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一二二 仙道气派,三等天劫

铁舟法宝收起,玄溱与石生蹈虚而进,一步落在了由落辰浮空之岛上延伸下来的那道匹练之上。

这仿若通天之路一般的长长匹练,由无穷高处的落辰仙道天宫而下,直至壮澜大泽水面,两人落在尽头,如立云上,虚虚浮浮,轻轻软软,当真是一条神仙之路。

玄溱高捧法旨,长跪而呼:“弟子玄溱,已奉仙道至尊法旨,完落辰翰海沙漠一事,今来交回法旨,乞入玄门!”

石生默立一旁,只是静观一切。

足足片刻之后,那极高天上,琳琅天宫之中,才倏忽传来了声音。

“掌教师尊有旨,玄溱与石生可入玄门。”

玄溱闻言,深深叩首,“弟子遵旨!”

说罢,捧法旨,一步踏上仙道,石生紧随其后。

他们一步一步地疾走上去,那似乎通天的仙道,幻出炫彩,倒卷而上,直如祥云,托住了两人,直往那巨大的落辰浮空仙岛而去。

一尊天之门户,立在仙道尽头。

犹然在目之时,玄溱便已然跪伏下去,九拜九叩。

对于石生的丝毫不为所动,玄溱也不着恼,只是叩拜完毕,无限慨叹说道:“入仙道已有百余年,此尚是第一遭过仙道,入玄门,叩拜天宫。”

石生一怔,若有所悟:“你入落辰仙道,是在遭受祸害之后,地底煞火层世界之中?”

玄溱颔首,算是应了。

眼前一尊仿佛通往九霄天上的门户,非金非木非石,古朴苍茫,一股通联两方世界一般的意蕴从门户之上传递出来,扑面而至,压得人不禁有些窒息的错觉。

“入了此门,便是落辰天宫!”玄溱目绽精芒,激越说道。

石生也是一般,对于那落辰仙道,他一样心怀莫名的憧憬。这显然是一个迥异于傲来修道练气界的地方,或许这落辰仙道,与他往日所见所闻,大有不同。

既敢以天宫为名,莫非这落辰仙道,当真是玄门之内,便是天界?

石生摇首微笑,暗自自嘲,这等想法委实荒唐,练气士之道路艰难崎岖,也不知有寥寥几人能够渡劫通天,踏入天道,羽化飞升,若是自己区区一化神境界的练气士,一步入门,就是天界天宫,那岂不是无尽九州的修道练气士都在作无用之功?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这落辰仙道以宗门为天宫,岂非是大大的逆天之举?

他摇首晃去这些纷乱思绪,玄溱已然捧了法旨,往前一步,身入玄门之中!

石生没有任何理由,也没有任何办法可以不入这道门,不进这落辰天宫。他神识一动之间已然抛却了全数纷扰,依样一步踏入!

一步之后,就是玄门之内!

这一步,似乎就是仙凡两界,一步而过!

一股莫可名状的感觉滋生在他的心头,似乎在踏入了这玄门的一刹那,身周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幻。

旋即,他就感觉到了这种变幻是什么。

天地元气。

修道练气之士呼吸吐纳天地之元气,夺取天地之造化为己用,练气而求长生。而这一步踏入,在未及目视眼前情形之时,他就骇然发觉了,自己身周原本熟知的天地元气,骤然迥异!

那玄门之外的天地元气,就如一片茫茫沙漠之中,无尽尘沙里,有点点晶莹璀璨的晶石光芒闪烁,练气之士吐纳练气,就是从这尘沙之中炼取这些晶石,化入己身。

然则,此时一入玄门,顿时直觉尘沙尽去,神识可知之内,竟是无穷无尽的晶芒,尽皆可以吸纳入体,化为己用。

元气变得精纯,轻浮,流畅入涓涓水流,唾口可饮!

“莫非,这当真乃是天宫,天界!?”石生一刹那之间,震骇得无以复加。

同样的,那玄溱也是一般无二。

两人下意识地运转起了功法,巨量的轻浮元气奔腾过来,仿如两道庞大的漩涡,直贯两人身躯!

石生自知丹元气海之中,丹元猛烈运转,条条元气如长江大河,奔腾汇聚,灌涌进来,直入丹元,一经炼化,登时就化作了股股真气,条条罡气,剧烈翻腾!

丹元刹时暴涨,石生立时明悟,天心之中元神巨震,如巨木、磐石,猛烈震慑,一股巨力涌入丹元,裹住了气海一团,猛力镇压,登时那一团真气丹元迅速凝汇,复又归如原本。

然则,海量的精纯元气依旧不断汇涌过来,被丹元饱吞猛饮,一涨一缩,不断变幻。

渐渐的,丹元气海凝实得胜过原本十倍不止,近乎成了一团凝实的球体。气海之上,条条罡气,猛烈穿梭,直如长龙,翻滚不休。

石生禁不住丹元运转,登时罡气迸发,如长虹大龙,冲出元身,环绕身周,奔腾一霎,复又收回。

片刻之间,他就感觉到了丹元充凝,非但完全地达到了他当下元神开天之境巅峰的境界,更是只怕比寻常开天之境练气士的丹元要充实、凝固不知几多。

“此间元气,精纯凝实胜过玄门之外百倍,不,是千倍,甚或更多!”石生缓缓睁目,元神精光运于眼目,登时眼前一片琉璃绚烂,一丝丝各色元气映入眼帘,清晰明了。

与此同时,身旁传来玄溱长长的呼吸。

两人这时目视周遭,立时震慑当场!

