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一二五 出手时无需当否

石生一步踏来,沉浑如山岳潜行,陡然立足,稳如巨木,随即一拳击来,好似飞剑刺杀,迅猛迸烈,仿佛纵然是一座山峰在身前,也能一击洞穿!

诚然,如今的石生,也确实能够做到这一点。

他本沉浸于修炼之中,竟然隐隐地摸到了元神与元身共融,汇如一炉,凝练天地元气一齐炼化,要彻底地化出元神的边缘。

他的元神本源本就充实异常,只差一步,便能化身,此时正是大好的境界之中,玄溱却突然出现,气机相引之下,他元神之中一股意念暴动,促使元身暴起,运转丹元真气,罡气迸发,一拳击来!

势如奔雷!

玄溱也是大吃一惊,知道此子非同一般,哪敢等闲视之,何况此间乃是落辰仙道,若是造出了过分的动静,岂非大大得不妙?

玄溱当下运转法体,一只手掌刹时变成了灿灿的鎏金一般,金华流溢,却丝丝内敛,分毫不泄,一爪迎去,直直地抓在了石生的这一拳上!

刹时真气罡芒奔涌,烈如天雷崩炸,狂暴无比。

玄溱眉心急跳,几乎大叫出来!

“好小子!纯正阳罡之气!真正的罡气!”不知是石生吞噬的元神本是出自一个修炼雷霆道法的练气士的缘故,还是适才见了落辰仙道的一秋师兄渡小天劫,感悟于那第二道极天罡风之中阳罡之气的缘故,石生这一拳击来,竟然罡气强猛,带着一股纯正的阳罡至正之气!

这却比落辰翰海沙漠之中,已然覆灭的正元的至正元罡气更要犀利猛烈得多!因为这一股罡气意蕴之中,潜藏着纯正的极天罡气才有的至正阳罡,虽并非真实,却模拟得了一二成的意味!

就是这一二成的意味,骤然爆发,也让玄溱心头大骇!

他没有元身,修炼的是元神法体这一门神通,元神与煞火鎏金法体融汇,虽能脱却,却不能抛弃,几乎相当于是一件运元神滋养修炼的本命法宝。

而这种纯阳或是纯阴的罡气煞气,最是能够诛杀元神。

玄溱毫不吝惜地运转法体,鎏金精华汇成手掌,在石生一击之上嗤喇爆鸣,丝丝销蚀于罡气冲击之下。

然而,他还不得不竭力地阻止这股罡气逸散,否则,一个不慎,就轰灭了整座落霞宫,落辰仙道怪罪下来,岂是他一个区区记名弟子就能够承受的?

金光一暴,大如金斗,将两人笼罩其中,轰隆隆震响,旋即收止。

收去法体金光,玄溱苦笑道:“好小子,你竟出这样狠手。”

石生心中犹有怨念,是以毫不客气地道:“那又如何?”

玄溱气得翘胡子瞪眼,恰好已有落辰仙道的仆役弟子终归还是闻得了动静,赶了过来。

十几名仆役弟子一见了玄溱,竟然是个三尺高下,浑身冒着鎏金火焰的道人,以他们的修为,自然是看不出什么端倪,不由惊叫:“你……你是甚么人?”

玄溱傲然一笑:“我乃是仙道乘眩道人座下,记名弟子玄溱!”

众仆役大吃一惊,慌忙拜倒:“原来是玄溱师兄!”

说到底,这些仆役弟子,也与玄溱这样的记名弟子相当,甚至于因为修为低下,还不如玄溱这样的记名弟子。更何况玄溱是一个刚刚立了功劳回来,日后有机会成为正式弟子的记名弟子。

早已有人通告了他们,玄溱也要暂居在这落霞峰的落霞宫,这时见玄溱当面,他们自然对之又与对石生另一般,恭敬非常。

斥退了这些仆役,玄溱石生二人静默对坐,相顾一眼,忽然一齐轻笑出声。

有些缘故,本必说。

玄溱备言了一月之后,落辰仙道道衍大会之事,这却是一个听闻大道,精进修为的大好时机。如果道衍大会结束之前,掌教有话问过了石生,他们二人自然就可以一同回转落辰翰海沙漠了。

石生心中牵念着归去之事,倒是有些迫切地希望快些得到那掌教至尊的召见。

……

……

“螭师兄,这里是落辰仙道的根基宗门,我们随意行动,怕是有所不便吧?”

