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一六零 将得大道于虚无

虚空之中,陡然撕开一条裂缝,那尊赤炎帝君神像,被一团天地之间最为精纯的离火之精英包裹住,就往那裂缝之中一头扎去!

一些拥有大法力,大神通的练气士高手,譬如合道之境界的练气士,也能够生生洞穿虚空,履虚无如实地,就好比石生如今的瞬杀之法,就是以强悍元身直接穿梭过虚空,瞬间移动到心意所达之一点,暴起击杀,寻常高手,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已经亡命于他手。

这已经近乎是传闻之中,虚空挪移这样的恐怖手段。

而就算是拥有了这样神通的练气士高手,也绝无可能生生地将虚空撕裂开来,从另一个时空,另一个领域之内,降临哪怕只是一丝分身神影。

显然,南极离火赤炎帝君,洞浮极炎,赤飙怒氏,就是拥有这样神通的太古而生的至尊大能!

见到这尊天地之间离火大帝为了抱住自己一脉信仰本源,甚至从那九天之上,上宇虚空之中降临下来一尊神影,石生立刻就知道,这尊神像,以及包裹住神像的离火之精英,和沧澜水宫之中蕴含了北极玄水黑帝一丝元神神识的神像一样,自己要想得到其中的南极离火赤炎帝君的一缕元神神识,只怕远远没有那么轻易,甚至要比当日难上千倍万倍。

却不是北极玄水黑帝实力逊色于南极离火赤帝,而是只不过是那沧澜水族早已在上古之时就已然灭绝,那一尊黑帝神像,并没有凝聚多少信仰香火。

这尊赤帝神像则不同,耸立与焚天州赤炎帝君祠庙之中,日日年年,承受无穷无尽的香火供奉,亿兆生灵的信仰,甚至能够凝聚离火本源命脉,对于那九天之上,赤炎帝君这尊神明而言,实在是太过重要。

是以这一刻,石生终于遭受到了临头击杀!

从那无尽虚空之外,九天之上,赤炎帝君撕裂重重虚空,来接引自己的神像与本源命脉,自然是毫不留情!

那虚空裂缝之中,猛然擎出一支撑天大手,赤火晶莹,撕破一切阻挡,当头直下!

石生在弹指之间,就感到一股无与伦比的危机,似乎是只要千万分之一个弹指之间的迟疑,他就要被这一股滔天热力,直接炼化成为飞灰!

他怎肯就死,猛地振身疾退,用造化铜炉去挡这一击!

咣当!一声震颤着整个焚天州的巨响之后,造化铜炉之中,暴涌而出的天地造化气如水华溅射,披洒下来,裹住了石生与铜炉,往下直坠,而那一支大手,竟然不顾一切的,连同那神像与离火精英也不顾了,直接追杀下来!

“原来是这件法宝!”赤炎帝君的声音,从虚空裂缝的另一头传来,枯漠苍茫,更带着一丝难以抑制的欣喜。

石生的心头颤了一颤,至此也只不过是大体明了了一点,自己这尊铜炉,绝对不仅仅是一尊神仙之器那么简单,或是更是一件天地至宝,并且是那种能够让漫天神祗都发狂的至宝!

造化铜炉之中,天地造化气突然托着一团晶莹光华冲了出来。

这是一张巨大的符箓,其纹饰玄奥到了极点,石生只是把眼一扫,立刻就感到一阵神识震荡,显然是远远地超出了他的极限,根本不能去发掘这片符箓之中的奥秘。

然而,这一张玄奥符箓,却当头就落向了石生的头顶,猛烈一压,立刻压了进去!

“大道造化符诏?!”赤炎帝君的声音猛然一变,突然惊呼,“不好,此子乃是……”

轰隆!

石生在瞬间就迷失了自己,他的元身乃至于元神化身都不由自己掌控,猛地一震,拔身就去,抡臂挥拳,轰然之间,打碎无穷虚空,一下就杀到了那一支赤炎帝君大手之上!

暴!暴!暴!………………………………………..

那大手一下爆开,巨量的火光纷射开来,整个焚天州的天穹,都笼罩在一片绚烂的光火之中。

天地造化气上冲,凝成一片巨大的光幕,一兜一收,立刻就将这些光火收拢成为一团,那光火之中,冲出一条元神神识,乃是赤炎帝君的一条神念,然而石生头顶却也冲出一条符箓之光,只是一撞,就将这条南极离火赤炎帝君的神念绞杀成了粉碎。

石生的元身腾空之上,把手一抓,立刻就将那一尊神像与一团离火之精英收摄在手中,猛力一抓,立刻捏爆,成为一团火光,仰头向天,张口便将之吞没了下去!

