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四六 一战成名 中

举凡妖类,纵然脱去兽壳,化形为人,也大多是凶性难泯,残冷好杀,所以无论是在傲来这边荒一隅,还是在神州浩土那等地方,人常谓之“妖邪”,将妖孽邪魔归于一类,便是这个道理。

同样的,也致使了这世间多了许多看似道貌岸然,实则一身狡诈的卫道士,以清除妖邪之名,行杀戮劫掠之事,盖因妖这种“生物”,实在是全身皆是宝贝,无不可用。譬如千羽老妖,这个活了数万年的老妖怪,他把一根羽毛来炼飞剑,到了石生这练气不过旬月的半吊子手里,竟就能砍瓜切菜一般连杀许多不知道修道数十上百年的练气士,而那化骨尊者要杀了他老人家取骸骨炼大枪,那君长河顿时喜不自禁,显然是到了老妖这等境界的妖,他的一身骸骨,比那深渊火螭这等龙种还要胜之。

是故云卿卿忽然想到此节,原来石生天生总归是妖,虽说是石胎所化,性情也却是如那顽石一般,乖张不化,然而终归妖类,大抵都有凶性。

那青荷仙子见他如此说,因笑道:“若要进得城去,自然要有一场好杀,石生弟弟倒不用担心。”

石生莫名的,竟忽觉心头一阵喜悦,好似饥饿良久,姐姐云卿卿唤他用饭时的那种感觉。只是如今他和云卿卿都已不用食五谷之物,早已久违了那种感觉,这时一下发觉,心头莫名生出喜意,竟心底里只盼着快些来人杀上一场。

扶摇剑斩杀敌人时,那种犀利的声响,以及从自己控制扶摇剑的一缕心神传递来的快感,竟无法抵御地诱惑着他。

那东城上,倒不是双方激战最甚处,最惨烈凶险的战场,却是在北城方向。从此处遥遥望去,五百里外的北城只能见得一片杀机满空,云层也被映照成了血色。

然而这东城上,仍旧凶厉得很,足堪一杀。

四人直往东城上而去,那雪山飞狐此时不能动手,并无半分化神老妖当有的风采,只能由云卿卿护持着,石生和青荷仙子在两旁掠阵。

四人一面飞去,云卿卿一面问道:“我父亲已让云诃、云芚二位长老,还有大师兄恒苍来凉兹国助阵,不知现在何处?我云岚宗前来两百弟子,不知伤亡如何?”

青荷仙子果然微有扭捏,娇颜略染红晕,说道:“二位长老和恒苍师兄现正在北城助阵,贵宗高足个个修为精深,到此时却不过伤了几人,到无人不幸。”

那一旁的雪山飞狐只不说话,却显然面有焦急,云卿卿就要替他问皮将军一门之事,却忽然就有数道剑光联袂杀来。

这袭来者共三人,倒委实阴险,竟悄悄遁身到了下方,打量此番大战,列国坐镇的供奉仙师多不过炼罡,丹元境界的练气士,悄悄掩身到下方,忽然杀将上来,必能占个大便宜。

石生叫一声:“卿卿护住狐狸姐姐!”

他心中一瞬间涌起热血,竟分外激烈,禁不住祭起了扶摇剑,荡开好大一幕灰光,将杀来的三道剑光尽都挡住了。

那青荷仙子正要也出手,见他这般生猛,不妨便止住了自己碧玉青荷剑,倒正要看一看这位云岚宗宗主出了名的愚钝养子有何等手段。

那三道飞剑一霎绞来,被石生扶摇剑剑光挡住,尚未交接之时,立即就转住了剑势,铿锵换了方位,隐隐有了三才阵的样子。青荷仙子和云卿卿还有那雪山飞狐都暗忖这三个来人到不是寻常之辈,竟有阵势合击之法,然而石生却哪里知道什么三才五门,浑然不顾,只照千羽老妖所说,管他如何来攻,我只一剑一爪子杀过去,杀了便罢。

扶摇剑并不作什么花俏剑势,只以剑幕一挡那来袭三道剑光,就猛然凝作了一条直棱棱的剑芒,锐利刺人,罡芒十丈,冲着三条剑芒中央,一下刺杀过去!

一刺之势,无可挽回,杀气罡芒于一剑之中,一往无前!

练气士秉承天地意志,归元之后,还要炼罡,正是这个意思!

是故这一剑过去,哪管那三剑结成个什么阵势,又兼扶摇剑锋锐无端,只闻呛啷一声,三声并作一响,那三道漆黑剑光如同长蛇遇着利剑,尽都斩成了两截!

三口墨黑的飞剑坠了下去,来袭那三人大惊失色,待回身走时,石生早运起了道道罡气,劈手打出,投入剑芒之中,按老妖所授扶摇剑的祭炼法门,一剑荡开,漫天剑气罡芒里竟幻化出千百片灰羽,片片如刀锋,劈头盖脸地射了过去。

三人挡无可挡,立时就有两人中招,坠身落地,只有那躲在最后的一声仓皇大叫,掉头就跑,哪知那青荷仙子早看在眼中,一支碧玉簪子仿佛凭空出没一般,已经到了他面门,忽然绽开一朵好多青荷,芙蓉叶裹住他身,只一绞缠,就灭了丹元与心神意识,杀死当空。

