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二八 扶摇飞天 上

青冥浩荡,虚空无限。

千羽老妖一手背负,一手提石生腰间衣带,便将他紧紧抓住,足下却如生风一般,凭空而起,步履如常,恍若就在实地行动,行走无碍,步步生风,就在那浩浩荡荡的虚空之中,凌空蹈虚,连连疾走。

石生倒不会如以往那般,被惊得哇哇大叫,只是在扑面劲风之中喊道:“老祖,你可要教我这样飞遁之术?”

千羽老妖却嗤笑道:“此乃纵风而行之术,是我老人家独有,岂是别人所能学去?你这小石头妖怪,修道练气不可激进焦躁,先能御物,后而以飞剑法器凌空,才是正道,不可一步虚妄!”

这番教导,放作任何一位练气有成的修道前辈教育后进弟子来看,都是十分在理,十分正确的。

然而他所谓不可激进焦躁,再想及这老妖教导石生之时,三日凝气,七日而定道胎,归元炼罡一月而成,若是这还不算激进,那时间便没有更激进的练气之法了。

只是此刻他如是说,石生便只敢乖乖地应是。

盖因前些时日,那番修炼太过惨烈可怖,他被几头得了老妖好处的凶猛精怪追得满山乱窜,虽然皮糙肉厚并未遍体鳞伤,然而自能通人言明白道理,脱了懵懂妖性之后,终于却还是回到了衣不蔽体遍身褴褛的时代。

老妖又道:“若要能御物,即以精气之神驾御外物,必须先驾御自身,是故前些时日,我老人家才会叫你必要能够掌控自身真气精元,稳持丹元,能够以真气运转护住周身,将那天极巽风抵御在外,不能损伤你之衣物。只有先能掌控己身,后才能驾御外物,你可明白?”

石生略略听来,似是大有道理,便点头道:“老祖说得是,那便快教我那飞天之法吧。只不知,老祖要我驾御何物飞天?”

千羽老妖知他心中所想,不由笑骂道:“你这小妖怪,不过是羡慕云岚宗那些小子的飞剑法宝罢了,你既是我老人家亲传,又怎么能逊于他们!”

石生便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正要说话,忽觉腰上一松,耳畔疾风肆虐,呼啸不绝,他定睛看去,竟是那老妖忽然松开了手,就在这不知千百丈的高空,将他扔了下去!

“啊……啊……老祖……卿卿……姐姐救我……”

他放声大叫,却募地闻老妖的怒喝:“叫唤个鸟叫唤,又摔不死你!”

石生再手舞足蹈地晃动身子,终于看清了下方不是别处,就是云岚山上那处他时常来嘻玩,当日道胎归元,承受天极巽风洗礼的巨大瀑布所在。

下方就是那汪千丈瀑布冲击而成的巨大深潭,以前他每每爱从那山巅飞瀑之上一跃而下,甚觉畅快有趣,只是此时,他却已不能心属玩乐了。

他在老妖惨烈的教导之下,不过旬月之间,竟已达至炼罡之境,将丹元之中真气精元,炼成破杀一切,威能猛烈的罡气,此刻由高空坠落,虽是足有千百丈,直接砸落那深潭也伤他不得,但是他却仍旧立即定住了心神,丹元之中一股道胎真意波荡开来,调集真气运转周身百骸,顿时就在那空中稳住了身子,一道道强劲的罡气猛烈地有诸多窍穴之中涌出,充斥得他衣衫鼓荡,飘飘摇摇,若不是头下脚上,便几乎直如神仙中人御空飞度一般潇洒蹁跹。

千丈之高,一瞬即过,当他转过真气,护住身躯时,终于也以到了最下方,终于哗啦一声巨响,夹杂在瀑布飞砸的震天轰隆之中,坠入深潭。

石生一入潭中,立时运转真气罡气更猛三分,立刻就有一团半丈方圆的气幕将周遭潭水阻挡住,不能近身。

往常以身体入水,因天生石胎之体,强悍得很,倒没有察觉,此时以罡气推开潭水,越往下去,便越发发觉了那巨大的力道,直压得他不得不不断催发真气,才不至于被潭水压迫得收敛气幕。

幸而,于练气士之中,修炼到了炼罡之境,实则已然算是小有成就。须知,练气士到了道胎之境,便已经超脱凡俗,归元之后,就能施展道法,驾御法宝飞剑,往往已经修炼了至少一二十年,似石生和云卿卿这般,飞速精进,到了炼罡、丹元之境,竟还没有修习过几手法术,祭炼过飞剑法宝的,实属罕有。

未及须臾,他还尚未来得及品味这股感触,就只闻水下一股轰响,旋即一股无俦劲浪直击上来,好似一条定海神针逆天而起,猛烈扫击,直荡了上来。

顿时,那水下不知多少丈,原本已经无有潭面波浪侵袭,只有极少潜流的潭底,便翻腾起了的恐怖的浪涛,疯狂跌宕,刹时就扫在了石生所在处。

他以炼罡之境施展开来的护体罡气气幕,也承受不了这股劲力,刹时便迸裂成为粉碎,夹杂这巨力的水流一冲,石生便被撞开了位置。

他知这巨力来源是何东西,却不能张口呼喊,只得猛一顿足,运转真气于足底,往水面直冲上去!

