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魔神

第十一章 蓝羽公主【上】

第11章蓝羽公主【上】

猎守会刚开始一天就结束,这是在整个帝国史无前例的,但是与阿特雷手刃七阶魔兽相比那就不值一提了,同时背负“被神诅咒的继承人”、“贵族的耻辱”、“帝国最可耻的废物”的病秧子,却在扬言习武从文后不久徒手击毙七阶魔兽九幽玄蛇,大多数人抱着无法相信迟疑的态度,对于整个帝国的那些有志青年无疑是一个悲痛的打击……

庆功会在路易大帝的号令下华丽的操办着,原本这幅皮囊在临死的时候都饱受着嘲笑,却在大难不死之后傲视苍穹,在卡奥公爵休息的帐篷内,圣.约旦.埃斯梅斯一脸慈祥的笑容看着阿特雷,修毅与基吉.基德站在一边,那表情就像是手刃七阶魔兽的是他们。

“母亲大人,阿特雷没给您丢脸吧!”阿特雷心中窃喜,他知道面前这位看上去像是观音菩萨的女人却是名副其实的阴谋家,而对于这位母亲,他也是由衷的敬畏与喜爱,

“孩子,作为战神的后代,作为伊凡家族的继承人,你是优秀的,这是有目共睹的……”埃斯梅斯浅浅的笑着,站起身抚摸着阿特雷的肩膀,转瞬间她的表情严肃了下来,就像一朵盛开的水莲骤然间石化一般,“‘贪婪,权势,金钱,欲望,阴险,狡诈,我的子孙后代,将继承伟大的伊凡家族第一任家主的遗志!你阿特雷.伊凡在刚刚取得一点点成绩后,就开始傲慢自满,你要知道你在世人中的口碑,现在不是自满的时候,而是你崛起的最佳时机!”

“是的!母亲,阿特雷明白!”阿特雷用坚毅的眼神望着自己的母亲,那深邃的眸子中蕴含着对力量的渴望,

埃斯梅斯婉儿一笑,看了看站在身旁的三位少年,走到基吉.基德的身边捏了捏他肥硕的小脸蛋,“你觉的你这个身体适合魔法师还是武士?”

“呃……”基吉.基德一愣,哑巴着被肉肉挤住的小眼睛低下头,没有说话。

“呵呵,你们是那个小鬼准备一下早点休息,养足精神参加明天的庆功会,你们是最棒的!”埃斯梅斯向三个少年竖起了大拇指离开了帐篷……

三人恭敬的看着离去的埃斯梅斯走后,基吉.基德与修毅相识一眼大叫一声猛地像阿特雷跑去,基德一把抱起阿特雷向上抛去……

“老大万岁!”

“哈哈……”被抛在半空的阿特雷现在只想嚎叫一声,以表心中的痛快淋漓,雷奔,以及看不起自己的人渣们都去死吧,真正的阿特雷诞生了!

“少爷无敌!”

砰……

“两个死小子你们死定了!”

“杯具!力气用大了!”基吉.基德仰望着突破帐篷而被抛向夜空的阿特雷,

阿特雷将帐篷捅了大窟窿,在半空中一个后空翻钉住了身形,在一个空翻稳稳的落在帐篷外面,基德与修毅从里面跑出来,嘿嘿笑着看着一脸怒气的阿特雷,

“老大,这个破帐篷质量真差!”基吉.基德撅起最抱怨着,

阿特雷脑海一闪,走到帐篷前面,仔细的观详细着,没有理会基德直接走了进去,仰头看着那个窟窿,右手在鼻子处轻轻的抚摸着,眼睛眯成一条线,“被誉为帝国战神的卡奥公爵家族所用的帐篷这样不堪一击肯定有问题,难道是老爹的仇家在这里做了手脚……”阿特雷大脑飞速的旋转着,

“基吉!你又得罪谁了?”阿特雷猛然转身走到基吉.基德面前凌厉的目光不禁让他后退,

“怎么了老大?”基吉.基德一脸的慌张,他从阿特雷严肃的表情感觉到有事情发生,但是他怎么也不明白他面对着一个窟窿发呆半天是何用意,“你也知道我仇家很多啊,很多人看我不顺眼……”

“不对,你们基德家族的休息区不在这里啊,难道是修毅?不可能啊……”阿特雷自估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身旁的基吉与修毅无知的对视一眼后呆呆的望着阿特雷,

突然透过帐篷的窟窿,几道白的影响一闪即逝,速度很快但是没有逃脱阿特雷敏锐的眼睛,阿特雷嘴角显露出一丝邪邪的笑容,转身后向帐篷外,“有客人到了!”

