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软件

第四十八章 来自大脑的信息

“另外一种可能,就是你这位同学患有比较严重的嗜睡症,”韦之浩说着,在电脑上打开另外一份统计图表,上面列着李天纵最近的睡眠情况。

李天纵第一次“嗜睡”,是在手机砸到脑袋的当天晚上,一直睡到次日下午,将近二十个小时;到晚上依然睡得很早,紧接着就出现一次三十多个小时的“长眠”,为此还错过班级聚会。

再后来一段时间,李天纵的表现都比较正常,一直到管理学院的文艺汇演,李天纵大展神威,站在舞台上就开始睡觉,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

然后就发生阅览室下棋,李天纵棋力大涨,当场昏睡,睡眠时间也增加到五十个小时。

“嗜睡症通常有四种症状:白天睡意过多、猝倒、睡眠瘫痪、催眠性幻觉……严格来说,你同学的情况不属于其中的任何一种,他的症状表现最突出的,就是突然睡眠、睡眠时间过长,”韦之浩不断在电脑上更换一些分析图表,显然他对李天纵的情况做过深入的研究,也确实很感兴趣。

“另外,我们还发现一个情况,就是你同学睡眠时,进入睡眠的状态很深,就是通常所说的,睡得很死,理论上来说,这是一种最佳的睡眠方式,这在嗜睡病症患者的身上,也很少出现,”韦之浩道。

听到韦之浩分析完两种可能,比较之后,王曦怡发现自己竟然更倾向于第一种,也就是李天纵是个天才,而并非罹患所谓的“嗜睡症”。

除了韦之浩说的症状并不吻合,从心底里,在感情倾向上,王曦怡似乎也更愿意相信第一种。

难道说,他真的是个天才,一个刚开始开窍的“天才”?王曦怡眼前不由掠过李天纵那张始终沉静、英气阳刚的面庞,心里不仅好奇,还有些雀跃。

李天纵暂时还无法解读数量庞大的记录,但他知道这些记录会反映很多问题,所以很配合地留在医院,进行住院观察。

这期间,除了定时的身体检测、打扫病房,医护人员很少会出现,这也是李天纵提出的“特殊”要求,因为他本来就不算什么疾病患者,加上王曦怡的关系,医院方面也很配合。

王曦怡与郑小茜、梁嘉亮、孙晓勇几乎每天都会来医院,坐上一会儿,随便聊聊天,用梁嘉亮的话来说,李天纵的病房条件,要比五星级的酒店还要好,有吃的,还有美女,如果不是医生说,为了保证观察的环境要求,他都不想回去,要做全职的“陪护”。

李天纵听了也只是笑笑,别人说这话他信,至于梁嘉亮,他是个疯狂的魔兽迷,病房的条件再好,不能玩魔兽,就不如一个破网吧。他们特意跑过来,其实是担心李天纵一个人呆着,会比较无聊。

李天纵自己并没有这种感觉,一个人的时候,他就上网百度一些资料,通过学习、对比,了解大脑、身体的情况。

另外就是不断抽时间进行“冥想”,或者用大脑中的“黑石”软件打谱、下棋。

在使用“黑石”软件“练习”、“打谱”模式的时候,李天纵也会感到大脑疲劳,但是要比“对弈”模式轻松很多,几乎只要通过简单的冥想,就能恢复大脑疲劳。

反复“冥想”,也让李天纵越来越容易进入到那种“忘我”的状态。

每当进入这种状态以后,他就发现自己的大脑疲劳,会快速得到恢复,效果甚至要比睡眠更好。

或许是因为经常冥想的缘故,虽然在不停使用“黑石”这款大脑软件,李天纵这几天的睡眠时间,也只比平常稍微长一些,没有出现睡眠过长的情况。

李天纵越来越喜欢这样的状态:“下棋”用脑,通过冥想休息、恢复,他似乎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大脑,随着这样的反复,正在发生一些奇妙的变化。

这种变化并不显著,甚至在医院最顶尖设备检测得到的数据中,也缺少反应,只是李天纵隐隐约约的一些直觉。

在做检查的时候,李天纵也会向韦之浩医生探询身体的情况,得到的答案也很正常。

用韦之浩的话来说,人类对这个世界,已经认识、了解得很深,但是对人的身体本身,还存在很多未知;人可以用眼睛看、耳朵听、鼻子闻、舌头品尝、甚至身体去感觉这个世界,但是对自己的身体,却很难清晰地感受,不得不借助一些外部的仪器进行检测。

实际上,仪器所能检测到的信息也很有限,而且复杂难懂。

有些时候,李天纵也会浏览大脑中的几款软件,包括“千千静听”、“QQ”、“黑石”和“超级蚊霸”,前三款软件,他都已经用过,只有“超级蚊霸”还没试过,不知道具体会是什么功能。

为了避免出现“长眠”或者类似的状况,李天纵并没有在医院里尝试使用,只对几款软件做了一些简单操作。

这几款软件刚出现的时候,有很多功能都无法使用,譬如最早的“千千静听”,只有音量按钮可以控制,后来才逐渐增加“播放控制按钮”、“帮助菜单”等等!