哗啦!石生像一颗巨大的投弹,从水面直冲了出来,飞上数十丈的高空,旋即落下。落下时,恰好那水中又冲天而起一股巨大水柱,石生正正立在其上,待得水柱崩散,露出来的不是别的,竟是一头只见头颈,粗达丈许,竟不知其究竟长短的青鳞巨蟒!

不,这已并非是寻常通灵的巨蟒,但见那巨大的头颅之上,两条凸起,已渐渐现出了枝桠模样,便知这东西,早已得了灵气,化作了一条蛟龙。

龙种百属,有角无足谓之蛟。

石生大叫:“青虫!”

他语气里不无欢喜,显然与这头青鳞蛟龙竟是旧识。

那蛟龙昂首一声龙吟呼啸,石生便正正地落到了他的头顶,攀住两根枝桠龙角,张臂作飞腾状。

实则,石生呼之为“青虫”的这蛟龙,便是云卿卿当如所谓“蛟先生”,乃是云岚宗当日收回山来充作灵兽教养的一头青鳞巨蟒,不想大抵是这巨蟒天生便不是凡种,更兼云岚山下,昔年云岚子祖师部下五行云光大阵,聚汇灵气,使得这山下成了一方灵脉,巨蟒长居于潭底,天长日久,竟终于进化成了一头蛟龙!

这蛟龙,早已是修炼得成就妖丹,只差一步,便可脱去躯壳化出人形的存在。况且蛟龙之属,若是成就了妖身,实是比那寻常妖类强过不知千百倍去。

果然,那千羽老妖早在数万年前便已是一方巨妖,此刻落降下来,这蛟龙竟也不在意,只是对其大点几下脑袋。

千羽老妖也不在意,他早便知道,这云岚山中有这一头蛟龙。

至于石生竟和这蛟龙如此熟稔,倒是令他有些吃惊。原来是当年,千羽老妖带回石生之时,直接便将婴孩儿掷落于潭中,这蛟龙仰头欲吞,被云扬子摄了去,是故这蛟龙与石生却是早就见了面的。后来,石生顽劣,时常到这飞瀑深潭来顽,云岚宗内别人不知,但是这蛟龙却天生有灵性,自是知道这小娃娃身有一股妖属之气,乃是一类,渐渐得便就熟习了,石生咿咿呀呀告知与云卿卿,云卿卿便叫他只管喊他“青虫”。说起来,以前的石生,除了会唤“姐姐”,“卿卿”等寥寥数语之外,大抵也只有这“青虫”二字唤得最为熟稔了。

石生还待和这蛟龙玩闹片刻,千羽老妖早已挥袖一把抓来,将他抓在手中,道:“你二人尚有机缘,日后再续,还是先给我老人要乖乖修炼要紧!”

他又对那蛟龙青虫道:“你这长虫,竟与我老人家摆架子,昔年你道这潭底何故竟有一枚灵珠,竟叫你得了,吞服之后一举化出蛟龙之身?哼,好不知道理的长虫!”

那蛟龙听了,一对巨大的眼瞳里倏露惊光,旋即明了,连忙就将巨大的身躯一震,从潭中露出了足有千丈的巨大身躯来,摇身一边,化作一条丈来长短的小蛟龙,就在水上点头躬身,对千羽老妖连连叩拜。

老妖嗤笑道:“你也摸拜我,我老人家杀一头东海龙龟自然不易,却将那龙源珠给了你,自然是为了日后你成就蛟龙之身,护持云岚宗,也算是我老人家全了对云岚子那小子的情谊。还不快去!”

那蛟龙不敢异动,又拜了拜,忙遁身潜了下去。

青虫去后,老妖这才几步虚走,已然带着石生到了那山巅飞瀑之上。

老妖依旧落身在了当日那块巨石上,道:“我见你能运转罡气,辟开气幕,果然我老人家的教导大有成效!来来来,这东西便给了你罢!”

——————————————PS分割线————————————

我喜欢ps。

好吧,说一下,第二卷开始呢,就会有很多更精彩,以及诸位喜欢的仙侠该有的东西了。

嗯,说慢热我都觉得有点不厚道了。总之,我喜欢并习惯这么写着,下周去试试新书榜单的深度,诸位有红票的赏点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