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五五 青平阳城

山容如绣,青川翠缕,有碧溪泻于两崖之间者,潺潺细密。葱郁之间,猿猴相嬉,百鸟翔集,虎豹飞奔,狼走豬突。

石生怀抱一尊尺高铜炉而醒。

他直觉自己似是睡了极美的一觉,手抚嘴角,竟有口涎。他看怀中铜炉,一尺高下,有八面,朴纹饰,作紫铜色,顿时明白,这就是云岚宗那尊铜炉。

石生只记得,自己掉进了这炉子里,千羽老祖和那骷髅都被这炉子融了,而自己却莫名地到了这里,竟未身死。他隐隐约约还记得,这炉子里有许多字迹语句,只是这时再要想时,忽然头昏脑胀,半个也记不起来。再想起千羽老妖想必也已不幸,不由难过了片刻,便也就作了罢,可见这石头妖,除却对姐姐云卿卿一人外,果然是个没有心肺的。

他再看这周遭山色,秀美有余,却分毫没有云岚山那股仙意飘渺的意味。

“我竟已不在云岚山中,那这是何处?”

石生大惊失色,一下腾起,啪嗒,从胸前掉落一样东西。

竟是那石,原本缠结住的丝绦网兜和系线,早已消失,只剩一枚卵石大小,银灰色泽的石头。他又把那铜炉来看,去拆它顶盖,依旧一无所获,恼怒之下,便运转心神意念去探察这炉子。

他只记得,这炉子是个好宝贝,竟能发那样绚烂彩华,必然是一件极厉害的法宝无疑。只是他一试之下,仍旧失望,这炉子竟如一尊寻常铜炉一般,除却重了些,没有任何奇异之处。

无奈之下,石生将袖一兜,袖口张开,便将这铜炉与石头收了进去。

千羽老妖为他炼护身法衣扶摇衣,特在袖间炼了一个隐秘的地方,可如那储物袋一般,芥子纳须弥,存放法宝器物,空间虽则不大,倒也可观。

眼下却是快些辨明地方,寻回云岚山去要紧。自己身陷铜炉,落身到了这里,也不知姐姐担忧成了何等模样。

他这一看,才见得这山之秀美景象,然而美则美矣,却越发坚定了他此处已不是云岚山的猜测。他极目远眺而去,只见丛林叠嶂之外,隔着远处一座山峦,再往外去,却有一片隐约的黑影。他运真气于睛目,仔细看去,因是去过凉兹国助战,看过许多城池,是以立时明白,那必是一座凡人城池无疑。

有城池处便有人,云岚山与云岚宗好大名头,定能问出方位来。

石生更不迟疑,一纵身便飞腾上了天空,籍由扶摇衣之力,御空而飞,向着那处山峦外的方向而去。

他这一腾飞起来,运转真气,以扶摇衣之力而飞,又以罡气护身,方才心下遗憾扶摇剑当时丢了,否则飞驰之速更要快时,就觉身被一股巨力裹住,顺着心意所指的方向,疾电一样划去!

这样速度,竟比往常迅猛了三倍不止!

石生心神一晃,险些掌握不住,一头栽落下去,好在须臾之后,终于稳住了身形。

他心神微微沉凝,果然发觉,自己体内周行于百骸之中的真气,那丹元气海的真气、罡气,以及自己当胸中元的真意心神,俱都强大沉浑了许多,只怕都是以往的数倍。他一时不得明白,只道又是稀里糊涂地得了什么好处,不是那石头就是那炉子。

凭虚御空,纵意逍遥。世人多羡神仙,多半也是因为如此。

凌空蹈虚,身旁风驰如电,俯瞰山川,这是只有神仙道中之人才能有的机缘。只是石生对此,却并无太多的心喜执念,他此时一心系念云岚山,系念云岚山中的某个身影,顿时御空飞驰之速越发快了三分。

两山相间不足百里,以他如今修为,御空飞行而过,不过半刻光景罢了。他片刻过了那山峦,眼前忽现一片豁然,却是朗朗一片平川,平原之上,阡陌纵横,更有村舍田园,分外动人,其交汇尽头,却是一座巍峨城池。

