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软件

第三百五十二章 快过年了

乳品店被砸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但由此引发的余波,却远未结束,甚至还可能愈演愈烈,并产生更为深远的影响。

李天纵暂时还顾不上理会这些事情,经过初步盘点,由于李天纵赶得及时,乳品店的直接损失微乎其微,但是经过这件事以后,乳品店的生意,肯定会受到影响,想要重新打开局面,可能需要更多努力。

好在,经过这件事以后,赵鹏和曾晓伟都表示,会将更多精力,投放到乳品店,这两个家伙做事虽然不太靠谱,没有长性,短时间内,帮助乳品店打开局面,应该不是问题。

甚至薛小雅也想掺合一把,但是被李天纵拒绝了,这丫头可是个惹祸精,还是敬而远之比较好。

接下去的两天,赵鹏和曾晓伟果然使出全身解数,而因为就要过年了,乳品店的生意虽然受到影响,但也还不错。李天成每天晚上盘账的时候,都喜笑颜开,就连李大元的脸色,也多了一些笑意。

李大元和李天成已经搬进乳品店后面的南苑小区,实际上,乳品店本身就是南苑小区的门面房,属于同一个小区,距离可谓非常的近,十分方便。

南苑小区建成已经有五六年,算是老小区,房型不大,一百个平方出头,做成了两室半两厅,房型设计还算不错,两室都朝阳,李大元和李天成每人一间。

李天纵平常住城西别墅,过来的时候,就跟李天成睡。

看得出来,李大元和李天成其实很希望李天纵跟他们住一起,但也知道李天纵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住一起未必方便,所以他们也没有说什么。

过年这几天,李天纵都尽量住在这边,春节是华夏最重要的节日,也是合家团圆的日子,李天纵希望在这个传统日子里,一家人可以和和美美地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

不管有多重要的事情,在这个时候,也必须放下。

小年夜,也就是乳品店被砸的第二天,陆生元和陆乘风来李家拜访,正好一起吃了顿年夜饭。

自从上次秦自立的事情发生以后,陆乘风在招商局的工作环境发生了极大变化,后来又通过李天纵认识了郑栋国,虽然郑栋国代表的外来派在滨海县里处处受到掣肘,不过年轻气盛,还带着一些理想主义的陆乘风对本土派的一些行径并看不上眼,相比之下,对于更注重政绩的外来派的施政理念,反而更为认同。

他义无反顾地向外来派靠拢,郑栋国也就将他介绍给了滨海县委书记、滨海县的一把手陶毅。

陆乘风的学历、专业背景、精神面貌包括他的思想状态和工作能力,都深得陶毅的赞赏,正好陶毅来滨海的时间还不长,根基浅,便动了将陆乘风调过去做他秘书的想法。

这个消息已经露了出来,年后陆乘风就要到县委履职。

虽然说滨海本地的官员对陶毅有各种各样的看法和想法,但是对普通的公务员来说,他们还涉及不到那种层次的斗争,陆乘风能够当上陶毅的秘书,在很多人看来,那是傍上了高枝,是鲤鱼跳龙门,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

不管他们是羡慕也好,嫉妒忿恨也罢,都再也不敢像从前那样,随便欺负陆乘风。

陶毅怎么说也是县里的一把手,动不了赵飞鸿,想要动一动他们这些小喽啰,那就是动动指头的事情。

“这小子,纯粹就是脑门子发热,在官场,最忌讳的就是站错队伍,陶毅虽然是一把手,但是想要撬动胡汉宗、赵飞鸿这两个本土派的联手,怕是也不容易,”对于陆乘风的上位,陆生元并不以为然,认为这种选择的风险很大。

陆生元虽然只做过县中的教导主任,但是对官场的事情,也看的比较清楚。

陆乘风显然并不认同:“要我说,在官场上,最重要的就是要站好队伍,不管哪一边,也不管是不是最好的选择,都需要坚定立场。”

“老爸,不是我说你,你做了十几年的教导主任,都没能够升上去,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没有站队,你不站队,别人怎么给你机会?我跟着陶书记,虽说以后不一定怎么样,但对眼下来说,绝对是个最好的机会,我要是不站队,能有这个机会?说不定就只能在招商局蹉跎一生了!”

“既然要站队,你总不能让我跟胡汉宗、赵飞鸿那帮子土霸王一伙吧?”

“这小子,翅膀硬了,我说话是没有用啰,县委书记的大秘书!”陆生元笑着摇了摇头,看得出来,他虽然表面上是在敲打陆乘风,实际心里也为儿子感到高兴。

“大哥,年轻人有他们的想法,乘风打小就聪明,肯定有出息,”李大元一直习惯称呼陆生元大哥,他今天的笑容,已经很多年都不曾有过了。

可以说,两家子一起吃了这么多年的年夜饭,就数今年的最开心。

李天纵上大学,回来以后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出资让李大元、李天成父子开店,以后终于可以过上比较舒坦的生活。

甚至陆乘风也通过李天纵的关系,认识了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郑栋国,然后还成为了陶毅的秘书,不说一步登天,仕途也顿时拓宽不少。

不管怎么说,县委书记秘书这个位置非常关键,只要有陶毅罩着,过个一两年升副科那是稳得,陶毅再怎么弱势,也是县委书记,一个副科还是能够搞定的。

要是陆乘风在招商局混着,没有关系没有后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到这一步,要知道,有的机关,做了几十年的老科员也不是没有,说不定就是一杯茶、一份报纸坐半天,蹉跎一生。

所以陆乘风说的话,确实有他的道理,在官场上,没有绝对的实力,不能够自成一派,那就必须要站队,既然要站队,他不想跟某些人同流合污,就只能选择站在陶毅那一方。

他的这次选择,看起来鲁莽,事实上也是必然的选择。

“算了,不管啦!”陆生元轻轻摆了摆手:“不过要说赵飞鸿这个人,本身倒没什么恶迹,就是任人唯亲太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