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魔神

第三章 坚挺在炼狱

第三章坚挺在炼狱

“嘭…”剧烈的爆炸声从伊凡公爵府邸传出,震耳欲聋,整个地面都在不断的剧烈晃动。

“啊…”紧接着,一个人影以完美抛物线的姿势从沁园小楼飞射而出,重重砸在地上。

“呼!”半晌,从凹凸不平的土坑中抬起一个脑袋来,头上还夹杂着诸根野草,在瑟瑟寒风中摇曳。阿特雷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脸色苍白,神色饶是傲然不屈,咬紧牙关,拽着拳头再次朝着沁园小楼上冲去,不断地对自己打气:“再来,我不怕,真的不怕。”

至从雅娜薇授技以来,这样的场面机会没有任何间歇,没有人知道阿特雷在遭受着什么。

埃斯梅斯神色淡然,站在阁楼转角处,抿嘴浅笑。

老管家卡罗依旧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无精打采模样,看着阿特雷再次冲上去的坚毅背影,那双不曾睁开的双眸终于迸射出一道精光,一闪而逝,开口,声音阴戾:“公爵夫人,您认为这样好吗?我们伊凡家族是帝国正统贵族,继承着高贵的血统。如今让小少爷学习恶魔领域的黑武技能,会不会造成公爵大人的困扰。梵蒂兰特冈大教廷的大祭祀和神圣战斗团都会派人过来参加即将开始的狩杀会,会不会引起他们的警觉?”

“先祖诺曼公爵不希望他的子孙后代是籍籍无名的庸才,就算一世为枭也要他的子孙傲然立世。贪婪,权势,金钱,欲望,懒惰,阴险,狡诈,在伟大的背后,我们伊凡家族都背负着这种卑微的敬畏,我会容忍有人伤害我的宝贝孩子吗?”埃斯梅斯拨动发鬓青丝,圣洁一笑,母爱最大,她的儿子,战神卡奥公爵的儿子,没有懦夫,伊凡家族也不会有废物。

看着埃斯梅斯转身离开的背影,卡罗嘴角勾起一丝欣慰地笑容,开口道:“谁能理解,公爵大人辉煌的背后,公爵夫人才是真正的刽子手呢?”

连续数日,阿特雷都沉寂在恶魔领域特殊技能的玄妙当中。或许造物主是公平的,一个原本无法修炼任何一种技能体质的阿特雷,却恰恰适合黑暗技法的锤炼,虽然过程匪夷所思。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练体。按照雅娜薇的说法,无论是凯撒大陆的神圣白魔法师,破坏力惊人的骑士,高贵的大剑师,他们对体质的要求都非常苛刻,并不是任何人都能有惊人造诣。

相对魔法工会的魔法师,在精神领域的强大以外,身体的历练其实也是一个关键,往往他们忽略的也是这一点。雅娜薇的教学方法堪称诡异,要的就是阿特雷身体的强大。

阿特雷已经再次踏入沁园小楼门口,眼神在远处倨傲的雅娜薇身上瞟了一眼,随即侧过头,直径朝着眼前这个叫做‘法老王之诅咒’的高阶魔法阵边走去,站在阵眼处,屏息凝神。

如初开的混沌一般,见血后的魔法阵的能量开始疯狂转动,风、火、土、雷、水五系魔法能量,在神圣光系魔法和暗黑系魔法剧烈争斗中再一次从阿特雷的胸口灌入,轰动作响,这个空之结界与七系魔法相互抗衡,饱受煎熬的阿特雷就是以这种方式在筑基。

鲜血再一次从口中溢出,脸色愈发苍白的阿特雷脸部已经愈发扭曲,显然,精神力的强大并不代表身体的抵抗程度就能完全承受,眼见就要支撑不住。

“收!”黑暗中的雅娜薇拈花指轻动,一声喝下,魔法阵眨眼消散。

“噗通!”阿特雷感觉自己的身体在那一刻仿佛被抽空一样软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尽管他没有任何怨言,但是他敢肯定,被七系魔法这么乱搞的人自己绝对是第一人,他甚至有点不敢肯定,这种闻所未闻的方法,能让自己脱离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地步吗?

“质疑我吗?”雅娜薇似乎能看透阿特雷的心思似的,开口道:“自己不妨试试!”

雅娜薇无疑是一个冷酷而严厉的冰山女人,声音中从来不带任何感情,不过也是一个非常称职的导师,被她统称为‘黑武’的知识概念当中包罗万象,甚至连黑魔法师的禁咒都有描述,对于将起步的阿特雷来说,初阶魔法的运用方式自然烂熟于心。

“恶魔之舞,轻甲!”阿特雷念唱一声,托起的右手手掌缓缓聚集起一股微弱元素,有些类似泡泡,“噗”地一声轻响裂开,如雅娜薇黑衣裹体一样,黑魔法元素遍布整个身体,缓缓形成一副低级铠甲,神色惊喜,激动万分:“我终于有属于自己的魔法了!”

