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〇二 懵懂少年

女儿去远后,云扬子在原地沉凝片刻,微微一叹,将袖一拂,便化作一股烟气,出了这林间花围,去往云岚宗前殿,与一众宗内长老共参玄妙。

修道求真之辈,练气蕴神,感悟天地造化玄妙,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一日不可荒废。

却说云卿卿。

云卿卿拜辞了父亲,转出园中,径往后山而去,绕过几重楼台,穿过数级厅堂,又经几片林花妙境,终于来到一处别致的庭院。

眼下已近昏时,那云岚宗的掩山大阵,虽然以云海为阻挡,能够使得从外界看不到内中的道门景象,然而从这阵中的山内,却是能够清清楚楚地承受外界天光映照。

云卿卿转入属于她自己的庭院,就有两个丫鬟迎了上来。

两个十二三岁模样的小姑娘家,青衣小衫,头梳丫髻,见云卿卿回来,连忙迎上道:“小姐回来了,桓苍大师兄送来了两节凉兹国合春潭的百年合春莲藕,这还是大师兄前日与那凉兹国水合派的首徒叫什么青荷仙子的比斗赢来的,特地送来,已经让膳间熬了合春藕的清粥,婢子又备了几样佐菜,小姐且用些吧。”

云卿卿道:“把我前日写的那半卷《镜心言》取来封了,明日让人送到前山恒苍师兄清修处,表我谢意。”

两少女连忙应了,在前头引着小姐进了院子。

因为云卿卿不能练气的缘故,她这处院子中,所有服侍的丫鬟侍女,也都是从俗世里精细选来的少女,并不曾在宗内修习过气术道法。而这云岚宗所在的大山之上,前山后山相距实是遥远,更有险峻阻隔,须得着宗内已经练了一些粗浅法术,能够纵横飞跃,度山掠崖的后进弟子前去,将这谢礼送交恒苍师兄。

一进这院落,就见清清朗朗植了三五株沉香木,又有几枝淡彩的异种海棠盛开于角落,置一张木桌,一把木椅,供主人日常读书品茗所用,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三人进了院内堂中,也是十分得素雅,悬了几篇道德真言,张贴几张题了云扬子署名的云山雾海图,正堂前却是一幅海棠生香图,疏笔淡影便勾出神韵,下角落名处是“卿卿”二字,竟是比乃父的功候还要妙上几分。

转进内间,更显爽淡,且略去不表,早有婢子摆上了素点清粥。

云卿卿道:“去把门前铃摇了,唤石生回来吃饭。”

两侍女中的一个掩嘴笑道:“婢子这就去,小姐还是先用吧。恒苍大师兄说了,这百年合春莲藕作粥,须得热食,才大有滋补之功。况且咱们那位石生少爷,这会子不知在何处玩闹,或是又揪了哪位长老的胡子在挨罚呢。”

另一个笑骂道:“晴雯休得胡说,少爷早上不是说了,去寻青虫玩,这会定是瀑下谭中嬉玩呢。”

被唤作晴雯的小侍女笑道:“霁月你这不知死的丫头,少爷小姐和宗主他们能说,你怎敢也直呼蛟先生作青……”

云卿卿拂手道:“这有什么,蛟先生脾性好得很,弟弟每日骑在他身上也不见他发作。”

说话之间,霁月已经走到门前,将悬在门前的一枚青玉铃铛摇了一摇,顿时一股清脆的叮咚之声飞扬开来,虽不十分得响亮,却直直地传出去极远,竟至满山都能听见。

铃音一响,不消少顷,那霁月还没有从门前走了回来,就有一道清亮的啸声从前山冲霄而起,直震得山间云气翻腾,经久乃止。

云卿卿净手之后,拾起牙箸,同时笑道:“霁月、晴雯,这合春莲藕倒不是容易得的,你们也坐下,一齐用些吧。”

两名青衣婢女盈盈笑道:“小姐先用吧。”

说罢也不拘礼,取了碗箸,坐到小姐下手,一齐用餐。

显见云卿卿平常也是个不拘礼仪的人,并不是大族小姐那般的气派,反而更近乎修道求真之士的淡定宽宏气度。

未及片刻,院前一声呼啸,两侍女连忙站起身来,“石生少爷回来了。”

话犹未毕,门中已经撞进来一个少年。

这少年人十五六岁模样,长相清秀朴质,一身云岚宗门人式样的合襟云水长衣,发束背后,却尽都湿淋淋的好似刚从河水之中游出来一般,更兼他脚上如今却只有一只踏云履趿着,另一只脚上却是拖着半截长袜,露出后半段脚踝……这模样,说不上狼狈,却丝毫没有半点云岚宗这等练气道门的修士应当有的风范,就好象是寻常人家的顽童,刚刚捉鱼摸虾回来。

晴雯、霁月二人连忙上前,将早就准备好的干爽衣衫递上,那少年一脸憨然笑意地接过,几步踏来,腆着脸凑过头来,略显木讷的张口几下,才叫出一声“姐姐”。

云卿卿好笑地将手拍在他犹在滴水的脑门上,将银匙在玉碗勺了一匙粥汁,送到他唇边,少年就着吃了,这才笑着转过厅堂,进了内间去。

两侍女对此见怪不怪,却转身去了膳间,将一屉少爷最喜爱的水晶玲珑糕取了来,继而毫不在意地继续坐下用食。

偌大的云岚宗,门人千百,大抵也只有云卿卿这里,还会有凡俗人才有的膳间,五谷食物出现了。

少时片刻,适才那一身水渍的清秀少年已经转了出来,这时却已经换上了一袭素色长袍,阔阔大大地罩在略有些羸弱清瘦的身体上,行动间飘摇浮荡,那少年却似乎十分喜欢,步履跃动地走了出来。