与此同时,那赤炎帝君祠庙爆碎开来,玄火海与炼狱冥火宫两道祖师,据都是那合道之境界以上的存在,谁也不会让过对方,轰然之间,猛烈出手,立刻就将这座屹立万古的神祗祠庙瓜分了个干净!

最终,那一条火光从祠庙之中冲出,玄火海与炼狱冥火宫两位祖师对视一眼,毕射火芒,杀机暴起!

“此物当属我玄火海所有!”

“此物当属我炼狱冥火宫所有!”

毫无疑问,这一条离火本源命脉,乃是那九天之上的南极离火赤炎帝君都要跨于时空,击碎虚空来夺取之物,谁若是能够得了,炼化入己身,立刻就能够将自己炼化得如同是一尊火之神灵,几乎与那离火大帝,赤炎帝君一般无二,从此享受无穷信仰香火。

或可说,谁若是得了这一条离火本源命脉,立刻就能够将对方一脉,彻底地从焚天州抹杀了去!

从此,焚天州一统,能够与那次州沃土其余八州共立,甚至是得到这条离火本源命脉者,其实力更要强大过包括落辰仙道,尊天道,玄天妖宗,枢机宫,大梵佛宗,北玄之渊,极天魔道,凌霄剑派在内的其余八大道门的祖师!

如此诱惑,由不得那玄火与冥火二人发了狂性,搏命而杀!

“大玄天火!”

玄火冲霄,烈气蓬勃,无边的玄火凝聚成为一尊巨大的火焰神灵,那神灵头顶之上,又浮起了两道天火凝聚的身影,却被那火焰神灵扬手就是两抓,直接抓碎,旋即又是一掌,按在了自己天灵之上,立刻也崩解了当空。

火焰神灵猛地化成了一团光火,被玄火捏在手中,横横一拉,立刻就是一杆神兵!

冥火长笑道:“好!玄火,你果然已经斩断了三尸,归为己用,从此得道证果!”

玄火嘿然大笑:“自然!即使不需这一条离火本源命脉,我也足以称雄南天,与那北方八位把臂而交!”

冥火道:“既然如此,道兄何不将这条离火本源命脉让给我,彼时你我一同,正可以横扫次州沃土,一举称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二人称王,何如一人为尊?”

冥火自然也是知道这个道理,便不在说话,突然之间,身前凝成了九道剑气,犀利一震,飒沓直如流星光火,破空便杀!

玄火去冷笑之间,那三尸烈火神光也已经凝聚成了一杆巨大的战矛,被他擎在手中,往空一杀,顿时澎湃的杀气飒然浮空,直扫那九道剑气。

“冥火!你我相交,从上古而始,今日你便去吧!”

战矛扫碎了九道惊天剑气,一下洞杀,直接洞穿了那冥火的当胸!

玄火满脸冷笑,一股志得意满的神情浮现了出来,然而随即,另一种神情显现在他的脸上。

在他的背后,突然生出一道细微的剑芒,猛烈杀出,只是一剑,就斩飞了他的头颅!

好一颗六阳魁首从天而起,赤血如涌泉,燃起磅礴的烈焰,同时裹住了一条元神,那元神发出惊怒咆哮:“冥火!你……你竟然练就了凌霄剑派的大无量剑……你……”

冥火胸前,被大玄天火战矛一下洞穿的伤口,猛然凝聚起来,旋即就是一片好大的炼狱冥火迸发出来,冲向高天,直追那玄火之元神。

与此同时,那高天之上,造化铜炉凌立,石生端坐其上。

这一刻,他的元身,元神,近乎一体,而在这一霎那之间,甚至在他的身上,没有半分气息,仿佛死寂了一般。

然而,在这死寂如同太宇虚空一般的平静表面下,却仿佛有着一团一团炽烈的火焰,在等待着一个随时可能的爆发时机。

就如同是那佛宗之中的大涅磐之法。

死寂之后,便是重生。

一点一点晶莹夺目的光点,从石生的身上飘散开来,如同黑夜之中的流荧光火,缓缓地飘浮在他的身边。

渐渐的,石生的整个身体,从肌表至深心,从元身至元神,甚至是端坐在那天心灵窍之中,被一体炼化的石头化身,都一点一点地化解了,成为一点一点游离的光芒。

这一刻,他将一身融合与天地之间,融合于他至高无上的道。

以身合道,以道炼心。

欲要得道,先融身于道,我先归于道,则可知道之根本,道之本源,道之一切真意。

是故方为得道。

“我得补天阙之德!

我得造化之灵秀!

我得道之真意!

我得一切自在无边法,法唯我心……”

______________

嗯,晚上还会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