“高兴什么?你这样的魔法连低阶魔兽的三次攻击都无法抵挡。”一盆冷水泼下,雅娜薇哪明白阿特雷作为来自异世的人第一次催动魔法的心情,冷声说道:“为了快速增强实力,除了魔法阵中身体的锤炼以外,还要接受一个特殊的修行方式,跟我来。”

阿特雷差点没吓得两腿发软,就是这‘法老王之诅咒’的魔法阵,他初次见到都跟见着鬼似的,那种食人蚂蚁遍布全身叮咬的痛苦感觉都让他怀疑她是不是变态,承受不了魔法阵的能量,就像先前一样,自己通常都是被一脚踹到阁楼下面,作为一个心智20岁的成熟男人,尽管承认雅娜薇强大实力的存在,也不得不想问一句:“是不是您内分泌失调啊?”

怀着坎坷不安的心态跟在雅娜薇身后,心中暗暗咋舌,因为沁园小楼居然有个宽阔的地下室,而那股刺鼻的味道正是他恐惧感觉由来的原因。

“我的妈呀!”透过昏黄的油灯看去,阿特雷竟是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当初经历生死,面对阎罗王的阴森气息,感受着几个超级大人物的威严尚且不能让他如此惊慌失措,但是眼前这几副人体尸首,还有一些鲜血淋淋的低阶魔兽的尸体横列在地下室,破膛开肚残忍至极,如何能不惊恐?那股腐尸的刺鼻味道都让他两腿颤抖,自己英雄梦的代价,不会是这个吧?

“哇…嗷…”这声音,很明显的证明,阿特雷华丽地吐了,非常狼狈的承受不了这种恐惧。

“怕了?”雅娜薇熟视无睹,冷声喝道:“要想走多远的路,有要付出多大的代价。这个世界是公平的,如同恶魔领域的恶魔一族,又有谁不是经过这种磨难才有着相对应的实力?免费的午餐,只是痴人说梦。从现在开始,每天解剖两具尸首!”

雅娜薇冷漠离开,整个地下室透彻冰冷,阴森恐怖,阿特雷剧烈的喘息着,神色剧变。

第一天,阿特雷在地下室狂吐一天,等到被人抬出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

第二天,阿特雷手持匕首,第一次敢于睁开眼睛直视这人间炼狱般的场面。

第三天,他选择了一头低阶魔兽,逐渐展开了解剖之路。

这种非人的折磨每天都在持续着,一个神秘莫测的冷傲女人,一个怀着英雄梦想的13岁男孩,形成了一对非常和谐的局面,日子在潜移默化中悄然改变。

阳光明媚,又是新的一天。早早起床的阿特雷已经做完自己的身体锻炼计划,时间不长,整整一个月的收获非常明显。身体越来越好,虽然没有达到孔武有力的地步,至少开始成为一个真正的正常人。黑魔法迈进魔法学徒的地步,初窥初级魔法师。

武力值则在对雅娜薇传授的那本《黑武》的刻苦钻研下,虽然没有在佣兵工会考评等级,也有了见习战士的实力,力量虽是依旧薄弱,聊胜于无,更加激发他的斗志,也更加刻苦。

“雅娜薇,我有一个地方不明白,能否请您帮我解答?”雅娜薇喜欢安静,不喜欢任何人打扰,在没有教授当中,就连阿特雷也不敢打扰,此时也只能站在沁园小楼外面。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要让你解剖尸体?”雅娜薇声音传来。

“对,我就是想问这个问题。难道这个方法也能让实力的增强吗?”阿特雷问道。

“恶魔领域的黑武学注重精神与体质的同时修炼,而白魔法则是自诩高贵,不做那灵魂锻造的事情。要想真正的问鼎武学巅峰,成为超越大魔导师之类的法神,或者是骑士当中的巨龙骑士,幻兽剑圣,一方面的强大并不是真正的强大。例如,你的体质强大,而精神领域却相对薄弱,对于魔法师来说,这就是攻击的弱点。反言之,例如魔法师之流,身体相当脆弱,在近战当中只能落得被屠杀的下场,你想成为这两种情况的某一个?”雅娜薇道。

阿特雷听得神色灼热:“您的意思是说,要让我成为一个魔武双修的人?”

“看来我倒是低估了你的智力!”雅娜薇的言语中带着一丝赞许,不再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