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三八 世间遥远

千羽老妖狂性大发,数千年摩罗道根基,一朝尽毁。

于此同时,那摩罗道主鸠突摩,早已带领摩罗道剩余门人,被那名唤落日的妖媚女子带着,直驱摩罗国国都,进了皇城,并无多话,只管向国主取了玺印兵符,就径往南去。

摩罗国早已倾全国之力,拉起数千万大军,半数由西面**,几乎就要攻陷下凉兹国的国都,而在东面,巨以千万计的大军,也早已横陈边疆界线,与东云国大军相互对峙,战端一触即发。

落日与鸠突摩率近五百摩罗道练气士,直抵边域,持国主玺印兵符,又以摩罗道之名,叫边疆所有大将一齐发兵。

摩罗国大军莫敢不从,战事终于就此开始。

这厢老妖正在摩罗道老窝大发凶威,将偌大的黑泽翻了个底朝天,所有地宫建筑,数千年历代留下的禁制,尽都砸了个稀烂,仍旧没有发现那化骨尊者与石生、云卿卿二人的踪迹,不由狂怒,却恰好一抬头就见南方天际,冲天血光,漫空杀气,直临霄汉!

老妖知道是摩罗国已开了战,怪道摩罗道老窝竟只剩下几个土鸡瓦狗,不够他老人家一把抓的,原来尽都提早去了。

只是那战事如何,究竟要死伤多少,都不在这老妖心头牵挂,他目下所急切者,唯有那两个小东西而已。

当此之时,整个傲来岛,从修道练气界,到凡俗世界,一片混乱,一塌糊涂,实是自万年之前,云岚子由浩土而来,鼎立云岚宗,整个傲来岛重新洗礼以来,最纷乱的一遭。

且只说那连老妖也未曾发现的石室之中。

云卿卿早已连哭泣大抵也忘了,只是颓然坐倒在地,一对剪水眸中,已略无半分生气,所余唯有凄楚。

她与石生,自幼相处一处,从每日看着自己这个弟弟沉睡着兀自不醒,一连数年,待到石生终于醒来,直至今日,他们从未曾分开过。

那种濡沫,那等亲和。

她也从未曾想过,有朝一日,两人会有分别之日。

距离这种东西,对这对份属姐弟的二人而言,最多也不过前山,后山之间罢了。

她从不知,或是向来只知道,这世间最遥远的距离,是天地相隔,是仙凡两殊。

诚然,云岚山上,除了自己的侍女,真正属于云岚宗的人,就只有自己与弟弟石生,是与众人不相同的。别人都在修道、练气,追逐长生,却只有他们寻求自然安静,心无他碍。

只是此时,她却忽然明白,世间最遥遥的距离,原来竟是一种唤作“生死”的东西。

那幻化着妖魔一般景象的白色魔焰,照亮了整座石室,将一股透彻人身心,纵然修为有成,也不能抵挡的酷冷寒冽侵袭入肌骨,她却浑然如若未觉。

那白色冷炎忽然急剧晃动,猛烈一震,暴散开来。

她也不躲避,更不抵挡,心中只一个念头:“便也去死了罢,就又近了。”

然而那白炎,却好似长了眼睛,纷纷避让开来,并不沾染她身上一丝一缕。

弹指功夫,那白炎便迸射炸开,消弭得干净。

石台之上,依旧站着两人,对立不动,各自闭目,连神情也没有一丝。

两行清澈如水的泪,滑落下来,便再如何也止不住。那人依旧站在那里,衣袂微拂,发束尚是自己晨间为他所束,此刻已凌乱迸开,肆意披散。

只是那人,已不是昨日之人了!

云卿卿只垂泪两行,犹未落地,人却就已软软跌倒,昏厥了过去。

再见那石台之上,依旧站着的化骨尊者,或说是化骨尊者夺舍自摩罗道主之子鸠摩智的那副身躯,忽然像失了筋骨一般,直直地坠地软到。

石生依旧站着,忽然睁开双目,却极其古怪地低头扫视了自己全身上下,忽而开口说道:“好躯壳,好躯壳啊!三十岁炼罡之境也算不得是天才,却还是这副元身妙极,正合本尊所用!”

声音依旧是石生的声音,却已再无半分原本的纯澈憨厚,反而显得阴惨、寒冽,就如两块碎骨相错,呲呀怪响。

“当真是苍天助我,合该本尊有此机缘!好一具天生化形的神石灵胎之躯,却被天生禁制禁锢了元神,本尊虽破灭不得,却只一经轰杀,就叫那禁制崩解,本尊虽受了些微创伤,到底是这小石妖承受不住,立时就元神破灭,神魂俱灭啦!咦哈哈哈哈……”这个念头一起,化骨尊者不由放声大笑,好不畅快!

