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软件

第三百零一章 拜师学艺

“吼!”马成武的功夫,不愧都是用来杀伤的,刚动上手,只听他一声大吼,上来就是一记刚猛的直拳,黑虎掏心,紧接着,又是风火轮一样的两脚抡踢,势大力沉。

“来得好!”这样的拳脚,基本不能够对李天纵造成太大威胁,他的脚步连退,就已经让开马成武的攻击范围,然后就在马成武招式转换之间,一拳轰出。

李天纵用的拳法,还是他最喜欢的咏春。

不过拳法用到实处,有时候也看不出具体的招式套路,简简单单一拳,只是味道还是咏春的味道,拳速快、拳势凌厉、击打堂堂正正。

马成武的拳脚,也看不出具体路数,只是架势有点像八卦拳,腿法运用又像跆拳道,比较杂糅。

李天纵这一拳,让马成武感觉非常难受,他慌忙后退,并试图以攻代守。

李天纵却不会让他如意,一拳既出,后面的拳法立刻如大河之水,绵绵不绝,汹涌而至。

咏春拳法,最大的特点就是快,拳点如疾风骤雨,一旦掌握主动,立刻就将对手笼罩起来,毫不留情地给予打击。

马成武的拳脚,给李天纵的感觉比较粗陋,招式简单、直来直去,他猜想马成武并没有什么名师,他的拳脚可能就是自己练出来的,来源于军队的散打格斗,以及流传比较广的南韩跆拳道之类的格斗术。

不过,面对马成武的时候,李天纵总觉得有种危险的感觉,这种感觉,他非常熟悉,在“拳皇”中经常遇到,这说明马成武的拳脚,虽然不中看,但是很暴戾,果然是冲着杀伤对手而去的。

所以李天纵上来就毫不留情,一旦抓住机会,就对马成武展开不间断的连续攻击。

“啪啪啪!”马成武立刻被打蒙了,他就跟叶问的某些对手一样,被急骤的咏春拳打得无法还手,一旦他想要有所动作,李天纵的拳点就会急袭而至。

马成武只能竭力格挡,他的速度并不慢,但是李天纵的速度却更快。

“好了,不打了!”马成武硬挨了两下,强行后退,赶紧叫停。

“拳法上,我不是你的对手,虽然真要是上了战场,我有很多方法可以取你的性命,但是今天就不必了!”马成武坦然认输,却并不服气。

李天纵连忙收手,他微微一笑:“马兄的拳脚,是在哪里学的?”

“军队的散打,还学了点空手道、跆拳道、泰拳,”马成武揉了揉身上的肌肉,虽然只打了一会儿功夫,他的身上已经挨了好几下,李天纵用力并不大,但是被打的地方,也不好受。

李天纵点了点头,正如他所料想,马成武学的确实比较杂,他应该不是世家中人,没有家族的武学传承,所以只能学些大路货。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能够练到现在这种程度,已经很不容易。

要知道,在不加成、不使用拳皇对战模式的情况下,李天纵已经可以和王永祥打得难解难分,他能够打赢马成武,并不意外。

何况,马成武说的也是实话,他真正的功夫,都是实战锻炼出来的,也就是杀人的功夫,这种功夫,在切磋的时候,就很难使用出来。

特别是在李天纵比较强的情况下,马成武必须全力出手,那样的话,他的力道就很难把手,出手无法控制,所以马成武果断认输,没有再打下去。

“天纵你练的是什么拳法?”马成武虽然输了,却输得心服口服,虽然真要拼命的话,输得不一定会是他,但是他不得不承认李天纵的拳法确实厉害,打得他抬不了头。马成武觉得,如果他能够学会李天纵那套拳法,真要杀人的时候,肯定更加厉害。

李天纵并不知道马成武已经将他的拳法与杀人联系起来,他点了点头,也不隐瞒:“是咏春拳,特点就是快。”

“咏春?”马成武眼前陡地一亮,咏春拳的特点,可不仅仅是快,咏春拳法当中,还有极为厉害的一招,那就是寸劲。咏春的寸劲就是在极短的距离上突然发力,从而可以保持连续紧凑的攻击,而在快速攻击当中,力量和杀伤力也不容小窥。

“天纵,你的拳法是哪里学的?如果不方便,就不用说了,”马成武是个武痴,虽然他知道武术界有很多忌讳,随便打听别人的师承就是其中之一,不过他在得知李天纵会咏春,而且刚刚领教到他的咏春拳确实很厉害以后,就再也忍不住,出声相询。

李天纵笑了笑:“我有个师傅,具体什么来历,我也不知道,他只管教我拳,除了咏春,还会八极和洪拳。”

听到李天纵说出八极和洪拳,马成武目光灼灼、脱口而出:“能不能让我见识见识?”