他将犹然未干的头发抓在脑后,就坐到了云卿卿身边的桌旁,接过晴雯、霁月二侍女递来的碗箸,十分清澈地咧嘴一笑:“晴雯……姐姐,霁月……姐姐。”

两个十二三岁的小侍女被十五六岁的少爷唤作姐姐,神情竟是丝毫没有变动,只是低头啧啧地笑着不语。

云卿卿在一旁摇头苦笑,将牙箸敲他头顶,竟发出铿锵声响:“莫要乱叫,快些吃罢。”

少年得了姐姐命令,眯起眼来一笑,“吃……吃……”

随即便低头,手中牙箸挥动如风,飞快地扒拉着碗中粥,笼中糕点。

云卿卿三人见状,都扑哧一笑,无可奈何。

两个小侍女虽然不知道,然而云卿卿却如何不知,自己这个弟弟,并不是她的亲弟弟,只不过是她的父母收养下来的一个孩子罢了。

她自幼时,便知道自己有一个整日沉睡的弟弟,这个弟弟好生厉害,竟是一睡就是八年!有一日忽然醒来,其时也不过九岁的云卿卿恰好就在弟弟榻前观望,却被那突然醒来的少年一把攥住手腕,咿咿呀呀了半天就唤出了一声“姐姐”,把个小姑娘欢喜得雀跃不已。

至年岁长些,她便知道了,原来这弟弟并不是自己父母所出,据说是在她还在襁褓之中的那年时,某一位门中古早之前的老前辈不知从何处携回来的一个婴孩,父母及门中长老对那位老前辈十分得忌惮敬畏,不敢稍为怠慢,索性就由她父母云扬子夫妇作自家孩儿来养。

弟弟自来时,便口中衔有一枚鸽卵大小的石头,是故父亲云扬子便给他取了了名字作“石生”,即衔石而生之意。

石生弟弟八岁那年,忽然醒来,合宗大惊,云扬子夫妇及诸位长老都来观看,却都没能从这婴孩儿身上发现一丝一毫的古怪之处,只是当云扬子欲要传授他云岚宗上乘练气道法的时候,却赫然发现,这孩儿竟和他亲生的女儿云卿卿一样,也是不能练气修道,通常又谓之为天生无脉,没有灵根道基的人。

再后来,更加离奇的情形一幕一幕发生了。

云卿卿虽然不能练气修道,却生来一副聪慧机敏,参玄悟道,诵经念书无不一学即会,然而这位当作少爷来养的石生,却天生愚鲁,简直是蠢笨得如同他口中衔来的那块石头一般,连人言文字都学不清楚。

长到这般大了,能够自行喊出口的字眼,却不超过两掌之数,除了“姐姐”二字外,就只剩下身旁近前少数人的名字,以及“咿呀呜啊”之类的音节了。

少时食毕,有下面的侍女进来收拾了,那晴雯、霁月二人吩咐了准备好小姐与少爷的香浴,便才出去。

那少年石生却是百般的不情愿,只不过这些年来,他每每如此,云卿卿也不在意,只消拿眼瞪他一下,他便乖巧地转回自己房间沐浴去了。

暝色上扬,天光已暗,云卿卿沐浴更衣之后,这才回了自己房中。

她这房中又不一样,殊无雕梁画栋之气,却以千载安神木之芯为妆台,摆置着东海蜃贝的幻镜,碧玉犀牛角制的梳子,紫铜炉中燃起梦迭香,深潭鲛人泪珠悬帘于榻前。

云卿卿坐于梳妆台前,幻镜之中,映出一方清丽淡然的容颜,那眉尖微作蹙色,便有千百般的风情展现出来。

她又临写了半篇道经,不觉窗外星辉已然洒入室中,一丝疲乏袭上,只是仍旧等了片刻,果然石生推门进来。

姐弟二人对坐,也不说话,实是因为石生天生不似常人,连言语文字也学不会,经年以来,云卿卿虽然一直不倦于教导训斥于他,却终究未有大效用。

云卿卿伸手到他脖颈衣襟之间,取出一枚晶莹丝绦绞缠成网兜兜住悬在颈上的石头来。那石鸽卵大小,银灰灰的色泽,殊无半分异常。

这就是石生被送到云扬子手中时,含于口中的那枚石头。

云卿卿将那石放回他衣襟下,摩挲了一番他的头顶,眉间略有温缓色,道:“去睡吧。”

石生把头猛点,断续道:“姐姐……睡。”

待石生掩门去后,云卿卿才解去衣衫,熄了香盏,撩开了那鲛人泪成珠的珠帘,上榻就寝。

她二人虽不是亲生姐弟,然而长于道门之中,身周皆是能够飞天遁地,术法通玄,神仙一般的练气士,连那侍应的小侍女,都被传授了几手粗浅功夫,独独他二人如同凡人一般,纵然是心性如何淡薄,又怎能够不感同身受,难以消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