石生却也干脆,见那人已被青荷仙子杀了,扶摇剑跟上两剑,把坠落下去的两人也各补了一剑,俱都戳破丹元,纵然一时不死,这千百丈高空坠落,也要摔死。

两人配合,倒十分和谐,眨眼斩了三人,云卿卿这没有杀过人的固然看得咂舌,连那雪山飞狐这等活了过万年的妖怪,也自瞪圆了眼,暗道后生晚辈竟如此可畏,远胜往昔。

石生心下直觉无比畅快,那一剑下去,一往无前,破开一切阻挡,直指敌心,他有一种从心神深处,直直破开了敌人胸膛,看到了鲜血与死亡的快感。他情不可抑,见那通往东城头上的途中,条条剑气,道道光华,尽都是练气士在激烈厮杀争斗,不时有人陨落,越加觉得心头有热血涌将上来,当下猛一震扶摇衣,御空杀去。

一名摩罗道练气士与敌相争,他修为胜过对手那名女练气士颇多,眼见就要得手时,不由生出些猥琐心思,欺身过去,抖手一抓,一条黑影抓将过去,只直抓在那女练气士肩头,那女练气士本就不敌,被这一下抓中,立时运转出来的真气十成就去了六成,被一把抓向那人怀中。女练气士心生死志,心下一横,一掌按向自己腹下,竟生出了自毁丹元的念头,固然落个凄惨下场,也要叫这无耻之徒命丧当场。

忽然眼前一片亮光闪过,一蓬热血撒他满身,待去看时,只见那无耻之徒早已被人一剑由颈窝削下,连头颅带半个肩头都砍了。而自己先前所见亮光,却是一翩翩少年模样的练气士,从那人背后杀来的一剑。

她心头大喜,只道是海安派的哪位帮手,忙就一指下去,戳破那厮丹元,一把按住自己肩头,运真气恢复伤势,再要去寻那救命恩人时,就见一条灰影,早杀向了另一处。

石生此时可谓心无旁骛,日常老妖所授的飞剑之法,竟施展的通灵如意,并且刚穿上了身不久的扶摇衣,也被他运用的如臂使指。一颗遍布突刺的圆珠法器被人祭起,照他背后袭来,他面前却有一口飞剑和一根铜杵来袭,两相避不开时,他背后扶摇衣上,忽然幻化出一片灰羽,好似凭空生出了一支翅膀,猛就一扇,将那圆珠散开。石生得了这空,一剑架住了面前的飞剑和铜杵,竟略微转身,见一人刚好飞来抓住了那圆珠,他想也不想,照头就是一拳!

那人哪里见过这样争斗的练气士,慌忙地御空闪身避让,却仍旧被他一拳砸在了肩头。

这一拳势大力沉,怕是一块万斤巨石也要砸成粉碎,这人哇呀惨叫一声,整个肩膀被砸成粉碎,化成血末崩飞,连带一条胳膊也被击飞,不知飞到了哪里去。

这人飒血而逃,石生暗道还有两个在一旁,倒先放过了你,连忙又回身来战那两人。

一时终究难下,忽见那青荷仙子与云卿卿携着雪山飞狐过来,石生大叫道:“姐姐助我!”

他这一声“姐姐”倒也不知唤的是自己的道侣兼姐姐云卿卿,还是那青荷姐姐,终归是云卿卿一时不停地心系着他,听他大叫,一把将雪山飞狐塞到青荷仙子手中,也不待言,足下御空飞驰,舞动云袖,扬手就是一道云光,直击那围攻石生的两人之一的脑后。

石生见状,竟极其悍然的将自己肩膀迎上去,硬是被那铜杵一击撞在肩上,同时狠狠地将扶摇剑逼住另外那人的飞剑。

扶摇衣果然挡住了这铜杵,任他有万钧大力,更绽开一片黄光,都被扶摇衣上腾起一层灰色光晕挡住,只不过那力道击打在肩头,终究是让他感到了一丝痛楚,不由龇牙咧嘴。

云卿卿一见石生吃痛,不由心疼得厉害,哪里还剩下一丝因为从未曾与人争斗、更未曾杀过人而导致的迟疑紧张,手上越发增了三分罡气,小五行云光生消幻灭,立时化成一道庚金剑气,点在那御飞剑者的脑后。

那人被石生一剑逼住,忽觉脑后生寒,惊骇欲绝,忙挥手到背后来挡,然而云卿卿恼恨之下,以丹元大成之境的修为出手,却哪里挡得住,庚金剑气即刻击中那人后脑,噗哧一声没入,继而崩绽开一朵血花,大好头颅炸成了稀烂。

石生叫一声好,一息不迟地又去杀那击了他一杵之人,那人见两个同伴一伤一死,早吓得胆寒,又三两下被石生一剑斩断铜杵,连忙大叫一声,祭起一件锥子样的法宝,连人带法宝化成了一条黑烟,溜得极快。

石生急急得欲要挥剑追杀,却忽见云卿卿向他挥了挥手,忽然身子一软,竟要坠落下去,他心下大骇,一时间什么杀戮快感跑得干干净净,连忙过来抱住了云卿卿,连声呼唤。

云卿卿眼前一阵晃动,这才从晕神中醒了过来,只是脸色依旧苍白惨淡,如同纸蜡。石生惊声呼唤,他哪里知道,并非人人都如他一般,没心没肺得动手就能行杀戮之事。

这时,青荷仙子带着雪山飞狐也飞了过来。

————————

今天七千字,还是没能完结这一段儿。有事,实在没时间找错字了。

顺便求票冲榜。拱手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