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一三二 法相天地,太阴元华

“此子实乃异人也!”

落辰仙道道场之上,不知有多少人顿时心中升起此念。

石生却仍旧好整以暇地坐在当场,默默运转真气,稳固境界。

那最后闪现而出的元神,一举震慑金尊佛心,使得他元神真身能够将之灭杀,随后吞噬一清的,自然就是那已经被他祭入了八翅彩蝶第二元身化身之中的身外元神。

这一条身外元神,似乎与生俱来,本就在那一枚石头之中,抑或本是在他天心灵窍之中,终归他也不甚明白,虽然微觉不妥,却也未见异常。

不过,仅仅是今日此举,就足以使得“石生道人”这个名字,在落辰仙道,乃至于落辰州周遭数州之内,留下一个极响亮的名头。

“你贼秃儿竟然是什么大梵州大梵佛宗楞伽法师的弟子,这却真真是有些棘手了!”

他心下想道,终究无法,既已杀了,那自然也没有别的可能,况且他是代落辰仙道为战,落辰仙道等人既然没有指出他本不是落辰仙道弟子,而是任由他出手,甚至格杀对手,那么想必这其中必然是那位神秘的落辰仙道掌教至尊的意思了。

石生丝毫不担心,从此刻开始,落辰仙道会对他不闻不问。

道场之上,气氛诡谲,片刻之后,辰师兄一声清啸,顿时扫去漫长滞涩,道:“九尺道友,下一场,不知贵方出的是谁?”

九尺道人目射寒芒,石生闭着眼,也能够察觉到,一股冷冽的意念,狠狠地袭向他,只不过却并不曾真个与他为敌。这里是落辰仙道的宗门,任是他尊天道的尊者来了,只怕也不会随意放肆。

“少阴!”

九尺道人话音方落,就出来一个面如冠玉,清俊精彩的少年来。

这少年披玄墨水合道袍,手扶一杆拂尘,笑吟吟地四面施一长稽,道:“尊天道门下,少阴真人,有礼诸位!”

明风仙姑那朦胧面貌之后,把锐利的目光一扫,就见得这少阴真人,果然只是个真人级别的练气士罢了,并不曾渡过九重天劫,未入仙位,并不是如先前那杵冠道人,虽然修为不过化神极境,然而实实争斗起来,怕是真人级别的高手,也要棘手万分。

落辰仙道一方正要遣人,忽然那少阴真人又道:“贫道实已臻入法相之境,还请贵仙道门下先知晓,免得做这一场,有些不快。”

满场大哗,这少阴真人倒是少见,俨然一副坦荡荡磊落君子模样。

仅此一句,就将方才尊天道落下的气势,又提了数分。

明风仙姑变了变脸色,道:“少阴真人不必多心,我落辰仙道门下,又有哪一位弟子,愿与少阴真人印证切磋一场?”

她一说毕,道场之上,就有许多落辰仙道门下弟子站立了起来。

石生这时,也稍稍稳持住了元身之内以及天心灵窍之中的元神,睁开了眼,与玄溱一齐看去,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

“果然是落辰州之主宰,仙道宗门,一呼之下,这真人级别的高手,竟然就有如此之多……”

只见那道场之上,密密麻麻地站起了不知多少人,纷纷运转修为,顿时条条元气直冲霄汉,如同狼烟烽火,笔直凌空。

“嘿!怕是至少也有数以万计!”玄溱嘿然笑道。

石生摇了摇头,道:“这少阴真人,乃是练就天地法相的高手,所以这些站出来的落辰仙道弟子,自然也是一般,你且看去,这道场如斯之广阔,何止千百万,亿万计数?又想那法相之境一下,与归真之境,每一境界之差别,就十分巨大,恐怕真正的真人级别高手,今日这道场之上,是不可以数目而言的罢……”

玄溱闻言,顿时也生出同感,不免感叹,就听那明风仙姑随意把手一指,道:“你!”

那明风仙姑手指处,立即出来一个道人,生得魁梧高大,黄毛环眼,迈开了大步,一步就是不知多少里计数,直至了那一汪碧潭边缘,自有明风仙姑出手,将他接至玄龟背上。

“此人怕是不同寻常……”

石生念头方起,就听九尺道人一侧,那玄天妖宗的螭师兄厉声道:“凡为妖属,皆为我玄天妖宗所属,早知落辰仙道门下,也不乏我道同种,今日果然见了!”

这话却是让石生听了甚为不悦,禁不住皱起了眉头,只不过个中缘由,却就不足为外人所道了。莫非还要去言说,我本非人,而是石妖一只?

