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一一五 战于沙野,飒血玄黄 下

大封第一更,求一切,点击收藏红票黑票订阅等等,你们懂的。

_______________

那万象不惑门麾下,大风王朝一方,百亿大军,俱都披一种琉璃一般的晶亮铠甲,手中刀枪剑戟也是一般,甚至是大股骑兵的座下坐兽,大马,也是一样,披甲带刺。

这些乃是万象不惑门运用万象三才鉴,天、地、人三鉴一齐施展琉璃镜像大法,熔炼五金,炼化百石精英,去其杂质,得一种琉璃一般的金石,铸造成为铠甲兵器,虽然连末流练气士祭炼的法器也远远比不上,然而却胜过寻常刀剑甲衣何止十倍,不但坚固锋锐,更是轻便简洁,端地是厉害。

若是再以其百亿之数观之,则实在是极大的手笔。

那恒山派一方,自然也不逊色,兵士坐兽马匹的甲胄兵器,乃是恒山地脉炼取地下石英精华,熔炼金铁而成,虽则沉重了些,却更为坚固,更为锐利。

只不过,这一切,与罗生帝国大军一比,似乎就显得有些相形见绌了。

罗生帝国的兵士,身披一种铁衣,薄如寻常衣衫,然则双方大军甫一相撞,长达十万里的阵线之上,铁肉相击,其冲击之势,何止万钧,固然是一触之下就如金山推塌,玉*柱颓倒,刹时死了不知亿万,然则略一缓冲,纵深厮杀起来,顿时就显现出了之间的差距。

无论是万象不惑门的琉璃甲胄,还是恒山派石铠战甲,多半也经受不住纵横四溢的刀枪劲气连番轰击,少时便即迸裂,兵士与战马坐兽自然就死在当场,真真是血肉纷飞,漫天抛撒。而再观那罗生帝国一方,却显得更能持久,往往乱阵之中,三人合力杀死了对方五人,才告死尽。

只不过这一场大战,虽则动用了数以百亿记的凡人士卒,然则真正斗力的,仍然是那不过数千之数的练气士们。

正当那十万里阵线之上,杀声整天,呼啸如雷,翻腾不绝的时候,高天之上,双方的练气士们,也如狂涛卷起,惊猛扑岸,狠狠地杀在了一处。

“龙蟠九节,寸寸而前!”

一名恒山派练气士,手持一杆旗幡,卷起乌烟长虹,足足有万里之长,横贯长空,转动旗幡,摇动阵势,指引那凡人大军变阵。

与此同时,他的身前,浮住了一口沉重的战刀,但有对手杀来,便飞起一刀,刀芒万丈,将对手斩杀出去,纵杀不死,立即就有同门扑将上去,取了性命。

条条虹光,道道罡芒,搅动风云,直贯天日。

忽然之间,就有一条紫色雷光,粗如山岳,霹雳而下,直杀这执旗引阵的练气士。

这恒山派的执旗者,乃是堂堂化神之境的练气士高手,手中大旗,更是恒山派一件上品灵器,见这雷光击来,便摇动旗幡,长虹万里,猛地一卷,就将这雷光绞成了漫射的光华,抛撒飞溅。

绞碎了雷光,执旗者就把手一挥,果然那乱阵之中,一个全身裹在浓郁黑烟之中,弥漫开来足足百亩方圆,似乎是乌云压来的练气士,只露出了头面来,手中高举一根紫色木杖,杖首是一颗紫色雷光缭绕的珠子,只把这木杖一指,就有数道雷光击杀出去。

这雷光委实是厉害,若无厉害法宝或是护身法衣护体,纯凭多半元身孱弱的寻常练气士之元身硬悍,哪里抵挡得住,当即就有三人陨落在了这厮的雷光之下。

每每击杀一人,他那圈裹在身周,百亩方圆的黑云,就如长出了触手一般,伸展出来数支,一卷一抓,就将死者的法宝飞剑收了去。

执旗者这一指引,立时就有几名恒山派的高手凶狠地扑杀了过去。

三口飞剑联袂斩杀,这黑云之中的练气士却桀桀怪笑,举起那木杖挥洒,竟就发出数道雷光,迅速凝聚,成了大如人颅的团团雷球,势不可挡地砸出,纷纷命中三口飞剑。

正如练气之士修炼到了极致,须得经由天之劫罚,雷霆轰击,渡过了之后,才算是炼虚合道,成就道之功果,成仙作佛。同样的,雷霆这种东西,对于练气士而言,无论是元身,元神还是飞剑法宝,杀伤力都列于首要。