那城池四面,交错的大道之上,人流不绝,石生看得心喜,却是头一遭见到这样人世芸芸的景象,竟别有一番意味。

他飞掠过云端,想起云卿卿所说,凡俗与修道练气界之间的区别,自己若是就这样飞入城去,怕是要被那凡人当作神仙一般,不免麻烦,便寻了个离城近些,人迹稀少的地方,趁一支车队过去,后面无人,连忙降落下去。

这时方见得这城池,宽阔十里,青石城墙,高大雄伟,虽还不比石生所见那凉兹国国都,却也十分有雄城之势。

石生整了整自己身上灰色道衣模样的扶摇衣,仰首便向那城门方向而去。

那城下有一道主门,两侧是侧门,俱都有大队铁甲长戟的卫兵守卫。石生疾步飞奔到城下,只见那城头之上,书有四个大字。这字迹与修道练气界通行的篆文字体极其相似,只不过更为平直简顺,石生早已得千羽老妖开启了灵智,更是生生将许多东西直接烙印进了脑海之中,此刻细细辨认,立时认得,却是“青平阳城”四个字。

“莫非北面那山,就叫做‘青平山’?”石生暗忖道,“姐姐教导了我许多,傲来十万里,何处有一座青平山?”

他想不明白,便径直往城中去。

青平阳城主门往常不开,只开两侧侧门供往来民众客商进出,石生便往那左侧侧门而去。因见无论是挑担农夫,还是大队的行商车队,尽都排成队列,一个一个接收城门下卫兵检查,再往城中去,他心觉新奇,便也列入队中,缓缓往前。

待得近时,石生见没从兵士身前经过一人,都从怀中掏出些东西给那兵士,方才能够进城,他越发新奇。待轮到他时,那负责检视的两名兵士见是一个面容青涩,不过十五六岁模样,身披灰布道袍的小道士,绷紧的脸上便也和缓了些,道:“每进城者,需征纳一枚铜角。”

那兵士向他伸出手来,石生一怔:“一枚铜角?”

他不知这兵士这是为何,更不知一枚铜角是为何物。

那兵士顿时沉下了脸色,“这是我们青平阳城的规矩,向来通行,若不缴纳,便不得进城。”

兵士手中长戟已然转过,直指向他,寒芒褶褶。这感觉石生十分不喜,忽然想起那木轩、红鸾等师兄师姐时常出山去,回来便常谈及那世俗见闻,似乎往往城关等地,要征过往城赋关税,这所谓铜角,大抵就是钱了?

“你……可是要钱?”石生试探着问道。

兵士一愣,忽然怒道:“小道僮,你敢戏耍你兵大爷不成?!”

两个收税兵士勃然大怒,伸手便来推攘石生,那长戟寒芒照耀,就要将石生拉到一旁去。石生怔怔地刚想要说,我身上无钱,那便不入城了,你只告诉我云岚山在何处就好,谁知就遭了这样礼遇。

云岚山上无人敢惹他,唯一惹他的闫光师徒也落了个凄惨下场,云岚山外所有招惹他的人大多死于他手,连那化骨尊者最终也不能例外。此时此刻,他怎么受得了这样欺辱,当即便也大怒,抡起拳头,照头就要打去!

这一拳若下去,这寻常凡人兵士,如何能够挡得住,只怕整个身体都要打成稀烂。

就在这时,一条胳膊从后面拉住了他,石生转头去看,却是一个皓首苍然的老者。本以石生的气力,寻常人如何拉得住,只是他心中早不似以往懵懂,知道道理,修道练气之士不能与凡人动手,是一条重要的规矩,心下便也有些迟滞,这才能被拉住。

那老者拉住了他,又对那两兵士道:“我家主人急着进城,怎可耽误了,这小道僮的城税,便由我家主人代付了吧。”

老者说着,已递过来一只布袋。那布袋十分垂坠,显然是装满了钱,其上却绣着两个金色字迹:“祁连。”

兵士大惊,“原来是祁连大商家!”

这下哪里敢收钱,慌忙推让,那老者也不在意,便收了钱,将手一招,身后一支长长的车队缓缓向前而去,通关入城。

那老者冲他微微一笑,石生自然知道感激,便也一笑致礼,当车队入城后,也不管那兵士脸色,自顾往城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