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魔神

第八章 金鹏斗盘蛇

第八章金鹏斗盘蛇

“卡奥,听说阿特雷那小子也参加了这次狩猎会,你觉得他能活着回来吗?”路易大帝白发苍苍,微眯着眼眸,如同弥勒佛一般,双手束在身后,精华内敛。

卡奥公爵凝视着深幽的狩猎林,说道:“大帝,我并不知道。但是这孩子性格倔,执拗不过他,埃斯梅斯也支持他参加,所以我也答应了。”

“这都多少年了,我们征服者帝国的战神,还是这么怕妻子啊!”路易大帝调笑地说道,引得其他三个公爵忍俊不禁,齐齐说笑。

“大帝,您在说我的坏话吗?”埃斯梅斯款款从远处走来,拂手阡尘,一如既往的端庄。

“埃斯梅斯,你,你来了?”谁能想象,一代天骄看到这位深闺浅出的公爵夫人,居然会露出又惊又怕的神色,至少在场的几位公爵知道,路易大帝的陈年往事当中,有那么一位犹如神邸的完美女孩子整整三次拔过他的胡髯,为了谋求伊凡家族的利益,屡次敲诈大笔财富,而理由却合理到无懈可击,一千万金币,相当于征服者帝国两年国库收入,何其骇人?

“大帝,我最近手头有些紧。阿特雷这孩子也逐渐大了,您要理解一位做母亲的心酸苦辣。听说最近国库相当充沛,您的神威普照我伊凡家族,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埃斯梅斯笑道。

“埃斯梅斯啊,我放过我行吗?边关军士日夜镇守,应该改善一下他们的伙食才对。阿特雷是你的宝贝,难道雷克斯那小子和安琦小公主,就不是你的心肝宝贝了?”

“我自然不会否认,我和公爵的孩子,都是我的心头肉。但是阿特雷他活得苦,我知道。这个孩子性子倔,不服输,就连当初躺在**都没有安份过。九死一生,大病初愈过后棱角更加锋利,也不知道会和基吉那小捣蛋鬼折腾出什么花样来,昨天晚上他们可是在营帐中密谋了一个晚上。大帝,如果阿特雷夺得这次狩猎会的第一,你是不是应该有些奖励呢?”埃斯梅斯淡淡地笑着说道,她只是一个将心永远放在丈夫和儿女身上的普通女人罢了。

埃斯梅斯看着渐渐进入烟云弥漫的狩猎林,从未笑得如此轻松。

——————————————————————————————

收拾好一切,阿特雷和基吉不加停留,再次朝着狩猎林深处进发。

被偷袭至死的贵族在这一路上遇到好几次,一一将这些贵族放在相对安全的位置后,阿特雷也意识到,单单是自己这条路线就死亡这么多少年,偌大的狩猎林中不知道还有多少贵族会将生命永远留在这个地方,难怪当初自己宣布参加狩猎会,整个帝国都是哗声一片。

向残酷的现实低头的人,永远不可能成为愈战愈勇的勇士!

这一路下来,阿特雷的神色越来越凝重,就连粗条的基吉都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他们居然连一次偷袭都没有遭受到,甚至没有遇到任何一个魔兽,连低阶的都没有。

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风平浪静的背后,酝酿着更大的危险。

虎蜥海冬青盘旋在上空,展翅高飞,寂静的注视着丛林深处蛰伏的危机,整个林中除了两人轻微的脚步声,再也没有任何一丝生气。

天,越来越黑,一轮悬月高挂在上空,瘴气弥漫,能见度非常低,最多只能看到眼前三十码的距离。黑夜的到来,远处的狼嚎带来夜的肃杀,阿特雷果断的停止再向前进。

狩猎会的时间限制为整整一周,在这一周内,能活着活到营地已经算得上是个中强手。基吉这家伙倒是会享受生活,蛋挞、鸡腿变戏法的从随身携带的布袋中拿出来。

在这种环境下,没有人有那个闲情逸致享受这番价格昂贵的标准贵族餐食,神经绷得如同快要断了的弦,高强度的紧张状态下,心身早已疲惫不堪,大大咧咧的基吉喝完一瓶迪斯昂特产的干酿红酒后,已经呼呼大睡起来。

解剖一具具让人心生恐惧的尸体的锻炼终于在这个时候显现出作用,精神尚可的阿特雷环视了一下现在的环境。身处在一个凸地上,三面被花岗岩石包围,繁茂野草遮掩着出口,虽然不能够完全忽视被高阶魔兽发现,危险程度却也下降不少。

确定暂时没有危险的情况下,小心翼翼将那三支没有箭头的长箭抱在胸前,和衣而睡,时刻保持着最高的警惕。他可不想莫名其妙的死了一次后,在梦中再死一次。

月黑风高,丛林树叶沙沙作响,三只虎蜥海冬青依旧盘旋在上空,称职的做着守护者。

“嘭!”地动山摇,大地突然毫无预兆的剧烈抖动了一下,再次归于平静。

“咻…”同一时间,三只虎蜥海冬青发出预警讯息,如同离弦长箭迸射,朝着浩瀚天宇冲出,仿佛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机,如临大敌,周身毛羽完全绽放开来。

几乎是在一瞬间,假寐当中的阿特雷手握三支长箭乍起,神色中显现不安。基吉也被吓醒,一边抹着口角的唾液,压低声音,舔shi着唇边说道:“老大,魔兽终于出现了?”

