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一五一 天降神祗,平地起山

石生禁不住生出一分狂放之意,朗声长笑道:“做贫道的镇宫灵兽,你却服是不服?否则天地造化气之下,任是你有神仙之器,也要灰飞烟灭!”

太古龙鲨经受不住,直往造化铜炉卷来,眼见就要被吞噬其中,结局必然是神形俱灭,死到不能再死。

不过,完全出乎石生的意料,这头太古龙鲨竟然十分之有气节,大吼道:“我乃上神血裔岂能屈服于你区区一介小道!今日纵死,也是无憾!”

石生顿时大怒,一股股玄妙无比的法诀涌入他的神识之中,却是这造化铜炉的运用祭炼之法。

顿时,造化铜炉之中,天地造化气一卷,如同一支似乎连天穹也要抓出破洞的大手,狂暴一抓,就将太古龙鲨庞然的元身抓住,猛烈拉扯!

那太古龙鲨浑身巨震,竟然犹自不甘心,要将元神遁出,逃过这一劫。

石生突然身躯暴起,直接飞遁到了那天地造化气托成的大手之中,猛地运手捞抓,如同淘金捞月,几下抓摄,就抢在天地造化气所成的大手之中,将元神已然遁去的太古龙鲨元身抓在手中。

石生袖间猛然祭出了一枚石头,银灰色泽,古朴无奇,突然之间,光华暴溅,无边无际地卷开,轰然一震,如同是一头太古洪荒巨兽,张开了吞天巨口,猛烈吞噬,就要将太古龙鲨的元身彻底吞噬!

与此同时,石生叉手之间,两道巨大的手印猛然祭起,直抓太古龙鲨遁出去的一条元神!

这条元神,无比庞大,却是一头鲨鱼头颅身躯,神龙之尾,鳍如龙爪的古怪大鱼!

太古龙鲨!

然则,天地造化气这等神通之下,太古龙鲨元神早已被重创,几乎被天地造化气的无量神威立刻撕碎,哪里还能够逃脱,两只大手印猛然一合,就将这条太古龙鲨元神罩在当中!

“吼!”巨大的龙鲨吼叫之声响起,石生突然神色突变,面现寒芒,两支硕大手印狠狠一震,居然直接被震碎当场!

那太古龙鲨之元神,显现了出来,却光芒晦暗,显然是受到了重大的创伤,随即却一阵剧烈晃动,猛地一分,就由一而分为八!

这元神八分之法,化出了真身与化身一共八条元神,猛然震动龙尾,当空横扫,八道元神本源精光直杀了出来,隔空猛击,洞摄虚空,穿梭太虚……

“真空八杀!”

太古龙鲨元神分化而击出的真空八杀之法,竟然是比之先前更加恐怖!

石生怡然不惧,任由石头之上光芒大放,吞噬住了太古龙鲨之元身,同时造化铜炉猛地飞起,狠狠一撞,真空八杀,八道霸绝寰宇,轰杀一切的杀机,全部被造化铜炉挡住!

石生又发真气大手,同时更是祭出了八翅彩蝶化身。

大手猛烈穿梭过虚空,几乎是直接穿过空间,凭空杀出,一下就抓住了太古龙鲨七条分化出来的元神化身!

那最后一条元神本尊真身,却当头迎上了八翅彩蝶第二元身化身,显化出了与石生一般无二的模样,手持玄煞剑,当头就杀!

“好!这头太古龙鲨,也不知修炼了多少岁月,纵然只是后裔,并非真是生自太古,经历了亘古变幻,岁月苍茫,却也是元身强大,元神精炼,只要我吞噬了之后,必然是能够真的与合道境界的真正强者抗衡了吧……”

石生心念转动之间,真气大手已然收回,八条太古龙鲨元神化身正在其中,被他运转了强猛真气,猛烈一杀,顿时爆碎!

那正在面临八翅彩蝶化身玄煞剑当头击杀的太古龙鲨元神真身,猛地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叫,显然是感觉到了自己的七条元神化身已经彻底被炼化,抹杀了一切神识烙印,成了一剂大补到极点的补品,仙位高手吞噬了,立刻元神修为暴涨,得到巨大的收益。

诚然,石生就是这么干的!

他真身猛地晃动,天地法相真身显现出来,足踏水宫,头顶无边大湖,猛然仰天张开了口,真气大手抓住了一团磅礴翻腾的元神精光,直接被他一口吞了下去!

轰隆!

天地之间,一霎那之间气息狂乱,亿万里方圆之内湖水突然冲霄而起,足足数百万里高也是不止,几乎冲入了那高天之上诸多罡风雷火层世界……

嗤喇!玄煞剑之上,杀机森森,直临太古龙鲨元神真身头顶。这一剑之下,就要将之彻底斩杀!

