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九〇 玉剑符中妙剑诀,玄冰真气大摄拿

玉剑符中一点玉剑阁主残余灵光,被一举抹杀了神念,这枚玉剑符自然也就从此完全归属于石生。

世间,再也没有了玉剑阁主此人的一丝痕迹。

石生不无寥落,又运《不动妖王经》,调息真气,内察丹元,终于不得其果,只得作罢。

索性闲暇,他指间摩挲着那玉剑符,登时就有一丝丝凌厉剑气从玉剑符之中迸发出来,在指间吞吐,如灵蛇吐信,灵动非常。

石生以真气祭起玉剑符,罡气激发,那剑符之中庚辛剑阵七道阵势,以那一点灵光为阵眼,缓缓运转,绽射出道道剑光,他不禁犹疑起来:“这一点灵光,本是玉剑阁主一缕精气与心神意念,必是为了脱却出来,参悟聚气化神之道所用,如今精气心神之中的意念被抹杀,只剩一点灵光,死寂沉沉,没有意识,惟为阵眼,这等情形却是闻所未闻……”

他越想越不明白,终究无奈,因祭起这剑符,指间捏住一个简单祭剑之法,登时那剑符之中迸射剑光,被他剑指所引,竟直如一口飞剑斩出剑芒一般,往空一转,兜转了一圈,才射出云海之中,猛烈翻腾搅动,显见颇有威能。

这一剑,如蛟龙入海,声势非常,他不禁心中欣喜,又略陷沉思之中,便又是一道真气奔涌而出,玉剑符中立时又是一道剑气射出,他把手一指,剑气激射!

当下这一剑,又有不同,猛然直刺天穹,一往无前,仿佛要将天也刺出一个窟窿,及至百丈高处,忽如一道惊雷,砰然迸裂,哗啦啦震得那处浓密的云气暴绽,百余丈方圆都受波及,若非石生及时出手,催发真气护住了所在木轩,只怕也要被剑气掀飞了去。

石生心思越发古怪起来,便把那玉剑符左右翻转,只见经过自己祭炼之后,这玉剑符竟然显现出了些之前没有的变异。

玉剑符半掌大小,作无柄剑锋状,不知何时,正反两面竟都有了些微字迹。

剑符的玉质表面,凸显出来许多阳文,都是石生所知的修道练气界通行的篆文,正面乃是“凌霄”两个篆文。

石生心中一动,取出了那柄玉剑,两相一比,果然其上的两处“凌霄”字样一模一样,别无二致。

他心头莫名震动,又翻转了玉剑符,果见背面也有字迹,不过却小了许多,乃是两行。

“剑出玄渊。”

“破杀九霄。”

这两行字迹十分古怪,他看得莫名,略微思索,却略微有些明白,连忙又祭起了剑符,运转真气,直入那剑阵之中,猛一催发,又是一道剑势被激射出凛然剑气。

石生依旧剑指所向,登时,那剑气迅如雷霆,烈如奔马,弹指射出,却仿佛是一条致命激光,凝聚到了极点,直直射出……

石生惊住了神,忽闻一声戾啼,却是一头绛云宫豢养的九彩鹞,在远处云霭之中飞行,被这一道凝如疾电的剑光射中,惨叫一声,当即死而坠落。

石生心中一虚,连忙镇静住了自己心神,装作不知,旋即却心头震慑,那惨呼所发处,极为遥远,他耳力判断,至少也有千丈之遥……

手持剑符,他瞪圆了眼,再翻转那背面看时,只见又有一行字迹:“雷霆殛灭。”

“宝贝!宝贝!原来这枚剑符,才是最好的宝贝!”石生心头着实狂喜,不禁感叹不已,“原来那玉剑阁,果然非同小可,与绛云宫有旧谊的祖师,也是非常人啊。”

他的心神完全沉入了玉剑符之中,那剑阵之中,有七道剑势,他已试了三道,之前也曾略略施展过,却不曾激发出这剑符之上的字迹,想必是自己没有祭炼过的缘故。

他又运转真气,激发第四道剑势。

这第四道剑势,一下激发开来,却忽然吸纳了巨量的真气,石生毫不迟疑地运转丹元气海,调集真气罡气,贯入剑符之中,那第四道剑势终于猛烈迸发。

一条百丈剑光斩出,宽阔丈许,直刺出去,顺着石生剑指所向,忽然猛烈迸开,分化数十,复又分化,乃至千百条剑气,或如流光,或如游丝,在石生心神一动之下,就成了方圆数百丈方圆的一幕剑光大网,把好大一片方圆的云海都裹在其中,猛地收拢,偌大一片氤氲云气竟被这剑网裹住了,成一圆球,一下摄了回来,被石生托在手中。

石生有些瞠目结舌,把那云气圆球一指弹出,直入前方空空荡荡清朗开来的偌大虚空,剧烈爆开,云气翻腾,迭迭不休。

一个古怪的念头在他心头升起,瞩目向那玉剑符背面。

结果果不其然,正如他想。

“三千剑气!”