随即,他就知道自己又冒失了,不好意思地戆戆笑了笑:“我知道,我打不过你……”

李天纵也没有在意,他倒是挺喜欢马成武这种直率的性格:“没关系,我随便打两拳,马兄看看就是。”

他也没要马成武陪打,毕竟,他的拳法也是“打”出来的,一旦开打,也很难留手。

倒是每天都要一个人练习,弄几招出来看看,并不是问题。

马成武虽然没有名师,也没有学过真正的武术,但是他经历的打斗并不少,经验丰富,眼光也不差。打斗时身在其中还不觉得,作为旁观者,他一眼就看出李天纵的拳法也非常重视实战,可以说,也是实战中打出来的。

再仔细一品味,他就意识到李天纵的拳法很厉害、非常精妙,毕竟,这都是真正的武学宗师总结出来的武学精华,并且经过很多高手的完善,是真正的精华。

马成武本来觉得自己身手不错了,对于民间那些所谓的练武者,非常不屑,也曾经去过一些武馆讨教,碰上的尽都是花拳绣腿,没想到今日却在李天纵身上看到了希望。

“李兄,冒昧问一下,这些拳法,你能不能教我?”马成武有些为难地问道,不过他真的很想学:“我、我可以拜你为师,做你的弟子。”

“拜我为师?”李天纵有些吃惊,其实他也知道自己的拳法很精妙,就连严宽和也这么说过,甚至流露出相互交流武学的想法。

不过,他的拳法都是“打”出来的,李天纵会是会了,但是让他教、让他去描述,却很难,毕竟,要说武学的功底,他也是很欠缺的。

说实话,李天纵对于自己的东西,并没有想要敝帚自珍的打算,哪怕这些拳法确实比较厉害,武林中门派之见也比较深重,不过对于他来说,这些都无所谓,武术也就是傍身一技罢了,如果可以,他不介意向别人传授武艺,甚至可以通过推广这些拳法,让大家认识到真正的华夏武术。

不过,他也有难处:“教是能够教的,不过……我的拳法也是打出来的,你让我教,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教。”

“那真是太好了,”马成武有些激动,李天纵的拳法果然是打出来的,不过他很快意识到李天纵话里的意思,他是跟师傅打出来的,不是不肯教,而是没法教。

听到李天纵有松口的意思,马成武当然不愿意放弃,连忙道:“打出来的好啊,师父怎么学,就怎么教好了,我自己学就行了。”

马成武觉得,既然李天纵可以通过那种方法学到有用的拳法,那么他也可以。马成武对自己练武的天赋,还是很有自信的,只是一直没有遇上名师罢了。

李天纵虽然不算名师,但是他的拳法,确实很厉害。

听到马成武连“师父”也叫上了,李天纵顿时有点汗颜,他想了想,并没有马上拒绝,一方面,他并不排斥传授武学,马成武的性格也比较对他的胃口,既然他想学,而且又是这种方法,那么他也乐于成全。

此外,李天纵也不是活雷锋,既然要教马成武拳法,那么让他拜自己为师,也没有什么,这本来就是马成武自己愿意的事情。实际上,他这样做也值了,李天纵也不会亏待他,要知道他的这些拳法,可是连真正的武术世家都非常羡慕的,如果在平时,马成武想要学那些武术世家中流传下来的真正武学,都不太可能,现在能够学到李天纵这些更为精妙的武功,让他拜师,其实还是便宜了他。

李天纵很快给自己找了很多理由,其实他接受马成武拜师,真正的原因,不过是觉得这样可以让两个人的关系变得更近,而他辛苦传授马成武武术,也不至于一无所获。

潜意识,他还觉得有个徒弟,特别是来头还不小、挺有派头的弟子,是件挺拉风的事情。

马成武并不清楚李天纵这些想法,看到李天纵点头答应,他顿时变得非常激动,立刻就推金山、倒玉柱,跪在李天纵面前,一叩首:“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李门的大弟子,就这样被套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