有那罕见的修炼雷属性功法的练气士,凝练天极之中的阳罡之雷,或是阴煞之雷,无不威力绝伦。

若是如这人这般,凝聚雷光成雷球,轰杀之下,就算是化神有成,元神凝出真形,端坐于天心灵窍之中的高手,等闲也抵挡不住。

雷球击在飞剑之上,立时三口飞剑之上吞吐的剑芒为之一摄,好似人被焦雷击中,刺剌剌颤栗抖动,便即迸裂,旋即飞剑也失了光华,仿若废铁死物一般,往下直坠。

扑杀过去的几名练气士心神一颤,惊觉自己本命交修的飞剑竟然就失了联系,原来祭炼于其中的自己真气及元神烙印,已然被那雷球之力生生地打灭了!

正当他们震惊之际,忽然那三口飞剑从直坠之势倒飞了起来,被一股雷光拉住,狠狠一杀,就杀到了原本主人面门,眼睁睁就枭了首,斩杀了元身。

元身已死,那三人连忙炸裂了头颅天心,各自遁出了一条元神,往大军后阵逃去。

其余近前的几人见状,哪里还敢祭出自己法宝去杀,早退身逃得远远的。

那厮得意非常,复又摇动木杖,祭起了至少也有十枚雷球,狠狠就向着那执旗之人杀去。

石生与玄溱恰好到了左近,却未出手。

石生终归按捺不住,提玄煞剑就要去杀,玄溱却一把拉住了他:“那厮至少也是化神之境的高手,否则怎能杀得了如许多人?”

石生不由一滞,便只得止住,道:“此人炼就的是雷霆道法,元神必然较之寻常人更为洗练,他境界远逊于你,于你并无大用,不若你去杀他,元神归我!”

到了这时,除了些性命紧要的秘密,倒是没有必要隐瞒太多。

无论是石生,还是玄溱,都是专干吞噬人元神的勾当的。

玄溱嘿笑道:“不急,不急,让他再杀几人不迟!”

石生心头一跳,便不说话,只与玄溱一起,不敢离开,开始转环周遭,连斩了数人,却都只是丹元之境的练气士,并无大用。

果然,那厮终于尽了全力,复又去击那执掌旗幡之人,立即又引得众怒,又有左近数人,不管是恒山派一路,还是万象不惑门一路的练气士,皆不能容得,纷纷去杀。

却闻连声惨嘶,果然这修炼雷霆道法的道人,又连连轰杀了数人,越发狂暴了起来,把黑云收拢,裹住了全身,噗啦啦炸开,顿时就奔放出大片的雷球,足足上百枚之多!

那执旗之人见状,连忙把大旗一荡,扫开了近半的雷球,却终于还是被几十枚雷球轰杀到了近前。

这战场之上,纵深以万里计,双方的练气士却也不过三四千人,先前连连将近十人来助他,却连连被轰杀,这一时半刻之间,哪里还有多余的人敢来?

左近唯有石生玄溱二人犹在逗留。

“若是这执旗引阵之人也死了,下方大军溃乱,本就不敌对手,岂不是要大败亏输?”两人都动了一样心思。

玄溱猛地一喝:“杀!”

一支鎏金大手扑出,一下扑抓,迅猛如惊雷,当头就落,连那轰杀向执旗者的雷球,电芒,以及黑云与那厮真身一并罩定,狠厉一抓!

与此同时,石生飞剑而来,剑气如惊鸿,雷霆一剑,就斩入了大手之下的乌云之中。

烟云暴散,显现出了那道人的真身来,募地一声尖叫,却把身上裹得严实的道衣一抛,迎风就涨,大如一片阴云,往上直兜,反照相了玄溱的鎏金大手印!

“好法衣!果然竟敢只身杀入深腹,妄图斩杀了引阵之人,搏得一桩大功劳!”玄溱见状,大手印越发猛烈,煞火奔涌,条条五衍鎏金之气冲出,化出道道剑芒刀罡,纵横一斩,便将那法衣所化的烟云斩得暴绽,黑气溅射,迸裂当空!