与此同时,那太古龙鲨的元身,已经被石头吞噬得殆尽,石头之上,无穷量的璀璨光华凝实得骇人,突然疾飞了出来,石生下意识地招动大袖去收,谁知那石竟然并没有一入往常,而是直直地飞到了他的近前,就在他的额头前,停了下来!

“不好!这石头吞噬了如此多的元身血肉精华,怎么并没有如同以往一般,反哺给我?”

然而,石生来不及震惊,突然之间,那极高之上,暴动的沧澜大湖湖水,突然被一股难以言喻的骇人力量抓动,猛地上涌,彻底消失!

是消失!彻底消失!

方圆亿万里之内,似乎从来就不存在这些东西,唯有沧澜水宫,石生,八翅彩蝶化身,还有那太古龙鲨的元神真身。

太古龙鲨的真空八杀,以浓烈到极致的杀机,洞摄虚空,穿梭太虚,杀出真空甬道,已是令人骇绝,然而与这一幕场景相比,却显得屁也不是!

从这大湖之底,竟然能够直接看到天穹。

亿万里之外,湖水被一股无形巨力生生地逼开………………

天穹之上,突然落下来一尊身影。

这身影,无量高大,无比威严,似乎是一尊真正的神祗……

“废物!”

那身影突然厉喝。

听到这声厉喝,太古龙鲨元神忽然一震,巨大的鲨鱼眼睛望向天空,霎那之间,竟然泪水狂涌!

“玄祖!”

那尊神祗,猛然把手一抓,一股滔天巨力,从天而降,直接就将八翅彩蝶化身扫荡到了一旁!

八翅彩蝶化身直落了下来,连同玄煞剑一起,石生震骇之间,心念一动,顿时就将八翅彩蝶化身与玄煞剑收摄了起来。

那尊神祗,出乎意料的,并没有继续出手,而是把手一抓,就抓住了太古龙鲨的元神,洪声说道:“上神有言,你有劫难在下界,今日果然应验!”

“下界?”石生闻听及此,悚然大惊。

下界?某非,此人竟然真的是自天界而来,乃是一尊神祗……上神,上神!

石生忽然想起,太古龙鲨的这件神仙之器,众圣殿堂,想必就是从那上界,天界而来。

那尊神祗这时却忽然转过了面来,石生盯目看去,只见一片迷蒙,看不真切面容。那神祗却轰然之间,叉(mb,这个都和谐)开了一只无边无际的巨大手掌,从天而降,雷霆压至!

石生大骇,这尊显然十分恐怖的神祗,竟然说出手时就出手,连招呼也不打一声,实在是太没有高人风范了。

他猛地祭起了造化铜炉,璀璨夺目的天地造化气冲天而起,也成一支巨大的手掌。

那手掌之中,仿佛抓住了亘古苍茫,岁月流光,生灵种种,造化天机,一切冥冥之中的玄妙,尽都在其中,猛然凝成了一片光华,似乎是带着万物造化的力量,逆天而上,轰隆一声,猛烈交响!

“天地造化气!造化铜炉!果然是它!”那神祗大声吼道,“上神说是这件至宝出世,果然不假!”

轰隆!一刹那之间,整个沧澜大湖,都动荡了起来!

水域开始蒸腾,仿佛在那湖底之下,架起了一团猛烈汹涌的烈火,把整个沧澜大湖置于其上,猛烈蒸煮,一团一团蓬勃的蒸汽涌起,方圆不知多少亿万里之内,全部被笼罩在其中……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一共八声剧烈的轰鸣,整个沧澜大湖,彻底,彻彻底底地消失了!

十七亿八千万里之内,成了一片硕大的盆地!

整个沧澜大湖,都被这股逆天之力,蒸干了。不仅仅是如此,那大湖之中的一切生灵,一切一切,所有的灵兽,普通水族,乃至于强大的妖修,全部被蒸发了……

唯有一座沧澜水宫,依旧立在哪里!

铺天盖地的天地造化气忽然暴溅了开来,落在了这片恐怖的盆地之上,顿时,盆地开始轰隆作响,猛然隆起,一片伟岸的山岳凭空升起,立在了辽阔无疆的大地之上……

天地造化气之中,整个一片新生的山脉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出了草木虫鱼,飞禽走兽,山间云霭连绵,元气翻腾,滔滔不绝……

在那最高耸的一处,就立着一座宫殿。

沧澜水宫!

抓住了太古龙鲨元神的神祗猛地飞腾而起,高叫一声:“造化铜炉在此,机缘在你!兀那道人,你的来历面目,我家上神已然尽知,日后种种,你自好自为之!”

那神祗猛地一震身躯,天极之上降下无边无际的天花金莲,光雨点点,全都落在了这座新生的山脉之中,顿时,那山间的生灵,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变幻起来,如同是一霎那之间,就经历了千年万年,一头一头野兽成为了灵兽,修炼成了大妖猛怪,等等等等……就连那些草木,也有不少化成了灵性之物……

神祗消失了,包括石生在内,全部怔在了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