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一五四 火焰巨人,地气龙脉

那次州沃土极南端,是一大州,名曰焚天州。

焚天州之中,每国每道,乃至每户每名,无不以烈火为信仰,是故才名曰焚天州。而这焚天州,本就在次州沃土之极南,而次州沃土,本是后土大九州之正南,是故这焚天州,实在是后土大地,极南方之所在,为天地离火,五行丙丁之源头。

那焚天州之中,自然是兴盛烈火道法,其中却是与落辰州,尊天州,玄天州,枢机州,大梵州等等小九州不同,并不是某一大道门主宰执掌,而是两户并立,各执牛之一二。

从那落辰州而来,过枢机州之一隅,终至焚天州。

以造化铜炉之力,飞遁之间,迅如如若雷霆,也足足用了三十年。

一入焚天州,顿时就觉一股滔天灼热,如同汪洋波涛,汹涌扑面,竟然完全不下于那地底煞火层世界。

“这焚天州之中,莫非竟然没有寻常凡人不成?若是寻常凡人,怎么可能经受得住这等恐怖的热力……”

石生一阵惊疑,造化铜炉飞掠之间,已然深入了进去。

冥冥忽忽之中,有一种东西,在召唤着他,就在那极南之地,他也不迟疑,就直往那南方而去。

不知几千几万亿里过去,那焚天州之中的灼热之力,越发地狂猛强盛,石生更加心惊之际,就忽然见了那苍茫大地之上,一片红光冲天,经久不绝。

“好雄壮的一座城池!”石生暗赞一声,又见那雄城之中,隐隐的有着一股地脉龙气升腾,散发无穷量的烈焰神威,立刻就知道,这是一个巨大的凡人国度。

那凡俗之人,新建国度,往往也有练气之士为臂膀,便都寻找那地脉之气凝聚之所成,鼎立国度,新建国家,掌握一方气运,可保昌盛。

这地脉龙气,正所谓气运无常,也不可能有国都能够长久不灭,可想是连练气之士,修道求长生,也一个不慎就陨落了,可何况是凡人。

石生看了一看,就知道是凡人只见得交锋征战,倒是也有练气之士插手其中。

那一座雄城,足足有百万里方圆!

雄城之下,数以亿万计的兵士,奋死厮杀,血气冲天,烈焰焚城。

猛听一声暴喝,那雄城之中,一条身影直冲了出来,杀气腾腾:“我大炎帝国,雄踞焚天州之左,尔等鼠辈,不在枢机州窝藏,竟趁我焚天州内祸之际,趁火打劫,其心可诛!”

“嘿嘿,嘿嘿嘿嘿,你这道人,不知天命,我也不去管你,只拿了你的性命,也就罢了!”突然,城外围杀之中,一圈黑烟爆射开来,足有十万里,“幽冥万鬼!”

顿时,黑烟之中,一头一头的恶鬼,如同从九幽冥国之中爬出,一张一张阴气森森的鬼脸,猛地张开了巨口,四面八方冲杀嘶咬……

那城内城外,处处烈火冲霄,杀作一团,有数以万计的练气士在彼此厮杀,那众练气士向周围看了看,那些刚才还在高呼酣斗的练气士们此时不是被恶鬼淹没了,就是杀到别的地方,那些恶鬼一批批的向大阵涌来。

突然,众人都看向了城中,好一会儿,那城中冲出的烈焰道人才拔身而起,一头杀入了幽冥万鬼大阵之中,扬手之间,就是道道烈火雷霆,轰杀了不知多少幽森厉鬼:“沈子成!你们枢机宫,竟然运用这等阴森毒辣手段,实在是枉为一州正统……”

月影一阵摇头,知道竟然是枢机州枢机宫公然与焚天州作对,趁那焚天州内祸,来趁火打劫了。

那众练气士心里直觉一沉,却听得那烈焰道人继续喝道:“大炎镇国使何在?”

立刻就有一人应声,“上仙,大炎帝国镇使在此!”

“你且再去调运十亿兵马,迂回而过去,劫了敌人后路!”

“是——啊!”

那大炎帝国镇国使犹然未及行动,忽然一片弥天极地的黑烟,笼罩了过来,立刻就将这身披国师袍,手持烈炎飞剑的道人裹在其中,无数鬼面冲了上来,刹时吞吃得一干二净。

“季维!”那道人大怒,便又喝道。

冲城中立刻冲出一条身影,想必就是那季伟,却抢先道:“师兄,烈焰傀儡所需的火灵晶玉,快要告罄啦……”

那被称作师兄的烈焰道人,噼里啪啦一通火焰神雷,又是轰杀了许多厉鬼,沉身说道:“噢,应该是……也该耗完了”

极高天上,石生扫视当场,一切尽在他视线之中,见那烈焰道人烈焰神雷的雷击的频率已经大幅下降了,越来越多的恶鬼咆哮着涌入城头,那城头之上,突然暴起了一片火焰,乃是十三条巨大的火焰灵兽,长长的身躯,足有千足,万足不止。

“离火天蜈!”