“应该是。”阿特雷点了点头,随即闭口不语,等了半晌却再也没有听到任何声响,心中疑云丛生,说道:“出去看一下,小心一些,虎蜥海冬青的叫声有些不对,估计我们遇到的魔兽非常强大,别只顾着激动,丢了性命不划算。”

“轰!”两人刚刚走到洞穴口,再一次地动山摇,险些跌坐在地上,心情更加紧张起来。

环视周围的环境,并没有任何魔兽出没,甚至没有爬行的痕迹,一对眼,都意识到了什么,提足力气,抓住洞穴上方的岩石攀爬上去,匍匐在杂草遮挡处,同时朝着山包那头看去,瞳孔顿时放大,两人不约而同的倒吸一口冷气,矮了矮身体,双眸再次目瞪口呆的对视。

“基吉,是不是我看错了,你看到了什么?”尽管阿特雷已经尽力压制自己剧变的情绪,声音中依旧流露出来震撼的颤栗。

“老…老大,好…好大一条蛇!还有一只大鸟!”基吉脸色苍白,颤抖地说道:“乖乖,这次事情大发了,天底下哪有三个头,还肥得那么拉风的蛇?老大,你说那条蛇会不会放个屁就能把我们给臭死?它姥姥的,要是真这么死了,估计我的威武形象得毁于一旦。”

被蛇放屁臭死很稀奇?你老大我上辈子还被几个混蛋打麻将给搓死呢,阿特雷心中无语地嘟念着。但是这前所未见的庞然大物有着巨大的吸引力,明知道危险就在眼前,对于两个只有十三岁的少年来说,依然安奈不住好奇心,再次探头看去。

只见这小山包下面竟是一个有着足球场大小的平坦的地势,两人看到的那头蛇,蛇身足足有二十几米长,从体型上来说,和路易大帝座驾的黄金巨龙都有得一拼。火红泛黑的蛇信快速吞吐,仿佛在证明着它的霸主地位,然而蛇鳞上却潺潺着蛇血,遍体鳞伤。

天空上着盘旋着六只金羽大鹏鸟,展开双翅也不过七、八米。

阿特雷在府邸无事的时候曾经翻阅一些野史,这种名为雷霆杀手的金鹏双爪有力,能够通灵,号称蛇类天敌,只与配偶独行,现在这种情况无疑有些诡异。

两方都在对持,这条蛇盘坐在地面,前身直立,吐着蛇信,看情形也有些惧怕这六只金鹏,蛇尾颇有规律的动弹,显然它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主,在防备的同时,伺机发动必杀一击。

“咻!”情况突变,金鹏中央的其中一只突然发出进攻的长鸣,六只金鹏随即俯冲而下。

“这样不是找死吗?蠢货。”基吉愤懑地骂道,也难怪,金鹏在体型上实在无法和这头巨蛇相比,直直冲去,巨蛇蛇尾一扫,饶是这金鹏速度再快,估计也抵挡不了一击。

“那可未必!”阿特雷神色中带着震惊地神色,诧异地说道。

因为他注意到,这六只金鹏在冲向地面的时候,居然在中途突然分开,左边两只金鹏朝着蛇尾攻击,右边三只则是朝着三个蛇头,那只发出长鸣的金鹏路线不变,依靠闪电般的速度,锋利的爪子直直朝着这头巨蛇七寸上抓下。

虽然阿特雷算不上学富五车文韬武略样样精通,但是自己前世古代里面著名的“缺月阵”还算得上一知半解,这六只金鹏的攻击方式同样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强悍到这种程度的智慧,怎么能够不让他震惊?虽然这条巨蛇靠着强大的身体能够摆脱其他五只金鹏,但是七寸下的攻击已经避无可避,硬生生的承受着一片蛇鳞被抓下来的痛楚,暴怒不已。

这六只金鹏一击得手也不乘胜追击,很快就返回到天空,再次酝酿起下一波攻势。

故而,现在断言胜负还为时尚早,除非巨蛇能够化被动为主动,否则迟早会被硬生生磨死。

“老大,我们打也打不过,万一这条蛇把那六只金鹏搞定,大祸临头的就是我们。我看我们先躲起来,等着它们斗得你死我活之后再来捡便宜,怎么样?”基吉说道,笑容阴损。

“就算我们现在想富贵险中求都难,你看对面下方。”阿特雷神色定格在一处地方,再也无法移开,神色中带着震惊,还有掩饰不住的疑惑。

基吉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一个隐秘的角落里,接着皎洁月光看去,一众黑衣人手持佩刀,正冷冷的注视着激烈打斗的场面,纹丝不动。

“那些人是什么人?他们想干什么?”基吉心中骇然。

狩猎林有帝国禁军专门把守,在狩猎会期间只有十六岁以下贵族才能深入腹部地带,就连亲王都不能进入,而这些穿着夜行衣的神秘男人却偏偏出现在这里,情况委实诡异。

“看下去就知道了!小心隐藏。”阿特雷心中莫名的兴奋起来,难道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壮举将要在这种环境下经过九死一生的战斗,再来个虎口夺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