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四四 杀杀杀杀

天热得要命,多谢某位童鞋的两张黑票,一下就让我打了鸡血,激动的犀利利地又整出来三千八。

—————————————

石生从这猥琐道人腰间解了黑布储物袋,又用他衣袍擦了手,运转真气一震,便将手上污秽震去,随后将尸身抛了下去。千羽老妖运法一抓,便将石生抓回了妖风上。

石生冲姐姐云卿卿一笑,便静静立住,把那储物袋递交给了千羽老妖。

老妖乜他一眼,伸手接了那储物袋,也不在意,袖间喷出一股灰色火炎,眨眼烧得灰也不见。

“烂木头若是知道他的《不动妖王经》被传给了你,只怕也要气得活过来。”老妖沉默良久后,忽然恨恨道。

石生顿首道:“老祖教诲得是。”

老妖似乎并不喜他这副遵服教导的模样,刚要说日后多行多看,免得哪天竟当真遭了别人毒手,就见他已经攀住云卿卿的手嘻嘻傻笑,早将他老人家抛到了一边。

老妖恨声骂道:“小狐狸,你告诉这石头方才当如何做!”

伏在他肩头的白狐狸不敢触逆他老人家,便小心说道:“石道友方才,既知道自己飞剑厉害,远在他之上,何不干净地一剑就斩杀了他,还要等他放一堆法宝来攻作甚?”

老妖瞪着他,石生却呐呐地不说话。这个道理,他岂能不知道,只是他在云岚山上动辄与猛虎蛟龙大打出手,嬉闹玩耍,多是摆足了架势,然后才撞到一处用拳头换爪子地来往,自然也就习惯了下来。

而修道练气士遭遇,一旦动起手来,与那世俗武人却不同,与他和野兽角斗更不可同日而语,瞬息之间可致生死,哪里容得他松松垮垮地摆下阵势,对方一击不中后更不可能也回去摆好姿势再等他来攻。

老妖见他模样,也不好说,只得道:“幸好这厮倒是个不入流的货色,否则那一下岂不结果了你性命去?修道不易,练气艰难,性命委实要紧,若都是如你这般,早就都被人杀了了账。来,穿上这个。”

千羽老妖说话之间,将一件灰衣抛来。

石生抖开,见只是一件寻常道衣,老妖却已说道:“此是‘扶摇衣’,我老人家早已炼好,因你进境颇快,又有扶摇剑要祭炼,是故本打算过些时日再给你,只是看你这般,没得再丢了性命去!快些穿上了为好!”

石生闻言,顿时知道,这必是老妖炼制的法衣,给他防身之用,想必和扶摇剑一样,也有老妖自己真身本命羽毛在其中,不由得心生感激,忙在云卿卿帮忙下换了这扶摇衣穿上。

云卿卿与那白狐狸看在眼中,都露出异色,盖因护身法衣这种东西,与诸般飞剑法宝不同,十分的难以炼制,便是云岚宗里,寻常二代弟子也没有这等殊遇。

其实石生倒想说,自己皮肉结实,倒不如让云卿卿穿了。老妖见他望向云卿卿,便猜到了心思,也不在意。云岚宗是云岚子传承下来的道统,万年以降,好东西自不必说,自然不用他担忧。

石生穿上了这扶摇衣,立刻按千羽老妖传授的祭炼之法,调运丹元真气精气来祭炼,就见扶摇衣上涌起一层灰蒙蒙的光晕,他自己也立即感到这法衣覆于体表,分外舒适,好似与自己成了一体一般。

妖风继续西行,又过了千余里,忽见前方烽烟冲天,虚空里都是一股血气腥味,混合着凛然浮空的杀气,使人心头为之一摄。

这是一条由西向东的百丈大河,大河两岸,阵列不下百万兵士,顺着河岸延绵,不下十数里长。那大河之上,却有一座横跨而过的百孔石桥,连接两岸。

那河北岸的,尽都是黑甲大军,自然是摩罗国大军,河南岸的自然是凉兹国军队,尽是白甲。

两岸大军隔着河岸,以强弓,弩车,投石机,流火铳等相互发射,那人命便如草芥一般,沿着河岸被一层一层地收割,后面的便以前面的尸身堆积为屏障,一拨一拨地涌上来。待得尸体堆得满时,就一层层地推落大河,顺着河水奔涌而去。