石生犹然记得,玉剑阁主甫一赶至,尚未露面,就是一式“三千剑气”,便留下了静安宗五名炼罡境界的门人弟子。

他自忖自己不是剑修,远远不能至惟剑为极,与剑通灵的境界,能够毫发无损地三千剑气留下五人,但是这一式一出,若不摄人擒拿,而是悍然杀人,只怕威能颇为恐怖……

他手摩玉剑符,目绽精芒,真真可谓是爱如珍宝。

自己日日心烦于不曾修习过什么道法气术,更不通飞剑击杀的法门,每每对敌之时,抡臂而上固然畅快,到底却失了修道练气士的气度,只是却想不到,日日所求之物,原来竟是就在自己身边。

他复又祭起剑符,想要一举激发出余下的三道剑势。

当他真气涌入玉剑符,心神摄住剑阵之中一点灵光阵眼,直逼那第五道剑势之时,却忽觉那剑势之中,如同有一条汇往汪洋大海的长江,任他真气罡芒鼓荡无穷,终究激发不得。

剑阵之中,七道剑势缓缓运转,石生有一种感觉,那前四道剑势,已经如同自己新生的四条手臂一般,可以真气所知,控制自如,唯有那余下的三道剑势,却是一片寂灭,察觉不出一丝一毫的动摇气息。

足足片刻光景,丹元气海之中忽然一阵滞涩,原来他不顾一切地运转真气,丝毫不留惜,不过片刻之间,竟将他丹元气海之中,远胜寻常丹元境界练气士的真气罡芒耗费一空,几乎殆尽。

他连忙收回了心神与真气罡芒,知道怕是这七道剑势的余下三道,因为自己修为境界尚自不足,并不能激发,得知其威力与名号了。

当下他连忙稳住了元身,抱元守一,意定中元,开始运转自己修炼法诀,调息打坐,恢复丹元。

与此同时,他的一股心神意念,仍旧进入了玉剑符中,一面祭炼,一面融入剑阵之中,探察那前四道剑势的玄奥。

登时,一股,两股,三股,四股精妙的剑诀招式,如同意念一般传入他的心神之中。

剑出玄渊!

破杀九霄!

雷霆殛灭!

三千剑气!

四式剑诀被石生一下得知,他如获至宝,这乃是他所知的第一套飞剑斗杀之法,而且还是一派剑修门派的剑修剑诀。

“玉剑与玉符皆名‘凌霄’,想必这剑诀便唤作‘凌霄剑诀’?”

石生暗暗想道,玉剑与玉剑符都得自玉剑阁主,想必这一套剑诀,必然是玉剑阁最为上乘精妙,乃至镇派的剑诀,定然非同凡响。

这确实是一套极为精妙的剑诀。

他开始急切地想要快些恢复丹元,立即修炼这套剑诀,若能纯熟,日后再行对敌之时,又复何惧?

临云轩上,石生一坐便是一个日夜。

修为到了丹元境界的练气士,若是真气损耗一空,纯凭打坐运转,引纳天地元气,去芜存菁,融于丹元,纵然是在元气浓郁之地,往往也要耗时日久,能够如石生这般迅速的,殊为罕见。

从某种程度而言,石生这头石妖,本就不是常人,不可以常理计。

一日夜后,玉剑符中四式凌霄剑诀早已烂熟于心,当下收了玉剑符,探手祭出了凌霄玉剑,捏住那凌霄剑诀之中言明的剑指,运转真气,挟裹罡芒出丹元,过中元、五行腑内,毕射于劳宫气穴。

凌霄玉剑一下飞出!

剑出玄渊!

顿时,剑气凛凛,直如蛟龙出渊,亢然呼啸,一下冲出,投入云海之中。

石生剑指再变!

破杀九霄!

那剑气直至百丈高天,砰然迸裂,虚空震荡,涟漪翻腾。

石生心中喜之不禁,运气而去,凌霄玉剑化作剑光,如一条玉龙一般从天而降,径往远处而去,却倏忽张开了龙口,猛烈咆哮!

雷霆殛灭!

三千剑气!

剑光如流火疾电,射出至千丈之外,忽然迸射……三千剑气!

他的心头,剧烈翻腾,忽然昂身立起,似乎有了一种翻身为人的感觉,一时欣喜之极,把手一招,收回凌霄玉剑,嗫声傲啸!

呼啸震彻山间,偌大绛云宫所在剧烈震荡。

石生身形一震,险些立之不住。

这啸声竟不是他发出的。

忽然之间,高天之上,猛烈嘭响,山巅之上冲霄而起绛色弥光幡,绛云宫护山云霭阵势即刻发动,却哪里抵挡得住那股裂天巨力。

一支玄黑如墨,庞然巨大的手掌,裂开天幕云光,轰然而下。

一股寒颤颤摄人的寒气侵人肌骨心神,刹时遍布偌大山间。

那手掌十亩方圆,落将下来之后,忽然膨胀,直往山巅。

虚空一声震响:“绛辰光,交出玄呁与玄靖来!”

“哈哈哈哈……玄晟道兄,你的玄冰真气大摄拿越发精益了!”

轰隆!喀喇!整个山巅,包括那座绛云宫所在殿宇,被玄冰大手,一下抹杀,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