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魔神

前篇 诸佛龙象(穿越篇)

前篇诸佛龙象

【纯属YY的开篇,小白一点嘿嘿,没有兴趣的可以跳过,这只是作品相关,呼呼可以直接从正文第一卷开始呼呼!】

百世众生马牛,一世诸佛龙象!英雄帷幕,如此展开!

兰陵有够倒霉,他没想到自己的命运居然被几个意想不到的大人物戏耍了一翻,看着一派肃杀的阎罗殿,终于相信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实,而这一切,都要从万恶的麻将说起。

近千年以来,仙界在佛祖如来提倡下,促进外贸发展,一派祥和,就连玉帝的工资都翻了数翻,其中最春风得意的自然是阿鼻道地狱主宰者阎罗王。没有地藏王菩萨的百般阻挠,新推出的东、西双方世贸经济的发展计划得到广泛推行,地狱无疑成了一个油水丰厚的部门,听说连净坛使者猪八戒都实施贿赂想参一股,可谓繁荣昌盛。

这天,正值人间除夕夜,玉帝领得佛祖法旨设席在阎罗殿,接待西方创世神派来的贵客上帝以及西方的地狱君主撒旦,商讨经贸合作的进一步事宜。

众小鬼立于阎罗殿下方戒备,判官则作为陪同。

入席,四位大人物一阵寒暄过后,自然讨论起来。

“上帝,你说经贸合作洽谈会每百年一次,我们也就不必讲究那些繁文缛节如何?敞开了心的玩玩。我背着广寒仙子在广寒宫中请来数名仙女起舞笙歌,助助兴?”玉帝说道。

“客随主便!”上帝神秘一笑:“玉帝,听闻东方仙界之下掌管的人界有种新兴的玩法叫做搓麻将,我在西方极乐世界也有练过,恰好我们今天四人,过节嘛,小赌怡情!”

上帝的提议立即得到几人的极力赞同,打麻将这种玩法虽然从明朝就流传下来,不过这些年却尤其兴盛,就连王母娘娘也拉着花仙子等诸仙子玩得不亦乐乎,达到鼎盛时期。

牌桌上,玉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这上帝和撒旦也不知道吃了什么药,几圈下来,已经输得神经崩溃。偏偏遇到临时被拉上来凑人数的阎罗王,虽然商业头脑堪称绝顶,赌技却差得一塌糊涂,完全不懂得配合,眼看着人家门门都胡清一色,他和阎罗王则是次次放炮,掀桌子的冲动在内心横生。

他不是在乎这点钱,而是王母的脾气向来不好,他又有“妻管严”,要是回到天宫对不上账,估计又是跪搓衣板的悲惨生活。

“幺鸡!”阎罗王也心急如焚,伴君如伴虎,他怎么会不知道玉帝正在气头上。

“对不起!哈哈,我又胡了,十三幺!”阎罗王才将麻将打出,上帝已经激动的喝道,他没想到一百年不见,玉帝老儿的水平居然下降得如此厉害,这次痛宰一翻,实在大快人心。

但是,狗狂有屎吃,人狂则有事。哪知道上帝这一激动,用力过大,麻将在赌桌上弹跳而起,他担心玉帝和阎罗王以为他诈胡不认账,情急之下,忘了自己无边修为,伸手去揽。

只见“幺鸡”在上帝指尖滑过,居然朝着不远处的六趣生死轮中弹去。

“不好,坏事了。”阎罗王脸色惨变,这六趣生死轮乃是掌握东方净土芸芸众生生死之轮,这麻将掉入任何一轮当中都有可能引发生灵生死变故,这等违背天条的罪孽,他敢不惶恐?

四者虽然能力不凡,但是生死自有定数,即使是他们都不会轻易逾越,死者惊恐交加,立足与六趣轮回轮旁,开启天眼向下一望,直吓得哆嗦,这麻将好死不死,居然弹入六道之中的人道,心中已经在祈祷,千万不要砸中哪个倒霉dan子。

不幸的是,还是砸中了一人,而这个号称二十一世纪最大的衰神正是兰陵,当他知道自己的死亡居然和这四个‘王八蛋’的一时兴起导致的时候,险些国骂出口。这样也就罢了,偏偏生死簿上已经注明,他的阳寿整整有一百二十岁,他今年也才二十,这一个世纪的生命就被这群家伙以一个‘幺鸡’而宣布告终,哪能容得下这口怒气,当即耍起无赖。

“我说,几位大哥,大仙,你们这算不算是在糟践人命?现在都讲究人权啊……”兰陵那个撕心裂肺,想想自己生前的父亲,好歹也是福布斯上排得上号的款爷,自己的纨绔生涯的伟大蓝图才刚刚展开,就这么被扼杀了?好歹自己也有人权,不给个说法,不是他的性格。

“玉帝,现在这个事情该怎么解决?”上帝有些为难地说道,他知道,东方和西方不一样,都有轮回这么一说,远远不像西方的灵魂超度这么简单。

“我哪知道?”玉帝有些幸灾乐祸,输的那笔钱的恶气算是出了,不过他也不好表现得太明显,毕竟贸易合作关系到仙界一百年的经济问题,说道:“阎罗,你乃掌管东方生灵生死之官邸,既然这个兰陵的魂魄已经被牛头马面抓到阎罗殿来,出个折子吧!”

