一声,陈京挂完电话。

他扭头,后面的贴身小舒浑身一颤,旋即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

打屁股方案,形容太贴切了。

此时此刻,远在千里之外的战友们应该可以兴奋得睡不着觉了吧!

一想到这里,他心中便觉得十分遗憾,不过他想到,能够在最高|首长身边工作,这份责任和使命感,还有这份荣誉,却是其他任何战友都享受不到的。

这么一想,他就平衡了。

“首长,小姐来了!”

“恩?”陈京眉头一皱。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就听见外面一个清丽的女声响起:“爸爸!”

女孩子一袭白衣,身材高挑窈窕,进门的那一刻却变得像个小孩子一样,一下就扑入了陈京的怀里,搂着陈京格格的笑。

陈京捧起丫头的脸,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乐呵呵的道:“哎呀,咱家的悦佳回来了,什么时候冇到的?怎么事先没跟爸爸打电话?”

陈悦佳抿嘴一笑,撒娇道:“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嘛!我从欧洲一路车马劳顿,都没回家,直接赶过来看您了!”

陈京笑笑,道:“这次回来了不用出去了,好!好!剑桥大学博士,咱老陈家终于出了一个博士了!”

陈悦佳不好意思的笑笑,话锋一转道:“爸爸,弟弟也入剑桥了呢!我回来的时候,我们谈了一整夜,他说一定不能输给我,也要拿到博士学位。”

“好,好!”陈京连连点头,大为开怀。

悦佳口中的弟弟自然是金璐的孩子陈楚,一想到陈楚,陈京心中就有些淡淡的愧疚。

这孩子不容易,自己从小到大没机会教导他,他硬是凭自己的能力混出了名堂,这一点很值得肯定。

陈京的心思只是一瞬间,旋即,他又开怀大笑,道:“小悦,听你妈说你交男朋友了?真要是交往了,就带回家让咱们看看嘛!可不能搞地下活动哦!”

陈悦佳愣了愣,脸一红,道:“爸,可不许这样笑话我。我们还只是朋友而已,肯定是妈跟你说的对不对?再说了,我担心……我担心他见了你们压力太大,我……我……”

陈京皱皱眉头,理解了女儿的意思。

是啊,作为父母,陈京带给子女的太少了,反倒是子女因为自己的存在而承受了一般家庭孩子没有承受的压力。

“不要这样想,现在自由恋爱,自由婚姻。你们的生活我们也不会干涉,只要你们幸福!你抽时间带这孩子到家里坐坐,告诉他,让他不要有不必要的顾虑。总|书记也是人,也是平凡的人嘛!”

陈京淡淡的道,他眼睛看向窗外,窗外的华灯初上,夜景妖娆。

自己这一辈子,能够为党和国家做这么多事,能够在民族伟大复兴中肩负如此神圣的使命,值得了!

将来,退休了,真要找个机会再到一些地方走一走,看一看,**,祖国人民如此可爱……

(全部完!打完这几个字,南华心情极其的复杂,就这么结束了?我一直都还认为没有,但是此时此刻,我……

不说了吧,结束了,曲终人散,兴许也会是人走茶凉,虽然敲完这几个字,可能和很多书友就是告别,因为转型,我离开体制了……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永远不说再见吧,祝所有的兄弟们,姐妹们万事如意,南华感谢一路您的一路陪伴……)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