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三六 天生石胎

石生咿呀叫唤着翻下了石台,被云卿卿扑了过来扶助,反观那化骨尊者,依旧端坐石台中央,却除却一脸惨白外,竟还多了几分诡异的青灰色,好似燃起了火焰一般。

石生抱着脑袋呼痛,云卿卿顾不得察看形势,忙就将他抱住了,一手扶住额头,施展自己神念去看,却哪里能够发觉异样,一无所获。

“小……小妖怪,你到底是什么来路?”

化骨尊者此际心下微有惴惴,倒不敢再肆意出手,只当是石生这小子好生狡猾,竟玩这扮猪吃虎的把戏,戏弄于他。怪道一个化出了人形的妖,竟然那般无用,看起来连个丹元之境以下的精怪也不如,原来却是留了暗手,险些叫他也着了道。

“石生,石生!”云卿卿连连呼唤,才将石生叫转过神来。

他一见云卿卿已经醒转过来,不由大喜,再见两人仍旧置身于这石室之中,那人依旧端坐中央,不由又心生颓然。“这人好生厉害,我虽学了飞剑刺杀之法,却也不是他对手,这该如何是好?”

念及此处,忽见自己的扶摇剑适才被一掌扇飞,就落在不远处,忙就运起心神,把手一招,扶摇剑果然在地面震了一震,就飞转到了他手中。

云卿卿将这一切看在眼中,果然自己二人并未被限制行动与修为,想来对方并不屑如此。她本就心性沉稳,这时已看清了情形,便稳住心神,沉声问道:“阁下是谁?掳我二人来,却是何意?”

化骨尊者也不觉烦,依旧将他那某某州某某山某某尊者的好大名头说了一遍。

石生对此一窍不通,然而云卿卿却并不如此,她自幼非但习读道书,更阅览地理文风等等,那傲来岛以西,隔海相望的神州浩土,广袤无边,比之区区傲来不知广阔了多少,其中风情事物,修道练气的胜景,虽然傲来岛的人多不知晓,然而亦有曾往来过的练气士笔录口述过,多有记载。

是以她立时就已知晓,不由脱口道:“原来是神州浩土来人?!”

化骨尊者倒并不意外:“不错。”

云卿卿沉肃下来,想必千羽前辈与父亲等人所说,摩罗道勾连了神州浩土一大宗派的人,是故才越发猖狂无度起来,想必就是此人了。一念及此,又想起千羽老妖的交代,那摩罗道主之子求娶她为道侣,而据老妖尾随,那摩罗道主之子早就不是原本之人,而是被一位高人夺舍了元身,那必也就是眼前此人了。

连石生都能想得明白的道理,她自然也是转瞬就通。

然这当下,她却哪里会去问这个,只是定住了神问道,“那却不知,前辈携我们来,是为了何事?”

化骨尊者冷然一笑:“你们既已知晓,何故再问?”

云卿卿心头一惊,那化骨尊者已经说道:“若非是那摩罗道主竟说,云岚宗宗主有一位天生无脉的女儿,你道本尊有那闲情,与一个小小的摩罗道为伍?若非是本尊早就察觉到了你云岚山中,还有一只老妖怪,也早就去抓了你来,还待这几年布置,让那摩罗道连年扩张,触逆周遭,终于到了今日,才有机会调走了那老妖!”

云卿卿惊疑不定道:“我确曾是天生无脉,有绝阴无阳之厄,只是如今早已好了,不知对尊者还有何用处?”

那化骨尊者却道:“若说起来,本尊知道你那父亲在寻血线银耳,为你治病,那摩罗道主就自告奋勇,灭了大炎国与烈焰谷,杀了好多人,俱都掩埋一处,果真再经本尊布下聚阴绝阳大阵,得了一枚血首银耳,正要去你云岚宗,送与你父亲,想必你父亲心喜,就能答允了娶亲之事,只是不想……啧啧,竟还有这样事情,却不知这小妖怪是什么东西,竟有如此浓郁的精元,本尊若所料不差,你必是与他朝夕相处,天长日久,竟得了他一体精元的惠泽,生生地辟开了经脉的缘故!

“只是纵然如此,就如世间万化造物,皆有先天后天之分,你虽已解了病厄,只要本尊出手,自然能够废去你那后天经络穴脉,还本返初,依旧是那世间罕有,绝阴无阳的天生无脉之身!

“天生无脉之身,先天无染,后天无侵,正是好比天生地养的灵胎一般,只要本尊夺舍了这样一副元身,自然能够重塑真身,不比这等已经经人用过,污秽不堪的皮囊强过万倍?”

