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软件

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的未来我做主

王曦怡一直安静地站在旁边,听着二爷爷和李天纵交谈,心中隐然有一丝期待,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在期待什么。

两人谈着谈着,突然都向她看过来,王曦怡微微一愣,旋即一丝甜蜜涌上心头,那种期待感,似乎一下子明朗,心跳骤然加快,脸颊飞起一抹明艳的红霞。

那一瞬间的光彩,看得李天纵目眩神迷,QQ状况下,他似乎特别放松,脱口而出:“好美!”

王曦怡似乎没有想到,一向表现很沉稳,甚至有些木讷的李天纵,会突然直率起来,说出这样一句话。

或许因为太意外,听到这句话,王曦怡竟然变得害羞起来,略显慌乱地低下头去。

王逸遥也没有想到,被他看作奇货可居、年纪轻轻,已经摸到一流高手门槛的李天纵,竟会突然表现的如此直接,有些尴尬地嘿嘿两声。

一旁的王洪杰,终于再也忍受不住:“放肆,曦怡可是有婚约的,哪里容得你胡乱意**?”

李天纵、王曦怡,甚至王逸遥的身子,都不由一僵,王逸遥心里那个恼火,恨不得一脚将王洪杰这家伙踹到江里去。他并没有说要让王曦怡嫁给李天纵,只是言语当中,有所暗示,不过是利用李天纵对王曦怡的好感罢了。

没想到这层窗户纸,直接让王洪杰这个愣头青戳穿,如果因此引发李天纵的不满,那他前面下的功夫,可就都白费了。

李天纵的身手,尚未跨入一流门槛;李天纵的拳法,虽然精妙,以王家的积累,也未必需要放下架子;真正让王逸遥看重的,并不是这些,而是李天纵的潜力,还有他身后神秘的高手。

王曦怡也没想到,王洪杰会突然来这么一句。

她猛地抬头,恼火地瞪了王洪杰一眼:“小四,你胡说什么?”

“我没有胡说,”王洪杰满脸不屑地看着李天纵:“大爷爷、大伯他们,已经决定将你嫁给慕容楚白,这事就算定下来了。”

“胡说,谁说我就同意了?”王曦怡小脸涨得通红,她并没有订立婚约,不过王洪杰也并非胡说,她也知道自己的婚姻很难自己做主,当初离开燕京,跑到申城读书,这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没想到,人虽然离开了,事情却还不算完,家里竟然连她的意见都不问,就要将这件事给定下了。

李天纵第一次看到王曦怡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以前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她似乎都胸有成竹,哪怕是李天纵在擂台上比武,危险迭出的时候,她虽然焦急万分、担忧,但也没有像现在这样,表现的如此无力、惶恐。

李天纵突然意识到,王曦怡虽然一直都很强势,但她依然是一个女生,一个柔弱的、需要人关怀的女生。

心中莫名一疼,李天纵就想伸过手,将王曦怡搂在怀里,好好安慰一番。

他终究没有这么做,毕竟,他跟王曦怡之间,从来没有这么亲热过,何况王逸遥和王洪杰就在旁边……

李天纵只是伸出手去,将王曦怡一双柔胰握在掌心,用力捏了捏,将自己的意思传了过去。

他在想,如果王曦怡需要,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让她摆脱这种无奈,开心起来。

王曦怡微微颤抖的娇躯,猛地一僵,小手也微微用力,下意识要抽回去,不过她很快意识到什么,抬头惊讶地望着李天纵,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李天纵微笑着向他点点头,笑容很可爱、真诚、灿烂……

王曦怡似乎感觉到,李天纵的笑容好像会说话一样,立刻将鼓励、肯定、保护等等许多意思,传递给她。

她不由心中一宽,一下子放松起来。

因为气愤而涨红的脸蛋,血色消退下去,一抹红霞,又悄然爬上脸颊。

王曦怡勇敢地与李天纵对视着,渐渐露出一丝坚定的笑意。

王逸遥与王洪杰骤然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王逸遥略微有些尴尬,毕竟是他挑逗在前,不过他怎么也没想到,李天纵居然会打蛇随竿上,二话不说,直接行动。

