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一四一 路见不平,夺刀相助

“玄溱这厮,好生凶猛!”

一条五光十色的长虹,冲贯云霄,从云端之上飞掠,径直往东北向而去。

那斑斓长虹之中,却是一名少年道人,偏生却背生八支斑斓彩翅,自然就是石生。

石生祭起了八翅彩蝶第二元身化身,化出高下十丈的身躯,八翅扑扇,凶猛腾飞。而石生元身真身,依旧是原本模样,就端坐在了八翅彩蝶化身的肩头。

如今的八翅彩蝶化身,祭起之时,振翅之间,就是超过三十万里,呼吸之间以百万里计,偌大的落辰翰海沙漠,也只是几次呼吸的功夫。

当日玄溱渡下三等小天劫,最后一劫,乃是风火炼心大劫,玄溱被风火失心,发了狂怒,险些消亡,幸而是关键时刻,石生灵机一动,将自己幻化作了那玄晟冰主模样,继而施展了脱壳之法,悄悄地隐去了真身,而将一具假象,让玄溱轰杀得个痛快,一举灭杀,这才从那风火炼心之中走出。

也正是玄溱曾经受过那等劫难,是以只要灭杀了这最后一点心魔,区区风火之劫,便不足一哂了。

待得玄溱渡劫之后,石生与之话别,交付许多,又别过绛姝华等人,这才启程。

至于祁连月,石生只道:“我须得渡得那天之劫罚,成就仙位,方能归去。彼时,我自还回来。”

这世间,多情不过男女,痴情不过守候。

石生自知,此间非是他所居,更隐隐约约之中,感知得到,似乎他的未来,也不应在此处。

方出了落辰翰海沙漠,前方遥遥平川之中,一支巨大山脉昭然入目。

石生眉宇一挑,明白过来,这竟就是那恒山山脉。

八翅彩蝶化身振翅一掠,便直扑那恒山之中,落在一处山峰,猛然顿足一跺!

“磐石,不动何在!?”

“上仙驾临,小神……”

那恒山大脉之中,飞也似的来了两条神光。

果然就是那原本的磐石真人,不动真人。

不过这两人在百年之前的那一战之中,失去了元身,被落辰仙道赐予法体,转修神道,册封为这恒山山脉的左右山神。

由此也可见出,那落辰仙道是何等霸道,竟然代天封授山神!

而那所谓法体,大抵也少不得羁留禁制之类。

两尊山神,五石法体,披甲执长戟,从深山之中一飞而出,见了石生,突然一怔,旋即就认了出来。两人大惊之余,立即就明白了过来。

石生如今落在他二人眼中,竟然感到一股浩然仙气,那一声“上仙”,果然不假。

石生笑道:“此物交由你二人。”

磐石、不动二人怔怔地接了那物,不知所以,再去看时,石生早已失却了踪迹。

八翅彩蝶化身腾空而去,眨眼之间,就是百万里之外。

那平川大地之上,列国纷纷,城郭无数,人迹如蝼蚁,如草芥,果然是一副人道苍茫景象。

一连百日。

当日玄溱最后那一拳,猛烈无俦,纵然是石生,到了这时,才完全地将元身之中暴虐的那一道煞火元灵之气完全化解。

石生长长地舒出了一口气,究竟也不知道眼下已经到了何处。

不过,在那落辰仙道之时,那落辰仙道至尊给了他一本《山海经》,其时他连看也看不得那经文之中所述,不过待得服用了升仙圣水,修为暴涨直至天劫之下,而实力近乎不逊色于仙位高手之时,他才能够堪堪看得一丝这《山海经》之中的内容。