“哼,怕什么?落辰仙道也不见得就强过我玄天妖宗,否则领域之内又怎么会出了罗生门这样尊天道的下属道门?”这声音冷厉之极,显然就是那螭师兄。

“可是……”

“没有甚么可是的!”螭师兄青面赤髯,身形雄壮,负手飞掠,“听那落辰仙道的仆役弟子说,这峰叫做落霞峰,峰上有一座落霞宫,十分得宜于修炼,更重要的是可观落日,太阳星落入仙山,其情其景十分动人!安排给我们的那孤鹜峰太过狭小,哪里容得下我等一行人等,倒是分些人到这落霞峰上居住,却是正经。”

“是,螭师兄说的是!”那孤鹜峰大抵也确实是小了些,螭师兄身后一行人约莫十七八个,横空飞掠,个个御空虚度,迅比雷电,显然都是修为不俗之辈。

那螭师兄又道:“过些时日,就是那落辰仙道的道衍大会,为兄自然是不需要听的,但是你们听上一听,倒是未尝没有一些好处。”

“是,师兄!”

转眼之间,落霞峰已至,螭师兄边行边道:“那道衍大会之后,尊天道的人气势咄咄,想必落辰仙道必是要给一个说法的。啧啧,到时候,我们就有好戏看了。”

“你们是甚么人?!”

突然之间,身前冲出一群落辰仙道的仆役弟子,挡在了就要踏入落霞宫的这一行人。

螭师兄是何等身份,倒不必和一群引气入体境界的练气士计较,因道:“我们是玄天妖宗来到贵仙道的客人,因是那孤鹜峰委实太小,所以想要借贵仙道这落霞峰一用,暂居一些时日。”

以他螭师兄的身份,与落辰仙道的小小仆役弟子这般说话,已是十分得谦逊和蔼了,谁知那十来个仆役弟子一听这话,竟未如螭师兄所想的那般,立即感激涕零,焚香恭迎,接入宫中,反而是道:“原来是玄天妖宗的道友,不过我落辰仙道所有的仙山仙宫,须得竟有仙道正式弟子批注,才可入住,我等也不敢擅越。”

“哦?!”螭师兄等人万想不到竟遇到了这一遭,不由得立即面现怒意,怒极反笑道:“那孤鹜峰如此狭小,难道这就是落辰仙道的待客之道?”

那些仆役弟子登时就为其气势所迫,连连后退,一个退身坐倒在了落霞宫前的石阶之上。

“这……这位道友,实……实在是落霞宫中已经有了居客。若是道友嫌落霞宫狭小,还请……还请另寻别处仙山。”

仆役弟子这话说得小心翼翼,然而螭师兄早已动了怒气,厉声喝道:“住在此处的,多是落辰仙道的客人,此时此刻在落霞宫中的,不知是哪一门哪一道的,还请出来一见!”

他最后一句,如发雷吼,却是直直地冲着落霞宫中呼吼,顿时整个落霞峰也为之一颤,更何况是落霞宫。

落辰州周遭,尊天州,玄天州,枢机州,今次因为落辰仙道与尊天州尊天道的缘故,这三州几大主宰道门,都有人来,并兼列席落辰仙道又一次道衍大会。

是故,这螭师兄料定了这落霞峰上纵然有人居住,不是那两州来人,自己又有何惧?

落霞宫剧烈颤抖片刻,方才止住。

那一众仆役弟子,早已吓得面无人色,惊恐万状。

突然之间,落霞宫深处,传出一声惊天长啸:“尔是何人,敢在我落辰仙道放肆!?”

一条晶赤火光直射过来,如冲斗牛,煞气翻腾,席卷滚滚。

螭师兄瞠目视去,神色微变,旋即冷笑不迭,猛地原地凌空顿足!

微微一霎那间的顿足,登时螭师兄身周的虚空生出一股肉眼可见的涟漪,跌宕翻卷,如怒海生狂潮,狠狠地撞向了袭来的那一条火光!

火光骤来,将近之时,却忽然从那火光之中,显现出一条夺目的黑光,细如丝线,旋即崩炸,陡然迸开,却是一条玄铁飞舟,猛然加快,撞破虚空,凶狠撞杀!

螭师兄面色这才顿变,然则冷笑依旧,更是依旧不出手,顿足之势方止,募地张口,突发一声爆吼,响彻如龙吟,呼啸阵阵,直压向撞杀过来的玄铁飞舟。

“吭——”

玄铁飞舟翻飞出去,一条火光卷出,正是玄溱,却被其后疾飞过来的石生立马接住。

螭师兄这才正式地出手,应手一抓,五指轮转,状如龙爪,撕裂虚空,一把按在了玄铁飞舟的前头,也禁不住暗道一声好法宝,就要运手收摄,抓入掌中!

“螭道友,你这是何意?!”

突然之间,天降玄音,其轰如雷,斗大一团灰光撞了下来,凝成一片,好似岩石,沉重阴压,直直地撞向那螭师兄的头顶!

螭师兄厉啸一声,迅捷收手,舍弃了那玄铁飞舟,反手挡去,猛地磕在落下的巨石之上!

那巨石一击之下,突然幻化,竟化作了一个道人模样,三尺高下,不是那玄溱之师,落辰仙道门下乘眩道人。

“原来是乘眩道友!贫道不过是羡这落霞峰广大,景色宜人,欲来借居,贵仙道门下竟就出手伤人,不知这却是何道理,是何待客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