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一〇八 罗生弥罗门,焚香请落辰

“罗生门?罗生帝国?!”

石生骤然震惊,那月魔洞主与还元子更是震骇到了极点。

“西王祠!西王祠竟然是罗生门弥罗大王麾下!”月魔洞主哪里还有击杀还元子,独霸落辰翰海沙漠的心思,摇身一变,就又幻化作了那十八足大蜘蛛,古怪尖叫,“原来是那些活死人!还元子,老娘却不陪你送死啦!”

那还元子却何须她叫唤,早祭起了至正元罡气,化一条冲天罡芒,直冲北方而去。

正当是时,那罗生门弥罗大王座下西王祠罗庆安复又发声:“罗生弥罗,弥罗不死!斩杀斩杀,入我罗生!”

轰隆!轰隆!

那极高天上,仿佛一尊远古神祇降临了下来,带着席卷天地,无法无量的威势,狠狠一震!

方圆数十万里之内,沙海翻腾,席卷上天,如同衔连上了天极高处,随后,一尊不知其巨大几何的巨大门户,沉重地降落在了天地之间。

“罗生门!”百万里外,玄溱与石生联袂赶来,正待着那月魔洞主与还元子、无妄山主人火拼之后,坐收渔利,这时忽然见了这震撼景象,顿时咳得越发猛烈,“果然是罗生门!罗生门弥罗大王,无生大王,有弥罗、无生二道门户,弥罗杀人,无生活人!”

“弥罗杀人?无生活人?”石生震摄疑问。

玄溱须发颤抖,冷声说道:“罗生门有弥罗、无生两尊门户,乃是极其恐怖的法宝,传闻乃是上品真器,甚至是神仙之器也未可知!这两道门户,一白一玄,白色弥罗门,斩杀一切,玄色无生门将弥罗门中斩杀之人抽摄灵魂,炼化元神,成为活死人傀儡,唤作弥罗杀戮卫,无生不死卫!”

果然,那天空降下的门户,落在人眼中,无限高大,无限磅礴,作苍白之色,仿佛远古岩石雕琢,上镌古朴纹络,莫名难辨。

这罗生弥罗门一出,简直无法无天,威势恐怖到了极点,立即从其中飞出许许多多的白点,待得落降下来,就是一个个人影,身披白甲,手执长戟,遥遥凌空就齐齐爆吼一声,长戟劈斩了下来!

轰!还元子的至正元罡气能够在玄溱的元神大神通之下逃得性命,但是在这足足有百道的长戟罡芒之下,竟然不堪一击,摧枯拉朽地崩灭!

旋即,还元子昂然立身,猛地把自己身上的道衣挣脱下来,往空一抛,化作数里方圆一片大幕……

“至正元罡衣!”

至正元罡衣也是无用,在这百道长戟罡芒之下,立即就被斩杀成了粉碎。

砰!堂堂正元门门主,便如一条死狗一般,被生生地轰杀入了地底。

百名弥罗杀戮卫冲了下来,也遁入地底,少顷之后,还元子便从地底冲了出来,浑身血肉模糊,已然断了一臂,折了一腿。

那高高的罗罗生弥罗门户之上,立住了一人,不想也知,必然是那西王祠的祠主。

西王祠不过兴起数百年,然则谁能想到,其竟然是西方罗生帝国之中,罗生门麾下潜伏进落辰翰海沙漠的棋子?

所谓西王,说的只怕是指那弥罗大王吧。

这人见还元子眼见将死,立即祭起了一枚两头尖锐,中间粗大的法宝,状如纺锤,又似梭子,猛地就撕裂开虚空,直打了过来。

噗哧!还元子护身元罡气终于破灭,被这法宝一下刺入了当胸,一条白光直冲他天心灵窍,就要诛灭元神,杀死当场。

有这尊罗生弥罗门在,只要杀死了人,不毁其元身,只殛杀了元神,然后运门户吞噬了去,立即倒转虚空,送到遥远西方罗生帝国罗生门,在罗生门这件法宝的另一面,罗生无生门之中炼化,或是成为弥罗杀戮卫,或是成为无生不死卫,总之都是只知奉命杀戮,没有知觉的傀儡、活死人。

杀死了人,立即使之成为自己的傀儡,打手,这也正是罗生门这件法宝的恐怖之处。

上古以降的传闻之中,就有所谓罗生之门,乃死尸密布之地的说法。

“啊——西王祠!罗生门!罗生门!弥罗大王,我落辰翰海沙漠,不与周遭为战,你罗生门今日此举,必遭报应!啊——”

罗生弥罗门上立着的西王祠祠主罗庆安寒厉一笑,冷冷说道:“我罗生门威能无上,已灭西方七大国,幅员亿万里之遥,再先占据落辰翰海沙漠,灭大风,大恒,及东方,北方诸国,彼时统摄无穷疆域,千万道门,雄霸落辰州!纵然是落辰仙道现世,又有何惧之……”

此番话出,那还元子却再未回话,显然已经是被灭杀了元神!

