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软件

第三百二十五章 展示拳法

“李老弟的身手确实厉害,”郑栋国点了点头:“不过很遗憾,没能见识到李老弟真正的功夫。”

那天,郑栋国和李天纵动手,李天纵一直没有还击,只是不停避让,郑栋国只看到李天纵精妙的步法和身法,以及对分寸的把握,实际上并没有看到李天纵真正的出手。

看得出来,郑栋国和马成武一样,都是武术爱好者,相比马成武的狂热,郑栋国更加理性一些,但在真正的武术面前,他还是压抑不住迫切的心情。

否则,他也不会第二天就约李天纵见面。

至于马成武,李天纵与他有年后之约,但他同样按捺不住,急急跑过来。

李天纵知道他们的心思,略一沉吟,就站了起来:“也好,那我今天就跟两位全方面切磋切磋。”

“其实,我的身手也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厉害,正如我跟郑局说的那样,最擅长的就是脚步、身法、速度和精巧的招式,力量、耐力,甚至应变火候,还差了一些,”李天纵确实打算和马成武、郑栋国好好交流武学上的心得体会。

这样的想法,不仅出于增进相互之间关系的考虑,经历过申大武协与跆拳道协会比武事件,李天纵看到华夏武术在民间的式微,常常感到十分郁悒。

华夏武术,源远流长,提起华夏,外国人都知道“华夏功夫”,但那是通过李小龙、成龙、李连杰等华夏功夫片,以及金庸、古龙的小说等文艺作品知道的,实际上,在世界技击领域,拳击、柔道、跆拳道都是正式的奥运竞技项目,华夏虽然也办过奥运会,武术却仅仅作为表演项目,影响力的式微,可见一斑。

而在民间,空手道、跆拳道、散打都已经比较普及,学习的人很多,武术虽然有不少流派,各地有武校,也有一些武馆,但要么曲高和寡,影响力有限,要么就是不上档次,良莠不齐。

在申城这样的大城市,一个小白领学习跆拳道、空手道,可能是件比较潮流时尚,甚至有面子的事情,却很少有人学习武术。

在大部分看来,武术流传至今,已经成了花架子,就像公园里老头老太练习的太极拳,节奏缓慢、花拳绣腿,甚至连强身健体都做不到,也就适合老年人活动活动身体。

在搏击界,所谓华夏武术与泰拳、空手道的擂台比武,实际上只是限制很少的华夏规则散手,与不同规则的泰拳、空手道的较量,哪怕是赢了,媒体上喧嚣得厉害,却也跟华夏武术没有半毛钱关系。

如果是以前,李天纵只能跟大多数“愤青”一样,面对这种情况,说些抱怨的话,老祖宗的东西,全都因为门户之见,败落了。

李天纵现在已经知道,其实华夏武术并没有败落,而是只存在于极少的武林世家手中。

这种情况,并没有让李天纵感到高兴,虽然像王家、慕容家,武学传承都做得很不错,但并不代表其他家族也可以。

就像潘伟鹏所在的潘家,原本也是武术传家,现在却只留下几本拳谱,真正有用的武学,已经凋零殆尽。

对于这些敝帚自珍的武术世家,李天纵绝对说不上什么好感,成功的,譬如燕京王家、岭南慕容,任由华夏武学渐渐式微,只管他们的权势地位。世家之间,竞争防范,远大过交流合作。

李天纵现在身怀奇宝,俨然是个“武林高手”,他掌握的几种拳法武功,就连严宽和这种武林世家的人,也要羡慕、赞赏;就连燕京王家也想拉拢。

李天纵对王曦怡有好感,但是他一直没有决定加入王家,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他对王家的做事风格,并不完全认同。

别的不说,在对待武学的态度上,王家与其他武林世家并没有区别,还是将这种华夏悠远传承的文化精髓独自占有,千方百计阻挠真正武学的扩散。

李天纵却很早就有一种想法,要让华夏武术,重新为大家所知、所学、所练,发扬光大。

有多大能力,承担多少责任,以前的李天纵最多激扬一下文字,对现实的改变没有任何帮助,只能成为某些人口中的愤青。

李天纵一直觉得,愤青并不是一个贬义词,愤青在能力不够的时候,自然只能口头发泄,一旦能力到了,就应该奋起直行。

李天纵有这样的想法,但到目前为止,条件还不是很成熟,他虽然已经掌握五六种精妙拳法,但是接触、练习的时日还是太短,前前后后,也才半年的时间,对于这些拳法的奥妙、精义,还没有能够吃透,对于武学的理解,也还不是非常深刻。