阎罗王轻拂胡髯,略微沉思说道:“陛下。《地狱法典》律令所明,生死本自有定律,在众生出生之时就已遵天道循环,这种…这种被麻将砸死的个案当属盘古大人开天地以来首例。属下虽为掌管生死之官员,也不得乱了条例。所以,属下也不得其法。”

上帝和撒旦也为难了,双眸一对,看出了对方的无奈。

“不过,我倒是有个不是办法的办法。”阎罗王抬起头,看着撒旦说道。

“阎罗兄有何高招?不妨赐教!”撒旦问道。

“其实方法很简单。”阎罗王说:“我东方生死法则乃佛祖钦定,亘古不变。然西方极乐却可自由主宰生死,撒旦兄乃是西方地狱君主,权可做主。我们只要将这个麻烦的家伙丢到你们西方去,既解决了他的纠缠不休,也免了这麻将之祸,岂不两全其美?”

撒旦眼前一亮,拍案叫绝:“这个办法甚好,只是不知道这人是否愿意配合,待我问问。啧啧,要是他有任何抵触,我也只有用强了,可不能因为他而坏了我们上位的大事。”

这群家伙没病吧?下方的兰陵一阵无语,他们的‘窃窃私语’还真够小声,就差没拿麦克风让全世界都知道。听他们的谈话,想把自己送到西方去,要是自己不答应呢?不答应?看那四个家伙那阴沉沉的脸色就让后背冷飕飕的,情况好像对自己不妙啊。

“人类兰陵是吧?兰陵,本君主问你,你可愿意再世为人?”

“愿意愿意!”看着撒旦那张俊逸到迷死人不偿命的脸,此时扭曲得比牛头马面还可怕,他哪敢说个不字,但是心里还是有些不甘,自己大富大贵的生活就那么舍弃,换做谁都心疼。

这家伙察言观色,早就瞧出来他们心虚怕人知道,打定注意不让自己吃亏,讪笑地游说道:“但是,尊贵的撒旦大人。小人只不过是一个泛泛之辈,死不足惜。不过我这也算千古第一奇冤吧?人家喝水噎死,睡觉睡死,好歹也是阳寿该尽。但是我不同啊,各位大人有听说过除我之外还有被麻将给砸死的倒霉蛋么?所以,能不能给我点好处?”

“你想要什么好处?”撒旦虽有堕落天使的恶名,却也不是一个嗜杀之人,觉得这家伙死得也够冤枉的,言辞占据道理,口气也显得平淡不少。

兰陵托着下颚,思索半晌才说道:“我看过不少小说,像我这种人,死的时候还能遇到你们这种超级高手高高手,再怎么说转世投胎也得搞点什么上天入地的大能耐吧?最好像我们中国那样,来个什么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的,我也有立足于世的资本啊!”

兰陵倒是想得简单,反正自己在阳间的二十年浑浑噩噩,整个就一败家子。既然还阳不可能,给自己足够的实力就行。他都把自己未来的人生计划好了,就靠着撒旦这号牛人赐予的强大力量,做一个万人敬仰的大英雄,再也不做那个被人指着脊梁骨骂的二世祖,多伟岸!

“老…老…”撒旦的脸部肌肉嫉妒扭曲,差点就骂出一声‘老子’,极力克制下,还是忍不住咆哮道:“你要的那些都没有,那是西方,不是东方,给我记清楚。那里只有魔法与剑,巨龙和高贵骑士。念我等对你有愧,只能帮你选择一个好家庭。说吧,想要什么?”

“这个?”兰陵愕然,心中只想着自己要做一个大英雄,好像都没想过这方面的东西,听撒旦的口气,好像自己的出身还能选择,于是说道:“撒旦大人,我就想做一个大英雄,这个我还真没考虑过,你能不能给我说几个身份,让我选择一下?”

“帝国国王的儿子?这已经是极位了。做国王的儿子多好,有钱有权有美女,还能一呼百应,只怕比你身前还要舒坦得多吧?”撒旦说道。

“我不要。做国王的儿子?你看我们中国古达那么多皇帝,那些儿子为了争夺皇位,死得多惨?比如唐朝那个李建成,万箭穿心,想想我都怕,还是算了吧?”

“那就做一个权臣,只需要为君王效命就可以了。”撒旦继续说道。

兰陵脸色惨变:“撒旦大人,你这一说就让我想起了晁错,为了汉文帝鞠躬尽瘁,最后落得个腰斩的下场,就连岳飞大元帅那么厉害的人都被秦桧给杀了,你这不是想谋害我吗?我尊贵的撒旦大人,您老人家就不能给我找个既有安全保障,又有势力和实力,还能让我不惨死,同时能够让我成为大英雄的身份吗?”

“你给本君主有多远滚多远。”撒旦大怒,他从最高等的炽天使成为堕落天使路西法,再到地狱君主的过程中,唯独这次彻底暴怒,兰陵这个贪得无厌的家伙荣幸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将他激怒的人类。

长袍拂袖,阎罗殿中央,一个禁咒法阵即成,兰陵的魂魄被那股强烈能量快速吸收,根本不容反抗,只留下一个不甘心的声音:“哥有练过,有种跟老子单挑一场!”

“呼,总算清静了!”四者对眼,长吁一口气,和这家伙说话,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