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一二九 谁人取死

“敢问道友,你之道有何其之多,能施众人?可否也能施于贫道少许?”

玄龟背上,明风仙姑冷声说道:“道友之道,与我道不一,如何相施?”

道场之上,一个道人忽然立起,摇身变幻,竟就幻化出了千万丈不止的法相化身来,凛然喝道:“既然你我道不相同,敢问道友,为何却取我道法宝,莫非贵仙道是想也入我天道一流不成?”

辰师兄,明风仙姑,乘眩道人以及道场之上无数已入人仙仙位的落辰仙道道人齐声厉喝:“放肆!”

辰师兄厉喝道:“我辈人仙正道,与尔道不一,本无相究,只是道友门下,却有何故至我落辰州为祸?”

“哼!天道至上,余者皆为蝼蚁!罗生门为我尊天道宣播天道正义,率九天之下,皆为天道所属,贵道至尊竟以人道法旨罚我天道弟子,岂不荒谬?”

“放肆,我人道掌教至尊,岂容得尔鼠辈置喙!”

辰师兄勃然大怒,就坐间猛然暴起,也不作法相化身,只是遥遥隔空叉*开手掌,五指捏住,如捏一团,狠狠一戳。

就仿佛一下戳破了虚空!

虚室之中,骤然生电!

一条电光,横贯长空,直杀那尊天道道人。

那道人也自不惧,挥袖荡衣,电光霹雳,就消解了这一手,只不过那仙位高手出手,岂是易与?顿时遍布半壁道场,那道场之中,落辰仙道的正式弟子纷纷起身,荡去这电光,就要一齐出手,轰杀了此人!

辰师兄却厉声喝止:“诸位何必与外道之人相较?”

“只是九尺道友,凡非我人道门人,但如落辰州,擅坏我道统者,一律杀之,无可幸免,我次州沃土无人不知晓,那罗生门以下,死亦无怨!”

“哼,死便死了!不过,还请道友归还我尊天道法宝!”

“哦?法宝为我仙道至尊法旨所降,我辈也无可置喙。”

“哼,那么贫道就请落辰仙道至尊出来理论!”

道场之上,顿时掀起轩然大波。

“这道人好生嚣狂,竟然要与落辰仙道掌教至尊理论!那可是主宰整个落辰州,无上人物,人道至尊!”

石生耳闻一切,暗暗思忖,不由心惊。

他一转头,就看到了玄溱也瞩目过来,两人对视一眼,一笑无语。

辰师兄三人正要怒斥,忽然那极高天上,响起了落辰仙道至尊的声音:“九尺小儿,你家尊者莫非就是如此教你?掌嘴!”

落辰仙道至尊淡淡说道,那九尺道人竟然就当真自己竖起了手掌,狠狠地抽了自己一记!

道场之上,轰然爆笑。

九尺道人一掌打脸之后,忽然惊醒,知道自己已然着了落辰仙道至尊的道,却立即收了挑事生衅的心思,哪里还敢怨尤,只得愤愤道:“晚辈无礼,还请至尊还我法宝,也好归去与我家尊者交代。”

落辰仙道至尊道:“取我仙道门下,炼气化神,炼神返虚,炼虚合道之弟子,与你一行之人,各印证道法一场,你等若胜,自可取罗生门回去,若是不胜,你自何处来,便往何处去罢。”

九尺道人目光一转,突然道:“至尊有命,弗敢不从!只是……”

“只是如何?”

“只是,印证之人,须得由晚辈指选,不知可否?”

那辰师兄等人就要说话,落辰仙道至尊却已说道:“无妨。”

“谢过至尊!”

落辰仙道至尊再不说话,道场之上,也再无人说话。

那九尺道人嘿然一笑,摇身幻化去了法相之身,顿时,足足百名道人飞到了他身后。

有的是他尊天道一行,也有那玄天妖宗,那螭师兄赫然在列。

“杵冠。”

“师尊!”九尺道人身后,走出一名昂然大汉,身形丈八,筋肉虬结,竟然将一杆金刚杵提在手中,却是大大得迥异于寻常练气士,法宝多半都是存于储物袋之中。

这杵冠身披黄袍,光着脑袋,众人一看之下,瞿然色变。

“佛宗!”

石生也是知道,那傲来岛上,就有药师峰一脉,乃是修得佛道。

九尺道人笑道:“杵冠本是静梵州练气士,后幕我尊天道,我天道从善如流,广纳道者,是故贫道便收了他!”

“真真是他娘的狗屁不通!”石生心底暗骂。

连石生也看得出来,显然,其余众人,多半也是明白的。

“我乃九尺道人座下,杵冠,谁个敢来与某一战!”

这厮不过化神境界的修为,却想不到如此凶猛,如此彪悍,竟似无穷无量的大高手一般,张狂呼啸。

那九尺道人却似乎十分得欣喜,反而笑道:“辰道友,不知可否借贵道巨灵玄龟之背一用?”

辰师兄与乘眩道人对视一眼,那明风仙姑却是冷哼一声,辰师兄道:“请。”

三人挥身而起,让出了那巨灵玄龟之背。

这头巨灵玄龟,乃是落辰仙道一头最强大的仙兽,其实力,其实不下辰师兄等人,此时显现出真身,其背不知几千几万里,甚或更多,正是宜于做争斗之场,彼时道场之上,无数人围观,才是印证道法,切磋道术的大场面。

巨灵玄龟之上,辰师兄三人一侧,那九尺道人螭师兄等人一侧。

杵冠这个假道人真比丘一下落到了玄龟背上,显得无比渺小。

巨灵玄龟却是猛地一个动身,那厮险些翻到在地,幸而九尺道人出手。

乘眩道人冷声喝问:“不知九尺道友,是要我落辰仙道门下哪一位出来应战?我仙道门下,自然无惧!”

他们业已看出,这九尺道人委实阴险,甚或是无耻。这第一个人,杵冠和尚,就是个炼气化神极境的高手,而落辰仙道至尊已然答允,落辰仙道门下弟子,任他选取,如此以来,岂不是让他得有施展阴手的良机?

果不其然,九尺道人嘿然冷笑,目光如电疾扫,忽然之间,把手一指!

石生愕然在当场,道场之上,无数目光凝视向了他。

“莫非,竟然是我?”

九尺道人身后,那玄天妖宗螭师兄一眼就认出了他,不由厉声道:“兀那小子,九尺道兄指选了你,还不快快出来受死!”

乘眩道人沉声道:“印证切磋,岂可妄言性命?何况,此子并非……”

乘眩道人欲言石生并非落辰仙道门下弟子,然而石生却已然跳了起来。

手提玄煞剑,长声说道:“贫道石生,谁人取死,报上名来!”

道自身中取,心却杀中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