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软件

第三百四十二章 一败再败

荷官洗牌的时候,“鬼手”一直都看着,他可以确认荷官的手法没有问题,大庭广众之下,乐天会也不会在这方面动手脚,根本瞒不过别人,事发就会砸了牌子。

出老千,在赌场是很忌讳的事情。

至于扑克牌,每副都会检查,也没有问题。

但是“鬼手”总觉得李天纵的表现实在太过妖异,好像能够知道每张牌似的,加上上次切牌以后,他连续扣牌,似乎是故意等待自己切最后一把。

“鬼手”看不出洗牌有什么问题,也不觉得李天纵可以记住每一张牌,尤其是在高速洗牌的情况下,但是他心神不宁,忍不住就提出重新洗牌。

“没有问题!”李天纵很爽快,“鬼手”提出这个要求并不过份,却表明他的内心还在担心,只要这份担心继续存在,李天纵就有赢牌的把握。

对他来说,记牌最不是问题,赌桌上的心理较量才更重要。

有小I在,区区洗牌这点计算量,非常轻松。

重新洗牌以后,按照规则还是重复刚才“鬼手”先切牌,然后李天纵切牌的顺序。这次“鬼手”一直盯着荷官和李天纵,也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但是,接下去的牌局,却像“鬼手”担心的一样,李天纵连续两把牌,全都压过他一头,连赢两把。

虽然输了,“鬼手”却有点兴奋,重新洗牌以后,轮到李天纵先切牌,“鬼手”后切牌。

“鬼手”就想证明一点,如果是自己后切牌的话,李天纵就会不知道接下去的牌,就会弃牌,这说明他跟荷官之间,是有猫腻的,虽然他看不出来,却可以肯定他们用了某种方法出老千。

“一定要揪出你们!”鬼手忿忿想道,异常慎重地切了一次牌。

李天纵微微笑着看“鬼手”切牌,一副牌切好以后,牌的顺序也就确定下来,小I就在脑海里将牌面按顺序展示给他看。

按照发牌次序和规则,李天纵此时已知道接下去会拿到什么牌。

“鬼手”不像李天纵那样知道全部的牌,所以他切牌的时候,只是将自己记住的那几张好牌切给而来自己。

但是梭哈并不只是看单张牌的大小,虽然牌面大小有时候确实能够起到关键作用,但是最重要的还是牌的组合。

譬如,一张最大的A,也不如一对最小的对8。

“鬼手”这次切出的牌,却正好对李天纵有利。

李天纵一看,不由乐了。

第一局,他没有弃牌,直接拿了个葫芦,也就是三条加一对,将“鬼手”的三条,甚至还是三条A,硬生生给吃了,而且借助“鬼手”的心理优势,直接飚到最高赌注,赢了一千万。

第二局,面对惊疑不定的“鬼手”,李天纵甚至拿了一手更厉害的同花,赢了“鬼手”的葫芦,而且还是三条K打头的葫芦!

这一局,“鬼手”保守了一点,最后赌注只加到八百万。

又输了两局,而且还是自己切的牌,“鬼手”顿时没了主意,刚刚获得的发现,似乎也被证明不太靠谱。

目光掠过面前的筹码,“鬼手”额头不由微微渗出些冷汗。

不知不觉,他已经输了三千多万,不但昨天赢的那些筹码,全部输光,甚至还多输了一点。

虽然这都不是他的钱,而是有人请他来乐天会开赌,不过,赢了的话好说,不但赢的钱都归他,而且一开始给的五千万赌本,也会成为他的出场费。

但是,对方显然也是有条件的,如果输了,对方的目的达不成,虽然不至于要回那五千万,但是他“鬼手”的牌子也算砸了。

何况,“鬼手”本来已经将这五千万,还有计划中要赢乐天会赌场的几个亿,都算进自己腰包了,眼下情况危急,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这些钱,可就都不会属于他了。

“鬼手”怒了,也急了。

下面应该轮到“鬼手”先切牌,李天纵后切牌,虽然刚才那一副牌,似乎已经说明是否切牌,与李天纵能否赢牌,并没有必然的关系,但“鬼手”还是不放心地让荷官连续洗了三次牌。

