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五三 战于云岚

大五行绝灭光轰杀之下,骨魔法相纷纷崩碎。赤落日祭起一面骨质圆盾,盾面之上是一张阴森的骷髅鬼脸,一经祭起,便化成一张方圆百丈的巨大烟气鬼面,双目洞幽,张开巨口,猛然分合吞噬,那天空轰杀下来的数道五色绝灭光华便被这鬼脸吞去。

当日摩罗道主鸠突摩以一枚剑丸力抗五行云光大阵的五行剑气,已然令人震惊,而此刻云光大阵发动大五行绝灭光,这面骨盾竟然也能抵挡得住!

须知,练气士借天地之势,顺应乾坤,调和坎离,成诸般阵势,所借力者乃是天地之威,只不过是依阵势大小精妙程度不同,而威能不一。显然,云岚宗的掩山五行云光大阵,至少在傲来修道练气界,是最为厉害的大阵。

化骨尊者的乖戾长啸依旧响彻在山间,那山峦起伏间,数百尊骨魔法相化身崩碎,散落成无数碎骨齑粉,却在这阴惨碜人的惨烈呼啸声中,诡异地纷飞而起,不断汇聚,凝合起来。

大五行绝灭光继续轰杀!

这些骨魔法相,乃是化骨尊者取战场之上,数千万战死者的骸骨,凝练而成,被他以枯骨山化骨魔道魔法祭炼成自己的法相化身,坚愈金刚,猛如凶妖,端地是威能无比,遇城屠城,逢山开山。这也是他为何要摩罗道主下令摩罗国全线开战,死者越多越好的缘故。

既然如此,这些骨魔法相化身,又岂能是那般容易就被毁去的。

骨魔一次一次地崩碎,却依旧在化骨尊者的啸声里汇合起来。倏忽间,君长河与赤落日似是得到了化骨尊者的命令,齐齐喊一声:“杀!”

那面鬼脸盾光挡在身前,大五行绝灭光一时轰之不透,两人与摩罗道主一起,立时带领当下摩罗道所有余下的门人,架起一片漫天乌云,直往云岚宗宗门所在,山脉中央处。

那乌云所过,绝灭神光猛烈轰击,被挡去的余波,或是偏离的神光,轰击在山间,千百丈的高峰也被一下轰成粉碎,更莫说是那些久居于山脉之中的野兽精怪,无一不是个化成齑粉的结局,也是天道如此,欲其死则必死。

就在这一群人之中,赫然有一人黑袍斗篷,连头面也遮住,在那遮住了脸面的斗篷下,是一对洞摄幽光的深瞳。不是别人,正是摩罗道主之子,鸠摩智。

自然就是那化骨尊者。

第九九八十一波绝灭神光,又一次将骨魔法相轰杀成齑粉。

漫山之间的长啸忽然一变:“好阵势!多谢假手,助本尊炼化万骨,功成真身!”

原来,这厮竟是假借云岚宗护山云光大阵发动绝灭神光的威能,助他粉碎这数千万死者的骸骨,再次祭炼,成为法相真身!

分神化念之后,练气士可祭炼身外化身,法相化身一类的神通,而到了返虚之境,就能将这种法相化身变为真身,化身便是真我,借诸般化身施展神通,更为精妙强大。

那化骨尊者听闻云岚宗宗主之女天生无脉,正是夺舍祭炼为自己真身的好炉灶,所打的,便也是这样的注意。只不过,这骨魔法相,虽然能够祭炼为真身,威能自然比夺舍一具天资上城的练气士元身也要强大,却如何比得上天生无脉,如同天地蕴养的灵胎一般的元身,可以夺舍之后再行修炼神通,摇身一变,从一具枯骨修成的妖邪,变成正宗的人修练气士。

只不过他后来竟又被石生这天生石胎所吸引,反而吃了大亏。

他今日便要强夺云卿卿,至于石生,他却不愿再打他的注意,只需抓住,挫骨扬灰而已。

他得意之间,那数百尊骨魔已经再次凝聚,只是此番再有绝灭神光来轰杀,却再不能立即将其轰成骨渣,而是被这些遮蔽了天穹的骷髅碎骨如同海绵吸水一般吸纳了进去。

不过须臾之间,万骨凝成一体,一尊巨大的骨魔,昂立天地之间!

这尊骨魔法相,已然可以称得上是化骨尊者的又一具真身,足有三千丈高下,骨骼凝聚,几乎浑然一体,光泽如玉,更不似是千万具骸骨融汇拼凑所成,仿佛根本就是一名体长三千丈的巨人,死后留下的骸骨!

骨魔法相真身一样手持战剑,仰天长啸,忽然迈开大步,飞跃起来,一跃便是万丈,转眼追上了飞驰过去的君长河等人!

战剑往空一指,所有的绝灭神光,尽都被一剑挡开!

巨大的惨白剑光被劈出,斩在云岚山中,顿时天地巨震,如同山崩海啸一般,轰隆不绝,连主峰宗门所在,此际云扬子等人所在处也震荡起来。

所有云岚宗和水合派、海安派、药师峰等等道门弟子,还有一些前来助阵的野修练气士,见到那群山之间,忽然出现了一尊移动的雄峰,疾速飞驰过来,无不骇得面无人色。

云扬子的声音响彻群山:“凡我云岚宗门下,及诸位助阵道友,速速列阵迎战!”