整个往下游去的河面,早已成了血河。

再看那座长桥之上,北岸的摩罗国大军,不断地派出先锋,冲杀过去,只求攻过桥头去,占住一片地域,就可以部下阵形,渐次冲杀过来。而凉兹国军队自然奋命抵挡,一时那百丈长桥之上,尸骨转眼就如山,也只能是被推入河中的下场。

长刀如雪亮,挥舞照血光;捐躯为国死,英名自可彰!当真是性命不如草芥,大片死去,落在千羽老妖这等人眼中,自然混不在意,然而云卿卿与石生终究在这天日之下生存也不顾十数年,却不能将心定如这般,视性命如芥。

“若观凡俗之人,亦有坚毅之心,我辈向道不懈,实为惧死,似这等蝼蚁一样性命,却为国民诸般,连死也不惧……”

“所以那世俗之中,不惜死者为英雄,常短命,惜死方能成大事!而只有惜性命胜过一切,才能修道练气,功成天业!无论人妖等等生灵,若无性命之担待,敢与天地争命争力争时光,怎么长存于这威势至高的天地之间?”

老妖活了数万年,于生死的道理,自然又有别样明悟。只是大抵正是因为如此,凡人才是凡人,练气士才是练气士,那冥冥之中的存在,才能至高无痕,万古长存。

他们正要离去时,忽见那凉兹国一方阵中,忽然冲出数道流光,疾电一般掠向长桥之上。这数道流光到了一处,猛然结成了一个阵势,刹时下方长河之中,腾起一条巨大水龙,被这几条身影一引,冲向了对岸!

纵然是练气士作为一国供奉仙师,乃至亲身参与战阵厮杀,也并不能对凡人大肆出手,这是不成文例的规矩。然而这一条水龙长达数百丈,通体晶莹灿灿,显然凝聚了大量癸水精英,一旦扎入摩罗国大军阵中,只怕死伤巨大,已不是大肆屠杀凡人那么简单了。

老妖和云卿卿都皱了皱眉头,纵然摩罗国兴不义之战,这几名练气士显然是合春潭水合派的弟子,也不当如此。

云卿卿正要问千羽老妖是否要阻止,就见那摩罗国大军之中,忽然也杀出数条人影,裹起乌云长虹,掠杀了过来。

正以为这几名摩罗国的练气士要挡住这水龙之时,不料这双方练气士竟都做出了叫石生等人惊异的举动。

那水合派的几人结成一阵,引动大河之中癸水精英,化水龙袭去,就有摩罗国的练气士扑了出来,竟连忙丢了那水龙,似乎任由摩罗国练气士去阻挡,自己几人反而猛扑了下去!只见几样法宝被祭起,漫天都是水华琳琅,轰然向下砸去!

他们要毁了河上长桥!

只要毁了这桥,任你摩罗国派多少供奉仙师来,莫非竟能将百万大军也运过河去不成。而之所以到这时才出手,却是因为正在等待时机,一出手便先声东击西,引水龙去袭击摩罗国凡人军队,迫使对方去救,才好下手,一举毁了长桥。

只是他们到了连凡人也杀的地步,那些摩罗国的练气士却比他们还要残冷,哪里会在意凡人生死,竟不闻不顾,直接冲杀了过来。

几道乌虹堪堪抢在了前头,挡住了这一片法宝轰击下来的水华。

显然是摩罗国的供奉仙师们修为更强,不但接住了这轰击,反而回身便杀,祭起飞剑法宝,转眼就将凉兹国水合派的练气士击得飞退。

只听那摩罗国的练气士有人骂道:“妄你们水合派的这些娘儿们自称正义有道,怎么连他们也杀?”

