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魔神

第五章 猥琐和傲慢

第五章猥琐和傲慢

拳头的强弱,决定地位的高低!坐在摇摇晃晃的马车上,亲眼目睹过阿瑞斯之殿和流放城同在迪斯昂城,一个是天堂一个是地狱截然不同区域的阿特雷,彻底明白这个没有科技,只有魔法与武力的世界,强者为尊的真正意义。

这个思想上的纯粹改变,已经直接影响到阿特雷在参加狩猎会的一切举止。被世人讥讽不可怕,原本这幅皮囊在临死的时候都饱受着嘲笑。他自然不会不自量力的去自取其辱,目标很明确,是报着羞辱所有嘲笑过自己,嘲笑过自己这幅身体的所有贵族而去。

狩猎林位于伊凡公爵庄园三十公里之外,连绵起伏的丘陵地带,作为帝国皇家顶级园林之一,常年派驻帝国禁军团驻守,其中野生动物不盛其数,

挑选贵族子弟的方式也很简单,每一次的狩猎会当中,狩猎到的魔兽等阶最高者自然是帝国最重要的培养对象,在帝国人才输送方面,阿特雷不得不说,帝君奥斯十二世非常厉害。

原本只需要一天的路程,阿特雷走马观花,足足用了三天,算得上大饱眼福,一路上不断的看着乘骑神骏宝马的骑士,驾驭幻兽的剑士,还有那些实力强大的魔法师飞翔在空中的漂移术,仿佛打来了一扇大门,满眼都充满了好奇,不由得对这次狩猎会更加期待。

“对了,修毅,你知不知道狩猎会上这些贵族,到底有多厉害?”阿特雷坐在马车上,饶有兴致的问道,他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非常清楚的,依靠着黑牛拳就想扬威,估计只能yang痿。

“小少爷,具体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上一次狩猎会最强的那个人,抓捕的是一头五阶魔兽。”修毅端坐在马车上,身体一动不动地说道。

“咕咕!”阿特雷张口结舌:“我的乖乖,这么厉害?还是人吗?这个人是谁?”

阿特雷熟知,魔兽从最低阶的一阶魔兽,到八阶魔兽,再到上面则是圣兽和超越一切的神兽。每一阶魔兽和人类实力的等阶相差不远,有些异类,例如双系能力的魔兽甚至比自己等阶的实力还要强大,一个五阶魔兽,相当于一个高级战士,甚至更强大的能力,还不是杀死,而是抓捕,这得要多大的实力?

“小少爷,难道您忘记了吗?是二小姐安琦!”修毅有些诧异,随即自圆其说地说道:“不过也是,那时候你场面卧病在床,生命已经垂危。”

“不是吧?”阿特雷算是彻底哑口无言了,在这副身体的本身记忆当中,安琦·伊凡,自己那个从未见过的姐姐,不但天香国色,才貌双绝,对他本身就相当溺爱,这也就罢了,没想到实力也强悍得这么离谱,他实在不敢想象,自己那个素未蒙面的大哥雷克斯有多彪悍。

“难怪帝国的人都骂我是废物,敢情完美的母亲和战神父亲的超强基因都在大哥姐姐的身上,到了我这个拖尾巴的老三,基因就用完,把我造得这么菜?父亲大人,母亲大人,你们在圈圈叉叉的时候,为什么要那么卖力,轮到我的时候全整劣质基因?天啊,真不公平。”阿特雷欲哭无泪,搞了半天,自己还是一个“人造劣等货”。

马车“蹬蹬蹬”的脚步声终于停止,阿特雷长出一口气,莫名其妙地拍着修毅的肩头,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修毅,从这个时候,我就是打不死的无敌蟑螂了,好好跟着我混。”

“打不死的无敌蟑螂,那是什么东西?”修毅神情呆滞,蟑螂,有这种东西存在吗?

阿特雷走下马车,伸了伸有些酸痛的腰部,放眼看去。

狩猎林的外围帝国军队早已严阵以待,腰挎佩刀,威风凛凛。涤荡起伏的山脉将整个林区笼罩得神秘莫测,烟云缭绕,看上去格外幽深。

千米之外一排排驻扎的营地延伸到眼力所不及处,可见狩猎会的声势浩大。

步行将近半个小时,阿特雷才在营地最里面找到家族营地所在,从周围棚帐的大小就能分辨出来地位的高低,旁边也只有三处棚帐是一样大的,毫无疑问,这是征服者帝国四大公爵的棚帐。除了军事顶梁柱伊凡家族以外,另外三个家族同样功绩斐然。