最后,还是李天纵很大度地放弃了切牌,只由“鬼手”切牌一次。

虽然这有点不合规矩,“鬼手”却也顾不上风度,乐得享受这种特殊待遇。

但是让他非常郁闷的是,李天纵这一副牌的两局,全都拿到非常好的牌,一次四条,一次顺子,稳稳压他一头。

连输两局,又是一千万。

眼看自己的筹码越来越少,“鬼手”心里越来越急。

本来安坐在旁,成竹在胸的徐景林等人,此刻也开始紧张起来。

他们原以为,昨日横扫乐天会的“鬼手”,今天也可以重复昨天的情景,在赌场大杀四方,将乐天会逼入绝境。

毕竟,赌界真正的高手,都在澳门那边参加赌王大赛,马成武一时半会,也难以找到赌术高手。

他们在乐天会有内应,知道马成武确实如同他们预料的那样,遇上了麻烦,最后也不知道从哪里弄了李天纵这个年轻人出来。

马成武怀疑内部有内奸,并没有透露李天纵的底细,但是马成武和宋穆柔等亲信的表现,却被看得很清楚。在确定李天纵晚上出场以后,还在竭力联系其他赌术高手,可见他们也没有信心。

徐景林他们自然会觉得,李天纵这个年轻人,应该不足为虑。

赌术要讲天赋,却也要看功力,李天纵这么年轻,也容易让人轻视。

结果却让所有的人大出意料,李天纵面对“鬼手”,不但神态举止从容不迫,几番交锋下来,反而是“鬼手”沉不住气。

当然,也难怪“鬼手”会沉不住气,老练如“鬼手”,不但在局外连连吃瘪,被拿住痛脚,赌桌上也被算得死死的,连出昏招,接连输牌。

“我们玩骰子!”连续输了许多把,“鬼手”终于忍耐不住,再次提出更换项目。

“鬼手”最擅长的本来是牌类玩法,其中二十一点、梭哈,是他最有信心的项目,因为他的小手段特别多,在这两个项目上,发挥空间很大。

没想到今天从头到尾,都被李天纵算得死死的。

李天纵在二十一点、梭哈上的表现,已经让“鬼手”失去信心,如果李天纵真的能够知道每张牌是什么,那么不管玩什么,终究也只有他“鬼手”输。

“鬼手”放弃了自己擅长的牌类项目,选择了骰子。

与牌类一样,骰子也有许多种不同的玩法,最基本就有两种,一种是荷官摇骰子,赌手下注,可以选择买大或者买小。

另外一种就是赌手自己摇骰子,然后比较摇出来的点数大小。

“鬼手”看不出荷官与李天纵作弊出老千,但是二十一点和梭哈时的情形依然在他心里蒙上一层阴影,所以他选择了自己摇骰。

事实上,“鬼手”之所以被称为“鬼手”,与他早年玩骰子很厉害也有关系。

当然,骰子这种玩法,在高级赌客之中并不多见,毕竟,玩骰子过程中,不受控制的因素太多,真正的赌术高手,都喜欢一切尽在把握。

所以后来“鬼手”才渐渐转向扑克,凭借他的资质、悟性,已经精于算计和层出不穷的小手段,重新打拼出新的天地。

成名以后,“鬼手”罕逢对手,却没想到会在一个小城的赌场栽了跟头,对方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

“鬼手”决定重新拾起自己的老本行,扳回局面。

虽然已经很多年不与人对赌骰子,实际上“鬼手”最喜欢的还是骰子,与很多赌术高手都喜欢一切尽在把握不同,“鬼手”最喜欢骰子的未知。

因为未知,这才刺激。

所以,“鬼手”平常也会把玩骰子,原来的技艺并没有落下。

在赌界,永远都是技多可傍身。

骰子的玩法相对比较简单,一人三颗骰子,赌手自己摇骰,谁摇出来的点数大谁就赢。相对来说,也没有那么多的心理战术和小手段,一切凭点数说话。

这也是“鬼手”在赌界发展时,放弃骰子,转向扑克的原因之一——他的那些小手段派不上用处。

更换项目,中间照例休息十五分钟。

十五分钟后,赌局重新开始。

虽然各自摇骰,但赌局还是由荷官主持,场边由马成武和徐景林的人组成的仲裁团,荷官以及李天纵和“鬼手”都分别检查了对方的骰子和摇骰子的骰盘,以确保器材不会被动手脚。

检查完骰子以后,两人下了底注,就开始同时摇骰。

摇骰可以是一先一后摇,也可以同时摇。

双方第一局选择了同时摇骰。

“鬼手”摇骰的动作很大,骰子在骰盘里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相比之下,李天纵摇骰的动作就比较小,当然,按照规定,摇骰必须要有一定幅度、动作和速率,只是相对“鬼手”会小一点。

他皱着眉头,似乎在听骰,这让“鬼手”觉得有点好笑。

李天纵摇骰的手法,无疑很生涩,想要在摇骰的过程中,听出点数,也不太可能。

这不是水银骰子,而是标准骰子。

“啪!”鬼手率先落下骰盘,嘴角露出一丝胜利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