他蓦然挥臂一卷,就将地上那件黑袍卷起,而本是石生所穿的那件灰布道袍,当即就被震成齑粉,而将黑袍套在了身上,继而仰首长啸,长发狂卷,恣意飞扬。

原本的清秀翩翩少年,刹时之间,竟就化身成了一尊邪气凛然的盖世魔君!

“那老鸟妖已然掀了摩罗道的破窝,咦唏唏,看本尊如何杀了这老妖!”

他方一说罢,应手一抓,昏厥于地的云卿卿便已被他抓到了手中,转身之际,石室忽然剧震,上方穹顶大开,化骨尊者又挥手一收,那具鸠摩智的肉身便被他收了去,纳入袖中,继而纵身化乌光出了石室。

千羽老妖化出真身,将摩罗道老窝绞得天翻地覆,依旧寻找不到石生二人的踪迹,便只得止住,改用元神神念铺天盖地地搜索,良久之后,方才发觉了一丝踪迹之时,忽听一声怪声,“老鸟妖,可是在等本尊?”

这声音,不是那化骨尊者,又是谁人?

千羽老妖张狂盛怒,定睛看去,却见一人黑袍披发,来势直如枭魔,说不出的邪气冲天,竟是自己调教出来的那小石头妖,而他手中所携,不是别人,竟是云卿卿!

老妖略一思索,就明白了大概,一时直气得一魂出窍,二魂冲天,全身灰羽张立如刀,摇身化出人身,张口欲骂,却骂不出话来。

自己本是守在云岚山中,只为守人待骨,哪知自己竟中了计,仍被掳走,此时更是已经被多少了元身,此无异于生生地在他老人家的脸上狠狠地打了一记!

“你……你……我老人家不抓出你的元神来吃,就不是千羽妖王!”

老妖已经合身,如电一般扑了上去。

却不想,这厮何其阴险,忽一把将手中人质云卿卿拉了出来,一手扼住了脖颈,若是老妖当真就此杀了过来,且不说化骨尊者本也是返虚之境的绝顶人物,且杀不杀得了,只是他应手之间,就能将云卿卿也杀了,而且是形神俱灭。

若是如此,他如何对得起将后辈门人托付与他的云岚子?数万年的一张鸟脸,又往何处去放?

“咦唏唏,道友何故如此执着,修为到了你我这等境地,若当真争斗起来,这什么摩罗国、东云国,岂不是要遭殃?这傲来岛本非我地,本尊自然是得了好处便去,你我若是就此束手,本尊自然放了这女娃娃,况且那摩罗道已经被你灭去,自此后,傲来之地,便只有云岚宗一家啦。”

老妖万料不到化骨尊者说出如此一番话来,然而他所怒者,实在是大大地丢了一番脸面,还有自己调教了排解寂寞的小石头妖竟被人夺舍了,他如何能容,至于什么摩罗道,东云国,却干他鸟事,只要保住云岚宗不灭,便一切好说,纵然这厮将傲来岛杀个干净,他也不管。

然而眼下,云卿卿却也要救,老妖眼底滴溜溜旋转,旋即便道:“那道友便将这女娃娃还了我,我老人家自不管你。”

占据了石生身躯的化骨尊者当即大喜,道:“好!”

两个老不死的老东西各自各怀鬼胎了一番,化骨尊者手上一按,云卿卿便就悠悠醒转,只见身在当空,自己被弟弟石生……那邪魔挟住,与千羽前辈对峙。

“咦唏唏,女娃娃,本尊得了如此一副元身,重生为人,心中大畅,这便放了你去。”

云卿卿这才明了了情势,眼下又垂泪凄楚,几乎就有挣脱了从此间坠下,死了也罢。

他们自幼无猜,相伴之际,便是携手共枕也是有的,只是如今在被他携住了身,怎地就变了一番感触?原来所谓生死,也并非遥远,最为遥远者,不是生死,而是相面而对,我却不能相诉,不能相拥,只因你却已非那人。

她泣声道:“前辈既放我,可否将石生一件随身之物与我?”

化骨尊者一怔,冷声就待说话,云卿卿已是说道:“我们份为道侣,他既为我而死,我怎心安,只求一物,长伴终生。”

化骨尊者冷冷一笑道:“果然是一对情人种子,何物?”

云卿卿并未回话,已伸手去一抓!

石生随身之物,还能有何物?

—————————

一直想写感情桥段,终于发现果然狗血。

嗯,刚才纵横又被攻击了,尤其作者后台进不了。这是红果果的阴谋啊~求收藏和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