“自顾飘逸游转,自喜翩翩少年,独爱伊人憔悴……”

“大坏蛋,你不知耻辱!不仅抢了我的九幽玄蛇,现在……现在还轻薄我!”一个妙龄少女从天而降,此人正是丛林中设计捕捉九幽玄蛇的那个小女孩---蓝羽。

蓝羽对于阿特雷的作法极度气氛,‘最恶’的贵族她早就有耳闻,可谓是名不虚传,这等低贱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蓝羽在忍着愤怒看完他在路易大帝面前的精彩演出后,随即就来到伊凡家族休息区,找寻到阿特雷的帐篷,以最快的速度将他的顶棚做了手脚,然后命令金翅大鹏用一个大的水带去湖边盛水,准备在夜深寂静时报复他,自己做的天衣无缝,为什么被阿特雷发现,这是她想不通的……

“你好,蓝羽公主!”阿特雷微微一笑,欠身一礼,在猎场回来的途中他特意找人询问了这个小姑娘的来历,原来这是路易大帝的掌上明珠--蓝羽郡主,这一点他不是很以外,一个小丫头操控几大高手,也只有王公贵族才有本事了,而且这狩猎会来者全是皇亲贵族,偶尔出现一个公主,王子的不足为奇。

在记忆里自己除了名声臭点外,并无其他仇家,除了刚刚得罪的雷奔,就是这个小丫头了,在刚才的那倒夜空中的白影他已经猜出来是她了,

“公主,哥哥我又不是那种道德境界很高的人,被人整后自然要反击回去,被人抢了自然也要抢回来,但是公主您不会也跟我一样吧。”阿特雷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这个小姑娘,在她上身盘旋的几只金翅大鹏似乎也感觉到自己主人的思想波动中蕴含的气愤,

“你真是贵族的耻辱,你这种道德低贱的小人不配留在征服者帝国!”蓝气喘虚虚的说道,她从没有受过这般的侮辱,她觉的这是对她人格的玷污,号称‘大智慧、小公主’的她,现在只像只受伤的小猫咪,

“是与非之间,也就差那么几分。比如大便,道德与不道德,就只因为是在厕所里,还是外面,是当着众人,还是私下自己进行。”阿特雷无视蓝羽的威胁,虽然她贵为公主,但是要逐出一名公爵的继承人,那确实有点夸大了,无论是征服者还是别的帝国,都是以力量位尊的,因为拉拢一个强者意味着什么所有人都明白,即使这个强者是个无赖,是个流氓!

如果上帝没有必要为自己而存在,那么多半是为了人类的利益创造了他。利益无处不在,而阿特雷要做的是征强者的强者,他要成为站在巅峰的王者,而不是去效忠!

“你!”蓝羽满脸通红的指着阿特雷,

“你,你,你什么你!快回家吧,保姆叫你回家喝奶!”阿特雷走到蓝羽身前,弯下身凑到她的脸颊旁边,这个晶莹的小脸,令阿特雷出现了一闪即逝的惊慌,很美!

青春的年龄把她蕴藏着的美表现出来,象花一般,当苞儿半放花瓣微展时,自有一种可爱的姿态和色泽,看着神往。

这个小丫头的美可以说在乎匀称,面部的器官,躯干和手臂,好象天生配就是这么一副,分开来看也没有什么,合拢来看就觉得彼此相呼应,相帮衬,要是其中任何一件另换个样式,就要差得多了。

微可憾惜的是个子小了点,年龄太小了,否则;丕能多几分飘逸。然而她把裙子裁得长些,把上衣故意减短半寸或者三四分,也就差不多弥补过去。此外,似平皮色太白了些。除了颧颊部分,即使没有什么羞惭或欣喜,也晕着一层薄,平时皮肤底层的血色竟不甚显著……

这娇小的身体,可爱的模样,阿特雷不仅想去呵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