这一转眼间,那水龙已撞入了岸边摩罗国大军中,哗啦啦崩炸开来,无穷量的河水被癸水精英裹住,这一下爆开,更有莫大的法阵法力刺戟,立时就死伤无数,反倒是叫对岸凉兹国的远程射击得了空子,一时占据了上风。

那凉兹国的供奉仙师都是出自水合派,一共五人,都是水合云罗装的女子,对方却有七人,这一番交手,已经被迫得连连后退,哪里还有时机反驳?

片刻之间,五名水合派女练气士就被杀得俱都香汗淋漓,钗环散乱,连连退却。

忽然之间,有一名被两名摩罗国供奉仙师围攻的女练气士一个支绌不及,被一人震飞了飞剑,旋即一面乌黑铁令砸了上来,正中肩头,当即打落坠下。那两人连忙冲杀下来,飞剑铁令齐齐加身,眼见就要香消玉殒。

正当是时,忽有一条灰蒙蒙的剑光从天而降,自天空云上而来,迅疾如同闪电,直取了一人后心。那人待发觉背后有异,要转过铁令去挡时,早被那灰色剑光一下刺透了背心,一抖一绞,又斜斩过去,破了丹元,死得不能再死。

那云端之上,云卿卿微微蹙眉,千羽老妖却道:“你既已出了手,还不下去杀个干净?”

云卿卿正要说话,石生早已一头飞了下去,扶摇衣一震,就有一片灰光裹住了身形,竟不需要足踏飞剑,直直地掠了下去。

那女练气士见扑杀下来的两个敌人竟忽然死了一个,心中大喜,复又升起了生志,勉力御使自己飞剑回转,与剩下那人飞剑磕了一下,身子复又猛坠了下去。

那使飞剑之人见同伴已死,知背后有敌,与那女练气士磕了一剑,忙回转身形,疾速避让,同时飞剑掉头,循着那清晰而来的寒冽剑气猛击了过去!

扶摇剑再一次与他人飞剑正面相击。

嗤!那人飞剑依旧无可避免地也被扶摇剑一剑削断,他却没有来得及吐出一口血来,石生早欺身下来,剑指指出,扶摇剑剑芒一掠而去,枭了那人头颅,又一剑刺穿了丹元。

石生知道那女练气士受了伤,却不至于死,也不去管,一招扶摇剑,转身就走,去投入了另一处战团。

当下便成了双方各有五人,捉对厮杀。

水合派的女练气士们不得空问他是何方道友来助,却也心头大喜,拼力厮杀,果然有了奇效,转眼就有一个黑袍练气士因为一时慌了手脚,被斩杀剑下。

顿时形势大变,那剩下的四名摩罗国练气士见人数已不占优势,更何况这突然杀出来的敌人十分凶猛厉害,不但飞剑厉害得紧,已经连连毁了两人法宝,更是出手干脆利落,虽十分简洁,却也十分狠厉,就起了遁去的念头。

然而似这样厮杀,若起了这心思,便与待死无异。石生猛然一剑削中一人肩头,不想这人想必是摩罗道中得宠的弟子,竟也身穿护身法衣,被他一剑削在肩头,虽然猛就坠落下去了身躯,立刻被另外两名水合派弟子合力砍了头颅,继而杀死,然而他护身法衣之上募地乍起的一片黑烟,却顺着扶摇剑,继而飞射了开来,直往石生袭来。

这黑烟迅捷无比,更似长了眼睛,挡无可挡,转瞬到了石生手臂上,直入体内,他直觉一股阴寒,如片片刀锋刮过手臂诸穴脉,刺痛得厉害。他心叫不好,然而那黑烟一直窜到了他脖颈之下,刚分作两股,一往上一往下时,石生脖颈下忽然一亮,那石中却射出一片明光,立即就将这黑烟吸了出来,吞噬了个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