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一一七 琉璃镜像,恒山无量

不好意思,一点变故,熬着写出来的。等下发个公告,注意看下,我再去写,天亮争取还有更新。

谢谢,谢谢,说不尽。

_____________

弥罗大王显然是在他这小人物的手中吃了大亏。

返虚境界的高手,真人级别,数以亿万里计之内,都是绝顶的人物,面皮何其重要?

何况是石生怀抱一尊铜炉,竟然就破了他的罗生弥罗门,那炉子的等次岂非骇人?

“嗬啊!”

罗生弥罗门猛然降下,就凶狠吸摄,顿时那落辰翰海沙漠一方的百亿大军,所成蟠龙阵势猛地一滞,似乎是尽两百亿人之力,也抵挡不住这股浑然巨力,就要被一下尽都收摄进去!

“我恒不动,不动不动不动不动!”

弥罗大王与无生大王已然再次出了手,甚至是祭起了罗生门这件两门一体的法宝,那无惑真人一方自然不会袖手。磐石真人之首徒,那不动真人似乎是盯准了弥罗大王,一见他出手,竟然直指这些凡俗之人,哪里还留手,长身狂啸,猛烈一拳,竟如恒山,直轰了过去!

罗生弥罗门上,暴起了亿万丈白芒,其中惨嘶呼啸不绝,似有无穷生人在其中死去,冤魂死气不可度量,尽都冲出,就撞在不动真人其大如山的拳势之上!

“这方是真正的元身手段,生猛硬悍!”

石生见状,哪肯去受那池鱼之殃,只大叫一声玄溱,无有回应,只得纵身而起,依旧抱住了紫绶仙炉,竟然比那不动真人犹要狂野生猛十倍百倍,竟然直冲那罗生弥罗门之上,去直杀那弥罗大王!

他不过方才踏入开天之境,竟就作此举动,直杀一位真人级的高手,岂不是比不动真人犹要生猛百倍不止?

门中白芒,如山一拳,轰然相击,三万里之内一声巨轰,且不说那凡人之中人仰马翻了多少,只是那练气士高手,就又坠落了许多。

幸而这些凡人兵士,大战一起,便双方各自起了阵势,排列起来,自有人祭起许许多多的法宝,法器,宝器,甚至是灵器,就成无数大阵。三才阵,阿屠灭杀阵,九宫迷幻阵,等等等等,不一而足,才使得这一声巨震,未至百亿人尽都覆灭。

以真人级别的高手而言,其放手施为之下,亿万凡人也只是个死!

“我自大弥罗天,我自大无生天,我自无法无量天道,吞,杀,化,灭!”

罗生弥罗门与罗生无生门骤然更绽光华,交相辉映,竟向一处靠拢。

与此同时,那罗生弥罗门之上,弥罗大王高居那处,此时霍然立起,就叉手猛抓!

这一把抓来,却任由不动真人轰杀罗生弥罗门,自己却直抓石生!

道真之器的护身法衣,一尊能够破出罗生弥罗门的铜炉,更为紧要的是,他与石生已然敌对,他自知那突然发声,是石生师尊之人只怕不是自己能够对付,左右也是个惨烈的局面,不若杀了这小子,做得干净,才是上策!

“小道友,本王便教你,化神与返虚,其差若天地,纵然你手持的是神仙之器,也是无用!”

这一抓过来,无烟火气息,无凶暴戾气,只有一股纯粹的气势,就是要一把将人抓杀,将法宝夺取的气势!

石生哪里不知道他的心思,不退反进,竟然悍然地运转起了天心灵窍之中的元神,索性元神充盈近乎过度,一时反倒不宜就破开本源,化出元神,便干脆一震元神精光,辉光照耀,道道精气冲出,祭入了紫绶仙炉之中!

炉子八面齐亮,果然是神仙之器,威能无穷,涌出无穷量的五色光华,氤氲迷蒙,直贯长空,一下就迎上了弥罗大王抓摄过来的大手!

自从与石生一起稀里糊涂地从中央神州浩土之傲来岛来到这次州沃土落辰州之后,这尊紫绶仙炉就一直如同平凡铜炉一般,无质无华,大抵用来烧汤煮食也是可以,又因为石生心头厌弃其吞杀了千羽老妖,他便极不待见之,纵危急时刻也不愿取出一试,也是今日听到老妖声音,才有了当下的作为。

铜炉一祭起,果真强猛,那弥罗大王的大手,立时如伸入了滚油沸水之中,刺剌剌地响动,随后竟连痕迹也无,直接就气化于五色光华之中!

“啊——这是甚么法宝!”弥罗大王抽手疾退,却怎么来得及,炉中五色光华猛烈地撞上了罗生弥罗门,竟似一击之下把那门户的门楣也撞断了!

弥罗大王立身不住,跃身腾起,祭起一件法宝,似锥似梭,锐利无端,就直杀过来!

石生心下大定,更是冷笑不迭,紫绶仙炉五色光华大涨,就把那法宝吞吃了进去,转眼一丝烟气冒出,竟就炼化了!

石生顾不得可惜,因那弥罗大王已然一头钻进了弥罗门之中,他再运紫绶仙炉去追击,五光轰杀,如似天极雷光,地极极光,却也无用,竟一时之间轰不破那弥罗门。

石生心头一突,暗道古怪,这罗生弥罗门是什么等次的法宝……

咣当!