化骨尊者说到此处,不由畅然大笑,状似十分得意,而云卿卿两人早已骇然失色,哪里知道,世间竟还有这样事情,自己这天生的病厄,不知叫合宗上下苦恼得何其多也,然而在这人眼中,竟成了天造地设的天生灵胎……

“那老妖想必已经发觉了变故,未免夜长梦多,且先让本尊废了你的经络,再行夺舍!”

化骨尊者说罢,就已经运手抓来,而云卿卿已处于震惊之中,石生见状,忙就移身挡了上去,挥剑阻挡。

“不自量力!”

呛!扶摇剑再次飞出,这次却连石生也跟着被抓飞了出去,那化骨尊者却一面嘀咕道:“好硬的皮骨!”一面已经一手抓向了云卿卿的头顶。

这手抓来,却很是小心翼翼,似是唯恐毁坏了什么稀世珍宝一般,然而只要抓住了,云卿卿这具身躯固然无碍,然而下场却比死无全尸还要凄惨百倍。

“等等!”石生蓦然一声大叫。

于此同时,只闻石室里忽起一声呼喊:“尊者,那人杀了来啦!”

化骨尊者眉头一皱,收了手去,那石室墙壁依旧裂开了一道门户,就又走进来一人。石生只当又是一具骷髅架子,谁知进来的却是一个窈窕娉婷,行动如同弱柳扶风,姿容**,烟视媚行的红妆娇艳美人儿。

这十分艳美的红衣女子走了进来,便就拜倒:“落日拜见尊者。”

化骨尊者道:“我已知道是那老妖来了,不过本尊这里,他一时之间,必寻不到,你且去,直往南面边域,将摩罗国军队调集,还有本尊为摩罗道炼的化骨卫,也都派出去,这就与那东云国开战,杀得越发惨烈,死得越多越好!至于这摩罗道,便就让那老妖灭了也罢!”

那叫落日的女子语气**抚媚,盈盈笑道:“是,尊者,属下这就去办!”

“唔,本尊这厢就要重铸元身,完毕之后自会杀了那老妖,继而就要许多骨骼精元益补,你与长河且就两线杀去,莫管他什么东云国,虎丘国,空山国,一概杀了,越多越好!”

“是,尊者!”

云卿卿两人听得骇然,那化骨尊者兀自说道,“本尊已然说了,你与长河二人,谁叫本尊满意了,这弃置下来的一具元身,本尊已淬炼了许久,自然就归了谁!”

这落日果然也狂喜不禁,连忙拜谢,兴冲冲地就去了。

云卿卿已经知道了千羽老妖已然杀了来,就想拖延时机,然那化骨尊者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哪里容得,分毫不容间隙,立时就要再次出手,一举废掉她筋络穴脉,以及心神意念,灭尽真魂,夺舍元身。

眼见不可逆转,她心生一股悲怆之念时,忽又见石生挡在自己身前大叫道:“等等!我与她换!”

化骨尊者蓦地住了手,不无惊异道:“你与他换?”

云卿卿业已明白了过来,哪里愿意,急急就喝道:“不行!”

石生却生来头一次不听她的话,自顾对化骨尊者道:“你不是说她天生无脉,可比那些天生的灵胎一流,正好适宜你夺舍元身为己用麽?你不是不知我本体为何物麽,我却告诉你,我之本体,乃是东海之滨,一枚亿万年天生仙石胞胎,天生地养,才化作了我,若也算是妖的话,那便是一只石头妖!不知可也算是天生灵胎,可适宜于你夺舍之用?”

云卿卿连连阻挡,却已经被他抱住了身躯,强制说完了这些,化骨尊者却已震慑在了当场,忽然仰天大笑:“咦嘻哈哈!苍天有眼,待本尊何其不薄!天生无脉也便罢了,竟又有了一只天生石胎所化的小妖怪!怪道本尊说你竟有如此浑厚的精元,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你既如此钟情,不惜吐露自己秘密,愿为她死,那本尊便成全了你,与本尊过来吧!”

一支弥天骨爪,直抓了过来!

————————————

PS一下,诸位喜欢的金手指啊,爽啊,砍人啊,虐人啊,大战啊等等情节来了。我知道你们喜欢,其实我也喜欢,而不是写前面那些装比的文青文字。

话说这书收藏好几百了,经咨询编*辑大人,还不算扑街,为啥每天红票只有收藏数的几十分之一?童鞋们你们不厚道啊哇咔咔,赶紧的,票票拿来,偶会码得更爽更犀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