王洪杰怒不可遏,那小子、那个据说没有任何家世的穷小子,居然敢亵渎他们王家的小公主,而且还是当着他和王逸遥的面。

“放肆,快点松手,你算个什么东西?”王洪杰怒喝道。

李天纵冷冷看了王洪杰一眼:“你才是个东西——”

“你全家都是东西……”李天纵差点脱口而出,想到王曦怡跟王洪杰本来是一家,生生又噎回去。

“混蛋,你居然敢骂我?”王洪杰伸手指着李天纵的鼻子,连声冷笑:“哼哼哼,不要以为你打败东方宏,就以为这个世界上没有高手了,信不信爷抽死你?”

“骂?好吧,那我承认,你不是个东西!”李天纵斜了王洪杰一眼,就转过头去,不再理会。

这厮满嘴污言秽语,倒是让李天纵对武林世家的神秘感,大为减少。

原来,这些所谓传承很多年的武林世家,他们的子弟也不过如此。

“你、你才不是东西!”王洪杰微微一愣,才意识到李天纵是在拐着弯儿骂他,顿时捋起袖子,就要动手。

如果不是慑于李天纵击败东方宏的名头,王洪杰这会儿早已经扑上去了。

“两位,稍安勿躁!”王逸遥尴尬地咳嗽了一声,终于忍不住开口劝阻,这事情,说到底还是他惹出来的。

王逸遥在王家的地位,显然不低。

他一开口,王洪杰马上变得恭顺异常,就连王曦怡,也转动目光,看过去。

“前辈有何指教?”李天纵面对王逸遥,也很尊敬。

之前交流体术动作,老人家的武学修为,让他真心仰慕、钦佩。

“哈哈,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老头子我本来是不想管的,所谓郎有情、妾有意,棒打鸳鸯,君子所不为也,”王逸遥笑了笑,话风突然一转:“不过,曦怡既然有婚约,你们似乎也该慎重一点,起码要将其中的利害关系想清楚,并为将来打算好了,做出决定,否则,就应该持君子之礼,你们以为呢?”

王曦怡和李天纵都不由抽回手去,李天纵看了王曦怡一眼,突然说道:“曦怡说,她尚不知道婚约的存在,我想,这个东西所说的婚约,即便真的存在,也还不算数吧?”

李天纵横了王洪杰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他就很看不惯王曦怡的这位族兄。

王逸遥嘿嘿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嘛……曦怡其实应该清楚,年轻人的阅历毕竟不足,看不清未来的发展,往往会做出错误的选择。所以很多事情,长辈给出的选择,才是最好、最合适的……毕竟,他们比你们多了很多人生经验,对不对?”

“这么说,曦怡的另一半,也要由她的长辈来作选择?”李天纵皱起眉头,侧过脸看了王曦怡一眼,心中莫名的难受。

这么优秀、这么有主见的一个女孩,偏偏在她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上面,半点不由自己,王曦怡的心中,一定很不甘心。

王逸遥嘿嘿笑了两声,点了点头:“是的,王家的子弟,从来都是这样。”

“曦怡、洪杰……都不会例外,”王逸遥笑着说道,语气却很肯定,不容置疑。李天纵甚至从他的声音里,感受到一种世家才有的决心和傲气,王家一定会捍卫这一条规则,如果谁敢破坏的话,王家一定会毫不留情、毫不退让。

李天纵眉头紧皱,虽然他很自信,但是面对王家,他也感到很无力。

感受到李天纵温柔而又略带同情的目光,王曦怡心尖一阵绞痛,突然扬起天鹅般秀美的白皙颈脖,脆声说道:“不,我的未来,自然要由我自己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