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软件

第九十九章 棒子的挑衅

棒子们的嚣张表现,激起申大学生的更大愤慨与还击,但是言语上的反击,始终显得有些软绵无力,只有在棋盘上赢了对方,说话才能硬气。

“围协的高手们,这次就看你们的了,站出来教训教训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棒子!”

“祖国的美女在看着你们,高手们,加油吧!”

“齐晓天!”

“李长浩!”

“周羽宁!”

“欧阳海鑫!”

棋迷们一个一个叫出自己看好棋手的名字,其中自然也少不了最近风头比较劲的王曦怡,以及“纵哥”。

王曦怡在围棋联赛中,坐镇第一台,连胜五场,甚至在进入正赛以后,迫使对手主动放弃第一台,只要懂棋的棋迷,都能看出他们对于战胜她没有把握,才会退避三舍,所以对她的棋力评价相当之高。

至于“纵哥”,他在联赛中的表现比较诡异,而且是输多赢少,总给人逗对方玩的感觉,加上他的人气,很多人都觉得,他也是个隐藏高手。

在这种时候,棋迷表现得相当团结,只要能够战胜这几个棒子,那就是校园英雄,已经做过校园英雄的纵哥,自然是最重要的选择之一。

李天纵在看了这个帖子,以及论坛上的议论之后,却没有什么反应,他有自知之明,既然王曦怡说这几个棒子的棋力很强,那么就不是他现在能赢的,有多大能力,承担多少责任,虽然他也很想教训教训这几个棒子,奈何能力不够,只能暂时置之不理。

不去理会这几个棒子,李天纵找了其他在线的人,进行挑战。

他选择的第一个对手,胜率在百分之五十以上,而且有一百多个积分,已经从最低级的“书生”,升到次级的“秀才”。

对方很快接受李天纵的挑战,进入对弈界面之后,旁边的聊天窗口很快跳出一条消息:“纵哥?你是真的纵哥吗?”

“我是思佳队的李天纵!”这个用户号,李天纵只打算用来下棋,所以他并没有隐瞒,直接说道。

没想到,对方居然激动起来:“啊,你真的是纵哥啊!啊啊啊!纵哥,你能不能帮我签个名啊?”

李天纵顿时无语,按下开始按钮,提醒对方:“签名就算了,我们下棋。”

“啊!好,我们下棋!”

“哈哈,我也能跟纵哥下棋了!”

这个叫“松间听鱼”的家伙,名字起得挺出尘,举止言谈却有些神经质,兴冲冲地喊了几声,开始下棋之后,行棋特别迅速。

李天纵下棋,目的就是通过高强度的思考,锻炼大脑,他自然不急不慢,细细思考,然后才会落子。

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对弈,李天纵对围棋的了解,已经不是一窍不通,他的下棋水平,至少已经要比郑小茜高上一些,加上他独特的下棋方法,算路清晰,一般的人,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十几手之后,李天纵就发现“松间听鱼”下棋的水平其实一般,缺少大局观,局部战斗能力也不怎么样,而且经常会出现一些低级失误,这让他最后轻松赢了一局棋。

棋局结束以后,他才发现“对局室”里,出现了不少旁观者,这些人立刻发来很多对弈邀请。

其中有几个胜率特别高,或者说胜率为百分之百的,李天纵仔细一看,居然就是那几个棒子。

有一个棒子甚至发出挑衅:“听说你很厉害,敢不敢跟我下?”

“不敢?哈哈,你们华夏人,果然没种!”在李天纵拒绝掉他的挑战以后,这个棒子很快又发了消息过来。

李天纵还是没有理会他的挑战,而是选了另外一个胜率百分之六十多的,他下棋是为了锻炼,并不是受虐,所以他暂时还不愿意理会那些棒子。不过已经将这个家伙列入黑名单:小子,你就等着吧,很快哥就会来教训你的!