法衣之下那道人,自忖身有护身法衣,所修炼的雷霆道法更是厉害到了极点,以自己修为,就是分神之境的高手,也未尝无力一斗,却不想遭遇了玄溱这尊杀神。

他正欲纵身逃窜,忽然一剑杀来,三千剑气绞缠成网,只是一拢,就阻挡住了他逃去之势,微微迟滞那么一刹那,一支金灿灿的大手就已然抓到了头顶,立即元身抓成粉碎,收了那紫色木杖,又直直从灵窍之中抓出了一条元神。

“哇哈哈!好洗练精纯的元神!”玄溱长笑道,运手一抹,就抹杀了这元神之中的所有神识灵光。

石生适时而来,见了玄溱大手印抓摄的元神紫光盈盈,精光清澈,果然是被雷霆道法洗练得十分纯澈,正是吞噬化用的上好材质。

“小子,这厮已臻始元之境,你可吞吃得了?”

“始元之境?!”石生一怔,旋即毅然道,“照吞不误!拿来!”

“好!”

石生挥动道衣大袖,一把就将玄溱手印之中的元神罩住!

噗哧噗哧!嗤喇嗤喇!

好似锅中沸油翻滚,石生手握石头,藏于袖中,莫说是玄溱,纵然是真人级别的高手也发现不得,只当他是施展了什么秘法,立即就鲸吞猛吸地吞吃了这元神。

海量恐怖的元神精光被石头吞噬,一条晶灿灿的长河,似乎天之星河,倒卷而下,泄出滚滚晶流,被石生元身之中元神本源精光全部罩住,吞吃一空。

这道人的元神,已被玄溱抹杀了神识,就好似一枚专门益补元神的丹丸一般,立即使得石生元神暴涨,那条元神精光刹那之间明亮了不下千倍,猛烈一震,就在元身之中,现出了一抹行迹,霎时之间通行了一个大周天,复又在当胸坐定,氤氲一团,鼓鼓胀胀,似乎酝酿了一个胎儿在其中,随时能够迸裂出来。

若非是此时正在战场之上,杀机四伏,他几乎想要立即坐关,冲击灵窍之门,一举开辟天心,成就开天之境!

他猛地睁眼,精光暴溅,肆意冲击。

玄溱哈哈大笑,连连叫好。

那执旗的练气士也过来称谢,随后便将旗幡猛摇,长虹漫卷,顿时那下方过百亿的大军立即变阵,人人足下,坐兽蹄下腾起了云气光华,竟然借神行符箓之力,飞腾了起来,疾速变阵!

纵横十万里,百亿大军,直如一道长龙碾压,忽然变幻阵形,蟠作一团,竟似滚石,遍体皆是刺戟之芒,狠狠滚碾过去!

刹时血气冲霄,性命不如刍狗,如割草芥一般,成片倾倒,成片消失。

血光映照天穹,血液染遍沙漠,端地是流血飘沉砂,横尸盈沙野。

石生自觉修为猛进,元身之中一股鼓鼓囊囊的感觉,似乎迫不及待地要迸发出来,把剑一横,对玄溱道:“我们去斩杀了他们的掌旗人如何?”

玄溱未应他,却已纵起金光,直投了过去。

交战短短片刻,除了弥罗大王与不动真人起先交手了数招,便告止住外,便再无真人级别的交手。

反而是那凡人兵士死伤以亿万计,双方的练气士只怕也陨落了数百人之多。

如万象不惑门,恒山派这等主宰数百上千万里,上百国度的大道门,倒还无妨,然则那些奉这两大道门的号令而来的小道门,只怕是合宗上下,也不过一个两个炼气化神境界,甚至只是丹元之境的高手,今日一战,便就死了,日后自然是一脉道统也差不多要行将断绝。

玄溱随手抓开了两个竟敢杀来的练气士,不过是开天之境,化神之境罢了,哪里当得了他大手印之威,当即便骨断筋折,石生疾追在后,玄煞剑之处,各补上一剑,竟就将高过自己一个、两个境界的高手斩杀当空。

只是如此也缓解不得他心头极盛的宣泄*欲望,猛见前头一人,正独斗数人,却是一名提巨剑,同时祭起一条短小飞芒,似乎是飞刀之类的法宝的练气士,正杀得酣畅,丝毫不落下风。

他招呼了玄溱一声,就一剑指去!

“遁!”

“大灭无痕!”

他剑方出,欲要斩杀这人,就觉忽然一股浓烈到了极点,几乎铺天盖地的凶煞之气,直冲上来,上启天穹!

就见双方交错成一片的阵中,延绵十万里,无数尸骸,血肉,突然爆发出巨力的血气戾气,冲霄而起!

极高天上,一尊白生生,惨厉厉,古朴苍茫的门户降落下来!

亿万尸骨腾沙野,其血森森色玄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