他的武功,并不是通过一般方式学习到的,而是在拳皇中,由系统直接灌输,然后通过大量的意识训练、身体训练,熟悉掌握。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的身手也是“打”出来的,而不是一招一式练出来的,身体训练,充其量是让身体去适应意识,并不是通常的训练。

这种方式无法适用其他的人,所以对于如何传授别人武功、传授哪些内容,李天纵也是一点底都没有。

之前教李大元、李天成学习的也只是体术,以及潘伟鹏教他的内家拳,这是两种锻炼身体的方法,却还不是真正可以搏击的武术。

陆乘风、钱进财、赵鹏、曾晓伟他们加入以后,李天纵也只是先教他们体术,以后如何传授真正的搏击武术,他还没有准备好。

现在郑栋国、马成武也流露出类似的想法,李天纵当然不会敝帚自珍,相比之下,郑栋国和马成武毕竟练过搏击,不管是身体素质、领悟能力,都要远远超出李天成、赵鹏他们。

用传统的眼光来说,赵鹏他们已经错过学武的最佳年龄,通常情况下,以后最大的可能也就是学一些基础,用来强身健体、自我保护。

而郑栋国、马成武则不同,他们成为真正的一流高手或许也不容易,毕竟都三四十岁的人了,但他们已经是一般意义的搏击高手,只要肯用心,再学一门精妙拳法,应该不是问题,到了那个时候,他们的身手肯定可以再提高一大截,成为比较厉害的高手。

李天纵知道,所谓推广华夏武学、复兴华夏武学,并不是一定要培养出多少绝顶高手,而是能够让武术普及,成为大家喜闻乐道的一项日常运动,就像柔道、空手道、跆拳道一样。

当然,在李天纵看来,华夏武术的发展空间,无疑比它们都要大得多,武术有很多流派,如果恢复百家争鸣、百花齐放,那是什么“道”也比不了的。

所以他决定顺其自然,赵鹏他们想学,他教;马成武、郑栋国他们想学,他也可以教,越多人学到越多的东西、越好。

赵鹏他们,可以代表大部分普通的人,他们可以学体术,增强身体素质,也可以学一些简单的格斗武技,用来防身。

马成武、郑栋国则代表一部分民间格斗技的爱好者,他们掌握了一些民间流传的格斗技,拥有比较好的基础,可以直接学习更高级、更精巧的武学。

李天纵掌握的拳法没有成形的套路,每天练习时,也是模拟格斗的场景,随意将拳法的各种招式反复演练。

每天进行意识训练,李天纵的意识模式已经足够强大,他就像平时练习一样,将几种拳法一一演练。

“两位,觉得这几种拳法如何?”李天纵演练完毕,抬头一看,马成武、郑栋国都已经一脸狂热,在那里不停比划。

他们被李天纵惊醒以后,立刻对他的拳法大家赞赏:“厉害,真的是太厉害了!”

“老郑,这下你该相信了吧,我师父他厉害不厉害?”马成武对郑栋国之前的怀疑似乎耿耿于怀,趁机说道。

郑栋国爽朗地大笑:“服了,老郑我是彻底服了,所谓坐井观天,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以前一直以为自己是高手,如今看来,咱们都还是门外汉。”

“李老弟,要不这样,我也作你的徒弟,如何?”郑栋国和马成武都是练武之人,虽然以前没有机会接触高级武学,但他们还是一眼看出,李天纵演示的拳法,并不同于平常看到的那些武术套路,而是极具实战价值。

李天纵就像每天练习时一样,全力出手,不管是拳法也好,包括动作的速率、力量,都是表现力十足,郑栋国和马成武看了以后,忍不住会想他们与李天纵对垒,如果遭遇这样的拳法攻击,会是怎样的场景。

答案毋庸置疑,他们根本无法招架。

李天纵略略调匀稍显急促的呼吸,几种拳法全力演示下来,不亚于高强度的对战,就连他已经大幅度提高的身体素质,也快到了极限。

“不要这么说,我很乐于跟大家交流切磋,但是拜师一事,还是算了,”李天纵微笑着说道:“我虽然掌握几种不错的拳法,但毕竟接触浸**的时日还短,虽然会,却不一定会教,我自己的学习方法比较特殊,其他人都无法照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