果然,罗生弥罗门猛烈一降,就将他收摄进了这尊仿佛远古死亡之地门户的石门之中。

那罗庆安又将手一指,道:“还有你!”

只见那数十万里之内,砂石满空飞腾,月魔洞主那只大蜘蛛化出了真身原形,就要转入地底逃窜,然则那翰海大地,此时此刻却似乎化成了一片坚石地面,比五金金铁犹要坚硬百倍,大蜘蛛十八只大爪子在上一划,火星迸溅,却哪里划拉得开?

它只得挥开十八条长足,飞速奔逃,眼见须臾之间就逃出了十万里不止。

然而罗庆安这般迅速地收拾了还元子,把手一指,罗生弥罗门便直接向它当头落去。

幸好,这大蜘蛛逃窜的方向,不是石生与玄溱隐匿的方向。

罗生弥罗门猛烈落降,大蜘蛛避无可避地被其一下罩住,任它嘶声惨嚎,奋力挣扎,仍旧是被罗生弥罗门之中无穷无尽的白光困住,百名弥罗杀戮卫扑将上来,百条大戟刺杀过去,杀戮罡芒直透其真身灵窍,便就杀死,被罗生弥罗门收摄了进去。

石生眉心狂跳,那玄溱更是胡须都在疾颤,煞火鎏金元神法体都在颤栗,仿佛真的血肉在恐惧激动之下簌簌颤动。

罗生弥罗门一下将月魔洞主这只大蜘蛛吸摄了进去,便往空飞起,缓缓缩小,只得变得只有掌大,被那罗庆安托在手中。

那罗庆安恭恭敬敬地将罗生弥罗门双手奉起,那门户便冉冉飞起。

“弥罗大王在上,属下已借大王神威,抓摄了那还元子与月魔洞主,俱都是炼气化神巅峰的高手,正可为大王再添两名卫将!”

那罗生弥罗门之中,便有一个苍漠得似乎没有一丝情绪的声音传了出来:“很好,莨敂卫将与百名弥罗杀戮卫便先交由你,灭尽落辰瀚海沙漠之中所有道门,本王便赐你罗生弥罗经,你便是我弥罗大王座下第十九位弥罗使者!”

那罗庆安狂喜不禁,立即跪倒,对着那罗生弥罗门就行了九拜九叩的大礼。

那凡人对国主,帝王,行的是三拜九叩的礼,对修道练气的所谓神仙之人,行的是六拜九叩的礼,只有祭祀天地之时,无论凡夫俗子,还是练气之士,都要无限崇敬,行九拜九叩大礼。

是以见了这情形,石生与玄溱自然骇得无以复加。

那罗庆安拜完,罗生弥罗门便化了一条流光,直冲西方天空而去。

弥罗大王的声音犹自传来,渺渺不绝,回荡着落辰翰海沙漠上空:“先灭月魔洞,立足中央,再分杀正元门,无妄山,可各使三十名弥罗杀戮卫守之,自然可以一时抵御住那大风王朝,大恒帝国。至于余下……”

那弥罗大王的声音忽然一变,带着一种戏谑的意味,“玄冰天窟倒是还有一人,乃是分神化念的高手,使莨敂卫将与四十弥罗杀戮卫,自可杀之,元神收入本王赐你弥罗梭中,血肉精华,自让莨敂吞吃了……

本王尚在西方,有要务未尽,此番良机,你却拿捏得准,不日自有本王与无生大王亲临,灭大风王朝与大恒帝国!”

弥罗大王一气说完,那罗庆安自然喜得无以复加,然而远在百万里之外的石生与玄溱,却是震骇到了极点!

“走!”

玄溱一震元神法体,便疾速离去,石生只得连忙跟上。

八翅彩蝶化身受了重创,也不知多久才能恢复,他再要跟得上玄溱,便有些困难。

很快回转了绛云宫,石生传讯,那绛姝华便开启了山腹门户,绛云宫众人尽都出了来。

绛姝华忙问道:“玄溱前辈,事可是已经了了?”

祁连月自然也是一脸切切地注视向了石生。

石生尚未说话,那玄溱早已顿足大骂,飞起一脚踹翻了殿中的五炎鼎,大叫道:“罗生门!他亲娘的罗生门!欲望极盛,竟然主意打到了落辰翰海沙漠的头上来!!!”

绛姝华骇得手中捧住的玉瓶都坠落下来,被石生接住,见是一瓶上等的精元丹丸,知是早就为自己准备,不由有些感动莫名。

只是眼下危急,不是纠结苦恼的时候,他忙问玄溱:“前辈,那罗生门如此厉害,罗生门这件法宝更是恐怖到了极点,前辈以为,我们该当如何是好?”

玄溱冷冷一笑:“如何是好!?罗生门要来,谁也抵挡不住!”

“啊——”石生惊呼,莫非所有努力,竟然因为罗生门忽然霸道行事,竟要统治亿万疆域,千万道门的念头而破灭?

玄溱又寒声令道:“摆案焚香,祭祀上苍,请落辰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