阿特雷对这些不感兴趣,和母亲埃斯梅斯打过招呼以后,带着修毅四处瞎逛起来。

“喂,小子,让开。”阿特雷看什么都觉得新奇,安奈不住那股好奇劲,正蹲在地上看着远处帝国军队里面的一个剑士乘骑的幻兽,目光痴呆,充满了羡慕神色,突然被这嚣张跋扈的声音打断,眼前视线受阻,心中愤懑,站起身来,眉头微微上挑。

眼前这少年穿着一身银色铠甲,手持长枪,神色倨傲,神光内敛,嘴角带着轻蔑笑容,冷漠得靠近三尺都感受到一股寒意,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高傲气势。

身下那匹神骏居然是八大名驹中的烈阳驹,足以证明他显赫的身份。

但是,这家伙偏偏遇到阿特雷这种‘鬼打墙’的家伙,一点面子也不给,抿了抿嘴:“那个谁,麻烦你让让行不行?作为一个贵族,你不觉得打扰我看幻兽是一件非常可耻的事情?”

修毅神色一愕,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想起前段时间自己这个小主人一系列恶行,再联想到他这番‘关于贵族’的论调,算了彻底开了眼界,原来撒谎也能到这种归真境界!

“混蛋,就凭你一个小小的见习战士的实力,也敢挡我的道?”少年怒意大起,气势再次增强,他倒也不是莽撞的人,谁不知道能参加狩猎会的贵族,没有一个是好捏的软柿子。

“喂,你这家伙,给我做小弟怎么样?我看你的实力还马马虎虎过得去。”似乎阿特雷说法永远这么不修边幅的天马行空,语出惊人的行为实在不胜其数。

“给你脸不要脸。”少年一喝,手上一抖,枪芒已经一扫而来。

“小少爷,小心。”修毅在少年出声的时候,低喝一声,已经完全挡在阿特雷面前。

“来得正好!”少年原本就担心自己这一枪刺下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哪知道眼前这个自己视为蝼蚁的家伙的手下竟然前来受死,杀死一个仆人的罪名可比打伤一个贵族的罪名小得多,可以说根本就可以完全忽略,已经准备发难。

“有胆子朝着他的心脏刺下去,别刺偏了位置。不过我先警告你,如果他在你一枪之下没有死,他无休止的报复我可不管,就算打不过你,好歹刨了你家祖坟我想应该没什么大问题。这个世界,轻贱别人的生命没错,但是你得看看他的老大是个什么样的角色。”阿特雷淡淡地说道,斗勇是打不过人家,斗智还怕了这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不成?

好歹前世自己也是一个在各种角色当中游刃有余的角色,专门搞些坑蒙拐骗的勾当。

少年果然被阿特雷的话唬住,枪身一滞,看着神情平淡得不像话的阿特雷,心中升起警惕,这势在必行的一枪委实没有刺下去,反而眉宇之间无比凝重。

修毅则是侧过头来,神色异样的打量着阿特雷,嘴角第一次勾起一抹笑意。

或许连阿特雷也没料到,自己仅仅是一句话,却换来一个男人一生的忠诚!

“雷奔,怎么了?”两方僵持不下,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一行少男少女纷纷而至。

这群人中,三男两女,年纪也不比阿特雷大多少,个个身着华服,神采飞扬。

“这家伙挡在这里!”这少年原来叫做雷奔,吐出一口浊气,显然第一次这般无从下手。

“什么人敢拦着你的路,不是找死吗?”其中一人问道。

“哟嘿,这么热闹的场面,怎么可以没有我?”

这声音,听着为什么那么让人想崩溃?阿特雷心中狂跳,因为这个声音——实在太难听了。

“怎么是这个混蛋?这下麻烦了。”雷奔那群少年低声议论开来。

难道这家伙有非常大的能耐,居然让这群纨绔跋扈的家伙都感到头疼?阿特雷听到议论声,对这个突然插足的家伙兴趣更大了,随即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

不看还好,这一看,差点没有背过气去。

只见这家伙的吨位实在不小,和他相仿的年纪下,那身赘肉在走动的时候整叫一个跌宕起伏,甚至能听到肥肉之间“啪啪”的撞击声。头发乱糟糟的堪比鸟巢,与这副身体不想负荷的,这家伙居然穿着一身类似吊带的乳儿服饰,手中啃着鸡腿,大大咧咧的模样,只有那双眯得只有一个缝隙的眼眸中散发着丝毫不加掩饰的**光。

如果阿特雷记得没错的话,他应该就是阿瑞斯之殿号称猥琐贵族,最让人头疼的小色鬼,三岁就开始扒女孩子裙摆,却是他这副身体身前唯一的好兄弟——基吉·基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