罗生弥罗门与罗生无生门忽然相撞,最终合到了一处,顿时就成了一座一面惨白,一面玄黑的大门,散发出远古苍茫之气息,往上腾飞。

这才是罗生门这件法宝的本来面目!

“大弥罗天,大无生天,大哉上天,大哉天道!”

罗生门猛烈运转,两面双华,如玄白光雨一般披洒下来,竟如那传说中的无上神通,撒豆成兵,捏土作人一般,化成了一个一个披坚执锐的甲士,执长戟大刀,猛烈斩杀下来!

弥罗杀戮卫!无生不死卫!

罗生门不知杀死了多少练气士,经由罗生门之转化,才能够造就出这样一支兵卫。

每一名弥罗杀戮卫与无生不死卫,都相当于炼气化神境界的高手,从聚神之境至分神之境不等。两支兵卫都过五百之数,两两一处,竟如生人练气士一般,结成阵势,一头杀入了练气士乱阵之中。

那弥罗杀戮卫还只是非斩杀成为齑粉不能杀死彻底,而那无生不死卫则更为骇然,纵然以极大威力的法宝一击将之轰杀至渣,那无数齑粉也立即被一种玄妙的力量复原,依旧如斯,提枪再战!

当下乱战不休,罗生门却在升到了极高天处之后,忽地降落!

此门一降,一股生死大悲之念,充斥天地之间。

那罗生帝国一方,一样是一名练气士祭起了旗幡,招动摇荡烟云长虹,作引阵之用,这时却突然把阵势引动,大军穿梭于战场之中,纵横集合,大队排列,千里一军,竟然人人身上腾起黑烟,显然也是运用了符箓之类,就直飞了起来……

数以十万、百万、千万计数的凡人兵士,飞腾了起来,竟然都直投那罗生门而去!

生人入白门,出得黑门,就是活死人!

由弥罗门入,自无生门出,登时大片的军士,直如蝼蚁成堆,飞洒下来。

自无生门再出来的大军,无论兵士还是坐骑,竟然一个转换之间,就大变了模样,人人杀气腾腾,远甚原本十倍,手中兵戈一杀,就是丈许的劲气,任是大风王朝与大恒帝国的军队如何悍猛,却如何当得这非人之力,刹时军阵崩摧,转眼死伤惨重。

石生这时眼见无法,纵身过去,直直飞向罗生门方向,长吼一声:“玄溱!你若不出,休得怨我!”

玄溱绝非简单的区区玄冰天窟前任冰主那般简单,若是到了这时,他还不知,那就真真枉为一代石妖了。

果不其然,他话音方落,罗生门之中,一条红光冲了出来,怪叫起来:“小子,你连我也要灭了不成!”

石生嘿然冷笑,抱住了紫绶仙炉,就要去罗生门上,干上一票猛的,却忽然被玄溱化红光过来截住。

“老家伙,你好快的遁速!”石生见他来势竟然如此迅猛,只怕比自己剑遁,甚至是那彩蝶化身的速度犹要快过了数倍,不由笑问。

玄溱却一把拉住了他:“你与这破门作甚么对,自叫无惑真人他们对付去!”

石生神识急转,明白了过来,便点头应是,拍了拍怀中的炉子,玄溱也未现觊觎之色,他自收了,提玄煞剑,道:“我去斩那执旗之人,那些卫将端地是厉害,你自去助他们一臂。”

玄溱挑眉笑道:“稍候,稍候。”

玄溱这话方落,忽然天幕大亮,乌云似乎被弹指之间驱散一空,明晃晃照耀天地之间,寰宇为之一清。

“万象无尽,天人三才!”

一面硕大明亮宝鉴被祭起,一片琉璃绚烂光芒照耀天地,其高无限,其辉无尽,立在了罗生门一侧,与此同时,那极北、极西两个方向,蓦起两声厉喝。

“万象不惑,无风!”

“万象不惑,无幻!”

呛!清越吟啸交响奏起,传遍虚空百万里,又是两道明光射来,分立两方,与无惑真人祭起的万象三才鉴之天鉴各立三才一方,狠狠一震,围成一片虚空,把那罗生门罩定在了中央。

“虚空倒转,琉璃镜像!”

亿万道光芒宣泄,三才鉴之中,一片辉煌,自成虚空,旋即似乎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猛烈搅动,崩坍陷落,分崩离析!

倒转虚空,所有涌入罗生门之中的罗生帝国大军,以及冲出罗生门的活死人大军,在这虚空崩塌倒转的过程之中,成片消失,不知去了何方。

这力量越加强猛,竟似有了要将罗生门这件法宝的本身也拉扯进倒转崩碎的虚空之中的迹象!

突然之间,一片庞然阴影倾覆了过来!

“唯我巍然,恒山无量!”

二十万里一条山脉,腾飞在空中,撞碎虚空,到得战阵之上,遮天蔽日,旋即收缩,直至万里方圆,猛然降落。

恒山无量,唯其一字,力。以亿万钧之力道,强猛无俦,任你高手绝顶,道法通天,法宝威能,只是砸烂你方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