一种浩然磅礴的气势,带着威慑一般的仙之意蕴,扑面而来,比之那延绵无尽的仙山、仙湖、仙林、仙宫带来的震撼,犹有过之。

这片浮空仙岛,远非从玄门之外所视一般,一入其中,所见近乎无穷尽,没有边际,没有尽头。

十万仙山,大湖如海,仙林遍布,祥云蜿蜒,有彩禽翔于天际,蛟龙腾于碧湖,天宫琳琅,无数道剑光,遁光,法宝光辉穿梭过天空,往来不绝,那近处更有声声仙音,好似仙人讲道,又如钧天广乐,靡靡密密,沁人心神,不一而足。

与落辰仙道相较,无论绛云宫,云岚宗,尽皆成了蝼蚁一般的存在。

一座一座仙山之上,天宫林立,一条条剑光飞出飞入,一件一件法宝穿梭而过,其中宝辉夺目,却不知运送的是什么仙草灵药。

石生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切,直到耳畔响起一个未知的声音。

“掌教师尊正在落辰宫中,玄溱可往交复法旨。”

“弟子谨遵法旨,有劳师兄!”玄溱恭敬施礼。

那说话的是一个俊朗的青年道人,立在两人身前,顿时就有一种如渊如晦的气息压开。

“返虚境界?真人高手!?”石生耸然震惊。

而在这青年道人身后,更有男女练气士各十数人,落在石生眼中,竟似有数人有如无惑真人、磐石真人那等真人级别高手的气息,余者也都是化神境界巅峰。

这青年道人微笑说道:“石生道友,请随我至我仙道客居仙山,稍事休息,等候掌教师尊召见。”

石生眉宇微皱,不置可否。他本不知为何落辰仙道要他一并前来,只是迫于压力,知道此事身不由己,来也要来,不来也得来,却不想到得此间,竟然还要等候召见。

不过他目力所见,这落辰仙道,化神境界多如牛毛,返虚高手,真人境界的高手也是遍布,这才真实地感觉到了落辰仙道之强大,非同寻常,不是他可以恣意妄为的所在。

这青年道人一挥手,立时就有身后的练气士上前来,虚手为引,自然是要石生随他们前去,

待回头时,玄溱已然被那青年道人亲自引着,直往远处而去,竟连招呼也不曾有。

石生无奈,只得随那几名道人,御空而去。

足下仙湖碧波数十万里,龟鼋探首,蛟蟒相戏。倏忽之间,一头大鱼,头生须髯,其背千里,从那大湖之中一跃而出,明光之下,鳍鳞生辉。

石生吃了一惊,那前头已有道人笑道:“此乃是上古巨妖鲲鱼之遗脉,有其一丝血统,唤作鲲鳞,这一头不过方至灵兽之境,却可当化神境界巅峰的人修!”

石生又见那湖中怪鱼大蟒不知凡几,左近仙山雄峰之中,锦鸟飞出,竟有鸾凤之象,他也再不现出惊异,免得为人所贻笑。

那道人又道:“那一座山脉,有峰一百零八,其中七十二座乃是我仙道植药的药田,有三十六座,乃是用以豢养飞禽走兽的仙山。”

他有将手一指下方仙湖,道:“这湖中养有几种异物,其余寻常所属,不过是为其食物罢了。”

石生禁不住又惊道:“连那鲲鳞也是?”

那道人不由笑道:“上古巨妖遗脉,自然不是。纵然只有一丝血统,豢养起来,定制取其精血,也可作炼药之用等等。”

“上古巨妖一脉,养来作取血炼药之用……”石生狠狠地压下了自己心头的震惊,不敢再多言,同时暗忖,“不知我将八翅彩蝶化身放出,却又能入这落辰仙道之中的几等?”

片刻之间,过了这泊仙湖,又有一片延绵仙山,那道人才说道:“这里便是我落辰仙道预备的客居仙山,石生道友自可在此歇息,只是这客居仙山过去,还有山林湖泊无数,非是我仙道中人,却是不宜擅入,道友且记住了。”

石生颔首应是,只见那仙山之中,处处宫阙,虽然只是落辰仙道外围,供外客所居,却也无不堂皇浩荡,气势磅礴,直如天之境地,仙气无限。

“请道友随我至落霞峰,落霞宫中暂歇。”

石生正要笑着应答,突然之间,那仙山之后,不知多远处,一阵阵轰隆降下,漫天紫光,股股苍茫气息澎湃开来!

“啊呀!不知是哪位师兄在渡雷劫,却是可惜了不能前去一观,否则日后渡劫之时,倒也便易。”

石生张了张嘴,已有另一个道人笑言:“不过是下三等小天劫罢了,在我落辰仙道之中,弹指即过,也算不得甚么紧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