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软件

第二百八十四章 父子

江淮省与申城市相邻,位于申城市北方,黄海市地处江淮北部,滨临黄海,距离申城并不远,坐上飞机也就半个小时,李天纵已经踏上黄海机场的地面。

从机场出来,他直接叫了一辆出租车,送到滨海县,滨海县位于黄海市北部,中间还隔着两个县,距离并不近,送过去车费就要三百,要是以前,李天纵肯定不敢做。

不过,现在他飞机都坐了,再打车也没什么。

到了县城,还没到家,李天纵就让司机停车,付了钱,又去路边叫了辆三轮车,将自己送到家。

当初,父亲为了给大哥治病,将家里的房子卖掉,在附近租了一间平房,那个地方出租车也能到,不过李天纵觉得还是低调一点好。

李家原来所在的地方,位于城郊,随着新城的建设,这一片据说要拆迁,不过李父卖房的时候,还没有这个说法,也没赶上房价大涨的“好时机”,一套房屋,也没有卖到什么钱。

这几年房价飞涨,眼看买房成为不可能的事情,李父和李天成只能一直住着逼仄的平房,艰难生活。

看着周围脏兮兮、乱糟糟的环境,李天纵就想着要给父亲和大哥买套新房。

李天纵下车的地方离家并不远,三轮车很快就将他送到小院门口,停了车还取笑:“小伙子,你刚才让出租车带过来,也不多几块钱。”

李天纵给了钱,也没说什么,提上东西,走进开着门的小院。

小院里,是一排江淮农村地区常见的砖瓦房,一排三间,中间是堂屋,左右各一间厢房,通常当作卧室,这户人家为了出租,每个房间都向外开门,单独出租。

西侧还有两间低矮一点的小瓦房,乡里叫“锅屋”,一间厨房、一间作仓库,不过现在也都隔开,当作单间出租。

县城这个位置、这种平房的单间,一个月就是一百块钱左右,堂屋一百二、厢房一百、“锅屋”八十。

小院的围墙是那种砖头垒的,都没有用水泥凝固,靠墙这一面,还有小院东侧的空地,也用砖块、木板搭成的棚屋,有的用块木头作门,有的直接挂了条帘子,这些棚屋,就是各家的仓库或者厨房。

在这个地方租房的,要么是周围打工的单身汉,要么就是做小生意、小买卖的,多少都有点家伙,需要地方摆放。

东边那个简陋的棚屋前,李天纵一眼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父亲,坐在小凳上,拣着地上的一堆废品,将它们分类、整理。

李天纵鼻子一酸,几乎要流出眼泪,他记得半年前离家前往学校的时候,父亲也是坐在那里,拣着废旧报纸。

半年过去,父亲头上的白发,似乎又多了一些,背也更弯了,岁月留在他身上的刻痕,似乎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沉重。

“爸,我回来了!”李天纵调整了一下情绪,出声喊道。

李大元猛地抬头,脸上闪过一丝激动,不过很快平静下去,淡淡点了点头:“哦,回来啦!”

“嗯,大哥不在家?”李天纵已经习惯李大元的冷淡,他的性格,多少也继承了一点这种风格。

李大元看到李天纵大包小包的提了很多东西,甚至还要骑三轮车的帮忙拿进来,不由皱起眉头:“老二,你怎么买那么多东西?”

“吆,大学生回来啦!”一个四五十岁的妇女,听到响动,从西边屋里钻了出来,热情地大声说道。

“陈阿姨!”李天纵冲她点了点头,要不是她突然横插一杠,老爸可能已经将他训上了。

小院里五间房子,李天纵上学的时候,就住了五户人家,西屋这家看来一直住着,并没有换人,他们是夫妻两个,都五十出头,老公姓陈,跟着装潢队做零工、水电,陈阿姨平时在家,除了洗衣做饭,还要照顾一个小孙子。

陈家的儿子比李天纵大两岁,在外面打工,还没结婚就搞大了女友的肚子,两人奉子成婚,生下儿子以后,还是在外面打工,儿子就留在家里。

有旁人在,李大元就没有说什么,不过脸色很难看。

李天纵招呼三轮车夫帮忙,将东西都搬进屋里,又从一个袋子中,拿出一些小吃:“陈姨,给悠悠吃的。”

