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一五 不动妖经

云岚山上,激流飞湍之中,一块巨石被人生生插入中央,奔腾的狂涛被生生地一分为二,撕裂开来,继而才向着前方奔去。

前面,就是那千丈飞瀑。

天风浩荡,鼓荡着巨石顶上盘坐着的石生的衣袂,飘荡猎动,衬着他十五六岁的少年面庞,恍然中直似神仙中人。

他端坐不动,无论劲风如何肆虐,激起的水浪轰击在他的身体上,也不能动摇得了他哪怕一分。

除却那飞扬的发丝,猖狂如龙。

……

千羽老妖终究还是没有能够将石生留在他的破山洞之中,而是跟着云卿卿一行回转到了云岚山主峰,云岚宗宗门所在。

老妖寂寞万年,穷极无聊,下了大狠心,培养一个小妖怪,也不失为一桩妙事,况且这小妖怪的来历,实在是不凡。

老妖传于石生的,自然不是他千羽妖王的独门妖法。

他老人家活了几万年,这傲来岛虽小,然而大大小小的妖怪还是出过不少的,各类的妖道法门,他却是也搜刮了不少。

昔年傲来岛八大妖王,千羽妖王排行最末,自然是因为他实在太懒,是以万年之后仍旧未能堪破那一重迷障,返本返虚。而那八大妖王之首,号为不动妖王的,被云岚宗祖师云岚子灭杀而后,不动妖王参悟一声的一部《不动妖王经》,自然是落在了他的手中。

大道三千,触类旁通,何况是同为妖类?只可惜这千羽老妖太过惫懒,跟着云岚子赚足了油水,却不知道善用。

八大妖王之首的不动妖王,乃是当年八妖王中唯一一个修炼到了炼神返虚,认知根本境界的大高手,进入了化虚之境,只差一步,就能够踏入归真,要不了多久,连渡过天劫成就妖仙也未尝没有可能。

妖族多为凶兽猛禽,残杀血腥,是以那炼神返虚之后的天降劫罚,实难渡过,大多都身死道消,灰飞烟灭了。独有这不动妖王,其本体乃是一株世所罕见的碧玉木!

碧玉木传闻与那传说之中的东方甲乙青木为同属,生于水木之地,百万年方能得天地精华蕴养,化形为人。那不动妖王,就是一株生在傲来岛中央的一株碧玉木,不知得天地之赐,避过了多少劫难,化形为人,成就妖身。

想那不动妖王何其绝世之人物,十万里傲来无有不敬仰之,只不过后来云岚子挟神仙之器而来,击杀炼化了不动妖王。不动妖王一身精气元华,也都便宜了云岚子,这才致使他日后能够返虚归真,渡劫羽化。

不动妖王心念不似其他妖王一般,凶怒残暴,而是有意建立道统,是以留有一部《不动妖王经》,只不过命运不济,被云岚子灭了,一生妖道精华真意的《不动妖王经》也落到了千羽老妖的手中。

只不过时至今日,倒是便宜了石生。

那《不动妖王经》中有言:“道心如虬木,缠结万万千。威压不可动,柔拂不可动,立于风而静,浮于水而止,临于空而镇……”

千羽老妖道:“你这小石头,虽则与那块烂木头不同,然则碧玉木立百万年方才化形成妖,你这石头只怕也被天地蕴养了不知多少年月,才能有这等造化,却是有些相似!况且石磐不可转移,你却练这《不动妖王经》,恰到好处,来日不可限量!”

石生似懂非懂道:“练了可能飞天?”

老妖气急,鹰眼翻动,一把把它扔在了激流中央的巨石上,便将身一纵,来到了云岚宗掩山云光大阵之中,只见无穷无尽的云海深雾,翻滚跌宕,老妖混不在意,掠动之间将手抓摄,就见阵中一股股云光化作道道剑光,乃至雷光劈来,都被他拂手打灭。

少顷,到了阵中一处,老妖抿嘴一笑,状极阴险,那大阵便就分开一道裂隙,顿时从云海之外,无穷量的烈风湍流席卷进来,被老妖将手一指,施了手段,便尽都向石生扑去。

倒霉的小石头妖,纵然是天生石胎,天生有一股神力,却从来不曾修炼过任何道法气术,被这从大阵之外,老妖自极高天空引来的天极巽风猛烈一吹,哪里抵挡得住,一下就从巨石上吹落下来,砸入激流中。

有万年老妖千羽坐镇,云岚宗纵然开启了大阵,却也不用担忧外敌来袭。

石生啊呀呼叫一声,便被那激流一冲,从千丈瀑布砸落下去,落入深潭。

石生再从深潭爬出,循着山道腾跃而上,爬到山顶,老妖自然又一挥手将他扔在巨石上。整个过程中,老妖毫无顾忌地露出阴险笑意,状极得意,却是心头那股恼怒稍稍消解了一些。

如此往复数次,石生却是聪明了,一落到巨石上,便猛地爬下,他足尖与双手运力,一下就插入巨石之中,如此以来,那劲猛的巽风吹来,就不能轻易地将他吹入水中了。

他乃石胎化形,肌肤筋肉骨膜坚愈金铁,那最能毁灭侵蚀修道人元身肉体的天极巽风,却也奈何不得他,只是将他身上的衣衫刹时消蚀成了齑粉。

老妖桀桀笑道:“守住心神,运转经文要义!”

