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魔神

第八十二章 韩夫子:我被拒绝了

第八十二章韩夫子:我被拒绝了

卡洛琳带着阿特雷从圣蒂学堂出来后直奔韩夫子的投机取巧魔法物品店铺,在看到韩夫子正虚掩着门专注的做着什么,阿特雷像卡洛琳做了个消声手势,在篆刻魔法卷轴的时候需要全身心的投入不能出现一点的偏差与走私如果收到一点的打扰,精神力只要微微的出现一点偏差,那么就会前功尽弃,不但卷轴会毁于瞬间更会令制作者精神力收到反噬,之所以韩夫子会在这里肆无忌惮的篆刻卷轴是因为他的店铺一般不会有人来,就是偶尔会过来几个学员或者导师在看到忙碌着的韩夫子就会立刻转身离开,在选择别的时间前来拜访,但是阿特雷却不是一半的人,他是二班的,是特殊的!

每一个用来制作魔法卷轴的羊皮卷都是经过特殊加工过的,其间的难度过程不亚于篆刻卷轴,羊皮卷的制作也没那么容易的。这些纸张的要求极高,低级魔法专用羊皮卷,每一张都需要一枚元素魔法同属性的三阶晶核或者晶石,混合十余种其他珍贵材料来进行制作。而制作的魔法卷轴威力越大所需要的羊皮卷,都需要相对的魔兽晶核或者高品质的魔法晶石作为基础,而且还要是同一种元素魔兽的晶核或者是同属性的元素晶石才不会引起冲突。

至于制作禁咒级别的专用羊皮纸,那就需要皇阶魔兽晶核为基础才能开始制造了……

试想,制作这些卷轴的成功率不足百分之十,单是浪费的材料就要有多少?可以肯定的说制作魔法卷轴无疑是在烧钱,这也是韩夫子选择留在圣法学院的原因之一,虽然他不缺钱一个魔法卷轴都有着昂贵的身价,高阶的魔法卷轴更是有价无市,但是面对那些制作魔法卷轴的天材地宝收集起来也是很有难度的,他在这里制作卷轴的所需财力、材料全部有圣法学院供给,要是连韩夫子都供养不起那么这里就不号称第一魔武学院了。

“小琳琳也来拉,坐吧,”韩夫子挥手间地上那些羊皮卷的琐碎已经消失不见了,他并么有因为两人的无理而恼怒,苍老的脸上仍旧挂着那独有的笑容,

原本充满怒气的卡洛琳看着韩夫子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她只觉得自己的大脑微微的嗡鸣一阵,精神一恍惚在一提不起半点的力气,她忘了一眼韩夫子条件反射般的低下了头,乖乖的走进去,坐了下来,他看到的一双悠然飘着银色光芒的双眼,那种银色的光芒放入能洞察一切,与他相视有着灵魂将要游离而走的预感……

韩夫子微微一笑,喃喃的说道:“这才乖么,女孩子就得乖点,要不怎么会有男孩子喜欢呢,你吧小雷。”

“呃……”阿特雷一愣,装糊涂似的,逃避开了韩夫子的眼神,就在之前的一刻他同样也感受到了那诡异的力量,那是一种来自灵魂的紧张感觉,他知道这是韩夫子给他们的警告,意在让他们安分。

“小琳琳,你已经空闲到逛大街了么?”韩夫子走到卡洛琳面前,挥手间一个古铜色的酒壶出现在他的手中,阿特雷瞄了一眼已经不再是昨天的尼索斯烈焰,看来那酒无论是是在哪里都是珍品,

“尊敬的韩夫子爷爷,我突然记起来学堂还有事情,我先走了。”卡洛琳有些惊慌的说完,站起身三步并作两步走向门外冲去,现在的她一秒也不想在多呆,这种灵魂上的压力实在是有点生不如死难受至极!

韩夫子邪邪的一笑,“这才乖么。”

阿特雷看着他的笑不禁全身的毛孔萎缩,那是一种阴阴的冷。

“过来!”韩夫子走进柜台里面的一个小门,阿特雷站起身紧随其后……

这是一间长方形的大房间,长大约十米、宽六米。房顶饰有淡淡的奇特图案花纹,上面悬挂着一盏魔法灯射出明亮柔和的光线,照耀着陈列在这屋内中简朴的一切。这里没有太多的陈列,有的只是堆满羊皮卷和一些稀奇的材料,一只智慧的妙手把自然界和魔法上的一切珍奇都聚在这里,这里有着一种独特的艺术性凌乱性。

四周的墙壁悬挂着图案的壁毯,壁毯上点缀着三十来幅稀奇的画,看上去是一些图腾,画框子都是一式一样的,每幅画之间隔以闪闪发亮的武器饰物,还有一两个古式最美典型的缩小铜像和石像,摆在这房间的一角。

中央有一个圆形维边的大桌子,有点像酒吧里调酒师用的那种,上面整齐的罗列着以颜色分类的几堆羊皮卷。

“从现在开始你跟我学习。”韩夫子没有了以往那种猥琐在他面无表情的脸上阿特雷感受到了一种极端的严肃。

“对不起我是来上学的,是不是应该被送去哪个班级才对?”阿特雷只想知道这个学院到底葫芦里装的什么药,他既然已经暴露了暗系体制,学院在梵蔕兰特冈教廷神圣的**威下不可能不采取一些手段,“我需要你给我引荐圣法学院的院长。”

“小子,你再说一遍!”韩夫子声音低沉而沙哑,阿特雷居然拒绝拜师,一个经常被世人追捧的人突然有一个人朝他脸上扣屎盆子,那是何等不爽且愤怒的一件事情,韩夫子心中暗惊:“我被拒绝了!我韩夫子收徒居然会有人拒绝!”在他看来不想做自己徒弟的人这个世上基本上是没有的,即便又那么几个异数的存在不是疯子就是脑残。但是在阿特雷看来这没有什么他曾经还拒绝了神兽级别的安德鲁·暗黄呢!

他目前的首要任务时弄清出自己在学院的位置,然后才是加强学习与深造,他挺直着腰板,目光中没有一丝畏惧的与韩夫子对视着,诡异的压力顷刻间令他几近窒息,那是一种灵魂被束缚住的无助感,那是种魂魄被刺穿的恐惧感,但是阿特雷仍旧坚挺着,胸口处的混沌之滴,在强大的精神压力下迅速的旋转着,但是在神隐术的作用下丝毫没有泄漏一丝一毫……

韩夫子眼中闪现一丝怪异,就在阿特雷即将支撑不住的那一刻,韩夫子的气势却瞬间消失了,

“走吧。”