李天纵还记得陈家那个小孙子小名叫悠悠,小家伙经常哭闹,为了这事,大哥没少交涉,怕影响李天纵学习。

现在当然不存在这个问题,小家伙估计在睡觉,没看见影儿,也没听到声音。

陈姨一走,李大元就撑起身子,往轮椅上爬,轮椅很高,光靠两只手,想要爬上去很费力,李天纵赶紧过去帮忙,将老爸抱上车。

“进去!”李大元脸色冰冷。

“花了多少钱?”李大元看着屋里堆得满满的东西,脸上丝毫没有开心。

李天纵知道花多少钱不是问题,问题是钱都从哪里来的。他之前每月都会往家里寄一点钱,那时候挣钱不多,后来在酒吧唱歌,又不好解释,所以寄的钱也不多,后来搞广告分析系统、办公司,也没有跟家里说。

李天纵这才意识到,这半年以后,虽然每个月寄钱,但是跟家里的联系并不多,家里没有电话和手机,每次都是大哥打过去,为了省钱,总说不了多长时间。

而他也忙着锻炼、提升自己,除了每次汇款的附言,写信也很少。

“爸,我跟同学参加数模竞赛,我们做的东西,得到一家公司的认可,卖了不少钱,”李天纵简单解释了一下,老爸这辈子为人刚直,眼睛里容不得沙子,不说清楚,这些东西,怕是都要给扔到外面去。

“我们做了一个广告投放效果的分析软件,我是学管理的,还有一个同学做数学分析,一个同学编写程序,我们三个人一个小组,做出来的软件很受好评,就被燕王集团出资买了,一共卖了一百万,我分了二十万……”李天纵没敢说自己一下子拿了两千万,还故意将自己在项目中的地位和重要性,说得低一点,不然老爸一定会追问,他怎么一下子就这么厉害了。

“二十万?”哪怕李天纵只说出百分之一的数字,李大元还是有些吃惊,他这辈子,辛苦几十年,也才存了五六万,为了给儿子治病,卖掉房子,东拼西凑,也才凑了十一二万。

不过,听到李天纵解释得很详细,李大元的脸色已经缓和了一些。

李天纵赶紧趁热打铁,笑着点了点头:“是啊,我们当初也没想到,这个软件能卖那么多钱,不过人家得了冠军的产品,能卖几千万呢!”

“做人要踏实,不要好高骛远,”李大元面色骤然一整,肃声说道:“你才上大学,就能参加这种项目,还得了二十万,有什么不满足的?”

李天纵赶紧答应,心想要是让老爸知道,他们这个项目,他一个人就赚了两千万,还有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价值亿万,不知道老爸还会怎么想。

“东西买好就算了,剩下的钱都留着,回去好好谢谢你的学长,”李大元叹息一声,摆了摆手说道,想想自己辛苦半辈子,连给儿子看病的钱都没有,儿子上大学,还是拿的助学贷款,还往家里寄钱,现在一下子又挣到这么多钱,似乎已经不是他这个没用的老子可以教训的了。

“老爸,你就放心吧,我还有钱,”李天纵笑着答应。

小I却在这个时候提醒他:“老大,你爸的情绪,似乎有点低落啊!”

按照李天纵的评价,小I现在的情商不高,但是小I的优势也很明显,那就是拥有超强的察颜观色能力,她可以记录、分析每个细节,注意到很多李天纵没有注意到的地方。

李天纵刚要仔细看,李大元已经调整好情绪,开始翻看他带回来的东西:“天纵,以后钱都存着,不要乱花。”

“这些东西,你拿一半,再给一半你哥吃。”

“爸,这些都是买给你们吃的,我的身体好得很,吃不着,”李天纵表示反对。

“你现在读书用脑,还要做事,很辛苦,”李大元说道。

这一次,就连李天纵也清晰地感觉到李大元在叹息,他很快想到李大元情绪低落的原因,无非是觉得自己没有能力,不能让儿子安心读书。

李大元平常说话不是很多,有什么事情,他也不会主动说出来,而是会放在心里,默默承受,但是那份沉甸甸的父爱,却让李天纵大为感动。

“爸,您就放心吧,您儿子我也长大了,”李天纵笑了笑,一边将带回来的东西,都拿出来,一边跟他说起这半年里,自己所做的事情。

有些事情无法解释,有些事情太夸张,李天纵就只能改头换面,他的目的就是让父亲知道,他已经长大!他已经能够撑起这个家!以后,这个家可以交给他!

他一定要让父亲和大哥,过上体面、有尊严的生活!李天纵一边说,一边暗暗下定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