石生心下一凛,神念之中一阵跃动,那一篇牢牢记下的《不动妖王经》便浮入脑海。

“法有万象,我惟不动,则我无意动。术有千重,我惟不动,则无可奈我。”

那前者是说,道法珠玑,术法分门别类有万种,而我道心坚定,不为所动,则没有什么能够让我意识动摇;后者则是说,法术击我,虽有千重,我却巍然不动,以不动应万动,谁能奈我何?

石生虽然被老妖强行开启灵智,能通人言,然而却哪里能够明白这些玄玄妙妙忽忽冥冥的东西,不消片刻,他手足在巨石上抓下了四道深深的沟壑,石屑纷飞,终于再次砸落水中。

老妖不愧为是几万年的老妖怪,引动天极巽风,掌控得恰到好处,尽都施展在石生一人身上。

如此而过三日,老妖将一块石头凌空摄起,自己端坐其上,看着光着屁股的石生再次爬上了山头,这下却是不需要老妖动手,自己跳进激流中,凭借神力划动,就能够抵抗湍流的冲击,一直游到那巨石下,三下两下就爬了上去。

老妖打着哈欠将手一指,又是一股巽风吹拂了下来。

不消片刻,石生便再次到了石头边缘,眼见着要再次滑落下去,老妖心头怒气,骂咧道:“你娘个屁的!莫非你的脑袋也是石头不成,如此简单的入门定身之法也学不会,定住心神,以意守空,不动如木!你娘的,烂木头的破书我老人家几天就参了个透,你娘的个烂木头……嘎——!”

老妖的骂骂咧咧忽而止住,就见石生已经被吹到了石头边缘,只有一只手还勾挂在石壁之上,全身静止,闭目沉凝,面无表情,恬淡自然。

老妖眼前一亮,那个挂在石头上的小子,落在他的眼中,就好似真的化身成了一块石头,坚定磐稳,不可转移!

而于此同时,石生在不知道默念了那《不动妖王经》入门总章不知道几千几万遍却仍旧无效之后,满脑袋混混蒙蒙,忽然之间激起了一股戾气,正要嗷呜大叫一声落入水中清爽一番,却直觉这一下子之间,脑海中骤然一空,一切都在一刹那倏忽止住!

他好似变成了一尊石头,动也不动,悬于石壁上。

老妖盯视了片刻,桀桀怪笑一声,把手指向天空:“好小子!给我老人家下去吧!”

一股更加剧烈的巽风直冲下来,石生此番真的是嗷呜一声大叫,摔了下去,激起好大一片水花。

……

又是三日,石生光溜溜地坐在巨石上,劲风掠起他及腰的长发,疯狂掠动,巽风吹击在他的身体上,发出嗤嗤嗤嗤的声响。

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劲气,从他周身毛孔之中透射出来,与猛烈的天际巽风撞击,绞杀,碎裂,发生着极细微处的砰击。

千羽老妖手一抬,猛烈的巽风便告止住,石生在巨石上猛地睁开双眼,两道尺长精芒激射而出,虚空之中嗤喇一声炸响。

老妖满意地点头,从手指上取下一只碧玉扳指,嘟嚷道:“云扬子这小子,办事却不牢靠,我老人家要十万件袍衫,他却只给我准备了五万件,他娘的,这却哪里够用?”

老妖一边嘟嚷,一边指尖一弹,一件灰布道袍便从那扳指之中飞了出来,凌空飞来,不偏不倚地罩在了石生的身上。

见到老妖竟然给自己穿上了衣服,已经裸奔裸坐了好些日子的石生大为惊异:“老祖,你给我穿上衣服做甚么?那风一吹,不是就没有了麽?”

云卿卿胆大之极地声称石生与她已然结为了道侣,是以石生便成为了云岚子的后辈门人,自然就不能拜老妖为师,是以千羽老妖便非要石生以“老祖”称呼他。

如今成了千羽老祖的老妖怪嘿然道:“凝气入体顶个屁用!接下来是锤炼真气,磨炼道胎,你先运转真气,护住周身!”

石生心头疑惑,依言照办,刹时已经小有功候的真气鼓荡而出,周身四万八千毛孔悉数张开,一丝丝无形的劲气护住了他周身。

老妖桀桀冷笑,天空之中又有一股更加强烈的巽风吹拂了下来。

连嗤喇的一声声响都欠奉,石生稳坐如磐石,然而他身上的道袍却一下就侵蚀成了齑粉,渣都不见一丝。

风止,老妖又给他穿上了一身道袍。

“什么时候,你能以真气护住外衣,那便算是道胎凝固,可算入了修道练气的门径啦!”

——————————PS分割线——————————————

一觉睡过头了,要出去,马上来不及了,可能有错字,晚上回来下一更时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