李天纵这次还是输了棋,对手的实力不弱,已经跟孙晓勇差不多,他现在的棋力,还无法赢下来。

接下去的几天,李天纵每天早上起来锻炼身体,抽出时间在网上下棋,参加个人赛,胜率保持在一半左右,积分渐渐涨了上来。

夜里,他还会打开“拳皇”,在里面的训练场,接受对手的“虐待”,在洗礼之后,他能感觉自己的格斗能力,渐渐提高。

期间,他还去了两次廊桥酒吧,廊桥现在只有他和郑小茜了,以及合伙人之一的陈自强这几个歌手,急需他们抽出时间演出。

李天纵也需要钱,所以有时间的话,他就会去廊桥,每次唱得不多,都是三首,唱多了,他怕使用“千千静听”会引发嗜睡的后遗症,耽误事情。

不过,陈自力兄弟对此并没有什么不满,按照他们的说法,既然是金牌歌手,自然要有些“架子”,如果都像普通歌手一样,一个晚上唱十几首,那这个金牌歌手就太掉价了。何况李天纵每次演出,都能吸引很多申大的学生到场,就连平时的生意,也好了很多。

李天纵也乐得如此,虽然多唱几首歌就可以拿到更多的钱,不过钱差不多够用,就不能做得太招摇了。

自从那个晚上,李天纵发飙干翻十几个小混混之后,“龙哥”那边一直都没有什么动静,并没有继续找他麻烦。

李天纵当然不会认为,他们会就此收手,小心提防的同时,也只有抓紧时间在“拳皇”中锻炼,特别是那几个大招,已经用得越来越纯熟。

周五晚上,李天纵和郑小茜约好在学校门口碰头,然后一起坐车去申城市郊一处别墅,参加王曦怡说的那个晚宴。王曦怡有事情,已经提前赶了过去,只能安排车接他们。

接他们的是一辆黑色奔驰,开车的是一位看上去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其貌不扬,身上却隐隐散发出一种气势,让李天纵感觉隐隐有些发冷。

为了参加这次晚宴,李天纵特意用廊桥给的报酬,置办了一套新的行头,黑皮鞋、浅色的休闲裤、彩色竖条纹的休闲衬衫,都算是班尼路、美邦这样的大众名牌,要不是廊桥给的报酬比较丰厚,他还舍不得买。

李天纵看的不是牌子,他只希望将自己收拾得干净些,能够给王曦怡撑起场面。

虽然说这样的想法有些可笑,不过他却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郑小茜今天穿得也比较正式,一套黑色,领口、胸前是白色对襟的连衣裙,看起来特别清爽、俏丽。

举办宴会的地方,是在西郊的一处别墅庄园,司机将车停在庄园内部、主建筑前面的一处路口,再没有别的表示。

李天纵知道,他们应该下车走过去了。

李天纵和郑小茜下车之后,给王曦怡打了个电话,一边拿出请柬,向门口走去。

门口站着服装整洁的迎宾,看到他们身上的装扮,眼中异样的目光一闪而逝,不过他们都受到过严格的训练,表面上再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只是检查请柬的时候,格外认真了几分,并且详细询问了他们的来历。

王曦怡在电话里说她正有事,暂时不能过来,让他们自己先进去,李天纵和郑小茜只好让迎宾仔细检查之后,才拿着请柬,走进宴会大厅。

宴会厅很大,甚至要比一食堂最大的一个餐厅还要大一些,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悬挂在空中的水晶吊灯,散发着温暖的淡黄色光线,让整个大厅,显得更加奢华、富丽。

大厅中已经摆放了一些长长的条桌,条桌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精美的菜点,围绕在长桌周围,分布了一些小圆桌和铁艺的椅子、沙发。

虽然如此,整个大厅还是显得宽宽大大的,空间很充裕。

显而易见,这是一次西式的自助餐会,这种形式的餐会,吃东西并不是主要的,这样的环境,更方便大家自由交谈、沟通。

此时此刻,大厅里已经有不少人,他们每个人都穿得非常正式,锃亮的皮鞋、笔挺的西服或者白色的衬衫,还有那些奢华的晚礼服,**着的颈项、耳垂,手腕、手指上,都戴着珠宝钻饰,珠光宝气,耀花人眼。

走进这样的场合,李天纵和郑小茜立刻感觉到浑身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