“罗光水合阵!”

“海安千杀剑阵!”

“无量琉璃药师王佛!”

“空空空空…………….”

……

所有毕集于云岚宗宗门大殿,及山脊云台上的练气士,不下千人,俱都是连番大战之后,犹然存留下来的各方精锐,此时纷纷部下阵势,或早祭起了法宝飞剑,只等摩罗道众人前来,便立时大杀一场!

十万里傲来,一万年来,渡劫羽化者,不过云岚子、摩罗道人而已,那摩罗道人其实死在千羽老妖爪下还是一桩秘密,可见修道练气求长生,此“求”之一字,不知求死了多少人。

与其修道百年,突破不了丹元极尽,或是千年进入不了返虚归真而寿元终尽,死于天人五衰,抑或是最后死在天道劫罚之下,倒不如轰轰烈烈大杀一场,纵死亦无憾矣!

那突兀而来的雄伟巨山,终于现出了行迹,竟是一尊高下三千丈,堪比云岚宗宗门主峰的巨大骨魔!

“兀这鸟阵,还不给本尊破开!”

主峰宗门所在,自然是五行云光大阵守护核心,内阵所在。此时三千丈骨魔法相真身杀来,主峰周遭,募地腾起万丈惊鸿云光,化成一片云光大幕,守护住了主峰。大阵之外,骨魔法相真身,手执战剑,猛然擎起,发出惨烈咆哮,一剑劈斩下来!

宗门大殿内室所在,云扬子八人围坐于旁,千羽老妖忽然一足顿地,中央那尊紫铜大炉腾地飞了起来,离地一丈,发出巨大嗡鸣,炉顶冲出亿万道五色霞光。

云扬子八人都大喝道:“灭!灭灭灭灭灭灭灭…………”

云岚宗主峰上,一道足有千丈直径的巨大绝灭神光轰杀而出,直直撞在骨魔法相真身的战剑之上!

战剑剑芒分崩离析,骨魔法相真身倒跌了出去,它手中战剑已失去了踪影,之间那神光直冲斗牛而去,其中一柄巨剑眨眼成了烟气消散。神光直冲天去,冲过云端彼处,忽又转折回来!

群山再次呼啸!

化骨尊者气急呼叫:“果然是神仙之器!好宝贝!好宝贝!”

千羽老妖狂笑大骂,直传出去主峰之外:“何须我老人家出手,云岚山有神仙之器,自然可轰杀你这邪魔!”

哪知化骨尊者却并不惧怕,反大笑道:“快些将那女娃儿,与这神仙之器一并奉上,否则本尊叫尔等俱都神形俱灭,死无葬身之地!”

“可笑!可笑!”

由天际回转的巨大神光,轰然击杀在跌落于地的骨魔法相真身之上,只见那骨魔真身顿时腾起道道白烟,竟成一蓬烟云,笼住了真身。化骨尊者兀自冷笑不已,与那骨魔真身发出的嗤喇怪响合在一处,又兼此际天际涌来滚云,转眼就成乌漆墨黑的一片,罩定当空,更显得万分恐怖,主峰上之人直觉一时身坠九幽,融入炼狱之中。

“魔道通幽,化骨大法!”

忽然之间,那神光轰杀之下的骨魔真身剧烈崩炸,化成亿万碎骨,纷射开来,转眼就被一支无形巨手抓摄,变成了亿万纷射的骨质法宝,齐齐轰杀向主峰大阵。

而那神光直轰入地底,顿时轰出一处万丈大坑!

千羽老妖一对细长的眼眸之中,放射出危险之光。终究他是妖类,虽活了数万年,却竟还是被化骨尊者连连算计,眼下化骨尊者悍然上门来战,那便何不一战,省的动那许多心思,却还麻烦。

“尔等自守好仙炉,若紧要之时……”

他话未说毕,直觉一股剧震,那尊铜炉轰然坠落下来,砸在地上!

天际一声巨响,大阵破了!

就见得漫天骨屑,被一枚巨大的骨珠收拢,悬在万丈高天,云岚宗主峰大阵,竟就是被这没骨珠,一击而破!

“此乃我化骨魔道无上宝器,区区破阵,安能阻得!”

千羽老妖狂叫一声,纵身失去了踪影。

天际一声戾啼,一只巨大的灰羽苍鹰凭空飞出,疾电一般穿过已经崩碎的主峰大阵,一爪抓向阵外那团带着君长河、赤落日和所有摩罗道众人的乌云。

乌云之上,夺舍鸠摩智元身的化骨尊者凛然冷笑,募将手一划,天际那颗骨珠飞射了下来!

___________

这两天一直这样,闷闷地写闷闷的打杀,烦躁。其实我是在挖坑,挖大坑,挖天坑,挖得一点也不快乐。诸位可以把傲来岛理解成新手村,明天应该出一大章,就要出新手村了。只不过花十八万字的篇幅写新手村有点儿……

好吧,跟小安我一起继续下去,你们会看到精彩纷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