幸而那十三条离火天蜈织成一道火网,否则恐怕那些恶鬼早就冲进来了。

就在这须臾之间的功夫。从雄城之中不断由许多道人砸落出来的烈火神雷,居然完全停歇了下来。

火雷凭空消失,一道符箓从城中猛地升起。

没有了了那火雷作为压制,顿时离火天蜈的封锁显得无力起来。无数地恶鬼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其中全是一些表面獠牙地凶相,鬼面森然,张开巨口,一双鬼瞳之中洞射幽光,猛地轰击在城头,都能将那数里厚度,上面足能跑马行军的城墙轰出处处深坑。

雷电骤敛地时候,那烈焰道人号令之下,众城头一方的练气士已经又释放出法宝和飞剑,都陷入了各自为战地窘境,其中修为不少修为浅薄的,更是险象环生,片刻之间,就不知道被恶鬼吞杀了多少。

“呼啸!吼!”

突然之间,那雄城四周,猛地窜起了无数黑烟,轰然爆开,竟然都是那幽冥万鬼的凶阵!

石生也不禁看得暗暗咂舌,这枢机州素来遵从天道,行止端正,怎地突然之间,行此幽深恐怖的鬼道一流了?

那正面城头的一方,万鬼阵中,忽然冲将出来一条黑色长虹,凝身一晃,不是别的,却是一头鬼王!

鬼道一流,多半乃是拘谨生人死后的元气精神,灵魂等等,炼化一体,成为一种灵体,也有的传闻与那九幽冥国鬼域有所干连,不过终归不是阵图,其惨烈险恶,比之魔道血腥,丝毫不遑多让,甚至是更加惨绝人寰。

突然地,那烈焰道人的身体蓦地倒飞出去,鬼王临头而至,势在必得的一击遂就落空,不由得狂怒尖啸……

就在这时,城中升起的那一道符箓,陡然大震。在一片赤红烈炎之中,火焰纷飞,如同一轮巨大的烈日,照耀在当空。

与此同时,那四面城墙之外,四颗颗至少也有千百里方圆的骷髅头蓦然从黑雾中飞出,满是利齿地大嘴开合,跟在那鬼王之后,凶猛地向着城主冲击而去!

又是一波狂猛的互相厮杀,练气士纷纷陨落。

“啊……该死的,快放开本王!否则,你们将承受本王的无边怒火!”

这头鬼王,竟然开口说话,却是把隐匿在极高天空之中观战的石生也下了一条。

原来是那烈焰道人大叫一声,一条长长的烈火长索被祭起,猛地就将这鬼王捆缚了住!

紧接着,那巨大的烈炎符箓,在雄城上空,猛烈爆开!

一尊巨大的,恍如太古山岳一般伟岸的身影出现在当空!

这是一个身高足有数十万里不止的烈火巨人,身上还燃烧着赤红的火焰,在它身体里面,漾动着红色的岩浆,每一次呼吸,身体里那些红色的岩浆便剧烈的涌动起来,在这个红色巨人的手里,还有一柄超大号托天叉,红色的火焰从叉柄上缠绕到叉尖上。

火焰巨人!

石生微微一怔,忽然明白了过来,不禁大赞一声:“好!好一手借势运气!”

那火焰巨人,不是别的,实在乃是这座雄城之下,一条地脉龙气,凝聚而成!

那尊火焰巨人根本没有在意那些挣扎的恶鬼,如炬的目光径直落在了城头之外:“是你们伤害了吾之分身?”

轰隆!一柄青色的,不知几多巨大的长矛在空中划出一道青光射向火焰巨人的胸口。

砰的一声色的长矛在火焰巨人的胸口刺出一个大洞。

火焰巨人庞大的身躯滞了一下,它低下头,看着胸口的大洞,火焰之中的脸上露一抹古怪的表情……那伤口处喷出一股岩浆,伤口立时平复!

轰隆!!!火焰巨人猛然运手抓出,一手之间,抓摄四方,无边无际的汪洋烈焰,抓摄向了四面八方,直直将整座雄城的四周都笼罩在了其中。

“敢伤吾分身!”

城头之外,所有的恶鬼,还有功成一方的练气士,凡人兵士,被这龙脉巨人一击之下,全部抹杀!

火焰巨人抬起脚,重重的跺下!

厚重的城头,直接崩塌!

这尊地气龙脉凝聚而成的火焰巨人,居然不分敌我,轰杀了所有来敌之后,把守城一方,也当成了敌人,凶猛一脚,就踏碎了城墙,死者亿万。

石生在那空中,嘿然冷笑道:“这些道人,果然是不知死的。这地气龙脉,乃是大地之中地脉某一分支,秉承后土意志,这些道人,竟然想要将之凝聚成为一尊火焰傀儡,以为己用,实在是荒唐透顶!”

关键时刻,石生终于从天而降,造化铜炉猛然倒转,天地造化气汹涌而出!

“贫道要寻那离火之精英,南极赤帝之根源,正好要你这地气龙脉为引!”

轰隆,那地气龙脉凝聚而成的火焰巨人,立刻就被造化铜炉席卷了起来,吼啸挣扎,却终归无用,晃了一晃,就化成了一条火光,果然是一条地气赤火凝聚而成的大龙。

一支晶莹大手从天而降,立刻就抓了个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