那换毛环眼的大汉一落到玄龟自备,伸手自虚空一抓,就抓出了一根足有丈长的巨大狼牙巨*棒在手上,往空厉喝道:“我虽非人,乃是妖属,却不生于你玄天州,你安能管我?况且似你玄天妖宗这等宗门,便是许了天大的好处,我黄风也是不去!”

明风仙姑喝道:“黄风,且住了嘴,直管做过了你这一场便罢!”

明风仙姑先行呵斥,那螭师兄讥诮不成,反被个后进小人物鄙夷了一番,更是伤及了玄天妖宗的名头,心中大为不愉,却也不便就发泄出来。

这时,那尊天道的少阴真人也自虚空之中,缓步走了下来,手中拂尘一荡,诵一声道尊名讳,道:“黄风道兄,你我修为相当,那边只较一场罢!”

黄风妖吼声道:“你道如何,我自不惧!”

少阴真人拂尘一甩,赞道:“好!”

那拂尘被他一把抛却,也不知扔到了何处,忽然之间,昂藏立起,全身暴涨,哗啦啦筋骨血肉变幻,同时发声喝道:“你我不妨就较一较这法相巨力,可能相争否!”

这少阴真人一下施展开了天地法相的法门,顿时身形暴涨直至万丈高下,然而在那玄龟背上,倒也显现不出什么,只显得昂然如入云端,全身一股强劲无匹的力道,狠狠地威压开来!

与此同时,少阴真人法相变幻,突然之间,那一双手臂旁,有伸出了四支手臂,有似鸟爪,有如狮虎之足,等等,一共六条手臂之中,各自抓飞剑,长刀,降魔棍,铜铃,旗幡,依旧一枚黑色圆珠,甚至于俄而之间,他的脖颈之处,竟然又生生地生长出了一颗头颅来!

双头六臂!

“这是什么法相?!”

“尊天道!尊天道果然与玄天妖宗相互借鉴,弟子竟然将这法相天地大神通,修炼得这般人不人,妖不妖……”

那黄风妖一见如此,顿时也爆吼一声,摇身就变,也幻化出了一尊万丈法相来。

却是一头通体油黄,独眼眶黑圈的豹子来!

这黄豹咆哮一声,顿时身周鼓动起凛凛烈风,夹杂黄沙漫天,就席卷而去,其法相真身却隐遁其中,如风一般,一下扑到了少阴真人法相近前。

咣当!嗤喇!

举凡是修炼到了法相天地,就要度那三等九重天劫的练气士,多半都少与人动手,纵然是争斗起来,也多是幻化出天地法相,猛烈一击,杀或杀不得,也就动辄之间。

这一面交击,刀剑斩在了黄豹后颈,那豹子妖却更为狠厉,一口森森地咬住了少阴真人法相真身的一条手臂!

那手臂如同鸟爪,抓一杆降魔棍,立时就是一棍子戳来!毋庸置疑,这一棍子,就是整整一座二十万里恒山支脉,也能够击为齑粉!

那黄风妖却甚凶狠,照旧狠狠一撕,黑血纷飞,就撕下来一条手臂!

那刀剑并降魔棍,都击在他后颈,立刻也是皮肉翻飞,血水翻腾奔涌……这是一步就要度天劫,成就仙位的法相高手的争斗!

石生目中异彩连连,只有这等直面酣畅的厮杀,他才看的意味十足!

一时黄沙漫卷,两尊法相真身轰隆交击不休,那双头六臂的法相,当先就失了一臂,不过却生生地在黄豹妖的背后开了一条极长的血口,那流淌出来的血水如同黄雨,纷纷扬扬……

倏然间,那双头之中的一头,显现出了狰狞之色,哪里还有半分俊秀少年人的模样,而是张开了血盆大口,一股黑色恶风席卷了出来!

黄风妖嘶吼一声,猛地疾退,摇身又变,幻化作一豹子头颅的大汉,手提狼牙棒,狂暴地扑了上去,照头就是一棒!

轰!恶风翻卷,大汉手中狼牙棒脱手飞出,他却依旧抡起了双臂,顿时浓郁厚重的黄土之力,涌动在他双臂之上,凝聚成了一双沉重之拳,猛烈捣杀!

那双头六臂法相一条手臂之中,一直抓住一枚黑色圆珠,这时终于施展了出来,往前一按,就直按在了豹子头大汉的双拳之间!

霎时之间,一股恐怖的阴寒席卷开来,扫荡一切!

那席卷的黄沙恶风,狂暴的真气冲击,瞬间如同被冰镇住了一般,簌簌簌簌地滞住了,更有一点强猛到了极致的黑色光芒,在那少阴真人的法相手中爆开,瞬间卷动一切!

远在碧潭之外,道场之中,众人也觉阴寒降临,仿佛人间冰窟,更有剧烈的阴森呼啸传来,动荡八方。

石生大惊失色:“太阴元华珠!太阴真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