李天纵打开几款软件的“帮助菜单”,选择“关于”选项,得到的信息都跟“超级蚊霸”类似,包括三条:第一条是版本信息,都是“人脑简化版1.0”;第二条是授权信息,授权“李天纵”使用;第三条是系统信息,即“一核一星,活跃内存总数7Z”。

李天纵已经逐步接受这些“人脑软件”的存在,抛开它们出现的原因,“人脑软件”其实与“电脑软件”差不多,只是一个在电脑上运行,一个在人脑中运行;一个控制的是电脑主机和外设,一个影响的是人的大脑和身体……

李天纵迫切想知道“人脑软件”的更多信息,包括它们的“副作用”,以免不断出现“嗜睡”这种无法控制的事情,所以他才研究医院的检测记录,还有已经存在的几款软件。

医院的检测很难懂,并且受到很多限制,现在的技术并不能全面、准确地反映人的身体情况,更不用说最神秘的人脑;几款软件“关于”菜单给出的三条信息,也都比较简单。

“如果能有一种检测软件,类似电脑上的‘鲁大师’,可以检测人体这个系统的各种信息,那就好了!”有的时候,李天纵也想有更多“人脑软件”出现,哪怕会有副作用,可能的神奇功能,还是让人心动不已。

不过他通过蓝牙连接脑袋中那个手机,翻遍所有角落,也未能发现更多可以打开的软件,看来手机砸中脑袋以后,也就只有这几款软件发生异变,变成“人脑软件”,其它那些,似乎再没有变化的可能。

在医院里住的几天,李天纵尽一切可能了解大脑、身体的情况,表面上看,没有发现任何不好的地方,但他对自己的了解在增加,另外通过不断的冥想、练脑,隐隐也有很多收获。

发现再不会有更多收获,李天纵就趁王曦怡她们都不在的时候,又一次提出出院的申请,在这些天里,他的情况都很正常,医院也没有更多新的变化,没有理由再进行反对。

韦之浩在给王曦怡打了个电话以后,只好同意李天纵离开医院,并将全部的记录都给了他一份。

李天纵离开医院,刚回到学校,就接到王曦怡的电话:“李天纵,你回到学校了,能不能到俱乐部来帮个忙?”王曦怡很客气地问道。

李天纵身上的笔记本电脑,还有一台为了方便联系的手机,都是王曦怡暂时“借”给他的,通过这些天的接触,李天纵和王曦怡、郑小茜的关系也变得越来越熟络,成为比较好的朋友。

李天纵看了看时间,估摸这时候,她们应该是在学校的“学生俱乐部”排练节目,王曦怡和郑小茜都闯入这次新生文艺汇演的决赛,这些天的下午,都会安排练习,主要都是王曦怡在陪郑小茜练习表演。

李天纵对王曦怡的看法,已经发生一些变化,既然大家都是朋友,有事情需要帮忙,他当然不会推脱,立刻改变方向,前往“学生俱乐部”。

申大学生俱乐部位于宿舍区西南,是两栋连体的三层小楼,据说已经有些年头,显得比较陈旧。不过这里常见的休闲娱乐设施还算比较齐全,包括多媒体影音室、练歌房、台球室、歌舞厅等等。

相比学校周围的娱乐场所五光十色、丰富多彩,学生俱乐部虽然比较老旧,但还是很受许多并不宽裕的学生欢迎,每到晚上,特别是周末,都会显得特别的热闹。

李天纵并没有来这里玩过,只知道大概的地方,到了以后,经过询问,才找到王曦怡她们所在的练歌房,王曦怡和郑小茜果然包了一个房间,在里面做练习。

李天纵到达的时候,郑小茜正拿着话筒,唱着王菲的“笑忘书”,那种空灵的声音,似乎能够渗入人的心脾,使人沉醉。

“李天纵,你觉得小茜唱得怎么样?”王曦怡在李天纵刚进门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他,等郑小茜唱完“笑忘书”,她就递了支水过来,笑着问道。

————————————————

PS:状态恢复中,这一章3000多字,比昨天说的少了2000,大家暂且记着,钓鱼下周一定爆发补偿,明天一定要更新5000,啊啊啊,大家支持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