这《山海经》之中,一部分为图卷,一部分为经文。

石生依旧看不得那经文,每一看时,就觉一阵天旋地转,而那些标注地理,以及一些志怪妖魔,神仙之事的图画,却是看出了一些。

眼下也不知到了何处,忽见前方一座大城,他便按下了遁光,渐渐落去。

他这落下,只为是打个注脚,倒不是为了提留,因为他冥冥之中,有一种若有若无的感觉,似乎有一个目的地正在等候着他。

他悄悄地施展了一个隐身法诀,直接落进了那方圆足有百里的雄城之中,收了八翅彩蝶化身,寻了无人处,这才显现出了真身。

这城十分巨大,不过与石生过往所见所历一比,自然就显现不出甚么了。

那市道之上,行人摩肩接踵,道旁商贩林立,果然一副大好繁华景象。

他漫步走去,那市中行人,见是一个面貌清秀的少年道人,便都显现出恭谦谨逊的态度来,纷纷避让。石生心中欣慰,可见是此间百姓,多半都是信奉道门的。

“这些凡人,虽则看来崇奉道门,不过,我却不便就直接相问,难,难。”石生思虑一二,不由有些犯难。

突然之间,那前方道中,一阵喧哗,行人鼓噪避让,却不知是什么情况。

只见是一条浓烟卷了过来,却是一支军队,明火执仗,披坚执锐,横冲直撞地冲了过来。石生眉头不禁一皱,却也是避让到了一旁。

只见这支军队至少也有百人,直冲到了这市中最为繁华,两条干道交接处,方才停了下来,围拢了起来,迅速有兵士摆开了一座木台,摆置了银盆等物,却不知是要作何。

石生心中禁不住有些奇异,便收了步子,将有军士取出了锣鼓来,一通猛击,就散了开来,大声喝道:“玲珑公主殿下病重,国师有言,需取得万姓之血,为国师为公主炼制灵药之引!是故陛下有命,凡我国中之人,没人取一滴血,若有逃遁者,绝不饶恕!”

这些兵士宣扬完毕,果然就将市中人集结起来,那些人也不敢反抗,很快一一到了那台前,有兵士执了小巧利刀,一一割了指尖,各去一滴血,滴在银盆之中。

这却是慢得很,石生心下狐疑,然而又见那众人五一反抗,想必是不过一滴血而已,又哪里敢与陛下、国师作对?

约莫片刻之后,突然之间,一条绿油油的光芒从那大城正中处射了过来,落到市中,就是一年轻道人。

道人冷声喝道:“这许久功夫,怎么才有这么一点?”

那兵士中一个将军哭丧着脸道:“大人息怒,国人却是配合,不过没人一滴血,自然是取得极慢。”

“哼!”道人冷哼一声,“怠慢了公主殿下的病情,国师与陛下发怒,你担待得起麽?废物!”

那将军唯唯诺诺,不敢多言,只得喝声催促,让兵士与百姓快上一些。

那道人眉头深深皱起,石生看在眼中,就觉一股阴历之气,只听他忽然道:“如此缓慢,也罢,叫众人排列了整齐,看我手段!”

那将军大喜,立刻与众兵士大喝起来,将兵器击得铿锵交鸣,骇得百姓纷纷不敢迟疑反抗,老老实实地排列了起来。

那道人唇牵冷笑,忽然之间,扬起了一只手来,指间捏住了一抹绿光。

却是一口碧生生的半尺长的小刀。

“起!”道人厉喝一声,顿时那小刀就被祭起,往空一飞,划开一条绿线,爆射了出去!

飞刀射入人群之中,石生耳聪目明,果然见其闪电一般割破了许多人的指尖,一点绿光涌出,就裹走了一点鲜血。

绿芒飞回,一片绿光之中,已经裹住了拳头大一团鲜血,被道人虚手一引,落入银盆之中。

如是者三次,那银盆便是即将被鲜血盛满。

道人又祭起了那飞刀,正要在做最后一次。

这一次,飞刀祭起,又是从整条市道贯穿而过,划破了许多人的指尖,终于,飞射到了石生近前,一刀割向石生道衣袖间的左手!

石生冷笑一声,轻描淡写的把手一捏,就捏住了一抹绿芒!

那小心祭起飞刀,御使着的年轻道人眉头猛然一周,旋即大骇,立即就要惊呼出声!

人群之中,手捏绿色飞刀的石生徐徐步出,轻笑说道:“你这小儿,不过区区丹元境界的修为,竟然就敢出来行此勾当,我看你也不是正道一流,怎么要取着万姓之血,又有何用?”

那年轻道人额头冷汗涔涔而下,突然哇呀吐出了一口血水。

却是那飞刀之上,一抹与他意念精神相连的烙印,竟然被石生生生地抹杀了!

众人也从震骇之中醒来,呼啸一声,那百姓见是国师府中的大人倒了霉,立时都作鸟兽散,而那些兵士,则是胆颤心惊地围了上来。

那飞刀在石生手中把玩着,一面笑吟吟地等候着对方的回答。

那道人抬手指向石生,许久才颤颤巍巍地说道:“你……你是何人,我乃是国师大人座下……”

“你家国师?又是何人?”石生笑问道。

那道人尚未说话,身旁的那将军却突然暴喝道:“你这道人,国师大人神通广大,你……”

“啪!”

无形之中,那将军就被一掌扇飞了出去,脑袋以外,晕厥在了地上。

石生把手一抓,那道人就身不由己地到了他的手中,石生笑道:“我也不管你家国师是甚么人,不过终归只怕也不是甚么好货色,你却待我去问他一问,顺便看那玲珑公主是患的甚么病症,竟然要万姓之血为引,炼制灵药方能救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